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1-13/china-loves-elon-musk-and-tesla-tsla-how-long-will-that-last

中国最爱的资本家

马斯克的公司获得了来自北京方面史无前例的帮助。一旦 Tesla 完成了中国为它设定的任务,迎接它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去年的 2 月 10 日,由于中国当局采取停工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都陷入了寂静。交通运输继续受阻,许多工人被困在家乡无法回到城市工作。能回来的人也接到通知,在上级制定出安全复工的计划前,不要前往工厂和办公室。

但是,在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市郊区的一片泥泞平原上,Tesla 的上海超级工厂(Giga Shanghai)却一派另类的繁忙景象。数千名工人回到生产流水线上,当中有许多人都是乘搭政府提供的巴士往返工地和宿舍之间,政府官员对这些宿舍采取了安全措施,以防止他们接触当地社区。工人们有很多 N95 口罩可用:和许多企业不同的是,在负责防护装备供应的官员批准下,Tesla 获得了充足的配给。工人们还会用消毒剂清洁工厂,而消毒剂也需要监管机构的许可才可以买到。

在恢复生产后的第一周,Tesla 上海工厂就生产了大约 1000 辆汽车,当时,丰田汽车(Toyota Motor)、大众汽车(Volkswagen)和其他外国汽车制造商都还无法完全复工。到了 3 月份,它每周的产量高达 3000 辆,比停工前的产量还高。

自 2018 年宣布在上海建厂的计划以来,Tesla 一直与中国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此次快速复工就是这种关系的延续。它一次又一次轻松地获得了其他跨国公司苦苦争取的额外优惠待遇,包括减免税收、低息贷款、获准完全拥有其中国业务,以及以惊人的速度协助其建造规模庞大的设施。受益于政府的支援,Tesla 将中国变成了它在美国以外最重要的市场。Model 3 已经成为中国最畅销的电动汽车车型之一,在 Tesla 最新的收益报告中,中国市场贡献了五分之一的收入——这样的业绩帮助马斯克(Elon Musk)于 1 月成为世界首富。也许最关键的是,该公司几乎比其他外国竞争对手都更接近正狂热发展的中国科技领域的核心。Tesla 中国不仅是一间分厂;它还打算进行原创研发工作,使其可以吸引中国最聪明的技术人才,让他们不被潜在竞争对手挖走。

反过来看,Tesla 及其首席执行官的所有表现都让北京感到满意。马斯克没有接受本文的采访邀请。他一直热情洋溢地支援中国的人才库和雄心勃勃的电动汽车发展计划。考虑到中国领导人对于外国的评价极为敏感,在这样一个国家,马斯克的这些言论对他大有助益。Tesla 在当地的工厂还努力与中国的经济政策目标保持一致,使中国众多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这是政府为了在电动汽车时代占据主导地位而付出的各项努力的关键一步。

随着 Tesla 在中国的影响力不断增强,人们自然很想知道,马斯克是否已经成为最受青睐的外国资本家。但是,尽管马斯克处在一个享有特权的位置上,同时也很尴尬。中美关系正处在至少是 1990 年代以来的最低点,这种紧张关系因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加剧,但在他卸任后肯定还会持续下去,因为新当选的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对中国的疑虑不断加深,而且两党议员普遍对中国持强硬态度。

到目前为止,马斯克在中国的商业往来几乎没有损害他在美国国内的地位。他在环保方面的资历使他深受许多自由派人士的爱戴,而他为恢复美国制造业而付出的努力又受到特朗普一派保守人士的赞扬,另外,凭借 SpaceX(五角大楼也信任这间公司,通过它来发射间谍卫星),他在华盛顿的受欢迎程度似乎不亚于在北京。但是,随着两国关系的恶化以及中国寻求在电动汽车和人工智能等关键科技领域获得全球领导地位,马斯克在这条地缘政治断层上走的时间还能持续多久成为一个未知之数。Tesla 是美国的旗舰工业公司之一,美国政界人士可能不希望它与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分享专业知识;另一方面,一旦 Tesla 完成了中国为它设定的任务,中国有关部门可能不再对它采取那么宽容的态度。

为跨国公司提供政府公关服务的安可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大中华区董事长麦健陆(James McGregor)称,根据中国的经济战略,「外国公司将获得相当好的机会,但它们也必须意识到,(中国)最终的计划是将所有先进技术都留在中国。我希望马斯克在进入中国的时候睁大双眼。」

Featured in Bloomberg Businessweek Jan. 18, 2021.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2020 年的销售量大约是 120 万辆,占全球总销售量的 40% 以上。电动汽车的普及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政府政策的推动。十年来,中央和地方政府提供了多种补贴和激励措施,鼓励消费者购买插电式混合汽车或纯电动汽车。一些大城市还实行了对传统汽车车主不利的制度。例如在上海,新买的传统汽车必须通过拍卖才能购买牌照,目前一个牌照的价格大约是 14000 美元,而电动汽车的牌照是免费的。

然而,即使是在电动车最为普及的城市,直到近几年还很少见到 Tesla 的身影。2015 年,该公司在中国大约卖出了 3700 辆汽车,相比之下,当时的市场领导者知豆汽车的销售量几乎达到 33000 辆,后者生产高尔夫球车大小的后掀背式电动车。当 Tesla 于 2014 年开始在中国销售其第一款私家车 Model S 的时候,其设计师并没有意识到中国买家已经足够富有,可以买得起需要配备司机的豪华轿车,所以希望后座更加奢华。它的软件配套也和中国的一些流行应用程序不相容,而且它的充电口只和 Tesla 专有的充电器相容,不符合中国的国家标准。更大的问题是,Tesla 在北京或上海卖出的每一辆汽车都是美国制造的。与中国政府的其他许多举措一样,电动汽车补贴旨在扩大该国的工业基础以及支持国有企业,因此,这些补贴政策基本上不适用于进口汽车。如比亚迪汽车(BYD Auto)和北汽集团(BAIC)等中国制造商就可以从补贴政策受尽益处,这使它们可以按照相当于 2 万美元或更低的补贴后价格出售中级电动汽车。

Tesla 内部正谨慎地进行有关中国的讨论。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高级管理人员描述了内部讨论的情况,回忆起了与中国供应商或合作伙伴之间的交易受到的严格审查,部分原因是担心知识产权得不到保障。供应链的完整性是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其中两位管理人员称,Tesla 的高层常常感觉自己对某些中国供应商的环保记录不够了解——譬如在涉及到石墨的时候:石墨是一种关键的电池元件,在开采过程中可能造成严重污染。

到了 2017 年,该公司对中国的态度开始发生转变。当年 3 月,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的旗舰科技企业腾讯控股收购了 Tesla5% 的股权,促使马斯克在 Twitter 上宣布,腾讯将成为「一位投资者和顾问」。他没有具体说明腾讯将提供哪些方面的建议,但是这笔交易似乎预示着 Tesla 要大力进军中国。Tesla 还努力纠正一些早期问题,譬如说,增加符合中国标准的充电口。

在公众视野之外,Tesla 还努力探索如何在中国建立更强大的影响力,公司高层仔细考察中国大陆的各个城市,为工厂选址。上海显然领先于其他城市,传统上它是中国最具外向性的城市,也是 Tesla 亚太业务主管、毕业于斯丹福大学的工程师任宇翔的故乡。但是,中国城市为吸引重大外国投资者而展开竞争的历史由来已久,马斯克在美国已经证明了他善于让不同地方的政府相互竞争,博取他的青睐的能力。凭借这项能力,他为内华达州雷诺附近的工厂以及南德克萨斯州的火箭发射场争取到了优厚的激励政策和税收优惠。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与潜在的中国合作方讨论的时候,Tesla 提出了一个不能让步的条件:要百分之百控制它在当地的业务,以保护其知识产权以及这个世界上可谓最炙手可热的汽车品牌。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第三方的公司,没有任何公司可以持有,哪怕只是一小部分金融股权,

这是一个很严苛的要求。从 1990 年代以来,中国一直禁止外国汽车公司在当地设立独资子公司。相反,它们必须与中资机构对等持股,分享收入、技术和专业知识,而后者可能利用这些资产开发出与其竞争的产品。改变这些规定需要得到地方和中央政府的支持。到 2017 年年底,Tesla 已经将上海定为潜在的工厂所在地,但据知情人士向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透露,第二年年初,谈判因拥有权问题而陷入了僵局,中央政府官员坚持成立合资公司。

然而,马斯克遇到的时机很幸运。当时,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特朗普威胁要征收广泛的关税,美国公司在中国境内面临的环境变得不太友好,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抵制它们的产品。在 2018 年公布的对会员企业进行的一项调查中,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报告称,有 75% 的企业感觉自己「没有以前那么受欢迎。」从 1980 年代中国经济开放以来,似乎首次出现了逆转外资和专业知识的从外流入情况的风险,这将为增长带来威胁。前美国驻上海总领事、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lbright Stonebridge)现任高级顾问季瑞达(Kenneth Jarrett)称:「中国希望看到有关美国企业仍然想来中国投资的头条新闻。Tesla 意识到了这一点,同时也意识到了它们可以提出更严苛的谈判条件并获得胜利。」

马斯克坚持要求保留完整的控制权,他在 2018 年 4 月如愿以偿了。就在当月,权力巨大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宣布,汽车企业 50% 的外资持股限制将在 2022 年取消,完全从事电动汽车业务的企业将立即得到豁免。三个月后,Tesla 与上海市政府达成协定,将建造一座年产 50 万辆汽车的工厂。

Tesla’s Shanghai Gigafactory.

2019 年年初,马斯克和一群政要显贵聚集在临港新区的一片泥泞田野上,这是一个距离上海市中心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开发区。登上一个印有 Tesla 品牌的白色讲台,他用一种独特的夸张方式来庆祝这个时刻。他说,公司正在破土动工的这间工厂「也许将是这个地球上最先进的工厂」。而且,「我们认为,凭借这里的资源,我们可以在破纪录的时间内置成这座上海超级工厂。」

接着,他去了北京,中国粉丝在社交媒体上跟踪着他的一举一动,很多人被他决定到全市最有名的一间火锅店用餐而吸引。此次行程的重头戏是获得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接见。双方见面时,马斯克说:「我爱中国。」这金句得到官方媒体的广泛热烈报道。很快他就可以看出中国也爱他,不仅仅是因为李克强回答说马斯克可能会被授予永久居留权。

当年 3 月,几间国有银行与 Tesla 达成协议,将提供高达 5.21 亿美元的建筑贷款。它们同意以补贴利率和无权追索的方式提供这笔贷款,这集意味着在发生违约的情况下,除了 Tesla 的抵押品之外,这些银行对其没有法定追索权。在上海市政府竭尽所能的推动下,这间工厂已经在以惊人的速度拔地而起。Tesla 被允许在获得所有许可证之前就开始动工,当地官员被派到现场处理文件。这间工厂连接到供水网络只花了四天时间,而国家电力发行商国家电网(State Grid)表示,Tesla 工厂完成通电的速度比其他任何类似规模的计划都要快。

Tesla 在北京似乎很受欢迎,2019 年 8 月,马斯克回到那里参加了一系列会议,包括与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LiXiaopeng)座谈。就在同一天,政府宣布,所有 Tesla 汽车从此以后都将被免征 10% 的新车购置税,不管产自何处。免税是为了鼓励消费者选择电动汽车,这项开创性的政策让享受免税的汽车制造商数量增加到 33 间。另外 32 间是中外合资企业或中国独资企业。

然后,Tesla 的本地业务开始变得像中国企业。在 2019 年年中,该公司开始全面改革其中国业务,原先这部分业务只是亚太区营运部门的一部分。如今,Tesla 中国将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直接向美国总部汇报。在中国出生的高层、原先一直在上海监督工厂工程的朱晓彤被任命为负责人。他开始着手让这个部门更具加自主,并从 Tesla 的其他部门区分开来。

据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现任和前任员工称,在朱晓彤上任不久后,他就让员工尽可能用中文书写电子邮件。这番重组还让负责公共事务的陶琳获得了更大的权力。陶琳原先是国有媒体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据这些员工称,陶琳几乎毫不掩饰这一点:她的首要任务就是确保 Tesla 一直获得中国高层的支持。

随着 Tesla 在上海的生产计划不断推进,各种援助也源源不绝。2019 年 12 月初,当局批准中国制造的 Model 3 享受每辆车略低于人民币 2.5 万元(约 3900 美元)的购车补贴,尽管随着电动汽车变得比传统汽车更具竞争力,政府采取了广泛的努力来限制这种优惠。不久之后,Tesla 又从国有银行获得了一笔贷款,这次的金额超过 10 亿美元。

马斯克曾宣称,上海工厂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建成并运转起来,事实证明,他说对了。就在 2019 年年底前,它就开始生产汽车,距离工厂动工还不到一年。按照公司惯例,第一批汽车预是留给公司员工的,根据发布会上披露的消息,其中一位员工用这辆车作为订婚礼物,向女友求婚。他的女友答应了。

A ceremony to celebrate the shipment of China-built Model 3s to Europe in October.

由于新冠病毒在中国境内受控,中国消费者几乎比其他任何主要国家的人民都更接近经济常态。迄今为止,他们对 Tesla 中国业务的扩充作出了积极热烈的反应。在 2020 年的大部分时间内,Model 3 是最受欢迎的电动汽车,上海工厂还开始生产 Model Y 运动型汽车。去年 10 月,为了缓解重新出现的交通堵塞状况,上海市政府宣布,外地牌照车辆在白天禁止驶入市区主要街道,这对传统汽车来说又是一大打击。这增加了上班一族对电动汽车的需求,他们都被电动车不用通过拍卖就能获得新的上海牌照而吸引。潜在买家对 Tesla 尤其感兴趣,当地经销店里挤满了没戴口罩、也没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消费者。

中国市场对 Tesla 的整体业务来说已经变得至关重要。该公司最近修改了财务数据报告方式,使中国成为除美国之外的唯一一个公布季度收入的国家。这个数字从 2019 年第三季度的 6.69 亿美元激增至 2020 年同期的 17.4 亿美元。换句话说,马斯克押对了宝。

至于中国能得到什么,这个问题则更为复杂一些。对许多汽车专家来说,政府的主要动机很明显:通过迫使 Tesla 的竞争对手和供应商提高竞争力让中国整个电动汽车行业更新换代。近年来,北京一直在逐步撤销对电动汽车企业的支援,以此整合这个一度存在近 500 家国内企业的行业。从理论上说,Tesla 将成为剩余企业进行自我审核的标准。它还将大大刺激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这类企业,这间中国电池巨头为上海制造的部分 Tesla 汽车提供电池组。该公司的股价在 2020 年上涨了两倍,目前的市值约为 1400 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得益于它和 Tesla 的关系。其他供应商也希望享受到类似的好处。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中国经济的高级顾问甘思迪(Scott Kennedy)说:「Tesla 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发展整个供应链。「智能手机行业已有这样的先例。大多数 iPhone 都是在中国组装的,这使国内的广大供应商受益。但是,尽管苹果公司(Apple)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收获了可观的利润,但占据行业主导地位的是华为、Oppo 和 Vivo 等本地公司。肯思迪说:「一方面,你可以进入这个极其高效的制造业供应链和巨大的市场,另一方面,你的周围全是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可能把你挤出这个行业。」

从这一点上看,Tesla 破产的可能性几乎和苹果一样小,但仍有证据表明,尽管获得了早期的成功,这间汽车制造商仍未达到其对中国市场最具变革性的期望。它多次下调上海产 Model 3 的价格,以使其更贴近国内竞争对手,而且在最近的一次投资者介绍会上,它自夸说,这款汽车现在是「中国价格最低的高级中型轿车」。它还将上海工厂制造的 Model 3 出口到欧洲,这可能代表了中国市场不能消化它的全部产量。同时,本地电动汽车制造商也在大力投资于外观更好的产品和更先进的技术。它们当中的佼佼者小鹏汽车去年在纽约首次公开募股时筹集了 15 亿美元资金,还有上海蔚来汽车(NIO),目前的市值大大超过了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Tesla 中国业务可能会面临来自华盛顿更直接的挑战,即使特朗普已离开白宫。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拜登是主张与北京建立更紧密联系的众多资深民主党人之一,他认为,将中国推向民主价值观的最好办法是将其纳入国际体系。在特朗普下台后领导共和党的许多反对派在对待中国的态度上至少也会和特朗普一样强硬,就如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和萨斯(BenSasse)。

目前,针对美国公司在中国大陆可以经营的业务和可以销售的产品,美国当局一般着重控制半导体等技术,而不是汽车。然而,随着汽车逐渐发展为高级感测器和人工智能的滚动平台,不难想象有朝一日美国当局可能会采取更具严格态度——或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一间美国汽车制造商像 Tesla 一样与中国过从甚密,必将引发政治上的争议,尤其是这间汽车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同时还经营着与美国军方密切相关的 SpaceX。

如果发生这种演变,Tesla 中国业务与中国政府之间的紧密关系对该公司不会有什么帮助。同时,该公司最近发布的一篇中文新闻稿强调,Tesla 将上海产 Model 3 出口到欧洲的计划将为「中国新的『双循环』发展格局作贡献」——直接引用了习近平的演讲内容,他在讲话中提出要增强国家自力更生的能力,从而顶住来自西方的压力。

为了在中国市场得到马斯克似乎很想要的的影响力,这种一致性可能是必不可少的。强调 Tesla 对政府仍有用武之地还可以确保一件事,那就是一旦国内竞争对手强大到可以正面挑战 Tesla,该公司在北京还有朋友。看着马斯克只用了几年时间就得到了大众汽车和丰田汽车等世界领先的汽车公司几十年来孜孜以求的东西,中国汽车行业的资深人士惊叹于他的能力。然而,他们的赞美必须再加上一个很关键的警告。总部位于上海的顾问公司 Automobility 的首席执行官鲁索(Bill Russo)是佳士拿(Chrysler)的前高层,他说:「马斯克在这场游戏中玩得得心应手。但是,Tesla 能够得到这一切是因为让这一切正好符合中国的利益。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