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4-01/covid-vaccine-and-fertility-facebook-s-platform-is-letting-fake-news-go-viral

Facebook 正为阴谋论推波助澜

扎克伯格想让 Facebook 成为一个可靠的疫情消息来源。然而,他却为阴谋论者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平台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威廉姆斯(Kaleese Williams)一直对 Facebook 和 Instagram 敬而远之。但在疫情封锁期间,37 岁的威廉姆斯和丈夫以及 3 岁的孩子被困在她位于德州北部的农场里,与他们的鸡和山羊为伴。她的收入来源也被切断了,威廉姆斯原本为犹他州一间名为 YoungLiving 的层压式传销公司售卖精油。她通常会在大型会议和其他活动摆摊位,既能与路人交流,又能赚点钱。「隔离一点也不好玩。」威廉姆斯说,「所以我开始想,『我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这些东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她的计划是在 Instagram 开展她的精油销售业务,然后把精油卖给在这个平台上结识的人。

威廉姆斯不惜花重金报了一个名为 Ready Set Gram Pro(准备成为 Instagram 达人)的网上课程。这个课程承诺可以帮助她在这个照片分享平台上建立一个「参与度高」的群体,从而「带来持续的潜在客户和营业额」。通过观看网络课程和参加 Zoom 会议,她学会了一些可以吸引潜在客户关注她个人帐户的技巧,譬如在健康养生领域「意见领袖」(Key Opinion Leader,简称 KOL)的帖文下留言。

当她的粉丝数量超过 1000 时,她开始对 Instagram 入迷,尤其是这个社交平台上有关自然生活的内容。威廉姆斯早已厌恶传统医学,原因是她在 2017 年罹患癌症期间感到受伤,当时那位医生并没有告知她,接受治疗可能会导致不孕。现在,她花越来越多时间了解各种替代医学的资讯,譬如自然疗法和功能医学(functional medicine)。

在这个平台上,她首次开始了解关于新冠疫苗的知识。她看到了一些没有根据的谣言,声称辉瑞公司(Pfizer)和 Moderna 的疫苗有毒,会带来副作用,甚至可能导致不孕。很快,她就确信那些获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 FDA)批准使用的疫苗不适合她,尽管这些疫苗的副作用很小,而且几乎可以完全有效预防新冠病毒。「它(疫苗)很可怕。」她说,「我相信免疫系统。我不相信靠疫苗做到的群体免疫。」

你也许以为,在这场整个世纪最严重的疫情中,几乎所有人都渴望接种一种有望让生活重回正轨的疫苗。但你低估了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力量,它们为反疫苗推动者和贩卖健康的商家提供了所有吸纳信徒的所有必要工具。多年来,这些投机者已经制定出一套针对这个时代的策略。他们将反科学的怀疑论注入了 Facebook 群组以及 Instagram 的限时动态和帖文中,在这些平台上,演算法会奖励那些引发强烈情感回应的内容,从而进一步放大错误消息。

这些社交平台上的 KOL 因其庞大的粉丝数量而变得理直气壮,在 Facebook 采取行动之前,他们有整整一年的时间不断质疑新冠疫苗。他们利用公众的困惑,还利用由政府和卫生官员发布、从口罩到疫苗副作用,及其安全性等各种资讯。Facebook 的官方立场是,除非「造成迫在眉睫的伤害」,否则它不会删除任何帖文─直到全球疫苗接种计划开始几个月之后,错误的疫苗资讯才达到 Facebok 所谓的门槛。

即使在对接种疫苗感到犹豫的情绪挥之不去,以及反疫苗谎言在网上持续流传的情况下,行政总裁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还在坚决捍卫 Facebook 的决策。有批评者认为,这间公司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3 月 25 日,扎克伯格和其他社交平台的行政总裁参加美国国会听证会,当时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多伊尔(Mike Doyle)称:「你的网站仍然在宣传、推荐和分享这些内容,这是人们拒绝疫苗的主要原因,情况一直没有改变。」

去年 10 月,一群健康专家和数百万社交平台粉丝召开视像会议,讨论一个历史性机遇。当时,距离开始全球新冠病毒免疫工作还有几个月,有几间疫苗制造商表示它们将很快申请 FDA 的紧急使用授权。这些疫苗怀疑论者看到了一个反转舆论的机会。

在一系列有推销会议气氛的讨论中,发言者高谈未来几个月的计划。「过去多年我们一直在努力传播的这些真相,现在有人正倾听。」前美国司法部长罗拔・甘迺迪(RFK)的儿子、疫苗阴谋论核心人物小罗拔・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Jr.)说,「这些种子正落在非常肥沃的土地上。」

多年来,反疫苗推动者(只有部份人有医学资格)吸引了众多追随者,尤其是家有幼儿的母亲们。这些人声称常规的麻疹和腮腺炎疫苗可能导致自闭症或其他疾病,而这显然是错误的。尽管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理会这一点并继续接种疫苗,但在二十年前被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 CDC)宣布从美国绝迹的麻疹近几年竟死灰覆燃。即使疫苗接种率只是稍为下降,也可能破坏群体免疫,令某些病毒失去控制。2019 年,美国的麻疹确诊数增加了 300%。CDC 称,此次麻疹爆发的原因之一,是有关疫苗安全性的错误资讯在社区中传播。

就新冠病毒而言,有资格率先接种疫苗的是成年人而非儿童。疫苗怀疑论者于是瞄准了一个目标群体:年轻女性,他们很清楚这个群体害怕什么。去年秋天,一篇现已被删除的文章开始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不停流传,这篇来历不明的文章引用了两位医生的话,并采用了一个危言耸听的虚假标题:「辉瑞研究部负责人:新冠疫苗是女性绝育药。」这篇文章声称,新冠疫苗中的一种刺突蛋白,可能会阻止胎盘发育并导致女性不育。

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但它让确实存在的不确定性变得更复杂。辉瑞和 Moderna 尚未对孕妇或哺乳期女性进行专门的疫苗测试,而且 FDA 的紧急使用授权没有涵盖怀孕的状况。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的指引只提到「怀孕或哺乳期女性不应该被拒绝接种疫苗。」尽管如此,到今年 2 月,已有 3 万多名孕妇在接种新冠疫苗后签名参与美国政府的一项监测计划,直至目前为止仍未出现危险症状。最近的研究发现,新冠疫苗不仅对孕妇有效,还可以把抗体传给新生婴儿。由于孕妇死于新冠肺炎的风险较高,很多医生都建议她们无论如何都要接种疫苗。专门从事生育工作的纽约持牌临床社会工作者梅茨(Lori Metz)称:「女性因此感到困惑。你的医生可能跟你说(接种疫苗)不影响怀孕,然后你就看到了一篇开始让你惊恐万分的文章。」

这个灰色区域成为反疫苗推动者的沃土。去年 12 月,倡导团体知情同意行动(Informed Consent Action Network)的创办人比格屈(Del Bigtree)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向几十万粉丝分享了这篇有关新冠疫苗引致绝育的虚假文章。随后,这篇文章在 Facebook 上录得超过 2.5 万次分享。一个名叫埃米莉(Emily)的女性帐户写道:「我在所有地方都能看到这篇文章!我开始相信它了。」旁边附有一张这篇文章的截图,这些内容至今仍以多种语言在 Facebook 流传。在她的帖文下方,蜂拥而至的评论用更多(完全错误的)「证据」支持这个说法。有些人说,这证明了另一个被揭穿的阴谋:新冠疫苗是比尔盖茨(Bill Gates)赞助、企图减少全球人口的一部份行动。

这种虚假消息的影响已经反映在调查数据中。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在 3 月 3 日至 3 月 15 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表示自己不太可能接种新冠疫苗的美国人中,有超过一半的女性担心会有副作用,相比之下,只有 44% 的男性担心副作用。根据对十几个人进行的访问和调查,很多合资格的女性拒绝接种疫苗。美国护士基金会(AmericanNurses Foundation)称,超过三分之一的护士(这个群体以女性为主,是第一批合资格接种人士之一)不相信新冠疫苗安全有效。《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和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在 3 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 18% 的医护人员不打算接种疫苗。如此多医护人员对新冠疫苗表示拒绝和犹豫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先兆。疫苗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美国终结这场疫情的最佳方法,到目前为止,疫情已经夺走超过 100 万美国人的生命并引发一场全球金融危机。传染病学家估计,为 70% 至 85% 的美国人接种疫苗才能实现群体免疫,这是恢复常态的必要条件。如果连亲眼见证新冠病毒破坏力的一线医护都不愿接种新冠疫苗,专家担心不会有足够多的普通人愿意接种,导致病毒继续传播。

面对这些网络迷因(meme)和传闻,辉瑞提供了有科学根据的回应。该公司在回应一篇关于流言的新闻报道时说:「有人错误地指出,『由于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与胎盘蛋白 syncytin-1 共享一种非常短的氨基酸序列,所以新冠疫苗会引致不育。』但这个序列太短了──只有四个共享氨基酸──以至于无法引起(有关胎盘蛋白的)自身免疫。」美国数码创新与民主倡议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 Digital Innovation and Democracy Initiative)主任科恩布卢(Karen Kornbluh)称,这个回应完全准确,可惜错误资讯却更容易被传播:「支持科学的人们必须提高讲故事的技巧。」

在疫情爆发的头几个月,扎克伯格审阅了一些动议,这些动议旨在将他自己以及 Facebook 定位为以科学为依据的良好消息来源。他多次主持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的现场问答大会,还让 Facebook 开发了一个新冠病毒网页,刊登有关社交距离、检测和口罩的资讯。

至于对所有在 Facebook 上流传、关于疫苗的错误资讯,扎克伯格最近一次表态是在去年 9 月。当时他说,并不认为 Facebook 删除大多数内容是恰当的做法。「如果有人指出疫苗会造成伤害或者他们担心会有这种情况,从我的角度出发,很难完全不允许人们表达这种意见。」他对新闻网站 Axios 表示,「围绕一个重要问题所展开的热议究竟是一种重要的能量,还是有可能会造成伤害,两者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今年 2 月 8 日,新冠危机爆发一年,也就是美国开始疫苗接种计划大约两个月后,扎克伯格转变立场,认定错误资讯实际上造成了伤害。当时,网上的怀疑论已经影响到现实世界的决定,促使人们不接种疫苗。Facebook 宣布,多次分享错误疫苗资讯的 Instagram 帐户和 Facebook 群组将被停权,那些反对接种的内容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序会降低──这是人们多年来一直敦促 Facebook 实施的行动。小甘迺迪、比格屈和其他名人失去了在 Facebook 发言的权限,但还有很多人在兴风作浪。在宣布上述决定几天后,如果你在 Instagram 搜寻「疫苗」,搜寻结果前 20 名的帐户中,绝大多数都明确表示对疫苗持怀疑态度。排名第六的是一个名叫 @antivaxxknowthefacts 的帐户(这个帐户的简介写道:「宁愿注射蔬菜也不要注射疫苗」);排名第八的是 @anti.vaccine;排名第 12 的是 @vaccinefreedom 然后是 @covidvaccineinjury 和 @anti_vaccine_4_life。@vaccinefreedom 是国家疫苗消息中心(National Vaccine Information Center)的帐户,拥有 5.4 万名关注者,该组织曾出售去年 10 月那场由小甘迺迪发表演说的会议的门票。

Facebook 指,自 2 月以来,它已经删除了 200 万则违反其政策的反疫苗贴文。但许多诸如此类的阴谋论已经影响了很多人,包括德州北部农场的威廉姆斯,而且这些疫苗怀疑论的贴文仍会以 Facebook 的自动审查系统无法轻易找到的方式继续传播,例如截图、评论和群组讯息。

更糟糕的是,疫苗怀疑论者在 Facebook 发布的错误资讯正在现实世界传播,甚至传入了护理学校。一位来自休斯顿的护理系学生称,她的临床教授自豪地对全班同学宣布自己不会接种疫苗。在校园内为他人注射疫苗的人也不打算接种。密歇根州绍斯菲尔德一位 28 岁的护士表示,她拒绝了第一次接种疫苗的机会,因为她正在努力准备怀孕。她说,她看到了网上的流言:「即使你身处医疗界,也分不清真假。」

Facebook 的内容政策高层比克特(Monika Bickert)2 月与记者通话时为公司删除错误资讯的时机进行辩护。她说,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和其他公共卫生专家建议该公司采取更强而有力的行动,因为错误资讯正说服人们拒绝接种疫苗。Facebook 需要证据证明其网站上的内容正在「对现实世界造成伤害」。在 2020 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期间,Facebook 也采用了相同的标准,当时,它拒绝删除 #StopTheSteal 群组,这个群组声称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赢得选举。Facebook 只是在他们的贴文上附上一句标签──拜登真的赢得了大选。1 月 6 日,特朗普支持者闯入美国国会,这次冲突中的部份活动就是在 Facebook 策划。直到这时,Facebook 才开始删除了 #StopTheSteal 群组并暂时封锁特朗普的帐户。

Facebook 允许有关疫苗的虚假内容留存在网络上,只对进行事实查核,这种做法可能还比不上它遏制错误政治资讯和煽动言论的努力。已经接受了阴谋论的人们不太可能被一个错误消息的标签动摇,而且这些标签很容易被忽略。现在,如果用户在 Instagram 搜寻「疫苗」,一个询问他们是否真的想查看结果的小视窗便会弹出。但只要轻轻一按,这个视窗就会消失。

平台设计是 Facebook 传播错误资讯的问题症结所在。在 2016 年的美国大选之后,外界批评 Facebook 在推动政治两极化中的作用越来越强大,作为回应,Facebook 对其平台的运作方式进行了重大变革。扎克伯格发布了新的使命宣言:赋予人们创建社群的权力,让世界融合在一起。这意味著要加强群组功能,让人们能够通过共同的利益紧紧联系起来,而非对新闻争持不下。这项改变还将更多内容推送给用户,帮助 Facebook 提高收入。以前,用户基本上只会看到他们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发布的贴文;现在,他们所属群组的任何内容都会推送给他们,从而创造了更多广告空间。

Facebook 的演算法会向用户推荐群组,依据是兴趣相似的人通常还会喜欢哪些东西。因此,如果你加入了一个关于纯素食烹饪的群组,Facebook 可能会向你推荐一个关于天然医药的群组。如果你加入了这个推荐的群组,Facebook 可能会再向你推荐一个关于疫苗危害的群组。如此一来,用户就找到了自己所属的社群,其中一些社群让他们对错误资讯更加深信不疑。这个社交平台以类似的机制向 Instagram 用户推荐内容。「一旦你找到某个人,」威廉姆斯说,「你就可以找到另一个相似的人。」同时,Facebook 和 Instagram 还会突出所谓的「重要」内容─也就是能迅速吸引大量评论的贴文。这项变化旨在强调怀孕、订婚或其他人生大事,但同时也增加了有争议、令人惊讶或者恐惧的内容,包括反疫苗的贴文,这些内容会引发大量辩论。善意的用户试图澄清评论中的错误资讯,但这反而向 Facebook 的演算法发出讯号,使其认为应该把这些贴文推送给更多人,令这些错误资讯迅速疯传。

Instagram 本身就是一片滋长错误资讯的沃土。健康资讯内容是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一些最有名的 KOL 以广为人知的健康生活方式活跃在这个平台上。部份 KOL 会为健康生活提供伪科学策略,包括吸引威廉姆斯的那些 KOL。除了可疑的医疗建议之外,他们还会提供听起来不错的生活方式选择(素食和排毒茶)。疫情爆发时,一些 KOL 声称健康的饮食、运动以及他们正兜售、形形色色的营养补充剂是避免感染病毒的最佳方法。

这些说法背后通常有盈利动机。包括比格屈和小甘迺迪在内的反疫苗运动领军人物透过演说、网络研讨会或出售营养补充剂赚钱。一位 Instagram KOL 出售 15 美元一包的贴纸,上面写著:「疫苗可能造成伤害和死亡」以及「我永远也不会接种新冠疫苗。」另一位 KOL 兜售她所谓能「摧毁新冠病毒」的运动课程。还有一位 KOL 声称自己是一名自然疗法医生,提供疫苗顾问服务,每次收费 295 美元,她还会举办网络研讨会,每次收费 49.97 美元,同时以折扣价销售营养补充剂以及可以去除环境「毒素」的空气清新机。她网站下方的法律免责声明称,这些资讯「仅用于教育目的和提供资讯,并非医疗建议。」但她的 Instagram 页面上并没有免责声明。

如果你和去年一整年都在新冠病房度过的医生们交谈,他们会告诉你,现在需要花费更多时间说服患者不要相信他们在 Facebook 上面看到的不实资讯。克利夫兰的医疗毒理学家马里诺(Ryan Marino)称:「有无数患者对我说,新冠疫情是假的,这种病毒甚至不如流感严重。」现在,人们告诉他,他们也不想接种疫苗──这些人不仅仅是年轻女性,反疫苗推动者还在其他高危人群当中散播谎言,尤其是黑人社区。马里诺参加了一个卫生保健工作者的非正式组织,业余时间在社交平台上与不实资讯搏斗,努力传播真实的资讯。马里诺选择的社交是平台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 和 TikTok 上也有像他这样的医生。

Facebook 认为,这种行为才是战胜这个平台上泛滥的错误疫苗资讯的关键对策。Facebook 发言人麦卡利斯特(Kevin McAlister)称:「研究表明,应对拒绝疫苗接种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人们看到卫生专家提供的可靠资讯。」他提到了该公司的新冠病毒健康资讯中心。研究发现,直截了当的事实并不能改变人们的观点;来源明确的个人故事效果要好得多。和 Facebook 一样,贝拉尔多(Danielle Belardo)起初认为,分享有科学依据的资讯就可以解决问题。当病毒在去年 3 月开始传播的时候,当时在费城担任心脏病学研究员的贝拉尔多被派到新冠病房。她每天照顾病人,有些要使用呼吸机,有些人几乎不能自主呼吸,她在工作的时候没有合适的防护装备可以穿戴。「情况确实很艰难。我要工作,亲眼目睹病毒,目睹死亡,」她说,「回到家后,我又在网上看到大量错误资讯。」

在发布关于植物营养的贴文后,她拥有了一批关注健康的 Instagram 粉丝。在疫情爆发初期,她决定利用自己的 Instagram 帐户揭露关于新冠病毒的错误说法。早期的贴文注重技术性和科学性,旨在直接厘清事实。每当她受到骚扰和负面评论时(这些事经常发生),她都会回复批评者。「我做错了,很多医生都做错了。」贝拉尔多说,「我们回应这些错误的贴文,写上正确资讯,却把更多的注意引向了这些贴文,提高了它们在演算法中的地位。」

贝拉尔多现在是加州纽波特比奇植物医药研究所(Institute of Plant-Based Medicine)的心脏病学主任,她不再直接与谎言交战,因为按照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逻辑,这样做只会让它们获得更多关注。相反,她尝试分享她认为会很有效的东西:网络迷因、自拍、个人故事和问答贴文。她的做法相当成功,收获了几万位新粉丝。但是,即使她会封锁所有骚扰者的帐户,她的贴文仍会引来大量反疫苗人士的评论。马里诺称,他也遭受了很多骚扰和死亡威胁。不仅是在网上,有人跑到他的工作场所,还有人打电话给他所在的医院,要求医院开除他。「有病人指责我通过新冠病毒牟利,还指责我给人做检测的原因是我能通过诊断获得报酬。」他说,「与此同时,反疫苗运动中最关键的大人物全都赚了个盆满钵满。」

尽管他们成功吸引了更多粉丝,但贝拉尔多和马里诺的努力仍未能影响威廉姆斯。演算法给人们推送的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老实说,我还没有看到鼓励病人接种新冠疫苗的医生。」威廉姆斯说,即使她看到了,也不会相信他们

Bloomberg
Businessweek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