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3-03/australia-is-rethinking-china-globalization-after-closing-borders

自力更生的滋味

一个依赖全球化(和中国)的国家正在探索一条新的道路

实施边境管制一年来的种种变化正促使澳大利亚反思其全球化战略。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澳大利亚经济战略的基础是通过吸引大批移民、留学生和游客来补充矿产和农产品出口收入。这模式使澳大利亚经济破纪录地连续 28 年无间断增长,并使澳大利亚社会更加多元化——澳大利亚逾半数人口若非在国外出生,就是父母之中至少一方是移民。

接下来疫情在全世界蔓延,促使澳大利亚对跨境旅行进行严格管制;随后澳大利亚与中国交恶,而澳大利亚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商品出口到中国。去年澳大利亚经济出现了几十年来首次衰退,但该国央行预计到今年年中,澳大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恢复至 2019 年年底的水平,恢复速度较之前的预期提前了 6 到 12 个月。

Australia’s Annual GDP Change

Data: Bloomberg, Bloomberg consensus estimates

澳大利亚为何能够迅速复苏?首先,该国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的协调有效遏制了新冠病毒的传播,因而不太需要实施长期的防疫管制。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澳大利亚每 10 万人中有 114 宗新冠病例,而美国每 10 万人中便有 8548 宗。此外,澳大利亚还迅速实施了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承诺将相当于本国 GDP 10.6% 的资金用于向民众发放薪金补贴以及面向家庭和企业的现金补贴。

但澳大利亚经济复苏如此迅速的另一重要原因是,该国开始转向发展国内市场——当然,主要是为现实所迫。葡萄酒行业和其他以出口为主的企业迅速转向澳大利亚国内市场,并在国内置立销售渠道,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人会开私家车和房车出门旅游,并在内陆或广阔的沿海地区消费。独立经济学者艾斯拉克(Saul Eslake)说:「对澳大利亚人实施旅游禁令使澳大利亚国内非必需品消费支出或家庭储蓄增加了 450 亿澳元(约 350 亿美元)左右。这足以抵销澳大利亚入境旅业收入减少 250 亿澳元所带来的影响。」

珀布里克(Alister Purbrick)在维多利亚州拥有历史长达 161 年的家族酒庄 Tahbilk。回顾过去 12 个月,珀布里克惊喜地发现 Tahbilk 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要是你去年 2 月跟我说,我们将面临新冠疫情蔓延和中澳关系恶化的双重挑战,我想我应该会精神崩溃。」

疫情爆发之前,Tahbilk 有四分之一的葡萄酒会出口到中国,但中国去年 11 月底宣布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高达 212% 的关税。尽管中国政府将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在中国倾销作为向其征收关税的理由,但外界普遍认为,此举是为了报复澳大利亚总理莫里逊(Scott Morrison)与其他国家领导人一起呼吁对新冠病毒的来源进行调查。

澳大利亚人增加在国产葡萄酒上的消费对 Tahbilk 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珀布里克发现,在截至今年 1 月的九个月里,通过网上葡萄酒俱乐部实现的销售额较一年前急增 60%。他说:「大家想着『我们需要在家吃饭,那就要喝点酒。好吧,我们买多一些,买点好酒』。人们增加了消费,而非像我们预想般在疫情期间减少消费。」(澳大利亚葡萄酒业去年对欧洲出口量大增 22%,这减轻了中澳关系转差对业界带来的冲击)

澳大利亚经济展现的韧性令人意外,亦在全国引发争论,人们在热议这个拥有 2500 万人口的国家是否需要调整发展路线。澳大利亚人对本国大规模移民政策的不满已经累积多年:楼价暴涨、道路和公共交通挤塞日益严重以及有关新移民夺走澳大利亚人就业职位的报道都加剧了这种不满。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的社会学家巴博内斯(Salvatore Babones)表示:「新冠疫情爆发前,澳大利亚正进行危险的试验。这场危机是澳大利亚调整移民政策的机会,当局可以把引入移民的力度减小到较为温和的程度——虽然澳大利亚接纳移民的程度仍然超越其他国家的水平。」

去年 5 月,澳大利亚工党副领袖简纳莉(Kristina Keneally)曾撰文指:「当我们重启移民计划时,我们是否希望移民规模和构成与从前一样?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澳大利亚早已于 2020 年 3 月决定对外国入境者关闭国门,这项决定亦令澳大利亚人口增长速度暂时趋缓。早前的预测显示,澳大利亚人口在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的财政年度将增长 1.7%,但该国央行目前将人口增长预期下调至 0.2%,这亦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Australia’s Annual Population Growth

Data: 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人口增长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不再有数以万计的国际学生来到澳大利亚。这些学生大多来自亚洲,许多人毕业后便会成为澳大利亚居民。教育是澳大利亚第四大出口产业,在 2018 至 19 财政年度,教育产业为这个国家的经济贡献了 376 亿澳元。但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经济学教授福斯特(Gigi Foster)认为这也存在隐性代价。她的研究发现,本科生中非英语国家留学生比例过高会降低教学质素,并导致分数膨胀。她说,新冠疫情爆发亦令澳大利亚有机会调整移民政策,「没有一大堆人涌进澳大利亚了,因此可以思考真正想做什么」。2003 年从美国移居澳大利亚的福斯特则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和大学提高对国际学生的录取门槛,以吸引更加「精英」的群体。

近年来澳大利亚对外资投资的审查变得更加严格。2020 年通过的一项法律规定,澳大利亚财政部有权否决已获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批准的交易。2020 年 8 月,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弗赖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运用自己的新权力阻止了中国蒙牛奶业收购 Lion Dairy & Drinks 的交易。今年 1 月,他又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了中国建筑集团希望出资 3 亿美元收购建筑外判商 Probuild 的交易。

政府刺激计划一旦结束,澳大利亚人还想在晚餐时畅饮葡萄酒吗?边境一旦重新开放,千禧一代还会继续去拜伦湾(Byron Bay,位于澳大利亚大陆最东面的著名度假胜地)吗?他们会不会转而选择飞往斐济?如果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缓和,澳大利亚政府还会继续拒绝来自中国的投资吗?这些问题目前没有答案,但澳大利亚人或许需要重新思考一下,自己国家的前路应该怎么走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