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3-19/ge-gets-out-of-financial-services-in-return-to-industrial-roots

通用电气脱下衬衫,戴上安全帽

通用电气以 300 亿美元出售飞机租赁业务,结束了令该公司不断遇到麻烦的金融服务业务,尝试回归其工业起源地

有著传奇历史的通用电气(GE)是爱迪生(Thomas Edison)创办的标志性工业企业,但它在十年前已经发展成一间规模庞大的金融服务公司,规模仅次于几间美国银行。这种转变形成了一个能令人发疯的复杂业务网络、不透明的会计操作和财务风险,困扰了该公司很多年。因此,当行政总裁卡尔普(Larry Culp)在 3 月 10 日宣布以 300 亿美元出售飞机租赁业务时,通用电气长期缺乏的「简单」终于回来了。

此前,飞机租赁商 GECAS 是 GE 资本(GE Capital)剩余业务中最大的一块,GE 资本曾经是一间繁杂庞大的金融服务公司,2010 年拥有超过 6000 亿美元的资产。将 GECAS 出售给爱尔兰 AerCap 的交易将于一年后结束,届时通用电气计划将 GE 资本仅余的 210 亿美元资产转移到其工业资产的负债表中。它还将停止单独报告金融服务、工业和合并业务的业绩,精简复杂的财务报告,后者曾引发外界批评,即一些问题可能在这些会计报表中潜伏数年才暴露出来。

「这就是我说这次交易对我们具有变革意义的原因,」卡尔普说,「我们最终选择将全部精力集中在四大核心业务上。以后我们不会再谈论 GE 资本公司的问题了。」

通用电气计划利用这笔交易中的 300 亿美元收益(包括 240 亿美元现金、AerCap 价值 60 亿美元的 46% 股份,以及交易完成时的额外 10 亿美元收入)帮助偿还公司不断膨胀的债务。这将使通用电气的减债总额达到约 700 亿美元(自从卡尔普 2018 年成为行政总裁以来,减少债务就是他的首要任务)。整体而言,这些措施将使通用电气重新回归立足制造业务的方向,即主要从事制造和维修燃气发电厂设备、医学扫描仪、风力发电机和喷射发动机等业务。

瑞银(UBS)分析师米特迈尔(Markus Mittermaier)在一份客户报告中说,这些措施「不仅将大大简化财务报表问题,而且还能令管理层再次专注于通用电器『制造』的能力」。

简化也并非没有风险。通用电气的信用等级可能会被下调,因为在与 AerCap 的交易结束后,其工业业务的资产负债表上的债务将增至约 700 亿美元。通用电气财务总监哈珀(Carolina Dybeck Happe)表示,该公司计划在出售交易完成后回购 250 亿美元的债券,并计划在 2023 年将债务减少到 450 亿美元以下。在一份给客户的报告中,长期看空通用电气的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分析师图萨(Steve Tusa)对该交易对通用债务负担的影响表示忧虑,称「看到了通用电气股票巨大的下行空间」。

卡尔普管理下的通用电气仍在转型中,其工业部门却正面临许多挑战。航空旅行如今仍未重启,并将在数年内保持疫情前的水平以下,从而使通用电气的喷射发动机部门受到压制。

GE 航空(GE Aviation)是通用电气旗下最大的工业业务,去年的收入为 220 亿美元,以往是最赚钱的部门,但如今遭到疫情的严重打击,航空公司纷纷停飞及削减航班。通用电气预计,随著航空旅行逐步恢复,该部门的收入和盈利率将在今年有所改善,但最快都要在下半年才会出现。

不过,GE 航空行政总裁斯拉特里(John Slattery)表示,随著航空业面临越来越大的减排压力,该部门将继续投资研发下一代喷射发动机。该公司计划今年在研发方面投入 18 亿美元,与 2020 年的水平保持一致,以推动开发用于窄体客机的新一代发动机。与 CFM International 的最新型发动机相比,新一代发动机的燃油消耗量将减少 20% 以上。CFM 是通用电气与法国赛峰(Safran)的合资企业。

电厂为遏制排放所作的努力也为 GE 电力(GE Power)带来挑战,GE 电力从事燃气涡轮发动机业务,它生产的设备提供全球约一半的燃气发电量。由于全球产能过剩和转向使用可再生能源,该部门收入曾不断下降,如今正遂渐恢复。尽管燃气涡轮发动机是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但通用电气的高层认为,作为发电燃料,燃气仍然比煤炭更洁净。GE 天然气电力公司(GE Gas Power)行政总裁斯特拉泽克(Scott Strazik)表示,该公司最新一代的大型

涡轮机排放的二氧化碳约为煤炭排放的三分之一,并且可以使用混合多达 60% 氢气的燃料来运行——由于燃烧时不会排放二氧化碳,氢气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NEF)报道,由于风能在全球发电行业所占比重增加,而且通用电气在 2020 年超越丹麦的 Vestas WindSystems,成为全球最大涡轮机生产商,因此可再生能源部门一直是通用电气转型的重点。通用电气预计,随著该部门增加海上大型风力涡轮机的数量,该部门将从今年开始产生收入(过去两年累计亏损约 15 亿美元),并在 2022 年盈利。预计该市场在未来几年将快速增长,而通用电气预测,到 2024 年,其海上风力发电设备将产生 30 亿美元的额外收入。

前行政总裁韦尔奇(Jack Welch)将 GE 资本打造成华尔街最大的银行之一,提供从信用卡到商业房地产贷款,再到宠物保险的一连串服务。在鼎盛时期,它曾为通用电气贡献约一半的销售额和利润。伊梅尔特(Jeffrey Immelt)在 2001 年接任后,问题开始浮现。2008 年金融危机期间,贷款部门几乎将从事工业业务的母公司拖累到破产。

之后几年,伊梅尔特开始缩减 GE 资本的规模。2015 年,他毅然动手,计划出售 GE 资本中超过一半的资产,只保留那些能支持通用电气制造业业务的部份。但在 2018 年初,行政总裁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上任不久后,通用电气披露,一个严重恶化的旧投资组合中的储备金缺口达 150 亿美元。这个消息令投资者大为震惊,提醒人们 GE 资本的潜在风险有多么巨大。该消息促使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展开调查,最终于去年 12 月达成和解,通用电气同意支付 2 亿美元的罚款,但不承认或否认有不法行为。

完成与 AerCap 的交易后,GE 资本的一些剩余资产将留在公司中。通用电气将继续持有保险产品群组,该组合在 2020 年底的资产为 500 亿美元。由于利率上升,最近这些资产的不确定性有

所减少。卡尔普告诉分析师,如果有潜在买家感兴趣,通用电气「将乐于展开对话」。

目前,他的关注重心是在疫情结束后的经济复苏和持续的绿色革命中,如何在增加收入的同时管理好债务,一些分析师认为这是有可能做到的。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分析师乌伯哈特(Chrisen Constantina)和康斯坦丁诺(Christina Constantino)在 3 月 16 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经过多年的投资组合删减和资产负债表修复后,通用电气正转向增长型投资和销售核心产品。我们认为在气候变化影响下,市场上的长期有利因素可能有助增加公司市占率。」至少在将 GE 资本放下后,卡尔普可以担心少一个问题了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