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5-26/trump-acolytes-craft-parallel-gop-universe-so-trumpism-lives-on

特朗普的支持者打造平行的共和党世界,让特朗普主义继续存在

在特朗普政治生涯结束的很长时间以后,这些新组织都将保持着很强的影响力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建立了一个由智库、筹款机构和专业开发组织构成的生态系统,以期在未来几年推行他的政治议程,无论这位前总统是否会再次寻求参加总统竞选。

其中不少团体用特朗普的方式打造品牌形象,以他的「美国优先」理念为机构命名,旨在挑战「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等指导了一代又一代共和党政客的保守正统派智库机构。

由此便可以将这位前总统的非正统政策偏好形成前后一致的计划,以利新一代的后起之秀采纳和贯彻。截至目前,至少有六个新成立的组织致力于继承特朗普的政策遗产。

特朗普的最后一任行政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沃特(Russ Vought)说:「曾有些斗争,但没有爆发出来。」他在今年 1 月离任约一周后,创立了在美国国会大厦设有办公室的智库「重振美国中心」(Center for Renewing America),以及与之配套的旨在发动基层群众的「公民致力于重振美国」(Citizens for Renewing America)。包括沃特本人在内,他的组织共有八名正式员工,但他不愿透露筹款金额及财务资料。

目前还不清楚大多数新组织的影响力和涉及面有多大,因为可以反映它们筹款能力的财务档案已经有好几个月没递交给美国国税局(IRS)了。

前白宫高级顾问、反移民强硬派人物米勒(Stephen Miller)担任非营利组织「美国优先法律」(America First Legal)的领导人,该组织的宗旨是维护特朗普在移民和其他问题上的政策。曾代表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试图推翻去年 11 月大举结果的埃利斯(Jenna Ellis),担任「选举诚信联盟」(Election Integrity Alliance)的主席,该组织主要专注州一级的选举法。选举诚信联盟是特朗普前竞选经理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设立的非营利组织「美国伟大基金会」(American Greatness Fund)的下属机构。

还有由特朗普竞选团队营运总监格拉斯纳(Michael Glassner)领导的「美国联盟」(America Alliance),该组织的成员都是些大额捐赠者,承诺每年至少向支援特朗普政策议程的候选人及其事业捐赠 10 万美元。

其中规模最大的组织是「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America First Policy Institute),主要宗旨是推进特朗普竞选第二任期的议程。这间智库共有大约 45 名员工,第一年的预算为 2000 万美元。其办公地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一栋办公楼里,正伺机搬到华盛顿特区。该研究所成员包括在特朗普第一次受到弹劾审判时为他辩护的邦迪(Pam Bondi),以及前白宫顾问斯科特⋅特纳(Scot Turner)。

「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最近又将特朗普的前代理国土安全部部长沃尔夫(Chad Wolf)和前内政部长伯恩哈特(David Bernhardt)吸纳为成员。

「以前没人站在这个立场上,在这个立场上坚持美国优先的议程,」曾担任白宫国内政策委员会(White House Domestic Policy Council)主任的罗林斯(Brooke Rollins)说道。她现在是「美国优先政策研究所」的负责人。她说:「我们正用打造百年基业的理念建设这个组织。」

特朗普对「美国优先策研究所」、「美国联盟」、「美国优先法律」和「重振美国中心」表示了认可。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对其他组织也公开表示过支援。

传统的保守派人士并不认同「美国优先」理念,即政府应加大对国家经济、社会福利政策的干预,并减少对世界事务的参与。特朗普支援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反对大多数移民,并希望美国从叙利亚和阿富汗的海外军事行动中撤出。

保守派还反对他提出的作为自由派长期目标之一的「联邦带薪家庭事假计划」,一些团体正考虑通过该计划为家有年幼子女的父母提供帮助。

特朗普通过吸引那些认为民主党已经把他们甩在脑后的蓝领工人,以及通过他的个人形象,以及他在贸易和移民问题上的立场来扩大共和党的根基。这些新组织都希望通过制定特朗普式的政策,无论他当不当总统都施行下去,从而让这些选民保持忠诚度。

鉴于切尼(Liz Cheney)因批评这位前总统而被罢免了在众议院的领导职务,共和党内长期存在分歧的情况被暴露了出来,使得既支援特朗普政策主张、又有政府工作经验的共和党人很难找到。

特朗普政策议程的支持者们希望培养出新一代政府公职人员,让另一个名为「美国时刻」(American Moment)的新团体应运而生。该组织的宗旨是对致力于特朗普政治重组的那些人加以培养,帮助他们在初级和中级岗位上积累经验。

道德与公共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对特朗普持批评态度、曾先后在里根、老布什和乔治布什政府任职的韦娜(Peter Wehner)表示:「他们正努力创造条件,争取让特朗普之后成长起来的政治人物赢得选举,甚至赢得总统大选。」

共和党捐赠者埃伯哈特(Dan Eberhart)表示,这些新组织不太可能从传统基金会、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或美国企业研究所等组织那里抢走捐款,因为这些机构的捐赠渠道都很健康。

根据它们各自 2019 年的纳税申报表(目前可查阅的最新资料),传统基金会筹集了 1.17 亿美元,美国企业研究所筹集了 4660 万美元。

这些组织挖走了特朗普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美国前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以杰出客座学者身份加入了传统基金会,他有可能发起自己的总统竞选。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前主席帕伊(Ajit Pai)同样以客座学者身份加入了美国企业研究所。

随着特朗普在 2016 年以压倒性优势获得候选人提名,一个由曾是共和党超级捐赠者的科赫(Charles Koch)和已故的科赫(David Koch)建立的捐赠者团体缩减了他们的捐款承诺。到 2020 年大选时,该团体根据共和党和少数民主党候选人对自由市场和亲移民政策的偏好程度,总共为他们提供了 4770 万美元的捐款。

在共和党讨论其未来道路的同时,特朗普仍然是该党最有影响力的成员。他的支援可能是共和党赢得初选的关键。特朗普曾发誓要铲除党内的敌对分子,而且他也有采取如此行动的经济实力。

截至第一季度末,他领导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拯救美国」(Save America)手头掌握着 8500 万美元现金。5 月 22 日,特朗普在位于贝德明斯特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出席了新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让美国再次伟大行动公司」(Make America Great action)的筹款活动。

预计在他政治生涯结束的很长时间以后,这些新组织都将保持着很强的影响力。

美国时刻的总裁夏尔马(Saurabh Sharma)对特朗普给共和党内带来的意识形态转变表示了赞赏,称他作为候选人时表现出的好斗质量为他赢得了声誉,使他能够攻破传统的共和党阵地。

夏尔马说:「只有受本能驱使的特朗普和这种政治上的『本我力量』,才有可能打破以前那种令人厌倦的共识。

Bloomberg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