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4-22/herd-immunity-hard-to-achieve-as-covid-variants-grow-experts-say

遥不可及的群体免疫

群体免疫,这个主意听上去似乎很好,但对于一种随时可能变异的病毒来说,或许没那么简单

早在群体免疫成为人类的执著痴迷之前,这个词原本是用在病牛身上。一个多世纪以前,兽医们发现,一种传染性极强、威胁牛群的细菌感染,一旦传染了一定比例的牛群之后,只要不引入新牲畜,这种细菌感染便会逐渐消失。很快,这个概念就被延伸至多种人类疾病的暴发,成为流行病学的基本内容。

自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美国到底何时能实现对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这个问题一直是国会听证会、电视节目中的争论热点,纸上谈兵的流行病学家们也在 Twitter 上争执不休。在大众的想像中,这个词已成为疫情结束的代名词——它是一道终点线,冲过它,病毒就会突然消退,人们就能恢复往昔不用戴口罩的正常生活。

然而,事实证明新冠病毒是如此无情难测、又容易变异;有鉴于此,顶尖研究者们开始指出,就新冠疫情将如何结束这个问题而言,更为现实的预期应该是,这将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其间将有各种坎坷和挫折。莫德纳(Moderna)的疫苗、辉瑞(Pfizer)与 BioNTech 合作研发的疫苗,诸如此类的强效成果已经让这个世界的境况比 6 个月前大为好转。但这种已经在全球导致 300 万人死亡、1.4 亿人被感染的病毒,如今毫无消退迹象,很可能会在未来数年继续传播。换言之,疫情何时结束,或许只有事后回顾时才能说得清楚。

群体免疫的想法相当诱人,其背后的理论也很简单。一旦一定比例的人群(对这一特定病毒而言,可能需要 70% 到 85% 的人群)通过接种疫苗或感染病毒而获得免疫力后,传播将变得更为困难,这种保护性效果将为公众提供防护。公式很简单:1-1/R0,其中 R0 表示平均每一个新病例所导致的新感染人数,学过基本代数的人都能看懂。但一旦深究细节,人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一看似简单直观的概念并不简单。在麻塞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Amherst)研究新冠预测的生物统计学家赖克(Nicholas Reich)指出:「每个人谈起群体免疫,都会说到这个非常重要的阈值,但这个数字真的很粗略,有些难以估算。」赖克通过结合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研究小组的资料,开发新冠病毒的的预测模型。

人类不是牛。实现群体免疫所需的人口比例远不是一个固定数字那么简单,可能会随时间、因地点而异,这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免疫持续的时长、人们的行为方式、采取了哪些缓解措施、病毒的变异速度、甚至还有各地的气候条件。回顾过去的各种疫苗行动,可以让我们对面前的艰难道路有清醒的认识。天花是唯一一种人类已正式彻底根除的重大病毒。小儿麻痹症(poliomyelitis)的极少数病例偶尔还会在某些国家出现。就连麻疹,在美国也是用了几年时间、依靠强效疫苗,才完全消除。

无论理论数字是多少,近几个月来,随著传染性更强的变异病毒(比如目前在美国大量传播的 B.1.1.7 菌株)的数量上升,群体免疫的阈值也在一直上升。在疫情大流行阶段早期,一些研究声称,只要 10% 或 20% 的人群受感染便有可能实现群体免疫;这些研究经常被封锁令的反对者援引。主流的估计最初在 60% 到 70% 左右,随著时间的推移,数字一直呈上升趋势。最近,美国政府官员不再提具体数字,只是强调尽快接种。4 月 12 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在白宫上表示:「我希望你们别再使用这类定义非常模糊的概念。」他强调称,恢复常态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广泛接种疫苗将减缓疫情的扩散、重振经济并恢复更多的正常社交活动。以色列在全球疫苗接种的这场竞赛中遥遥领先,这个国家的死亡和重症病例数量已大幅下降。但在人口更多且更为多元化的美国,疫苗已然成为两极分化的政治问题。目前已有四分之一以上的美国人完全免疫,但对疫苗的犹豫态度可能会阻碍进一步接种。(民调显示,共和党人以及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最有可能做出放弃疫苗接种的表态。)在美国的部份地区,疫苗的供应已经超过了需求。

「不幸的是,随著进程推进,终将会有一些人没有接种疫苗,他们可能来自某些种族、某些收入水平、某些宗教,」西雅图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的流行病学家莫达(Ali Mokdad)表示,「在这些人群中自然而然会暴发疫情,或是这些群体的感染率会较高,而我们将永远无法实现群体免疫。」全球性的疫苗行动只是刚刚起步,根据彭博的疫苗追踪模型,目前的疫苗数量仅够覆盖全球 6% 的人口。这些疫苗集中在几十个富裕国家手中。「我们的侧翼暴露无疑,」耶鲁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Yale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所长奥马尔(Saad Omer)如此说道。他指出,病毒不分国界,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疫苗推广行动的投入太少了。「在美国建立起一个免疫堡垒,然后学会去应付境外输入变异病毒的风险——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很疯狂。」

最近疫苗方面的挫折也对情况好转毫无说明。在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腺病毒疫苗被指与罕见的凝血问题相关后,许多国家限制了对这种疫苗的使用。美国已暂停接种强生(Johnson & Johnson)疫苗,监管机构正在对与该疫苗有关的几例类似的凝血病例进行调查。

长期而言,最大的变数来自疫苗的变异,特别是那些会减弱疫苗效果的变异菌株。自去年年底疫苗临床试验取得惊人成果之后,「我一度以为我们的生活在 2021 年下半年就能恢复正常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亚伦戴蒙德爱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主任、病毒学家何大一表示。何大一一直在亚伦戴蒙德爱滋病研究中心研究变异病毒。虽然他仍预计情况会逐步改善,但病毒变体的出现已「降低了我(对疫情迅速终结)的乐观期待。」

巴西热带雨林城市马瑙斯(Manaus)的境遇展示了若没有强效疫苗,病毒将多难对付。在疫情大流行阶段初期,这个城市遭受沉重打击,一项研究显示,截至去年 10 月份,已有 76% 的居民受感染。按理说这个城市应该能够实现群体免疫了。但去年 12 月份,又一波致命病毒来袭,这次的罪魁祸首是 P.1 变体病毒,这意味著,那个城市中有人中招两次。「不经历再次感染,你都无法理解马瑙斯,」巴西圣保罗大学(University of São Paulo)传染病研究员萨比诺(Ester Sabino)如此表示。人们相信,最好的疫苗将能带来比自然免疫更好的保护。

在最乐观的情形下,新冠病毒或许终将黔驴技穷,无法再变异。但复杂的中期情景可能意味著,恢复常态之路将异常坎坷曲折。其间可能需要在一些地区放松限制,而这些地区的人们则要设法找到新办法,学会在这个病毒依旧潜伏的世界中生存。最终,新冠病毒可能会变成某些更像是流感病毒的东西,它会稳定地变异,需要我们没完没了地接种加强针。又或者,新冠病毒最终可能会在这个世界安顿下来,成为另一种普通感冒。

面多如此之多的可能性,研究人员表示,最好的策略是集中推行目前我们所能控制的措施:加强疫苗接种。「从免疫学和疫苗的角度而言,这很简单:让尽可能多的人接种疫苗,」拉荷亚免疫研究所(La Jolla Institute for Immunology)教授克罗蒂(Shane Crotty)说道,「如果能够有 90% 的人口接种疫苗,那么所有人都会受益。

Bloomberg
Businessweek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