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2-04/gamestop-gme-how-wallstreetbets-and-robinhood-created-bonkers-stock-market

美股市场陷入癫狂

美股市场的乱象层出不穷,理智的人究竟应如何看待这个疯狂的股市?

近期美国股票市场一片混乱。GameStop 股票引发恶战、一批在互联网上被疯狂转发的股票出现狂涨、股票交易平台 Robinhood 引发众怒。这一切像当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一样令人口瞪目呆。

只不过,这次的行动集中在十多间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文化有关的公司,并且,这一次所涉及的股票都是往上走的。由于交易员们在社交平台上大谈特谈 GameStop,这间开在购物中心、没什么盈利的电子游戏零售店的股票自年初以来最高峰时暴涨了 1745%。同时,连锁影院 AMC 高位时的涨幅也达到 839%;黑莓手机(BlackBerry)和诺基亚(Nokia)早年生产的手机一度很受市场欢迎,这两间公司的股价也一度飙升了 279% 和 68%;疯涨的股票还有高斯电子(Koss,头戴式耳机生产商)、Build-a-Bear Workshop(熊熊工作室,一个主打订制玩偶的品牌)、Tootsie Roll Industries(生产和销售糖果的公司)等等。此外,不知为何,银价亦在飙升。

过去这两星期的事态让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华尔街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名理财经理说,GameStop 是他一辈子最痛恨的股票。许多薪酬丰厚的对冲基金经理这次亦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因为他们一直以为那些股票会下跌,并据此设置了仓位。而这波风潮的始作俑者绝大部分是网上的一些人,

经济分析师汉伍德(Doug Henwood)在左翼出版物《雅各宾》(Jacobin)的一篇文章里不无揶揄地形容这些人并不是「按常理能搞出这种大动作的人。他们不是那种住在纽约格林威治村一带的大房子、车库能停二十辆车的家伙(暗喻华尔街专业金融从业者)。」

实际上,这些人可能来自社交平台 Reddit 上一个名叫「华尔街赌场」(WallStreetBets,简称 WSB)的讨论区——在那里发帖的人会讨论股票,而且经常尝试合力撼动股价。这里有自己的内部术语,比如用故意拼错的「stonks」代指股票。WSB 里的发帖者通常并不直接购买股票,他们购买的是期权,这样能以相对较少的资金持有大量头寸(position,即资金),这种带有杠杆性质的投资能放大潜在收益——同时也放大了风险。他们还喜欢围剿那些下注某些股票会下跌的做空人士。他们的具体思路是,将某只被严重做空的股票价格拉高,迫使空头们为了保护自己而去买入该股票,从而推动这只股票的价格出现一波(暂时的)螺旋式上涨。

WSB 上的 GameStop 大战随着一个投资案例的出现而逐渐升温。发帖人的账号是 DeepF---ingValue,据路透社报道,此人在现实生活中是一名注册金融分析师,过去曾在一间保险公司任职。当 Reddit 的用户们争相买进某只股票时,仅靠从网络搜寻榜里筛查,很难看出他们是真正欣赏这间公司、还是认为他们可以操纵其股价,抑或觉得能搞乱某些对冲基金很让人开心。《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科技和媒体行业记者赫尔曼(John Herrman)认为,与许多从社交平台上渐渐发酵的运动一样,GameStop 热潮起初可能只是个玩笑,后来才开始逐渐变味。

后来这场意气之争开始沾染政治性,投资者的理性亦被市场热烈的情绪取代。科技巨头马斯克(Elon Musk)和美国众议员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亦涉足其中。马斯克在 Twitter 上写下「Gamestonk!!」(可以理解为「GameStop 是一只牛股!」),这令 GameStop 的行情迅速升温。而当 Robinhood Markets 在 1 月 28 日限制用户买进 GameStop 以及其他在 Reddit 上大受欢迎的股票时,科尔特斯在 Twitter 发文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做法。」(Robinhood Markets 不收交易佣金,是许多年轻投资者参与股市的门户。)科尔特斯呼吁美国政府举行听证会,调查为什么散户投资者被禁止交易,「而对冲基金却能自由地买卖他们认为合适的股票。」

Robinhood 随后表示,它当时之所以暂时阻断交易,是因为那些股票大幅波动、交易需求爆棚,其票据交换所(一个为确保买家和卖家拿到他们的股票和现金而设立的后台机构)要求该平台支付更多保证金。匆忙筹集到更多资金后,该平台放松了交易限制。Robinhood 在给用户的邮件中说,「我们当时并不是想阻止人们买进股票,并且我们肯定不是想帮对冲基金。」

尽管如此,对这家标榜自己以「实现金融民主化」为使命的公司来说,这次的做法实在不甚体面。Robinhood 让用户可以很方便地在智能电话上进行期权交易,还鼓励用户设立交易保证金账户,从而可以用借来的钱进行股票投机交易。

这次 GameStop 突袭行动显示用这类工具可以做出什么样的事。「在这次 GameStop 事件之前,如果你不是华尔街的人,想借到钱、投机交易或者串通行动似乎会非常困难,」斯托勒(Matt Stoller)在 BIG(他的经济电子报)中写道。在这个关键时刻,Robinhood 和其它券商意识到,他们无法真正令交易保持公平公正。

但是,Gamestop 事件很难算得上是一次革命,因为这次匆忙杀进 GameStop 和网上其他热门股的小散户们最后会亏得很惨。而且有些人已经亏了。如果你在高位买进 GameStop,那么截至 2 月 3 日它已经跌去 73%。老实讲,还是买指数基金更好一些——如果你过去 10 年里一直持有某只跟踪标普 500 指数的基金,那么你平均每年能拿到 13.5% 的收益。同时,也要小心那些满嘴民粹主义口号、号称看涨股市的人。

GameStop 事件之前,美国的金融文化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自从 2008 年金融海啸引发次贷危机,它第一次走出专业人士的范围,进入一般投资者和工薪阶层的自觉意识中。从那次危机到这次新冠疫情之间的过渡期里,大多数人乐得无视金融市场——哪怕市场正在稳步向前。现金仍被投进股市,大型资产管理公司仍有许多钱赚。但它已经变成一件官僚味越来越重的事:企业人力资源部门为员工开立养老金账户,大量薪金被引向五花八门的多元化基金,而领航集团(Vanguard Group)、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或者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等巨头只收取很少管理费用。

到了 2020 年,环境明显变了。新冠疫情、封城期间的单调生活、对新技术的热情、免费的股票交易以及其他因素开始把人们吸引进去。人们很难明白触发市场繁荣的真正原因,但一旦市场繁荣,就会出现经济学家席勒(Robert Shiller)所说的反馈回路(Feedback loop):市场表现足够好的时候,人们开始关注它、开始谈论它,然后开始尝试投资。

席勒指出,媒体在这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且,不仅是 Reddit 网站的用户以及像波特诺伊(Dave Portnoy)这样的人(这位 Barstool Sports 的创办人不知为何具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怂恿人们进行股票日间交易,还有那些热衷追逐网络主流热点、不停报道 GameStop 事件的记者们。在这种媒体攻势下,一旦你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就掉进所谓的反馈回路了。

GameStop 的事或许已经令看空它的对冲基金筋疲力竭。(用不着同情他们,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生意。)但从总体上讲,市场普及化对金融行业是好事。金融界真正的资金来自做空者的对手方——也就是预期价格将继续上涨的「长仓」。真正能促使投资银行通过帮助企业发售股票而赚到钱的是投资者想继续做下去的意愿。长仓令互惠基金、交易所买卖基金(ETF)以及加密货币交易软件能卖得出去;长仓带来的兴奋亦令普通投资者奉上自己的钱财、并把这些钱送进华尔街无数中间商的银包。

放眼望去,你会发现,各种产品和旨在让你不停地买下去的复杂的金融机构正在遍地开花。比如特殊目的并购公司(SPAC),去年这类机构筹集到的资金超过以往所有年度的总和。它们也被称为空白支票公司,虽然是上市公司,但除了收购别的公司之外没有实际业务。有时候,它们的确能找到譬如 Virgin Galactic 或者 DraftKings 等后来热门到股价高上天的公司。

空白支票交易很复杂,很难想象一名普通持股人能从中得到什么。这是股市繁荣期的显著特点之一:新涌现的投资项目的学习曲线(对某种活动或工具的学习速率的图形化表示)越来越陡峭,但越来越自信且好奇的投资者愿意承受或是忽视困难。对发起 SPAC 交易的人来说,这是非常合理的生意,这些人最后将带着从上市公司廉价收购的大量股票离场。然而,对于那些在这家 SPAC 首次公开上市后才买进、并且在并购完成后又持有一段时间的投资者来说,收益就没那么理想了。法学教授克劳斯纳(Michael Klausner)和奥尔罗格(Michael Ohlrogge)以及咨询师 Emily Ruan 合写的一篇尚未正式审议发表的论文中提到,平均地讲,这些投资者是亏钱的。

积极型管理基金的投资回报或许亦值得我们关注。根据标普道琼斯指数数据显示,2010 年 6 月至 2015 年 6 月期间投资回报率排名前 50% 的美国股票基金中,大部分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未能重现这一佳绩。比起保住排名,一间基金公司更可能倒闭或转换投资风格——这可能是失败的前兆。

由于持续成功的可能性极低,许多人因而坚持投资指数基金,这类基金的业绩往往能打败积型极管理基金,而且它们也变得越来越便宜,手续费亦越来越低。数年来,这种被动型基金已经成为基金行业资金流入的主要来源。不过,明星经理人再次出现了,这一波打头阵的是凯瑟琳伍德(Cathie Wood),她在她的方舟(Ark)ETF 组合里投资了 Tesla 及一些互联网股票,甚至还有一些比特币。她已成为一部分投资者的信仰。你甚至可以在 Etsy(一个网络商店平台,以手工艺成品买卖为主要特色)上买到印有她画像的 T 恤,上面还写着「我们信仰凯瑟琳伍德」。与以前积极管理型基金占市场主导的时代相比,她的基金收费没那么贵,每年的收费是资产额的 0.75%,但仍比最便宜的指数基金贵。

不过,在她后面的是积极管理型 ETF 的新热潮,还有各种主题基金,它们从理论上讲也是指数类基金,但会根据基金创办方的投资主题进行深度订制,因而它们或许也属于积极型。至于接下来的五年里这些基金当中哪些会成为赢家,亦是未知数。

加密货币的兴起也受益于某些同样的流行风潮。有许多广为人知的比特币及其它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一直在 Twitter 上发文,表示要团结 Reddit 用户对抗华尔街,这可真够虚伪的。专业基金经理们在电视上赞扬他们刚刚买进的比特币的优点,这种情景现在已司空见惯。WSB 用户则更直率,会直接说他们在「哄抬」他们最喜爱的股票。

如果将 SPAC 投资的复杂性乘以 100,可能便是加密货币市场的复杂程度。的确,区块链的概念意味着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有关比特币的一切都是公开的。但首先,你要愿意学习什么是区块链、去看一下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是何许人也、什么是挖矿、什么是减半和分叉。跟之前的情况一样,现在仍有很多人非常乐意学习这些新奇的金融概念,也有很多人宁愿忽略。不过,很可能你花了几周时间了解其运作原理后,仍未能找到满意的答案——比如,这种东西如何产生价值?是什么力量在推动比特币市场的需求——是受监管的交易所、离岸交易平台以及一些非常诡秘的公司共同交织成的网络吗?比特币价格的升跌在多大程度上是由掌握着绝大部分比特币的所谓投资大鳄操纵的呢?

但不管怎样,华尔街已经在加密货币市场投放资源并严阵以待。有投资信托机构提供入场机会,并且收费不菲;还有各大基金管理公司试图游说监管机构,以令他们支持比特币类的 ETF,不过目前尚未如愿。这种做法并不奇怪,因为 SPAC 类公司已经有 ETF 了,而且,也有券商在向客户兜售与热门 ETF 市场表现挂钩的杠杆交易。这就像裹着包装纸的盒子里面还装着盒子,很难看到资产的真实价格。

Robinhood 属于一种截然不同的中间券商。与华尔街许多机构不同,Robinhood 并不是靠站在你和市场中间、从成交额里抽佣赚钱。它是一种心理意义上的中间券商,站在你和市场之间,并通过一款有趣的 App 将你和市场连接起来。Robinhood 一位发言人说,他们的 App 设计宗旨是让投资「变得更平易近人」,从而鼓励人们「掌控自己的财务」。如今,初创券商似乎更像社交平台。它们像 Twitter 和 YouTube 一样,需要吸引你的注意力、促使你参与。不过,它们的目标不是向你推送广告,而是让你去交易。即便它们不向你收佣金,还是能从其它地方拿到钱。

马萨(Annie Massa)和庞塞克(Sarah Ponczek)前不久在《彭博商业周刊》一篇报道里解释说,Robinhood 的收入来源是一种叫做交易订单导流付费(Payment for order flow)的行业惯常做法。具体来说,当你想买卖某只股票或期权的时候,Robinhood 将你的交易指令即订单发送出去,由某间外部交易公司执行订单,这间交易公司会付钱给 Robinhood,因为股票和期权的买家和卖家愿意出的价格间有「价差」。(Robinhood 与所有券商一样,按规定要为它的顾客尽可能找到最佳的交易执行价,为此,它会把订单挂到多个中间商那边。)虽然每笔交易 Robinhood 拿到的利润很少,但数百万单这类交易的收益积聚起来却相当可观;而且,交易越多,对这些中间商就越有利,他们亦并不是很在意市场是涨还是跌。所以说,围绕 GameStop 的对抗在一定程度上只是华尔街主流势力的不同部分在斗争。虽然空头们一度损失惨重,但市场因 GameStop 而产生的巨幅波动无疑令一些在背后把持高频率交易的巨头大赚特赚。

实际上,自始至终,专业的长仓及空头人士都在追随散户投资者发出的信号,并试图先下手为强。民主党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曾表示,尚不清楚是什么力量真正推动了 GameStop 的股价波动。她呼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背后可能存在的股票操纵行为进行调查。这些狂热的投资行为如果看上去与比较健康的经济状况有关,那也许是个能让人乐观的理由。但是,股市和资产价格一直在飞涨,让全世界的富人变得更加富有,而大部分人却要面对工作越来越不稳定、工资增长缓慢的现实。虽然市场对 GameStop 这一股票突然兴趣暴增,但截至目前,该公司本身并未因此明显受益,更不用说其门市的员工了——股价上涨的收益都成了券商的盘中餐。

的确,股价升高可以给企业带来发售更多股票的机会,让它们能拿到一些现金用于发展业务及再投资。彭博之前曾报道说,其它一些网络热门股前不久纷纷开始采取行动,通过所谓的按市价发售项目来增发新股,比如美国航空集团(American Airlines)和 AMC 娱乐(AMC Entertainment)。GameStop 或许早晚也会尝试类似操作,不过,面对一个今天股价 65 美元、几天后升到 347 美元、再过几天又跌回 90 美元的市场,事情恐怕会很棘手。

有关这场 GameStop 大战,资深对冲基金经理库珀曼(Leon Cooperman)曾表示,「市场之所以会发生我们看到的这些情景,原因就在于很多人坐在家里,拿着政府给的支票,基本上不用付佣金也不用付利息就能炒股。」华尔街有很多人认为,这波散户炒股热是被针对疫情的救济金和增发的失业金流入 Robinhood 账户引爆。毫无疑问,这种情况肯定存在,WSB 上就有很多人在谈论如何花掉这笔「救助金」,但实际上那些钱更多的还是用于购买日用品、支付房租和还债了。

过去十年来,由于低利率和联储局的政策,美国社会上有大量低成本资金在流动,这些钱有很多变成了金融资产,让拥有这些资产的人财富值进一步增大。据经济学家沃尔夫(Edward Wolff)说,人口中最富有的 10% 持有着 84% 的财富。

的确,你没法通过炒股来消除贫富差距。但是,这场疫情造成的诸多变化之一是,它让人们看到,政府通过大规模开支、将钱放进普通美国人口袋里的举动可以发挥多大作用。所以,如果在一个经济体里,普通家庭不再那么依赖资本家施舍的一丁点财富,那会怎么样?这样情景恐怕会让华尔街的人坐立不安吧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