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1-05-26/exxon-s-proxy-loss-is-also-its-strategic-gain

为何说埃克森美孚的代理权之争失利是战略利好

石油类股相对于大盘的估值缩水,意味着投资者不再秉持过去的信条

近年,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遇到了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那就是一连串「不埃克森」的事情发生在这间「最埃克森」的公司身上。5 月 26 日的股东投票结果为持不同意见者提供了董事席位,可谓最具戏剧性的事件。但在此之前,埃克森美孚也发生了诸如失去最高等级的信用评级、进行钜额资产冲减以及受到夸大油气资产估值的指控(该公司已否认)等一系列事件。这些事件如果单拿出来,可能被当作一个小风浪,不会让埃克森美孚这艘超级油轮偏航。但如果放在一起,则意味着形势钜变。

初步来看,维权股东 Engine No. 1 提名的候选人中将有两位加入埃克森美孚的董事会。另一位提名人因票数意外接近而须等待最终结果。此外,为要求公司就政治和气候相关游说活动披露更多资讯而进行的两场投票中,埃克森美孚似乎也告失利。

Engine No. 1 在发起这场胜算不大的运动之初,提出了一个人人都能明白的理由:埃克森美孚的财务表现每况愈下。的确,下面这张图说明了这起戏剧性事件的主要根源。

Sea Change

Exxon lost its traditional premium to its peers and slipped to a big discount to the broader market as the sector fell out of favor

Source: Bloomberg

Note: Exxon Mobil's relative valuation on price/book multiple. Peer group is a market cap-weighted average for BP, Chevron, Royal Dutch Shell and Total.

相对于同类股的溢价不复存在,意味着投资者失去了曾经坚定的信念:不管发生什么,最终都是埃克森美孚正确。整个石油类股相对于大盘的估值缩水,意味着投资者不再秉持过去的信条:无论如何,石油产业在能源领域的地位牢不可破。CEO 达伦⋅伍兹(Darren Woods)领导下的埃克森美孚奉行倾力押注的投资策略。Engine No. 1 批评其浪费资本,还特别警告称,这种策略会更加有害,因为能源转型扰乱了原油周期,而原油周期历来是过度支出的救星。

埃克森美孚的回应相当标准,而且摆出了直面挑战的架势。该公司削减了资本支出,增加了气候相关的资讯披露和企业目标,并增添了包括杰夫⋅乌本斯(Jeff Ubben)在内的新董事。乌本斯也是一位倡导绿色目标的激进投资者,但语气更为温和。近一个月前发布的第一季度业绩显示,埃克森美孚相当于在用几年后的现金流来支付股息,而且很大程度上还要取决于油价上涨以及营运资本的大量释放。考虑到被动的股东往往倾向于姑且相信现任管理层,那么至少可以说埃克森美孚的「剧本」不太奏效,这实在令人惊讶。

这说明「游戏」已经变了。无数迹象显示,摆脱以化石燃料为主的转型正在加快。其中既有美国最热销货车的电动版上市这种引人瞩目的信息,也有拜登政府为将气候相关成本纳入金融市场而采取行动这种不太惹眼的事件。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上周发布了有关净零排放目标的报告,在某种意义上,不过是此类报告又多了一份。但封面上出现国际能源署的名称,会使许多人想一睹究竟,尤其是基金经理,他们既要权衡艰难的代理投票,又要面对以实际行动支援 ESG 品牌塑造的呼声。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埃克森美孚 5 月 26 日举行股东会议之际,竞争对手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在荷兰法院的一起标志性诉讼中败诉,可能因此被迫加快实现脱碳目标,而比起美国同行,该公司的目标已很宏大。同一天,雪佛龙(Chevron)的管理层也在一场有关气候的股东投票中失利,尽管较好的财务表现使雪佛龙没有遭遇类似程度的股东维权。与任何其他企业一样,石油公司本质上是财务和法律的构筑物。如果这两大基础都远离了化石燃料,即便是最负盛名的石油龙头,也很难维持稳固地位。

如果 Engine No. 1 提名的三位人选最终都进入埃克森美孚的董事会,无异于是对现任管理层毫不留情的斥责。伍兹继承了前任的战略错误,但深陷石油危机(并严重依赖埃克森美孚的资产负债表)却是他自己和大部分现任董事的决定。即使最终只有两位持不同意见者被确认为董事,也仍是一起地震事件,因为这是在埃克森美孚。

这一切发生时,恰逢石油需求回升,而且市场多头寄希望于油田投资的减少促使油价迎来新一轮大涨。从这一点看,或许可以说,埃克森美孚现在转移注意力是选了最糟糕的时机。

但这样想是目光短浅。回想起来,Engine No. 1 最初的主张就是埃克森美孚的资本约束已经动摇,进行能源转型的方式过于依托旧的设想。这些新董事将加强公司降低支出的行动,不仅会修复资产负债表,也能顺应短期油价看涨的预期。

另外,在应该如何投资低碳未来的问题上为董事会带来新思路,虽与油价的短期前景无关,却十分必要。毕竟,油价大涨即便让公司有利可图,在竞争激烈的能源市场也不是对石油行业最好的情况。重要的是,就转型战略进行更大范围的讨论不会决定结果,但却可以迫使一家以自信闻名的公司质疑自己的想法。在外部环境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这对埃克森美孚来说只有好处。5 月 26 日无疑是该公司管理层最想忘却的一天,但对公司来说却是个好日子

Bloomberg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