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0-12-17/work-from-home-tech-companies-cut-pay-of-workers-moving-out-of-big-cities

美国知青上班下乡

疫情让白领体会到可以住在任何地方继续工作,这将会影响薪酬市场,并重塑美国社会

去年初,新冠肺炎刚开始在纽约蔓延时,马希克(Rachel Musiker)正在放产假,整天跟她的小宝宝留在有两间卧室的地下室公寓里。从事保险业的丈夫每天乘搭地铁上下班,所以马希克要求他回家后必须先淋浴才能抱孩子。「当时连外出散步都觉得不安全了,」马希克回忆道。于是,去年 3 月 14 日,他们收拾了几大袋行李,开车前往纽约州罗彻斯特市。

马希克之前一直很喜欢他们在布鲁克林住的那片街区。虽然房租非常贵,但从她的公寓走几步就有一间小餐厅,半个街区之外还有一间日间幼儿中心,她原本打算把宝宝送去。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等她回来上班的时候,日间幼儿中心可能已经不营业了,而早午餐更是新冠疫情之前才能有的享受。

她和丈夫本来计划到父母在罗彻斯特的家暂住两个星期。结果一住就是 9 个星期。后来,他们租了幢位于郊外,在安大略湖附近的独立屋。身为房地产及科技公司 Redfin 传讯总监的马希克在安顿下来后便重新开始工作。去年 8 月,这对夫妇以 35.5 万美元购入一套有四间卧室的房子,面积大约为 320 平方米。

曾经有一段时间,回家乡生活的想法对马希克来说简直就像噩梦。但让她惊喜的是,她发现罗彻斯特并没有那么差。有母亲帮她照顾孩子,开车采购日用品变得容易得多,附近还有一间跟布鲁克林感觉很相似的精酿啤酒厂。「白天的时候,一群年轻人会在草地上围着野餐桌喝酒,」她说,「这种情景在威廉斯堡(布鲁克林的一个街区)几乎不可能发生。」

与疫情期间许多突然可以遥距办公的人一样,马希克搬家前并没有跟她的老板讨论好所有细节——例如薪酬问题。由于她现在住在一个物价低一点的地方,Redfin 问她,会否愿意接受减薪?

这是许多白领员工要考虑的问题。根据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Dallas)的研究称,去年 2 月,美国只有 8% 的劳动人口是完全在家办公的。随着办公室持续关闭、劳工阶层纷纷逃到人口密度较低的地区,这个比例在去年 5 月已经上升至 35%。虽然后来在家办公的比例有所回落,而且随着疫苗上市进一步下降,但有相当一部分的劳动人口可能不会再回办公室上班了。

这种转变在科技业尤其突出,大部分员工的工作都不受工作场所限制,但他们的办公室却设在成本昂贵的沿海城市。Facebook、微软(Microsoft)和 Stripe 均已宣布,将有更多员工可以无限期遥距办公。这些公司跟 Redfin 一样,调整了外迁员工的薪酬。如果马希克今年继续留在罗彻斯特,那么她的薪金和奖金将下调 20%。权衡之下,她接受了这个条件,至少暂时如此:「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已经不是我原来想的那样了。」

像马希克这样的雇员未来的长远规划将是这次瘟疫的深远影响之一。如果迁到二线城市和大都会的郊区成为一种永久趋势,将有可能改善企业的资产负债表、重塑劳动力市场和美国社会。数百万正在向更高阶层流动的城市居民或许会发现,他们可以选择搬出城市且毋需牺牲他们的职业抱负。「这还只是刚刚开始,」研究居家工作趋势的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布鲁姆(NickBloom)说,「城市的发展趋势将逆转。」

当然有人会怀疑这种看法。戴蒙(Jamie Dimon)、芬克(Larry Fink)和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对这种转变均表示反对。这几位分别是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贝莱德(BlackRock)和 Netflix 的老板——他们都认为员工维持遥距办公会导致工作效率下降、削弱企业文化,而且员工的精神健康可能会受损。马希克的老板凯尔曼(Glenn Kelman)认同上述部分忧虑。这位 Redfin 首席执行官很喜欢公司在西雅图的总部,那里有餐饮提供,还有一个电子游戏室。但现在,他很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将个人喜好强加给员工。「这么想可能有点自恋,」他说,「但我总觉得如果他们在离我比较近的地方,我们无论如何都能分享某些奇特的能量。」

有鉴于这一点及其他原因,凯尔曼于去年 8 月在公司宣布了一项新政策,允许公司的「总部员工」(包括房地产经纪和外勤业务人员以外的职员,总共有 1000 位左右)遥距进行全职工作,只要他们接受「在地化」的薪酬。

这个政策很适合 Redfin。劳动力市场这次大规模转变为它带来的益处比大部分雇主多。2006 年成立的 Redfin 是一间低成本房地产经纪公司,它同时还经营着一款很受欢迎的房地产交易应用程序。该公司在美国和加拿大两地超过 90 个市场聘请了大约 1900 名受薪经纪,它收取的房屋挂牌费有时仅为行业标准的三分之一。

当去年春天的经济因为疫情而进入停顿时,投资者们担心 Redfin 会遭受重大损失。该公司早前已开始发展按揭贷款业务,且一直动用现金购买房屋然后转手卖出,而这类业务的风险开始变得很大。住屋销售额开始明显下滑,经纪收入大受影响。去年 2 月 21 日到 3 月 18 日期间,Redfin 的股价大跌三分之二,跌至每股 10.33 美元。4 月,凯尔曼决定放弃他 30 万美元基本年薪中未发放的部分,并对所有年薪超过 8 万美元的总部员工临时减薪 10%。他还安排公司五分之二的经纪以及支援人员伴休假或离职。

接着,市场开始迅速回暖,就像当初大跌一样猝不及防。由于当时较低的按揭利率以及变得灵活的工作,人们突然有理由在以往从来不会考虑的地方买入房产。根据美国房地产经纪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8 月的报告,纽约州京士顿市附近地区成为美国房屋价格上涨最快的地区。这是一个以劳工阶层居民为主的小城镇,离曼哈顿以北大约两小时车程。而在整个西部,靠近国家公园和滑雪度假胜地的社区也成为一座座吸引遥距办公雇员落脚的「Zoom 城镇」,大幅推高房屋价格。

过去十年来,千禧世代年轻人曾为了住在大城市,甘愿每个月为一间蟑螂遍地、狭小拥挤的公寓支付 3000 美元的高昂租金,这令他们的父母惊愕不已。但近年来他们已经开始转向郊区,寻找「从农场到餐桌」(Farm to Table)(一种流行的绿色餐饮概念)餐厅,这次疫情也加速了这种潮流。

Redfin 把握这些机会,让客人在应用程序上与经纪视像通话,或在其网站使用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看楼。该公司去年第二季的收入较 2019 年增长 8%,达 2.14 亿美元。它先在去年 6 月为总部员工恢复了原来的薪金水平,第二个月又召回了临时休假的经纪。到了 9 月,该公司股价爬升到 50 美元以上。

但在公司内部,员工们一直想知道接下来的打算。「大家都在问,『公司会要求我们什么时候回来上班?』」凯尔曼回忆说,「有些人想知道他们能否搬到蒙大拿州去。」公司产品设计部负责人、38 岁的格里格森(Colin Grigson)有段时间一直住在一架 Airstream 房车里,车子停在他在华盛顿州瓦拉瓦拉市郊拥有的一块土地上。那里没有自来水,但他通过电讯商 Verizon 的一个上网热点参加视像会议,并用太阳能板为他的电脑供电。格里格森说,「我没有缺席任何公司会议,他们都匪夷所思,似乎觉得『这也可以?』」

不过,大家更普遍的问题是关于跨区搬迁。一名员工想离开西雅图的安妮女王区,搬到离它北面约 40 公里、同属华盛顿州的米尔克里克市。那么她隔多久要回公司总部一次呢?就连凯尔曼本人的行政助理也在考虑搬到某个遥远的郊区。

到了去年 6 月,Redfin 通知员工,去年年底之前不会要求他们回办公室上班,而凯尔曼此时已经开始与行政部门一同制定长期计划。许多企业和大型机构(包括联邦政府)向不同地区的雇员支付不同的薪金,因为各地生活和劳动成本可能相差很大。Redfin 也不例外,它早前便对搬迁到不同地区的经纪实行调整薪金的政策。但在那之前,总部员工搬去外地和调整薪金的事都是个别处理的。去年夏天,Redfin 人力资源部开始了解员工的情况,并研究 Facebook、Uber、亚马逊(Amazon)和万事达(Mastercard)等大公司如何处理这类难题。即使在正常的环境下,要制定恰当的薪金标准都是件很伤脑筋的事。如果太低,企业难以招募人才;太高又会影响利润。因此,企业会对其所在区域的劳动成本持续关注。疫情以前,Redfin 曾考虑每 6 个月为工程师加一次薪,以维持公司对比大型科技企业的薪酬竞争力。但凯尔曼说,遥距办公带来了一系列全新的挑战,公司好像一下子「在美国每个城市都新设了办公室」。

Redfin 薪酬部门主管桑德斯(Suzanne Sanders)从美国经济研究所(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有关美国约 7500 个城市的数据开始着手分析,收集了美国各地的薪金和生活成本资料。她将这些数据按州和都会区分组,并把重点放在年薪 10 万美元左右的专业人士上,这个数字大致是 Redfin 西雅图总部员工的薪金中位数。她还对比了不同的工作岗位,譬如软件工程师和产品经理,制作了一大张「能让人发疯的电子表格」。去年 8 月底,Redfin 管理层确定了一个方案,将各大都会区按生活成本分成若干等级。不过,还是会有很多问题需要通过主观判断来决定。譬如,楼价中位数约为 45 万美元的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与中位数为 64 万美元的西雅图是否应该归在同一等级?将属于河滨大都会区的洛杉矶县东部大片地区,与洛杉矶分列在不同等级是否恰当?人们有时会在这两地间往返工作,但河滨大都会区的生活成本比洛杉矶低 25% 左右。

还有俄勒冈州本德市,它位于喀斯喀特山以东,长年阳光普照,深受喜欢户外活动的人士喜爱,因此生活成本比同类地区高一些。去年 8 月 24 日,公司管理层在每周一次的 Google 视像会议上来回争论许久,讨论应该把它归类在哪个等级,或是否应该被视作个别例子。「你们去过本德吗?那地方很小啊,」一位在场的人士说,认为他们根本无需额外关注它。凯尔曼表示不同意。「它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他争论说,「堪称俄勒冈州的奥斯汀。」

两天后,凯尔曼向全体员工发电邮,大致宣布公司的新政策。他说,他希望大部分总部员工能做到每周至少有数天回公司办公室上班,但目前他们可以自己选择全职办公的地方,只需事先征得上司及一位管理层的同意。办公室重新开放前,员工们也将提前 6 周接到通知。

然后他谈到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钱。居住在生活成本极高地区(包括旧金山和圣荷西两大都会区)的员工将继续收到最高的薪金和股权奖励。在这两个美国房屋价格最贵的区域,不支付最高标准的薪金根本不可能请到并留住人才。波士顿、洛杉矶、纽约、波特兰和华盛顿特区以及它们的郊区等高成本地区将继续执行与西雅图相同的薪金标准。

排在它们后面的是一大类属于中层的区域。对所有从高成本地区迁到中层区域的员工,现金薪酬(即薪金加奖金)将下调 10% 至 15%,股权奖励将减少 10% 至 20%。这些区域包括奥斯汀、巴尔的摩、芝加哥、丹佛、休斯顿、迈阿密、费城,以及位于德州达拉斯市郊区的弗里斯科,Redfin 在那里也有一个办事处。公司还在这个等级里添加了几个西北太平洋沿岸的小城市,包括华盛顿州的奥林匹亚市和贝灵厄姆市,还有前面提到的本德市。

以上没有提到的地方——包括科罗拉多州阿斯彭等度假城市、底特律和罗彻斯特等「铁锈带」城镇,以及亚特兰大一些大型都会区等——最后都被放进一个很大的「美国其他地区」等级里。即使当中有几个地方要忍受比西雅图更高的生活成本,迁往这些地区的员工仍将被下调 20% 薪金和 25% 的股权奖励。

新政策公布后,Redfin 在去年 9 月底举行了一场员工问答直播,当时收到近 100 个提问。员工们希望公司针对生活和劳动成本提供清晰的定义,并且想具体知道他们会被如何对待。有几个人问了一个不言而喻的问题:做相同的工作却因为住在不同地区而拿到不同的薪酬,这样公平吗?凯尔曼早就预料到有人会作出这样的负面反应。「即使所有员工都在同一个办公室上班,薪酬问题也是个捅不得的马蜂窝,」他在总结新政策的邮件最后写道,「由于无法同时兼顾简易性与公平性,薪酬问题变得更加棘手。」

大部分员工更愿意看到新政策积极的一面。35 岁的史密斯(Nick Smith)是公司在西雅图的高级产品经理,也是位滑雪爱好者,他于两年半前加入 Redfin。新政策宣布时,他已经去了本德市。他研究过本德的平均薪金水平,比西雅图低 22%,所以降薪 10% 至 15% 对他来说似乎还不错。(Redfin 在西雅图的高级产品经理在撇除奖金和股权奖励外,可以取得 14.7 至 16.3 万美元的年薪。)「它让我松了口气,」史密斯说,「当时我想,『好吧!』」

他和妻子卖掉了他们在西雅图一间四个房公寓,用差不多同样的钱在新据点买下了一间宫殿般的乡村大宅。新宅位于本德市郊区,最近的滑雪场只有在 50 公里之外,房子本身大约 450 平方米,还附设一套小独立屋。Redfin 的遥距办公政策以及史密斯了解到的公司相关消息让他很欣慰,他觉得自己的举动并不是职场自杀。他说,他打算这辈子就住在本德,在这里抚养自己的两个孩子。「我不希望自己的选择受到限制,」他说,「也相信不会被限制。」

至少,对劳动市场中的一小部分人来说,情况似乎的确如此。据 LinkedIn 称,美国企业家现在最希望招聘的遥距工作职位主要是科技类,包括前端开发程序师、全职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疫情为这类职位创造了接触全国劳动力市场的机会,最终有可能导致科技中心地区的薪金水平出现停滞,其他地区则逐渐上升。如果企业在任何地方都能以较低的薪金找到人才,那么旧金山湾区和西雅图的超高薪金或许就显得太不合理了。

凯尔曼从几年前就开始适应这种趋势了。过去刚毕业的工程师在 Redfin 的起薪点大约是一年 8 万美元,但为了跟市场同步,这个数字已经涨到 12 至 13 万美元。「我们一直在做部分工作实际上合理化了更高的薪金,」他说,「我们的财务总监对此的看法不是『为什么我们要下调达拉斯员工的薪酬?』而是,『请告诉我,为什么收入比西雅图高 50% 的旧金山员工的工作效率能高那么多。』」

大范围地实施遥距办公不仅会对企业的财政带来影响。许多企业表示,遥距办公有助于它们招募更多元化的员工。在这方面,Redfin 可说是一个领先者,它两年前就举办过一次有关房地产与种族的座谈会,还定期发布有关其多元化员工结构的数据。即使如此,其技术类员工中也只有 3% 是黑人。凯尔曼指出,「工程技术领域之所以成为白人享有特权的地方,是因为我们对特定群组产生了一种迷信。」

尼约格(Phyllis Njoroge)就是一个例子。她在麻省长大,2019 年带着认知神经和脑科学学位从塔夫茨大学毕业后,她将美国那些气候温暖、人口多元化且生活成本相宜的地方整理成表格。其中休士顿最为突出,于是她在去年 3 月搬到那里并开始找工作。刚开始她在餐厅工作,但受疫情影响,餐厅在上班第一天就关门了。在没有熟人的城市,随着各种场所纷纷关闭,她很难结识什么人。

到去年 6 月,一位大学同学在 LinkedIn 上联系到她,告诉她 Redfin 在招募产品经理。身为黑人的尼约格起初很犹豫,因为她不想搬到旧金山。她从没去过旧金山,这个城市极度贫富悬殊,且到处都是露宿者,这让她很不舒服。一位朋友也告诉过她,这个城市的黑人人口「真的很少」。不过,经过去年夏天后,尼约格意识到她可以在休士顿为 Redfin 工作,至少到年底前都可以。

尽管她跟几名室友住在一个生活成本比湾区低大约 45% 的城市,入职后她的薪酬仍为湾区标准。虽然她觉得遥距工作也能同样高效率,但还是有些弊端。她说,「我经过很艰难的适应过程才学会如何跟同事们闲聊」。尼约格打算,等 Redfin 的办公室最终重新开放后,她将搬到湾区。

她的经历也预示了 Redfin 及其员工可能会遇到的复杂情况。一名高级产品经理或许有能力在本德市买屋买地,并遥距完成工作,但中下层员工做不到这件事。另一个大问题是,如何对待那些希望每周有几天回办公室上班的员工。目前,Redfin 对每天都到办公室上班和有时在家上班的员工没有什么差别待遇,这意味着,住在 Airstream 房车里办公的格里格森仍将拿到他在西雅图上班时的薪金,即使他有时会在瓦拉瓦拉居住及办公。不过,应该没有人会很快回办公室上班。去年 10 月,在新冠病毒又一波传染高峰期间,凯尔曼宣布,公司至少到今年 6 月 1 日以前不会期望员工回办公室。他还表示,那些在疫情期间只是暂时搬到外地的员工薪酬不会发生变动。

凯尔曼说,随着越来越多公司允许遥距办公,他不会为中小城市房价上涨而感到吃惊。而且,期望从住屋上节省成本的想法或许不如理想。据研究公司 Green Street 的数据显示,美国办公对空间的总需求可能会下降 10% 至 15%,但若企业为了让员工安心而将他们安排得更分散,就有可能抵消下降的部分。就如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去年 5 月与员工在直播互动时所说,「真的很难预料这方面的经济效应会是怎样。」

出现不确定性的不限于房地产领域和商界。人们在哪里居住将对所有方面带来深远影响,包括政治和气候变化方面。人们从加州迁往德州将有利共和党在前者的竞争力上升,且让后者变得逐渐偏向民主党。还有另一个可能,离开的人会选择那些他们认为能给自己政治归属感的地区,从而加剧分化。再譬如,遥距办公虽然有可能显著降低碳排放,但如果有更多的人最后变成每周数次从远郊驾车去上班,相比原来乘坐公共交通或从办公室附近的公寓步行上班,这种新通勤模式反而可能带来更大的污染。

它给城市带来的影响也很复杂。年轻的劳动人口可能还会前往市区开启职业生涯和生活。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从事房屋政策研究的舒茨(Jenny Schuetz)说:「对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城市才有他们理想的结婚对象。」结了婚的雇员或许还会留在城市里,可能是因为双方在「Zoom 城镇」找不到能实现他们梦想的工作。不过,更多人会认为,他们在生活成本更低的城市或郊区能得到更多想要的东西,不论是更接近大自然、带庭院的住宅,还是更好的学校,即使那些地方的约会条件还有待改进。

这种潜在的变化可能对那些成本极其高昂的地方带来毁灭性后果,但同时,它也可能让财富分布得更为平均。凯尔曼说,疫情之前,「美国的社会流动性几乎是我们历史上最低。」他说,「不论留在旧金山需要付出多高的经济成本,人们还是照付不误,」而有更多员工开始遥距办公意味着「德州的薪酬水平会上升。」房屋价格也是如此。「在有飞机、互联网和 Zoom 的时代,旧金山一套 180 平方米的住宅卖 200 万美元、而达拉斯类似面积的房子只卖 20 万美元的情况不会再持续很久。」

然而,这些并不能让人们在接下来几个月里必须要做的决定变得容易,对于当初匆匆搬离的人而言更是如此。Redfin 传讯总监马希克直到去年 5 月前还在考虑,她是否要永远留在罗彻斯特并接受减薪,到现在她依然不确定——最终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疫情结束后,她丈夫能否继续遥距工作;不过,对于定居在乡郊地区,她现在的态度比想象中更开放。「住在布鲁克林时我们牺牲了很多乐趣,」马希克说,但在罗彻斯特,「我们的收入给我们带来了更多享受。

Bloomber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