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5-13/spac-king-chamath-palihapitiya-hopes-his-hype-will-keep-mesmerizing-you

即使泡沫开始破裂,SPAC 之王也做得很好

Chamath Palihapitiya 为你提供了一项确定的、100% 的、不可错过的投资,这将为他带来绝对的回报

去年 10 月,就在北卡罗来纳州山火四处肆虐、感染新冠病毒的特朗普总统渐渐痊愈、国会在讨论需要采取多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行动来挽救美国经济的时候,一天早上,帕里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出现在电视上,向投资者推销一只他不久前刚刚促成上市的股票。

曾任 Facebook 高层、后来成为风险投资商的帕里哈皮蒂亚穿着蓝色上衣、戴着眼镜,用一组标着重点的简报,解释了医疗保险公司 Clover Health Investments 如何运用强大的机械学习软件,向患者推荐可以让他们更健康的治疗药物。他满怀信心地预言,这间保险公司两年后的收入将增长两倍,其股价 10 年后将上涨 10 倍。他承认,他因为促成 Clover 上市而拿到了该公司一些股份。不过他说,他的利益与其他投资者的利益是一致的,因为他和他的合伙人也向这间公司投入了大约 1.71 亿美元。「如果这只股票不上涨,那我这笔投资就一定赔钱,」他告诉 CNBC 电视频道财经节目《Squawk Box》主持人,然后一字一顿地在空中划着手势说,「这可不是那种一夜暴富的把戏,至少对我来说不是。」

帕里哈皮蒂亚这话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对于他这样一个已经富有到拥有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金州勇士队(Golden State Warriors)部分股份的人来说,当然是不会再迅速致富了。但是,这宗上市交易的设计让他几乎不可能蚀钱。虽然那些看了他的电视广告后买了股票的投资者截至 5 月 11 日已亏损 28%,但帕里哈皮蒂亚及其合伙人的投资却涨了近一倍,而这些投资有一大部分一开始是借来的。这类金融手法不仅让帕里哈皮蒂亚成了亿万富翁,还让他成为社交媒体上的大红人。他在 Twitter 上有 150 万关注者、有一个很受欢迎,每周一次的播客(Podcast),还有众多操作股票交易、会留意他言论的千禧世代和 Z 世代追随者。今年 44 岁的帕里哈皮蒂亚自负、直率,看上去就像是对股市狂热的人。

另一方面,帕里哈皮蒂亚也认为,那些说某些股票定价高得离谱的传统投资者是大傻瓜。他说,只要联储局继续印钞票,几乎可以保证市场会一直上扬,买进热门股票的个人投资者将跑赢华尔街。他的看法或许值得质疑,但的确非常有趣。

1 月底,金融界一些头脑清醒的人警告说,围绕 GameStop 股票的一波狂热将惨淡收场,帕里哈皮蒂亚却在这场博弈中经历了有趣的一面——这间电子游戏零售商一度陷入困境,却很受 Reddit 网站部分使用者的追捧。帕里哈皮蒂亚自己买进了该股,当券商 Robinhood 临时中止交易、导致 GameStop 股价下跌时,他对 Robinhood 提出批评。「这些混账应该进监狱,」帕里哈皮蒂亚在其播客节目《孤注一掷》(All-In)里说。他主要在这个节目里跟几个朋友谈论科技、政治及投资策略等话题。

社交媒体上具备帕里哈皮蒂亚这般声望和魅力的「KOL」通常会向关注者推广某些类别的畅销商品,譬如排毒减肥茶或某个系列的家居用品,从而通过关注者购买而获利。帕里哈皮蒂亚推销的则是「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Clover 就是他的一间 SPAC 并购的投资对象。他在呼吁让 Robinhood 高层进监狱的同时,还建议他的粉丝们把钱取出来,投给 Robinhood 的竞争对手 SoFi,而后者正在跟他的另一间 SPAC 进行合并交易。

Palihapitiya’s SPAC Performance

Percentage change

Data: Bloomberg

*Based on the average of the share prices of SPCE, OPEN, CLOV, IPOD, IPOE, IPOF

SPAC 可以看成是一大笔附有一个股票代码的钱。一名投资者可以花 10 美元,买一股公开上市的 SPAC 股票。然后,SPAC 的发起人(通常是原始出资人及管理团队)用众多投资者的资金去并购一间私人企业(譬如像 Clover 这样的),由此让被并购方绕过一般 IPO 程序,更便捷地公开上市。除了上市速度快的优点之外,这种结构设计还有两个好处:首先,发起人可以留 20% 的股份给自己,作为某种(促成上市交易的)收费。其次,与传统型 IPO 不同,即使是一间不盈利的公司也可以对其将来能赚到多少钱作出雄心勃勃的预测。有了 SPAC,你可以尽力夸大海口,说多少都可以。

SPAC 虽然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但还是在 2020 年帕里哈皮蒂亚参与一宗并购交易之后开始爆红——帕里哈皮蒂亚的第一间 SPAC(也被称为空白支票公司)在与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创办的太空旅游公司 Virgin Galactic 合并 4 个月后,股价上涨了两倍(这间 SPAC 最初的股票代码是 IPOA)。那之后,帕里哈皮蒂亚又创办了五间 SPAC,股票代码分别是 IPOB、IPOC、IPOD,如此类推,它们合计募集了超过 40 亿美元。他说,他一共要创办 26 间 SPAC,将英文字母表的每个字母都用一遍。

Palihapitiya with Branson at the Virgin Galactic IPO in New York in 2019.

如今,几乎每一位富有的、非全日制上班族且有一点知名度的人似乎都已经或正在募集成立 SPAC,期望之后能找到一家可以收购的公司,然后赚大钱。在这么多 SPAC 中,有一些由退役运动员,如纽约洋基退役球星洛迪古斯(Alex Rodriguez)、前 NBA 球星奥尼尔(Shaquille O'Neal)等担任顾问;有些 SPAC 由政客担任顾问,如前美国众议院议长瑞安(Paul Ryan)、民主党前国会议员德莱尼(John Delaney),还有一间 SPAC 是由 NBA 球星罗宾逊(David Robinson)和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费里斯特(Bill Frist)这样的梦幻组合担任顾问。自从去年初以来,美国已有大约 600 间 SPAC,筹集的资金量合计超过 1860 亿美元。有些 SPAC 甚至在尚未宣布任何并购计划之前,就因为在投资者之中流传它将收购某间电动货车或出租飞机初创公司的小道消息,其股价就能涨上一倍甚至两倍。《创智赢家》(Shark Tank)节目主持人、达拉斯独行侠老板古班(Mark Cuban)说,帕里哈皮蒂亚「开创了一个所有从事 SPAC 投资的人都可以仿效的模式。他知道什么能让这些 SPAC 成功,并创造了一种新投资者能够理解的表达方式。」

随着这种炙手可热的新投资模式在市场上大爆发,帕里哈皮蒂亚的自信似乎也随之膨胀。据公开记录显示,去年 11 月,他出资 7500 万美元买下了一架庞巴迪全球 7500 型公务机(Bombardier Global 7500),这是现有航程最长的喷气式公务机。2020 年 12 月 30 日他在 Twitter 上说,当每枚比特币的价格达到 15 万美元时,他将把纽约汉普顿地区整个买下来,改造成经济型住宅区。今年 1 月,他暗示将竞选加州州长,并开始资助一场罢免现任州长纽瑟姆(Gavin Newsom)的活动。2 月,当有人在 Twitter 上赞扬贝索斯(Jeff Bezos)身材好时,帕里哈皮蒂亚在回帖里发了张没穿上衣的自拍。

这些出格举动让许多长年担任基金经理的人不安,但在帕里哈皮蒂亚的拥趸中却大受欢迎。来自密芝根州特洛伊市 17 岁的奈克(Arnav Naik)说,在他就读的高中实行遥距教学、他的游泳赛季也取消了之后,他开始涉足 SPAC 投资。他经常浏览 Reddit 的日间交易论坛 WallStreetBets,并参与股票期权交易。通过下注一间电动货车的 SPAC 和 GameStop,6 个月内他的 5000 美元积蓄变成了 3.5 万美元。看到帕里哈皮蒂亚有关 Clover 公司的推文之后,奈克加大了赌注。今年 1 月他几乎将自己的全部资金都买了 Clover 看涨期权——这种押注股票会上涨的期权最终要不是赚很多,就是全数亏损。如果 Clover 的股价能涨到 35 美元,那么他的积蓄将增值到 13 万美元。「不管是什么东西,加了帕里哈皮蒂亚的名字之后就有了窜升的潜力,就像 Tesla 有马斯克的加持一样,」奈克说,「他将升上 WallStreetBets 大神所在的万神殿。」

2007 年的一天,帕里哈皮蒂亚作为视频《活影像系列/黄金之身》(Living Pictures/Men in Gold)的主角,与艺术家布罗谢尔(Sylvie Blocher)对谈。当时他是一名风险投资者。「我尚未针对这行业内部人士展开我的复仇行动,」他宣称,「我现在还在为打入内部做努力。一旦我进去了,我将尽最大努力从里面彻底引爆它。」

在之后的许多年里,甚至在帕里哈皮蒂亚已经彻底成为一名的行内人之后,他将这形象进一步拓展,将自己呈现为一个不惧怕说出残酷真相,鲁莽的外人。他的谴责往往遵循同一个模式,那就是:某些群体(常常是他不久前还是其中一员的群体)实际上是一群懦弱的伪君子。这些年里他抨击过的目标包括:Facebook(它「撕裂了这个社会得以正常运作的结构」)、风险资本家(一群把钱送给「没用的白痴公司」,「没有灵魂的胆小鬼」)、慈善捐赠者(为「打造形象」和「获得支持」而为之)、政客(「他们全都是混蛋傀儡」)、初创经济(「一场庞大而涉及多种变动因素的庞氏骗局」)、传统 IPO 过程(「负分!」)、对冲基金(「那些烂人」)、大银行(「聪明人才不会去高盛打工」)、政府(「只不过是对一个人自我价值的大范围认定」)、顾问(「毫无用处」)。

与此同时,帕里哈皮蒂亚通过自己的讲述,为自己塑造了一个相反的形象——他对赚钱感兴趣,只是因为他要通过赚钱才可以解决世界上那些最重大的问题,譬如气候变化和不平等。「赚钱,赚钱,然后让我们坐下来,让我们创造一套新规则,」2017 年他对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学生说,「不要用如同自由主义的那套鬼话束缚自己。」

帕里哈皮蒂亚拒绝受访,不过,他自己经常会说起,他的故事是从加拿大渥太华某间自助洗衣店楼上的一套有两个睡房的公寓开始的。他们全家以难民身份从斯里兰卡移民到加拿大,他父母靠社会救济度日,他父亲更曾因酗酒深受困扰。上高中时,他在 Burger King 打过工,还在店里玩 21 点游戏赚钱。(他到现在还会举办奖金很高的扑克比赛;职业扑克玩家赫尔穆特(Phil Hellmuth)曾说,帕里哈皮蒂亚通常都会赢。)

去年 12 月他在某个播客节目里说,他在滑铁卢大学主修电子工程,毕业后进入银行业,但因为没有奖金而辞掉了工作。他梦想能跻身《福布斯》杂志(Forbes)的亿万富翁排行榜;后来他在美国线上(AOL)找到他的第一份工作,据当时录用他的费尔瑟(Josh Felser)说,他曾说他计划在 30 岁以前赚到十亿。费尔瑟说:「他不太懂科技,不过他极端自信,而且跟人谈判时很强硬,这正是我们需要的。」他还说,帕里哈皮蒂亚经常偷偷用他的车位。

2007 年帕里哈皮蒂亚进入 Facebook 工作,并说服当时 23 岁的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让他当上了用户增长部门的负责人。当时,该公司正开始在其原有的大、中学生用户之外扩大用户群。到 4 年后他离开时,该公司的用户数量增长了近 10 亿。之后,他利用在 Facebook 累积的人脉,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创办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 Social Capital。帕里哈皮蒂亚在谈到这间公司的使命时——就像后来谈到 SPAC 时所说的那样,称它将改革保健和教育行业,并通过数据而不是直觉来筛选目标企业,颠覆传统投资流程,进而改变这个世界。当时他称 Social Capital 奉行的是一种「积极的资本主义」,并说他亲自挑选与他背负同样使命的投资人,其中包括朱克伯格以及 Facebook 董事会成员泰尔(Peter Thiel)。

据两位 Social Capital 前员工说(他们因为仍在业内任职要求匿名),这个大数据项目进行到测试阶段后就没有再继续推进。而且,它最成功的投资项目并没有突出的社会意识。帕里哈皮蒂亚和他的合伙人参与了 Slack Technologies 的早期投资,2012 年投资了比特币(至今增长至少 500 倍)、2014 年投资了亚马逊(Amazon)(增长 10 倍)、2015 年投资了 Tesla 增长(15 倍)。据他 2019 年年底在给投资人的信中说,他的基金在扣除各项费用前的年投资收益是标普 500 同期年增幅的两倍。这个成绩对于批评帕里哈皮蒂亚只会夸夸其谈的人确是一个有力的回击。

或许他的确说得太多了,但他的投资成就让他有资格这么做。

随着帕里哈皮蒂亚日渐富有,他对经营风险投资公司的日常业务似乎失去了兴趣。他与身为 Social Capital 营运总监的妻子离了婚,并爱上了一位在医药公司任职的意大利裔高层。当他最主要的几位合伙人退出后,他说投资这件事不是一项团队运动。当投资人不敢出手时,他说他根本不需要他们的钱。2018 年 9 月,他宣布他将不再募集任何外部资金。「我宁愿将时间用来与跟我想做的事百分之百契合的人打交道,」他曾对科技新闻网站 The Information 表示,「而那个跟我想做的事百分之百契合的人就是我自己。」后来,他将自己这个决定比做一代「篮球之神」乔丹(Michael Jordan)退出篮球界去尝试打棒球。

Palihapitiya in 2009 at Facebook’s headquarters in California.

帕里哈皮蒂亚如今喜欢说,Social Capital 的剧变是源自他个人生活经历的剧变,他在两位心理治疗师的帮助下度过了这场剧变。「我意识到自己情感上是何等崩溃,我已无法真正与人们交往,」2019 年他在参加播客节目《Recode Decode》时说。不管什么原因,随着帕里哈皮蒂亚的公司规模大大缩减,他有了更多时间投身 SPAC 业务。2017 年他为自己的第一间 SPAC 公司募集了 6.9 亿美元,称他希望用它收购一间科技公司。2019 年,随着完成收购的截止期限即将来临,为避免将资金退回给出资人,他决定与布兰森旗下的 Virgin Galactic 合并。

从唱片业大亨跨界创办航空公司的布兰森自从 2004 年以来就一直在谈论太空旅行。但是 Virgin Galactic 出过两次重大事故,到宣布合并交易时仍未能将游客送入太空轨道,公司的现金也只够几个月之用。但这些情况并不能阻止帕里哈皮蒂亚,他仍宣扬这宗交易是十拿九稳的。他对 CNBC 电视频道说,这项业务「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风险,随时可以进行商业化并产生利润,」并说其盈利能力将像软件公司一样可观。(Virgin Galactic 至今仍未进行过商业飞行。)

有些投资人表示怀疑,《华尔街日报》曾报道指,「这可算不上什么『真材实料』(the right stuff)」;该股股价一直波动很大,不过,2020 年 4 月,在帕里哈皮蒂亚为他另外两间 SPAC 募集到超过 10 亿美元资金后,这间并购了 Virgin Galactic 的 SPAC 股价上涨了超过 50%。这 10 多亿美元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大型对冲基金,他们认为 SPAC 是低风险投资,因为投资人如果不看好 SPAC 公司后来宣布的并购交易,可以要求赎回他们以每股 10 美元买进的股份;而且,他们还拿到了价值不菲的股票期权,有看涨的,也有看跌的。他们唯一要担心的是,发起人或许找不到合适的收购对象。不过,这对帕里哈皮蒂亚来说不成问题。去年 9 月,他的几间 SPAC 之一并购了一间网上房地产公司。一个月后,他又收购了 Clover。

与 Virgin Galactic 一样,Clover 也不是初创公司。自 2012 年创办以来,该公司一直被吹捧为医疗保健行业的下一个重大创新,是一间运用最新技术降低成本、改善服务的医疗保险商。但 Clover 已经将它从 Google、红杉(Sequoia)及其他主要投资人那里筹到的数亿美元风险投资耗尽,该公司更换了一连串高层,仍迟迟没能实现增长目标。据 Social Capital 一位前合伙人说,2015 年 Social Capital 投资过 50 万美元,但因为 Clover 的业绩表现不佳,Social Capital 后来拒绝对它追加投资。

按照政府设定用来确定保险公司可以拿到政府多少报销比例的指标来衡量,该公司的保险计划在美国的星级评价体系中排在最后的 15%,可以说它在勉强挣扎。虽然它试图在新泽西州以外进一步拓展业务,但新客户寥寥无几。据一位前员工透露,2018 年,Clover 制定了在佐治亚州发展 7500 名患者顾客的目标,但最终签约的只有 63 人。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表示,按照政府正在制定的一项指标来衡量,Clover 的排名很高——这项指标考虑到了它的参保人员有许多是之前享受不到充分服务的少数族裔或低收入群体。这位发言人还说,一间初创公司有时会不能完成激进的增长目标,这种情况很常见。

但是,对于到 2020 年已经营运了近 10 年的 Clover,将它描述为一间一直亏损的小公司、几乎只在新泽西州有业务、靠售卖参加联邦医疗保险优势计划(Medicare Advantage)的产品维生的公司应该是恰如其分的。联邦医疗保险优势计划由私人企业经营、由政府提供资助,可作为替代面向退休人员的传统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的选择。换句话说,这间公司的前景并不乐观。不过,它开发了一种名叫「Clover 助手」(Clover Assistant)的软件,该公司称这种软件是其多年研究的最终成果。据 2018 年从 Google 加盟 Clover 的总裁托尔(Andrew Toy)说,它运用机械学习技术扫描患者的病历,给出用药建议,并提供可能的诊断结果。他说,由于公司与大量医生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网络,因此它大有可能像软件公司一样迅速发展,从而改善美国整个医疗保健系统。「我们相信软件能强化美国的初级诊治系统,」他说,「Clover 助手是我们公司的基础。」

Clover 之前已经聘请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为其办理公开上市。这时,帕里哈皮蒂亚提出了让该公司与他的 SPAC 合并的方案。如能与他达成交易,Clover 就可以充满激情地宣传 Clover 助手的前景,而不是按传统首次公开招股(IPO)上市程序的要求,继续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其一直亏损的过去。托尔说,合并之后,「到外面跟人谈论起公司时,我都会有截然不同的活力。」

该公司在宣传中曾提到,它有 61% 的顾客就诊时看的医生「已签约」使用 Clover 助手,言下之意,这款软件已经快速普及。但据该公司几位前员工说,许多已经签约的医生并不用它。记者在该公司网站上带有「偏爱 Clover」标注的数百名医生中采访到了其中四位医生或他们的助手。该公司称,「偏爱 Clover」的意思是这些医生「因为致力于使用 Clover 助手而得到了认可。」受访者中,只有一位说他用过该软件,并表示他觉得它没什么帮助。另一位说:「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它。」第三位受访者说:「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它。」

研究公司 Hedgeye Risk Management 的董事总经理埃文斯(Emily Evans)说,大多数保险公司都会为医生提供类似的工具。她说:「对于这间公司正在开发的这套软件系统——可以说他们还处于起跑阶段,而其他开发同类系统的公司已相当于跑了一半马拉松。」她补充说,如果 Clover 助手已经有效推广,那么该公司在保险报销上的支出应该会少很多。Clover 发言人罗宾逊(Andy Robinson)说,公司的资料表明,只有很少一部分医生不知道这款软件。他说,医生们经常使用该软件,举例来说,迄今为止他们根据它的建议对处方作出了共计 28900 项修改。他说,使用该软件的医生相比不用的医生产生的保险报销支出占保费收入比例低 11 个百分点。

Clover 医疗总监斯派克托(Mark Spektor)说:「虽然部分医生可能不知道『Clover 助手』这个名字,但我们的资料清楚地表明,他们实际工作中正在与该产品发生联系。」

帕里哈皮蒂亚 2020 年 10 月在 CNBC 的节目里露面前后,研究公司 Hindenburg Research 的创办人安德森(Nate Anderson)无意中在报上读到一篇文章,内容涉及 Clover 联合创办人之前创办的一间公司。安德森是一名沽空人士,他对某些上市公司的股票进行沽空操作,并试图说服市场接受他的观点。这项业务并不受人欢迎,特别是在这波历史性的牛市期间。当股票下跌时,Reddit 上那些买卖股票的人以及企业界人士便会将其归咎于沽空者。安德森最出名的同道之一、研究机构 Citron Research 的莱夫特(Andrew Left)今年 1 月退出了该行业,就因为他去年曾参与沽空 GameStop 的股票,该股买家因此而迁怒于他,不仅骇入了他的社交账户,还向他的孩子发送淫秽短讯。

安德森说,SPAC 的繁荣给市场带来了更多揭露骗子的机会,超过过去十年中的任何时期。去年 9 月,他抓到了电动货车公司 Nikola 将它的一辆货车从山上滑下来,然后伪造试驾视频事件。该公司 2020 年通过与一间 SPAC 合并上市。他将此事曝光后,该公司股价直线跌落,创办人也宣布辞职。他说:「SPAC 发起人的策略一直是,只要能把一间公司上市就行,哪怕它根本就是间烂公司。」

安德森及其团队一名成员在研究 Clover 的过程中发现了更多疑点。今年 2 月 4 日他发表了一篇报告,题目是「Clover Health:『SPAC 之王』如何诱导散户投资者买一间破败公司的股票,该公司正面临美国司法部(尚未公布的)调查。」安德森当时决定暂不沽空 Clover 任何股票,但表示要发表这份报告,以证明质疑性研究的价值。他在报告中引用几位匿名医生的话指,Clover 助手没什么用或者只是为了增加收费而使用。报告还引用新闻报道称,Clover 的共同创办人加里波利(Vivek Garipalli)在新泽西州经营过一间连锁医院,之前曾因为价格诈骗而受到批评。(这间连锁医院说,它曾多收保险公司费用,以便补贴那些没有保险的患者。)

最重要的是,安德森的报告中附有 Clover 几名前员工收到的美国司法部一封信件的影印本,司法部在信中要求了解有关该公司销售行为的信息。Hindenburg 公司称,这对一间依靠政府业务获得收入的公司来说是「一种既已存在的风险」。

尽管 Clover 回应称它已获悉政府部门的调查,并且它并未违反任何规定,但该公司股价当天仍大跌 12%。Clover 还表示,公司律师已经认定,司法部要求了解公司相关资讯的事并不属于重大资讯,无需披露,因为监管部门一直在审查医疗保险计划的执行情况。该公司表示,Clover 助手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改善医疗服务,而不是增加收费,而且它推荐的治疗方案经常会让 Clover 增加支出。加里波利在社交平台 Medium 上发帖说:「为了降低患者费用并减少他们的痛苦,我们现在支出的钱比以前更多了。」

Clover 还指出,加里波利的连锁医院受到的批评与公司无关,而且,Hindenburg 针对其销售行为指出的另外几点也是错误的。第二天,帕里哈皮蒂亚在 Twitter 上发帖说:「昨天的报道充满人身攻击和夸张说法且事实不充分,公司已予驳斥。」不过他的帖子并未能阻止其股价跌势。(帕里哈皮蒂亚在发给记者的邮件中补充说,Clover「正在实践其使命,以运用其可扩展的技术,在快速发展的市场中以较低的成本为改善患者健康创造更好成果。我对其业务充满信心,且相信 Clover 长期而言将为股东带来更多收益。」)

Hindenburg 这篇报告公开不久后,SPAC 热潮开始一落千丈。从那之后至 5 月 11 日,以 IPOX SPAC 指数测算,SPAC 股价平均跌去 17%。帕里哈皮蒂亚名下的数只 SPAC 升得快,跌得也快,平均跌幅达 50%。Virgin Galactic 是其中最惨的一只,在该公司推迟了试飞计划以及帕里哈皮蒂亚出售其股票套现 2 亿美元之后,其股价已暴跌 68%。

在这些股票下跌的同时,那些推高它们的个人投资者也失去兴趣。以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的客户为例,1 月时他们一周买进的 SPAC 股票最多时达 1.2 亿美元,但 4 月的第一周已降到区区 1、2 百万美元。到 4 月,美国今年来第一次出现整整一周没有一间新成立的 SPAC 筹集资金的情况。

那位追随帕里哈皮蒂亚的少年奈克已经亏掉了他所有的钱,而且,如果 Clover 的股价不回升,他将永无翻盘机会。不过他并不责怪帕里哈皮蒂亚。「他已经尽力了,」奈克说,「这只股票还会继续增长。我确信我将得到丰厚的回报。」不管结果如何,他打算以后做一名投资银行家。

与奈克不同的是,那些投资了与 Clover 合并的那间 SPAC 的对冲基金已经赚到钱了——据监管文件显示,这些基金大多在宣布合并交易前后就卖掉了股份,将快钱落袋为安。而帕里哈皮蒂亚及其合伙人的收获更可观。他们因为促成交易拿到了 2070 万股股票,当初的 1.71 亿美元投资至此已经变成 3.2 亿美元,几乎翻了一倍。Hindenburg 报告发表一周后,帕里哈皮蒂亚说他控制着大约 100 亿至 150 亿美元资产,比他 10 个月前接受另一次采访时说的数字增长了两倍——他还将自己比做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

「如果一件事很容易,那么每个人都会去做。但现实当中,事情会很难完成,大部分人都会放弃,」他 3 月 25 日发文称,「祝那些在这个领域打拼的人好运。要为你们脸上的尘土骄傲。回去继续工作吧……」一周后,帕里哈皮蒂亚的喷射机飞到了米兰,之后又到了某个加勒比小岛。据闻帕里哈皮蒂亚之后便将开始就他今年早些时候募集的 SPAC 之一 IPOF 进行并购谈判,并购对象是时尚健身连锁店 Equinox Holdings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