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5-11/tsmc-is-stuck-in-the-middle-of-a-global-panic-over-chip-supply

缺芯风暴中的台积电

台积电是当之无愧的半导体霸主,但要摆脱政治困局则麻烦得多

在创办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台积电)前的几十年里,张忠谋见证了现代硅谷的诞生。在今年 4 月的一场活动上,他忆及 1958 年与 Intel 两位创办人摩尔(Gordon Moore)和诺伊斯(Robert Noyce)一起参加行业会议的情景,那时距离 Intel 成立还有 10 年。张忠谋说,他们三个开了一整天会,晚上跑去喝啤酒,回旅馆的路上一起大声唱歌。「我们感受到了神的眷顾,」他说。

Intel 后来成了硅谷最具传奇色彩的企业之一,但近年其发展速度却步履蹒跚。现在看来,受眷顾的是张忠谋的台积电,他一开始就看准了一个未经检验的商业模式,加上娴熟的执行力,令台积电成为当今市场上高级芯片的领导者。它占据了智能电话芯片领域的统治地位──从汽车到喷射式战斗机,它生产的芯片广泛用于各种产品。新冠疫情进一步巩固了其主导地位。台积电去年的收入为 455 亿美元,年增长 31%,调整后的净收入为 173 亿美元,与以前任何一年的利润相形见绌。该公司目前的市值约为 5900 亿美元,是 Intel 的 2.5 倍多。

全球芯片短缺令台积电的业务增加了一层过去没有的政治阴霾。台积电的产能主要集中在台湾,而台湾也渴望维持这样的安排。但世界上最大的几个经济体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受供应链冲击影响。自 2020 年底以来,美国、欧洲、日本和韩国的官员一直试图说服台积电为他们的国家利益服务。与此同时,美国和中国内地都计划增加对国内芯片生产的投资,以减少对海外供应商的依赖。5 月 5 日,欧盟委员会亦宣布计划增强设计和制造先进半导体的能力。

台积电拥有巨大的领先优势,而且进入这个领域的门槛非常高。不过,它依然面临来自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和 Intel 的竞争。三星电子为下一代芯片砸下 1160 亿美元,而 Intel 亦计划在这个项目上投资 200 亿美元,重新在这个领域站稳脚跟。

今年 4 月,台积电宣布计划在未来三年投资 1000 亿美元以扩充产能。如果这笔资金使用得当,应该有助缓解客户对供应中断的担忧。但是,政治因素和竞争有可能侵蚀台积电的地位─如果它不能作出恰当调整的话。这令未来几年成为自张忠谋 2018 年退休以来,台积电面临最关键的时期,也可能是 1987 年公司成立以来最关键的时期。

台积电一直与台湾密不可分。在确信自己永远没有机会经营一间美国科技公司后,出生于中国浙江的张忠谋搬到了台湾。他成为了一间小公司的董事长,并在一个政府研究机构任职,他在那里受到启发并决定创办台积电。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台湾政府刺激其科技产业发展的政策所致。

像 Intel 这样的企业会为客户设计和制造芯片,但张忠谋设想的是一种纯代工模式。他的公司将为那些希望自己设计芯片,但又不想花数十亿美元营运芯片工厂的客户,承担复杂的芯片生产任务。

现在看来,这确实是非常具先见之明的设想。1985 年,张忠谋联络 Intel,希望了解它有没有兴趣投资台积电,结果遭拒。那些后来成为台积电重要合作伙伴的公司,起初也抱持怀疑态度。「当时我想,『这也太疯狂了吧』,」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的首席执行官西格斯(SimonSegars)2017 年在台积电 30 周年的庆祝活动上表示,「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我们今天的成就也是得益于此。」

早年间,台积电主要依靠别人不太重视的业务,处理早期客户 AMD(Advanced Micro Devices)和日本的 NEC 的边缘产品。但随着公司的发展,它逐渐发展出生产尖端芯片的能力。异常稳定的量产水平(良好芯片和瑕疵芯片的比例)和可靠的交货时间让台积电声誉鹊起,也有助客户能够规划投资和产品周期。通过分开制造和设计,台积电减少了来自心怀大志的芯片设计师的障碍,同时也使高通(Qualcomm)和英伟达(Nvidia)这些的后来者受益。

真正的重大突破在 2010 年发生,张忠谋邀请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参与一次家宴,当时后者正为未来的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打理苹果(Apple)所有产品的全球营运。两间公司一直就台积电为苹果的智能电话和平板电脑生产订制芯片的协议进行谈判,威廉姆斯在台积电 30 周年的庆祝活动上回忆道,那次家宴促成了这场交易。

对当时的台积电和苹果而言,这是一步险棋──苹果要依赖一间当时还被视为不入流的公司。「如果我们将赌注全都押在台积电身上,就不会准备退路,」现任苹果营运总监的威廉姆斯说。对台积电来说,这意味着一出手就要拿出 90 亿美元,并在 11 个月内安排 6000 名员工为苹果建立一座专用工厂。这个赌注赢得了回报,亦帮助苹果实现了举世无双的规模,同时推动台积电成为半导体行业的关键角色,进一步提高其制造更复杂芯片的能力。

Intel 未能在智能电话芯片市场发展成令人信服的竞争对手,而台积电的产品变得足够好,能够吸引 Intel 在高性能运算市场上的客户转投台积电的怀抱。

「全世界的半导体使用者都知道,超过一半尖端逻辑芯片是由台积电生产,」日本经济产业省情报产业课长西川和见说,「三星电子正在努力追赶,但台积电的主导地位越来越稳固。」

事实证明,纯代工模式非常适合大型云端运算公司主导的时代。Alphabet、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等大型科技公司,越来越希望按照自己的数据中心和人工智能方案的具体需求设计芯片。这些公司的芯片通常以安谋(ARM)的设计为基础,而后者与台积电已直接合作多年。

美国、亚洲和欧洲的领导人最近发现,当供应链中他们无法控制的环节出现问题时,他们是多么脆弱。对中国内地来说,特朗普政府禁止美国企业与华为交易的决定,令它更迫切地需要在芯片方面自力更生。在今年 4 月的发布会上,张忠谋表示,中国内地的芯片制造落后台积电好几年时间,他敦促台湾官员继续支持该公司,以保持其地位。

美国总统拜登也希望加强国内制造业,计划投放 500 亿美元用于美国的半导体研发和生产。台积电今年将开始在亚利桑那州投资 120 亿美元兴建一座工厂,计划于 2024 年投入生产,并有进一步扩大规模的计划。三星和 Intel 在海外建厂方面已经领先台积电,这两间公司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来获得政治优势。

台积电已经发出讯号,它无意满足西方政府所希冀的大规模改变的要求。它在海外的工厂通常不生产最先进的芯片,同时大部分产能都会留在台湾。最近,张忠谋对于把先进芯片的生产线移到美国的做法提出质疑。5 月初,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告诉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芯片短缺并非芯片代工厂的地理位置所造成。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其最大市场──正是美国的官员希望听到的话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