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5-06/biden-plans-to-close-tax-loophole-exploited-by-rich-big-business

拜登剑指富人

美国总统拜登的加税计划将堵住一直以来被有钱人和大企业利用的逃税漏洞

在民主制度下,你会觉得从 1% 的人手中拿钱易如反掌。因为尽管其他 99% 的人没有这 1% 的富豪那么有钱,但是他们有更多的投票权。然而在现实中,劫富济贫却并非这般简单。有钱人大可以去证明他们在国防、社会开支等各方面做出了更大贡献。他们也可以强词夺理地辩驳说,提高税收会重挫他们工作、投资和发明创造的积极性,而这将有损每个人的利益。如果这一切手段还不管用,他们还可以花钱聘请律师和会计师,最大限度地减少给美国国税局(IRS)缴纳的税款。

自 1970 年代以来,美国富豪在国家财富中占有的比例在持续激增,如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已经决意对富人增税。不仅如此,面对不可避免的阻力,他也已经有了对策。他所发起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 Families Plan)的目标就是将各项规定结合起来,让各部分共同发挥作用,使增税在政治上无懈可击,在征收上简单易行。如果他的这项提案能成功获得通过,无论最终的内容是否完整,富豪用来偷逃税的大部分花招都将被挫败。白宫承诺说,《美国家庭计划》不仅可以取得 2017 年特朗普减税法案割舍的巨大利益,还可以对税法进行改革,让富豪和其他人一起遵守同样的规则。

在针对富豪资本利得税征收方式进行调整的提议中,拜登想要围堵偷逃税漏洞的意图表露无遗。拜登政府希望将 100 万美元以上的资本利得税税率提高到 39.6%,将其视为一般性收入并享受同等税率。如果再加上现有针对投资性收益征收的 3.8% 的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附加税,资本利得税税率将升至 43.4%,创下 1920 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仅 1978 年除外)。摆在拜登面前的困难是资本利得税征收的难度之大可谓臭名远扬。与所得税在工资到账时即刻征收不同,资本性收入只有在投资资产被出售后才能征税。如果到死都不出售你的投资资产,那么你连一分一毫的资本利得税都不欠,而只有从继承这部分资产的那一刻开始,你的继承人才会就资本升值的部分纳税,之前的收益全都不算。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曾经算过这样一笔账,仅股票投资一项,全美最富有 1% 的家庭的未实现投资收益就高达 1.5 万亿美元。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下属无党派研究机构宾州沃顿预算模型(Penn Wharton Budget Model)的分析,如果美国国会仅提高资本利得税税率而不采取其他措施,那么未来十年联邦收入将减少 330 亿美元,原因就在于富豪会一直持有投资资产到死。

因此,拜登希望,通过宣布富豪无法继续玩弄「人死账消」的把戏(这个有时被称为「死亡天使」的偷逃税漏洞),来打破这一久经时间考验的资产保护策略。根据他的计划,继承人需要对从资产收购开始到资产卖出为止的全部投资收益缴税。宾州沃顿预算模型的政策分析副主任里科(John Ricco)表示,一旦知道税收不可避免,富豪就将不再推迟实现资本收益。根据里科的计算,拜登增税计划中的这一调整将使联邦税收收入从原来的减少 330 亿美元的变成增收 1130 亿美元。根据美国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的计算,如果将遗产税包括在内,1 亿美元的资本收益中,最终将有 61% 作为税款缴纳给联邦政府。

不仅如此,拜登还希望通过他之前发起的《美国就业计划》(American Jobs Plan)提案来堵住公司税这个缺口。根据拜登的计划,他准备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 21% 提升至 28%。一般情况下,所得税率上调会促使企业将利润转移至低税率地区,而最终蒙受损失的是美国财政部。因此,此次白宫在提议增税的同时,还提出与其他国家展开全面合作,来制定一个全球最低税率。根据白宫与欧洲国家开展的一项计划,如果像开曼群岛这样的避税天堂选择不对一家公司在当地的盈利征税,那么这家公司的总部所在国就可以对这部分利润征税,因此从理论上说,此举会打消企业利用避税天堂来偷逃税款的动机。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起的《2017 减税和就业法案》(Tax Cuts and Jobs Act of 2017)成功获得国会通过,尽管该法案的主要内容是降低富豪的税率,但其他美国人适用的税率也一并降低。而拜登此次增税针对的是年收入超过 40 万美元的群体,其中,影响最大的是那些年收入达到或超过 100 万美元的人群。与此同时,拜登发起的《美国家庭计划》在开支方面将重点向穷人和中产阶级倾斜,其内容包括:两年免费学前教育和两年免费社区大学教育;带薪事假(家事)和病假;经济衰退期失业保险自动延长;将《美国救助计划》法案中儿童保育和健康保险的可返还税项抵扣永久固定下来,不一而足。这些提议将可能获得此前对增税持反对意见的民主党议员的支持,甚至还可能赢得一、两名共和党籍国会议员的赞同。

要想了解拜登的增税计划有多么宏大,看一下多位民主党总统在消除所谓「利益结转漏洞」(the carried interest loophole)方面所遇到的困难便可知一二。所谓「利益结转」条款指的是允许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的合伙人将其收入归入资本收益而非一般性收入,以此偷逃税款。提高资本利得税将自动堵住这个漏洞,但是为了稳妥起见,拜登要求国会取消「利益结转」这个概念。他还提议对众所周知的 1031 (b)条款所享受的税项减免上限予以限制,该条款允许房地产投资者在用一处房产交换另外一处房产时可以延迟缴纳税款。特朗普政府曾要求对某些企业用来抵消应税收入的亏损金额进行限制,拜登希望国会将这条规定永久固定下来。

《美国家庭计划》中最大的一条增收项目也是最容易在政治上获得支持的:这就是加强对税收的执法,仅此一项就可能在未来 10 年为美国政府增收 7000 亿美元。由于预算削减导致人员经费不足,在国税局审计员审查的调整后总收入在 1000 万美元及以上的税务申报中,发回重报的比例已经从 2011 财政年度的 30% 下降了到 2018 财政年度的 7%。白宫引用的 3 月份发表的一项学术研究显示,在收入最高的 1% 人群中,他们有 20% 的收入没有申报。执法不严不仅造成大量应收税款流失,还影响到社会各阶层对税法的遵守,纳税人会想,如果其他人可以用欺骗手段偷逃税款,自己为什么要按章纳税。

即使获得国会通过,拜登的计划仍有可能达不到支持者的期望。美国城市研究所和布鲁金斯学会的合作研究机构城市——布鲁金斯税收政策中心(Urban-Brookings Tax Policy Center)高级研究员罗森赛尔(Steven Rosenthal)在 5 月 3 日写道:光是为了加强税收执法而收集纳税人银行账户资料这一项,就足以将国税局淹没在「一片毫无建设意义的资讯大海」之中。美国税收基金会(the Tax Foundation)高级政策分析师沃森(Garrett Watson)也表示,因寄望未来政府将恢复「到死不征税」的政策,美国富裕家庭会选择推迟投资收益兑现,那么资本利得税增税计划就可能落空。沃森表示:「拜登政府希望从全域角度来总览税收问题,若一旦计划没有奏效,备用方案是什么?」

一些民主党议员对拜登计划中没有囊括遗产税和赠与税的问题感到失望。而其他一些来自纽约等高税收州的议员则希望总统能恢复对「州和地方税」(SALT)的全额抵扣,特朗普政府之前对抵扣上限做出了规定。纽约州民主党籍众议员索齐(Tom Suozzi)说:我希望推动整个方案获得通过,但如果不包含 SALT,那么其他问题免谈。

与此同时,反对对富豪增税的力量正在蠢蠢欲动。投资顾问公司 Yardeni Research 总裁亚德尼(Edward Yardeni)在 5 月 3 日致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全美 1% 的人缴纳了超过 40% 的联邦所得税,难道这还不够吗?」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麦康纳尔(Mitch McConnell)将拜登的计划形容为「自由派的美梦清单」。美国税收基金会的经济学家约克(Erica York)在 4 月 30 日写道:「拜登政府所追求的无效增税计划将阻碍经济增长,削弱美国的国际竞争力。」

但拜登要听的不是这些声音。相反,他听取的是 31 岁的萨林(Natasha Sarin)的意见,萨林在 3 月份辞去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职,出任财政部负责微观经济的副助理部长。萨林在去年 11 月的「彭博观点」(Bloomberg Opinion)栏目中写道,她与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合作进行的研究表明,加强税收执法「可以在未来十年给联邦政府增收超过 1 万亿美元,这笔钱足够为普及学前教育和带薪产假等重要政策举措提供资金。」她在 1 月份与他人合着的一份工作文件中提出,「将资本利得税税率提高到一般性收入所得税的同等水平,可以在十年内给政府增收 1 万亿美元。」这里多 1 万亿,那里多 1 万亿,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真金白银。

尽管经济学家们还在围绕增税问题争论不休,但过去二、三十年争论的重心已开始向左转。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负责人波特巴(James Poterba)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写道:「假定家庭和企业的行为不会因为税率调整而受到影响的看法是错误的,但普遍观点认为,在过去 25 年中,它们对税率变化所做出反应的程度很可能没有以往认为的那么激烈,进行中的一系列研究的结果大体也都如此,许多研究发现,税率变化对纳税人行为的影响没有之前研究结果所揭示的那么严重。」

纽约大学法学院税务学教授沙维罗(Daniel Shaviro)表示,在当年他作为国会工作人员参与制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1986 年税收改革法案》(Tax Reform Act of 1986)时,芝加哥学派的自由市场和小政府意识形态在学术界占据了最高地位。他说,拜登的公司税收计划是对近年来风行一时的一些观点的反映。其中之一就是,大公司赚取的大部分利润都属于「超额利润」,也就是说,这部分利润是公司所处垄断支配地位的产物。经济学家认为,企业的投资和增长动力不会因为政府对超额利润征税而受到影响。

瑞典经济学家巴斯塔尼(Spencer Bastani)和沃尔登斯特罗姆(Daniel Waldenstrom)在去年发表于《经济调查杂志》(Journal of Economic Surveys)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数十年来,学术界有关资本利得税的经济文献一直仰赖于少数几个经典的理想化税收模型,这些模型坚决认为,资本利得税在理想化税收制度中所能发挥的作用很小。然而,近年来学者们开始认识到,这些模型在解释财富和资本收入事实上的不平等方面的效果并不很好,新的理论和实践观察正在挑战既有的传统智慧。」沃尔登斯特罗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思维可能过于激进,他认为一些学者忽视了高税率可能造成的伤害。纽约大学的沙维罗说,「高税率真的像钟摆一样具有两面性。」他说,他在大多数情况下同意目前正在兴起的「进步共识」,「每一个时代都认为,旧时代将会自己终结。」

拜登正试图通过扭转数十年来有钱人税收下降的趋势来创造新的历史。他身边有大批经济学家为他出谋划策,他设计的计划既考虑到了执行问题,也想到了政治上的可行性。这些计划未必能真的执行,但处在金字塔尖上那 1% 的富豪完全有理由为此担心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