Magazine Clip

即便美国干预,中国仍有可能武力犯台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映照出两大强国的鲜明对比:中国成功抑制疫情,更成为 2020 年唯一经济正成长的主要国家;2020 年底中国的 GDP 达到美国的 71%,高于 2019 年的 66%。

截至今年 5 月中为止,美国因为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逼近 60 万人,中国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则不到 5,000 人。

另一方面,近年美国社会频频发生种族冲突、警察暴力、大规模枪击案件;冷战后试图仿效西方民主模式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多半没有好下场;至于美国通过军事手段进行干预的国家,例如阿富汗和伊朗,至今仍陷入贫穷、不稳定、政治暴力的恶梦之中。相较之下,中国的社会显得更加稳定、有秩序。

对北京而言,拜登政府采取的排中多边主义,使得两国关系持续陷入紧张,不仅是对中国政治稳定的最严重威胁、也是对中国民族复兴的最大障碍。

美国必须认清事实:中共在国内拥有相当高的支持度,政权难以被撼动。

尽管中共在国内面临了经济成长趋缓、人口老化、社会福利制度不健全等挑战,但是在可见的未来,中共的统治不会受到任何挑战。外部的施压不仅徒劳无功,反而有可能更加速引发中国内部的反西方情绪。

若要避免两国之间的竞争最后演变成无可挽回的灾难,必须特别小心处理两大议题。其中之一中美之间的经济竞争,另一个便是台湾问题。

尽管北京至今仍未放弃和平统一的原则,但是近年北京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武统的可能性日益升高。即便美国有可能进行军事干预,但并不影响中国武力犯台的规划。

根据美国国斯坦福大学中国军事和安全政策研究员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分析,原因如下:

• 随着中美关系日益紧张,中国在台海的军事行动也逐渐升级。中国军机侵扰台湾防空识别区的次数就多达 380 次。今年 4 月 12 日,有高达 25 架战斗机以及具有核武器运载能力的轰炸机进入台湾防空识别区。

• 过去 20 多年来,北京积极推动解放军现代化,包括硬件设备、组织、部队结构、人员训练。习近平上台后,更是发起史上最具有野心的重组改造计划,大幅提升解放军联合作战、封锁、反干预作战(例如发射反舰弹道导弹、远程巡弋导弹进行阻止美军干预或是破坏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网络攻击、电子作战的能力。北京方面相信,解放军已经做好对台采取军事行动的准备,而且有能力应对美国的军事干预。

• 中国国内舆论对于武统的支持度也逐渐攀升。根据官媒《环球时报》的民意调查,有高达 7 成的中国民众支持武统台湾,有 37% 的民众认为最好是在 3–5 年内发动战争。

• 有不少学者认为,习近平为了维持经济成长,不会选择对台动武。但事实上,中国真正担心的不是经济代价,而是主权。

中国领导人相信,他们拥有经济与社会优势,可以比美国撑得更久。而且中国民众比美国民众更愿意为了台湾做出牺牲。更何况,中国拥有庞大的内需市场,对国际贸易依赖度相对较低。

还有一派学者认为,一旦中国对台动武,美国和盟友将会联合制裁与孤立中国,习近平不太可能冒此风险。但是,这样的想法也可能是一厢情愿,因为许多国家不会愿意为了台湾问题与中国翻脸,伤害自身国家的利益,例如欧盟、东南亚国家、甚至是韩国。

如今的台海局势已不同于以往,过去中国领导人认为,武力犯台只是幻想,但现在他们认为有可能成为现实。梅惠琳强调,这是 30 年来第一次,有必要认真考虑中共动用武力解决国家分裂问题的可能性的时候了。

都是船长的错?

3 月 23 日,苏伊士运河搁浅,重创全球贸易,经过 6 天的抢救,终于在 29 日脱困。

危机解除后,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告上法庭,向长赐号船东「正荣汽船公司」求偿。但是,法庭文件显示,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恐怕无法完全推卸责任。

被排在第 13 顺位的长赐号,是 23 日当天通过运河的所有船只中体积最庞大的一艘,长 400 米、宽将近 60 米(相当于美国帝国大厦的楼高)。船上载运了大约 17,600 个集装箱,货物总价值高达 10 亿美元,其中包括 IKEA 家具、耐克运动鞋、联想笔电等等。

当天的气候条件相当恶劣,风速高达 40 mph(每小时英里),附近的 4 个港口已经关闭。就在前一天,一艘天然气运输船的船长因为气候不佳而决定延迟进入运河。

但不论是船长、船东正荣汽船公司、或是负责雇用船员的贝仕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都希望能继续前进,因为每延迟一天,就会导致成本飙涨。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雇用的两名埃及领航员,登上长赐号并历经一番争论之后,指示长赐号继续航行通过运河。

根据 5 月 22 日代表长赐号船东的律师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航程资料记录器,voyage data recorder)显示,开始进入河道后不久,因为强风袭击,长赐号船身向右偏移,首席领航员对着船上的印度籍舵手下达「右满舵」指令,接着又指示「左满舵」。

但由于长赐号船身过于庞大,回应指令需要时间,因此当船身开始移动时,领航员必须再次修正指令,但另一名领航员表示反对,两人当场用阿拉伯语吵了起来。

后来首席领航员下达「全速前进」的指令,于是长赐号加速到 13 节,远高于管理局建议的航行速限 8 节,另一名领航员想要取消指令,两人再度陷入争执。

大型船舶在狭窄的水道中行驶时,随着航行速度增加,一旦船头开始转向,更靠近河岸的船身就容易被河岸吸过去,因而引发了瘫痪全球贸易的致命灾难:长赐号的船头卡入运河东岸搁浅。

意外事故发生后,两名埃及领航员依然争论不休,下船时首席领航员抱怨说,「这些船不该进入运河,」另一名领航员立即回说:「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它进来?」

这是外界第一次意识到,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恐怕得为这次意外事故负起部分责任。

原本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要求船东赔偿 9.16 亿美元(包括脱困费用、名誉伤害、营收损失等),后来降为 5.5 亿美元,但是遭到正荣汽船拒绝。

根据《华尔街日报》6 月 23 日的报道,双方已达成和解并签订保密协议,虽然并未公布确切的赔偿金额,但外界推估大约是 2 亿美元。

美国失业危机

尽管美国实施了史上最大的经济援助计划,但根据彭博社对劳工部的数据调查显示,如今依然至少有 900 万美国人处于失业状态。这相当于一个弗吉尼亚州的总人口,数据显示,从去年 3 月到今年 3 月,通过失业计划寻求帮助的 6430 万民众中,有一半被拒或领不到薪水。这是「大萧条」时期人数的两倍。如今美国财政部已支付 7500 亿美元的失业救济金,而 2019 年这一数字仅为 280 亿美元。

「自由雇佣」的变革

「自由雇佣」是一种在美国常见的雇佣关系模式。在此雇佣关系之下,法律允许公司以任何理由解雇员工,有时甚至不需要理由。如今这样的情况将得到改善。今年 7 月 5 日起,纽约市将针对该体系下的快餐业员工施行新政。雇主解雇员工将有法律程序监管,被裁员工也有权申请法律援助。新政将影响纽约 7 万快餐从业者,未来或向数百万其他行业的「自由雇佣」体系下员工推行。

拜登的基建计划

6 月 24 日,拜登在白宫宣布与国会两党就基建投资方案达成共识。未来将投入 1.2 亿美元用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其中 5000 多亿美元为新增投资。这一方案低于拜登政府在 5 月末让步后提出的 1.7 万亿美元。同天,美国两大股指受此影响创历史新高。此法案最终实施与否还要看参议院表决中能否达到所需的 60 票。这项协议如果通过,会成为拜登在两党立法方面的重要突破。

不平等的绿荫享受权

气象记录证实,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暖。对于城市居民来说,最为直接且环保的应对高温措施是种植绿色植被。研究显示,即使在同一座城市,高密度植被覆盖地区平均体感温度要比低密度植被覆盖地区低 5 摄氏度。在美国洛杉矶,贫困地区的绿化比例只有个位数,而富裕社区接近 40%。越是低收入的有色人种居住区享受的植被覆盖率越少。评论指出,这背后是种族歧视延伸到社区环境规划的表现。

生态与居民

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是一个人口超过 1000 万的城市。由于长年开采地下水,如今面临海平面上升和地表下沉的风险,政府已经宣布未来把首都迁到婆罗洲岛。研究显示,全球已有多起因环境生态变化导致居民被迫迁离原居住地的案例。《科学》指出,科研工作者是应对这一全球问题的关键人物,他们不仅要基于自己的专业提前做出预判,还要根据专业意见和政府的实际能力给出对策。

任期最后一年,韩国总统文在寅能留下什么?

2018 年 4 月 27 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北纬 38 度军事分界线亲自迎接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金正恩成为朝鲜战争休战以来第一位进入韩国国境的北朝鲜领导人。

同年 9 月 19 日晚间,文在寅在北朝鲜的五一体育馆观看表演,并面对 15 万名观众发表 7 分钟的谈话,是第一位向北朝鲜民众公开发表演讲的韩国总统,也是文在寅总统生涯的高峰。

自从文在寅上任以来,便主张对北朝鲜采取怀柔政策,他认为解除对北朝鲜的经济制裁,才有可能达到朝鲜半岛非核化的目标。但是要说服美国可说是难上加难,因为过去北朝鲜有多次背弃承诺的不良纪录,美国情报单位认为,金正恩坚信「唯有成为核武强权,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接受与尊敬」。

但是,2020 年 6 月北朝鲜炸毁南北共同联络办公大楼,两韩关系跌至谷底。今年 3 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结束亚太地区访问行程之后,北朝鲜试射两枚短程导弹,似乎是有意公然挑衅美国和韩国政府。

直到 5 月,文在寅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双边会谈,会后记者会上拜登释出善意,表示愿意与北朝鲜进行外交接触,推动朝鲜半岛非核化。

同时,韩国承诺未来在美国本土投资 400 亿美元开发新科技,包括半导体、AI、电动汽车电池、5G 与 6G,双方共同合作,避免关键供应链受到中国的牵制。

可想而知,只剩下一年任期的文在寅(总统任期 5 年,不得连任),自然是急切地希望两韩关系破冰,好让自己在历史上留名,但恐怕难以如愿。

对拜登政府而言,目前的外交政策是围堵中国优先于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至于在韩国国内,对于恢复与北朝鲜的和平谈判似乎显得兴趣缺缺。

政敌攻击文在寅曾经因参与学运被捕入狱,极力反抗军人出身的前总统全斗焕,如今竟然违背原则,选择与独裁领导人金正恩交好。

韩国民众对于文在寅在民生社会的政策表现也颇为不满。5 月初,文在寅在国内的支持度下滑至 35%,主因之一是房价飙涨。在他担任总统期间,首尔一般公寓的价格从 59 万美元暴涨至 106 万美元;另一个原因是知名人物因为性骚扰而自杀的意外事件频传。

因此,尽管防疫表现有目共睹,但是在今年 4 月的地方首长选举,文在寅领导的共同民主党依旧尝到败绩,首尔与釜山市长宝座由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拿下。

「韩国选民只关注国内事务,」延世大学教授、东亚专家德卢里(John Delury)说,「但是文在寅关心的却是北朝鲜问题。」

不过,文在寅依旧对于解决北朝鲜问题抱有希望,他甚至期待通过疫苗外交,说服北朝鲜重回谈判桌。这或许是可行的方法,只是他的时间已所剩无多。

新冠病毒溯源

全球抗击新冠病毒已取得阶段性进展,但依然面临严峻的挑战。病毒溯源一直没有明确答案,但讨论病毒溯源似乎已变得具有政治敏感性。大多数科学家依然认为新冠病毒最大可能来源于自然界,然而「实验室泄漏」理论却在人们的讨论中不胫而走。而其他对病毒来源持不同看法的人也都有自己的证据支持。英国科普记者劳拉则在本期周刊中分享了她对病毒溯源难以确定的观点

Laminar flow

Clip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