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Clip

G7 峰会落幕后 美欧各国真有决心控制疫情?

想象一下,假设有个投资机会,未来 4 年的报酬率高达 17,900%,而且初期需要的资本是可以负担的范围,有谁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刚结束 G7 高峰会的 7 大工业国领导人,却真的轻易放弃了。就经济面来看,这不仅是极为愚蠢的行为,更是道德上的失败,甚至会引发外交灾难。

6 月 13 日,7 大工业国集团领袖峰会正式闭幕,会后公报承诺将捐赠 10 亿剂新冠疫苗给全球中低收入国家,其中美国将捐赠 5 亿剂,英国捐赠 1 亿剂。

至于欧盟,曾在上个月承诺,在今年底前捐出 1 亿剂给中低收入国家,其中德国与法国各负责 3,000 万剂,意大利为 1,500 万剂。

虽然 7 大工业国纷纷表态,愿意慷慨解囊捐赠疫苗,但数量却远远不及实际需求。世界卫生组织(WHO)推估,如果要让全球 70% 的人口接种,至少需要 110 亿剂的疫苗。

英国订购的疫苗数量是人口需求的 5 倍,1 亿剂的捐赠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至于中低收入国家的疫苗来源 COVAX 平台,至今仍短缺数亿剂的疫苗。根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截至 6 月上旬,COVAX 出货量为 7,800 万剂,仅占目前全球疫苗施打量(19.5 亿剂)的 4%。

国际货币基金会(IMF)先前曾推估,如果让全球 70% 的人口接种疫苗,成本大约只需要 500 亿美元;但是到 2025 年累积的经济效益,却有可能高达 9 兆美元,对于富国来说这绝对是值得的投资。更何况,500 亿美元只占 7 大工业国家 GDP 总和的 0.13%,完全不会对这些国家造成任何负担。

美国总统拜登出发参加 G7 峰会之前曾对外表示,这次出访欧洲的目的就是要证明,美国和盟友提供给世界各国的协助绝对大于中国和俄罗斯。他在《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投书中写道,他的首要任务是「终结疫情」。

这次疫情正是证明民主和自由市场价值的绝佳时机,但是美欧各国究竟有多大决心,采取更有野心的行动,在最短时间内让全球多数人口接种疫苗?

全球网络安全

5 月 7 日,俄罗斯骇客组织「黑暗面」(DarkSide)以勒索软件攻击美国最大燃油输送公司 Colonial Pipeline,供应美国东岸 45% 石油需求的油管网络因此瘫痪,美国政府甚至在 9 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直到 12 日才重新恢复营运,执行长布劳特(Joseph Blount)事后坦承,在遭到骇客攻击的 24 小时内,就已支付 75 枚比特币(约 430 万美元)赎金。

5 月 14 日,爱尔兰卫生健康署(Health Service Executive)也遭到类似的勒索软件攻击,爱尔兰政府紧急关闭电脑系统,拒绝交付赎金。

这种攻击手法愈来愈常见,骇客运用勒索软件入侵并锁住受害企业或组织的电脑系统与服务器,如果受害方不支付赎金,骇客便会公布企业的机密文件。

根据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针对 85 个国家、12,000 家上市公司的研究,结果发现自 2002 至今,网络攻击案件数成长了 4 倍,自 2013 年至今则是成长了 3 倍。

疫情期间,大批工作者在家工作,更是大幅增加了网络攻击的风险,受害的企业数量更是创下历史新高。

此外,加密货币的出现,提供了骇客团体更便利、且更隐密的支付管道,更让骇客组织有恃无恐。根据美国区块链研究机构 Chainalysis 的统计,2020 年骇客组织总计收取了 3.5 亿美金的赎金。

面对日益创新的网络攻击手法,既有的资安系统或工具愈来愈难以招架。尽管全球企业在防毒软件与防火墙等支出金额在 2020 年达到 1,240 亿美元,5 年来成长了 64%,但是网络攻击事件却是逐年增加。

雪上加霜的是,许多企业不愿投资资安系统,连基本的防护机制都没有,例如双重认证,放任各种资安漏洞不管,等著被骇客攻击。尽管受害的是私人企业,但有些企业的规模或重要性大到足以影响国的家安全或经济运作。

对于各国政府来说,在新冠疫情逐渐趋于稳定之后,接下来要全力对付的是虚拟世界爆发的勒索软件疫情。

医保体系的反思

疫情将美国医保体系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没人知道下一次大流行病何时发生,但毫无疑问美国的医保体系急需升级完善,而这个过程不应仅听取保险公司、医院等利益方高管的声音。护士和残疾人是对疫情感触很深的群体,此外,老年人、低收入群体、有色人种在医保中所遭受的不公平同样值得关注。这些被认为处于劣势地位的群体,恰恰对医保体系的不足有着最贴近和深刻的观察。

新冠疫苗之外的另一个挑战:加速病毒基因定序

过去一年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亚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主任何大一与他的研究团队忙得不可开交。

他们尝试运用各种方法,例如阻断新冠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或是施打正在试验阶段的抗病毒药物等等,刺激新冠病毒产生变异,希望借此了解病毒因应各种不同的压力因素时的变异过程,进而找到病毒的弱点,开发出真正有效的药物。

要能有效对抗新兴病毒,最有力的方法之一就是解开病毒的基因密码,特别是基因定序。「在公卫领域,基因定序是很重要的工具,可以让我们了解病毒是如何传播的,以及疾病和感染是如何发生的,」马里兰州卫生厅副厅长陈瑾琳(Jinlene Chan)表示。

但目前最大的难题在于,虽然技术不成问题,却缺乏有效的整合与足够的资源,提高基因定序的速度与数量。

以美国为例,目前每星期可完成 2–3 万件确诊病例的病毒基因定序,虽然已经比疫情爆发初期每周 3,000 件要高出许多,但是仍远远不够。平均而言,各州的基因定序件数占该州确诊数的比例不到 2%。

英国政府为了扩大基因检测能量,去年开始推动「灯塔实验室」(lighthouse lab)计划,在全国各地选定适合的实验室并迅速改建,通过自动化机器加速进行确诊病例的基因定序,及早揪出变种病毒。

如今袭击台湾和其他多国的 Alpha 变种病毒(英国变种病毒),便是由肯特郡的灯塔实验室在去年 12 月发现的。

发现变种病毒之后,接下来就需要流行病学家与公卫专家的加入,根据确诊病例的个人症状以及接触史疫调,判断变种病毒的致命程度以及传染力。

疫情爆发初期,美国公卫体系的一大缺口,就在于没有足够的资源与人力进行基因定序,也没有足够的专家针对基因定序的结果进行分析与解读。

「光有技术还不够,最终还是要回到人的身上,也就是说是否有人有能力准确的搜集、分析、解读、与运用数据?」美国前 CDC(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主任佛利登(Tom Frieden)说。

因此,今年 4 月中,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将从国会通过的 1.9 兆美元纾困案中提拨 17 亿美元给 CDC,其中 10 亿美元是用来加速基因定序(包括采购机器设备、雇用生物资讯学专家),希望尽早找出新的变种病毒,并测试疫苗的有效性。

另外的 4 亿美元则是用来成立 6 间基因组流行病学卓越中心(Centers of Excellence in Genomic Epidemiology)强化州政府卫生单位与学术实验室之间的合作,统整数据系统,更有效且即时的分享资讯。

这是一场长期抗战,疫苗并非万灵丹,要能真正控制疫情,各个国家还有许多的缺口需要填补、还有许多的长期工作必须确实执行。

曾是全球标竿的美国 CDC,还有救吗?

美国 CDC(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曾是全球标竿,许多国家纷纷仿效成立类似单位,连英文名称都直接沿用。历史上几次重大流行病获得控制,更是少不了美国 CDC 的出力。

但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却让美国 CDC 栽了个大跟头,颜面尽失,甚至成了众矢之的。

自 1946 年成立至今,美国 CDC 一直摆脱不了 3 大困境:没钱、没权、心态保守。

美国 CDC 之下有十多个中心、机构和办公室,总员工人数超过 11,000 人,负责的业务不仅仅是疾病控制,还包括慢性病预防、工作场所安全等。除了位于亚特兰大的总部办公室之外,还有多间实验室。

过去 20 年来,每年数十亿美元的预算不仅赶不上通膨的速度,还受到重重限制,缺乏弹性。例如,预算被切割成 200 多个项目,但不论是 CDC 主任或是州政府官员,都无权因应时实际需求整合不同项目的预算或是转移。

此外,也没有针对紧急突发情况保留预算,一旦发生类似新冠肺炎的危机,只能依靠国会临时拨款。

尽管每次危机爆发,就会有大笔资金涌入 CDC。但是其他时候,CDC 时不时便会陷入资源拮据的窘境,各单位为了争夺有限资源陷入内斗。

除了缺钱之外,CDC 的权限也非常有限,例如不能强制要求州政府参与 CDC 的行动、参与地方调查或是分享数据。它也不能强制规定民众一定要戴口罩,或是要求地方首长关闭学校或设施。CDC 能做的就是提供指引,但这些指引同样不具有强制性。

缺钱又缺权的 CDC,在心态上因此显得保守、不愿改变,过度依赖研究报告,无法在必要的时候大胆做出主观判断、迅速采取行动。

不过,这次疫情还暴露了 CDC 另一个让人诟病的老问题:资讯平台落后。

CDC 依据不同疾病建置了 100 多个各自独立的电脑系统,彼此之间无法整合,只能通过手写统计表、传真、或是邮寄方式传递资料,无法及时快速地进行数据分析。许多临床报告连基本的资讯都付之阙如,例如种族、年龄或地址;有些资料只交给州政府,并没有依规定上报给联邦政府官员,当然 CDC 也无权强迫州政府分享资讯。

这也导致疫情爆发之初,CDC 完全无法掌握全美各地的筛检量与确诊数,无法即时更新医院空床数、呼吸器共几辆;等到疫苗开始出货之后,也无法即时监控疫苗供应数量。

尽管国会曾数次拨款,但是钱都没真正花在刀口上,又或者金额少得可怜。

2010 年美国国会通过《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拨款数十亿美元升级全美电子医疗纪录系统,但拨款对象是医疗保健业者、而非政府公卫部门。2019 年,多个公卫团体要求国会提拨 10 亿美元,更新公卫资料系统,最终国会仅核准 5,000 万美元。

CDC 能否重新擦亮招牌,就看拜登政府是否意识到 CDC 面临的根本困境。

爱彼迎的噩梦

成立于 2008 年的 Airbnb,如今已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住宿服务公司,目前在 Airbnb 平台上登记的房源多达 560 万间,超过全球前 7 大连锁饭店的房间数总和。自 2020 年 12 月上市之后,股价已成长两倍,市值高达 900 亿美元。

但是在风光上市的背后,Airbnb 忙着应付层出不穷的安全事故。

创业 3 年后,Airbnb 第一次面临安全危机。2011 年,位于旧金山的一位房东在自己的博客上爆料说自己的房子遭到房客洗劫:衣服被丢弃、物品被焚毁,护照、信用卡、笔电、硬盘、珠宝被偷窃一空。

这名房客随后又写道,Airbnb 的其中一位创办人曾与她联系,要求她删除贴文,因为贴文内容会影响到公司后续的募资。

但这名房客拒绝删文,结果演变成一场公关灾难,最终 Airbnb 创办人兼执行长切斯基(Brian Chesky)正式出面道歉。

不过随着 Airbnb 快速成长,犯罪事件有增无减。2011 年,巴赛隆纳的一位房东将两名美国女性房客灌醉后性侵,歹徒最终获判 12 年徒刑,Airbnb 支付两位受害女性赔偿金,但金额不详。

2015 年,一位澳大利亚女性参加完跨年活动后独自返回在 Airbnb 预订的住处,结果遭到莫名闯入的陌生人性侵,最终公司支付 700 万美元赔偿金。

面对意外事故频频发生,Airbnb 为了「洗清污点」,特别成立「信任与安全部门」,总计约有 100 位成员,其中有些人曾接受过紧急应变训练或是出身军事单位。

这些成员有权自行决定采取必要行动,提供受害者需要的协助,例如支付飞机、住宿、饮食、心理辅导、性传染疾病测试等等费用。终归一句话:迅速善后,砸钱了事,签订保密协议。根据《彭博商业周刊》取得的机密文件,Airbnb 每年平均支付 5,000 万美元给受害者,而且许多案件从未被媒体披露过,如今曝光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不过对投资人来说,这些安全事故似乎不值得一提。Airbnb 成功挂牌上市,创办人身价突破 100 亿美元。安全事件仍持续发生、持续被消除于无形。

拜普会谈

6 月 16 日,拜登和普京在日内瓦进行会谈。自 1960 年以来,美俄关系已经恶化到极点。今年 5 月俄罗斯甚至将美国列入「不友好国家名单」。这次会谈也是 2018 年后,美俄两国领导人首次见面。会谈涉及网络安全、人权问题等。拜登警告如果纳瓦尔尼在狱中死去,俄罗斯会遭遇严重后果。《纽约客》评论邀请普京在世界舞台发声是拜登作为谈判策略的一项筹码,以促成其他共识。

算法掌控的生活

如今,人们的生活几乎没有哪一天是不与算法接触互动的。算法「规划」了几乎所有人的上网体验,包括购物推荐、娱乐内容、新闻推送等等。在美国大约有 74% 的成年人每天登录 Facebook,他们所浏览的一切信息全部是由算法推导出的结果。随着算法变得无处不在,人们对它的态度变得略显矛盾。一方面,算法被诟病为不够透明和容易滋生偏见;另一方面,它确使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

监控无所不在 中国工程师挥之不去的工作梦魇

在中国科技公司工作的工程师,或许坐拥着人人称羡的收入,但是除了超时工作之外,他们还面临了无所不在的监控压力。

中国科技公司为了应付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开发各种管理工具和技术,想尽办法提升效率,白领工作者就像是机器一样,所有行为被赤裸裸地监控以及数字化。

许多员工的电脑都被安装了「第三只眼」软件,即时监控员工的电脑屏幕,记录聊天内容、浏览行为以及他们编辑的所有文件。软件还会自动标记特定的「可疑行为」,例如是否造访求职网站或是影音串流平台。

每星期系统会汇整一份「效率」报告,统计每位员工使用各个网站和应用程序的时间,这份报告将会影响员工的升迁与加薪。

除了员工电脑之外,办公室各个角落也都有安装摄像头,有专人每天查看录像带,监督每位员工午餐花了多少时间。

中国最大的线上监控平台供应商、宣称拥有超过 5 万家企业客户(包括阿里巴巴、字节跳动、新浪、小米、和中兴通讯等)的「深信服科技」提供的一项服务就是,当员工手机连上企业的 Wi-Fi 网络,该企业便可取得员工的浏览以及应用程序使用纪录,而且企业可通过系统封锁有可能降低工作效率的手机应用程序,例如抖音或微博。

此外,系统也会依据员工使用应用程序和网站的时间,列出「效率低落员工」排行榜;或是分析员工在求职网站的浏览行为以及更动类似履历表的文件纪录,找出未来有可能会主动辞职的员工。

还有一家位在北京的软件公司「终端通」开发了一款工作报告应用程序,要求员工在一定的时间期限内,在指定的地点登录应用程序,并上传可显示周遭环境的照片作为证明,目的也是为了确保员工不会离开座位太长时间。

尽管科技公司对员工的监控无所不在,但是依然有大批毕业生挤破头想要进入,为的就是相对优渥的薪资待遇。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报告,2020 年网络产业工作者的平均年收入为人民币 177,544 元,较前一年成长 10%,高于金融业、是房地产业的两倍。

不过,要能挤进科技公司的窄门并不容易。拥有硕士学历的杨辛蒂,事先花了 8,000 元人民币参加私人补习班,上课学习如何通过网络公司的求职面试,之后经历了 6 轮的测试与面试,才如愿以偿取得腾讯的工作机会。

但是,许多人对于科技公司的收入前景却是趋向悲观。「在这些大公司,升迁变得愈来愈困难,」目前在影视分享平台哔哩哔哩担任全职博主的丹尼说。此外他也表示,在科技公司工作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因为多数的科技公司都已经公开上市,员工的财务报酬早已不若以往。

「除非是在公司担任非常高的职位,」丹尼说,「其他人都只不过是大公司里的小螺丝钉而已。

Laminar flow

Clip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