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4-15/nft-collectors-this-is-who-s-buying-beeple-pak-mad-dog-jones-micah-johnson

NFT 的古根海姆

也许你听说过 NFT?这些已经拥有价值数百万美元 NFTs 的收藏家是怎么想的?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 NonFungible 和 L’Atelier BNP Paribas 的报告,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简称 NFT)在公众当中的认知度骤然提高,其实在几个月前,这个领域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去年大约有 7.5 万名买家,但它仍未完全解除沈睡状态。

「NFT」一词常常用来简略地代表某种与区块链有关的艺术品,但实际上这是指艺术品所附带的正品数码认证。从一幅具有百年历史的画作到一则 Twitter 帖文,你可以为任何东西创建一个 NFT,证明它是受区块链担保的原创作品,不论你能在 Google 找到多少张免费的复制图片。NonFungible 的报告指出,在去年售出的 NFT 当中,其中一半和电动游戏有关;有 8% 和虚拟现实(VR)有关,在这些「虚拟世界」中,网民可以购买土地和虚拟商品。艺术品仅占 NFT 市场销售总量的 5%,而且大多数的售价不到 100 美元。

然而,从今年 3 月开始,NFT 艺术品开始频频登上新闻头条。佳士得(Christie’s)拍卖了由艺术家 Beeple 创作的一幅图像拼贴画,被新加坡的一位加密货币投资者以价值 6930 万美元的以太币买下,是其他已知 NFT 交易创下最高售价记录的 10 倍多。(Beeple 真名为 Mike Winkelmann,是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位平面设计师。)Pak、Mad Dog Jones 和 Micah Johnson 等其他加密货币艺术家创作的图像也开始频频在 OpenSea 和 NiftyGateway 等数码市场以数万美元的高价卖出。随着人们越来越好奇,从(真实的)房屋到连锁快餐店塔可锺(Taco Bell)授权的墨西哥美食图片,甚至是勒邦占士(LeBron James)灌篮的精采瞬间,所有东西都开始附带 NFT。连卫生纸制造商 Charmin 都发布了被他们理所当然地称为非同质化厕纸(NFTP)的图像作品。

NonFungible 表示,这轮热潮已经有所减退,自 2 月以来,NFT 的平均价格从 4000 美元的高位下跌逾 70%,NFT 的日均销售量从 3 月中旬的 1930 万件减少到 4 月的 303 万件。但是,那些早早踏足这个领域的人(可能是幸运者或者真正的区块链信徒,或者两种情况兼而有之)仍然做得非常出色。那些购买了数百甚至数千件 NFT 的收藏家现在突然成了千万富翁。还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出售 NFT,加入不断壮大的加密货币富翁行列。

那么这些人是谁呢?他们的动机是什么?下面会介绍几位最著名、最活跃的收藏家。

网名:etyoung;真名:Eric Young

Eric Young 2009 年从商学院毕业,开始在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工作,遭受了「数年折磨」之后才投身金融科技领域。他在 2015 年购买了他的第一个比特币,2017 年进行了「六位数』的买卖,然后在 2018 年的熊市低位累积了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比特币。

他仍在买入。「比特币是一种完备的产品。它是一种储蓄技术。」他说,「正因如此,我把我妻子和我自己的大部分净资产都投入其中──我对它深信不疑。」Eric Young 首次接触的 NFT 是数码艺术家 Trevor Jones 创作的动画《毕加索的公牛》(Picasso’s Bull),灵 感 来 源于毕加索的画作《格尔尼卡》(Guernica)。他还记得,听说了 Nifty Gateway 网站后他「上去逛了一下,心想,『让我看看谁会有兴趣购买这些东西。』」

Eric Young 说,投资数码艺术 NFT 全凭直觉。「我只需要知道它是如何将一件作品的出处登记在一个公共账簿上,除此之外我不需要弄清楚任何事情。」他说,「然而当你投资加密货币的时候,就需要考虑管理问题以及谁是创办人,当中的风险更高。」

从那以后,Eric Young 投资了超过 100 万美元,购买了大约 350 件 NFT,只卖出了三件他认为「引人注目」的作品。其中两件的作者是 Mad Dog Jones,两件的买入价都是 700 美元,后来 Eric Young 以 24 万美元将它们卖出。「如果你是加密经济的参与者,你需要明白的一件事是,艺术品开始变得……我不想说更便宜,」他说,「但是,当你用比特币或以太币而不是美元来为艺术品定价时,这看上去就很不一样了。」事实上,如果你有 100 个以太币可以用来购买艺术品,一旦以太币的价值飙升,以美元定价的艺术品很快就会变得很便宜。

Eric Young 会用一个极为普通的相框展示他的收藏品:「这个相框的尺寸很小,我可以把它放在我的书桌上。」他的大部分 NFT 艺术品都附有实体元素,例如版画、雕塑和牌匾,为他的收藏品收增添了一丝延续千年的魅力:「我有很多需要框起来的艺术品。」

网名:WhaleShark;真名:未透露

如果在相对较小的 NFT 收藏家圈子里稍为打听一下,一定会听说 WhaleShark 这个名字。这位现居香港的英国收藏家早在 2012 年就开始把至少一半的薪金投入比特币,到了 2015 年又转而投资以太币。随着这些加密货币升值,他开始寻找花掉这些钱的方法。

他从 2019 年开始购买 NFT,现在大约持有 21 万件 NFT。他创立了一个名叫 $Whale Vault 的数码储存库,里面包含了 NBA Top Shots「比赛精采瞬间」的最庞大集锦之一,这些视频也是获得认证的 NFT。Top Shots 获得了 NBA 的特许授权,制作这些短片,里面有 1 万多个比赛精采片段,可以剪辑成不同版本然后发行。WhaleShark 估计自己花了大约 15 万美元购买这些精采瞬间,目前仅这一项收藏的价值就高达 5300 万美元,不过,唯一可以确定其价值的方法就是卖掉它。

「我认为 NFT 爆红的主要原因是人们开始意识到,我们的生活正逐渐从现实走向虚拟。」他说,「当你观察年轻一代时,会发现他们已经非常习惯于将数码收藏品视作一种保值方式。」

WhaleShark 说,他没有卖掉自己购买的任何一件收藏品,打算有朝一日把它们捐出去。但他最近仍在努力通过创建一种基于区块链的货币 $Whale 以实现其资产的货币化,这种虚拟货币可以用来租赁或购买 $Whale Vault 中的 NFT,还可以参与和 $Whale 有关的决策。当然,它们也可以像其他加密货币一样被交易。WhaleShark 在谈到这种虚拟货币的早期价值时说:「当时它们价值 50 万美元。」如今,被稀释后的总市值(这种虚拟货币的价格乘以它们的最大供应量)大约是 2.6 亿美元,尽管价格可能会发生剧烈波动。他仍然持有这种货币的约 40%。WhaleShark 认为 NFT 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如果我们看看目前在大众市场交易 NFT 的人口比例,可能会发现只有 0.01%。」他说,「剩下的人为这个市场提供了很大的增长空间。无数知名品牌进入了这个领域:Nike、英国广播公司(BBC)Paramount。这些有名的品牌都将推动用户加入市场。」

尽管如此,他指出,并非所有 NFT 都 同 样 有 价 值:「我确实认为 99.9% 的企划都不会有价值。你可以看到很多独立项目以极具探索性的方式利用 NFT。今后我们所期待的是那种带有主流光芒的项目。」

网名:Seedphrase,丹尼(Danny);真名:梅加德(Daniel Maegaard)

梅加德出生于新西兰,现居澳大利亚。他声称自己在 26 岁时靠加密货币赚到了第一个 100 万美元,然后他问自己:「我是该继续完成我的法律学位还是该全职做这件事呢?」为了看清自己的内心,他预订了前往欧洲的单程旅行,在那里逗留了三个月,然后于 2017 年返回澳大利亚,决定成为一名全职的加密货币投资者。

2018 年年底,他发现了和区块链游戏 Axie Infinity 中的土地销售相关的 NFT,从此「爱上了这个族群」。这个关系紧密的合作小组让他想起了当初发现比特币时的情形。当梅加德开始收藏 NFT 的时候,卖出和买入的频率差不多,他把加密货币投资组合的一部分分配给这些藏品,「基本上打算让它们的价值翻一倍。」去年 5 月,他以相当于 2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 Punk #6487,这是一种在蓝灰色背景上描绘像素化画像的「零特征朋克」,来自一个被称为加密朋克(CryptoPunks)的 NFT 系列。他说,当时他的同行们都嘲笑这笔交易「绝对愚蠢」。今年 2 月,他以 550 个以太币(当时约值 100 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这件 NFT。

随着投资组合增加,他越来越倾向于买入并持有。梅加德现在持有数百件 NFT,估计价值约为 1300 万美元,相当于他净资产的三分之二。他用出售加密艺术品的钱购买了一些现实世界的物品,包括一辆宝马汽车、一只劳力士手表、两栋住宅和一栋有 7 个单位的商业楼宇。但他说,自从上述支出以来,「我最大手笔的支出一直都是在数码领域。」

网名:加密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rypto Art);真名:贝尔(Colborn Bell)

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贝尔在投资银行工作了六个月:「我很快意识到我很鄙视这份工作。」从那以后,他又做过其他工作,包括在一间由纯素食佛教徒创办的财富管理公司当交易员。2017 年,仍在传统金融领域工作的贝尔买进了他的第一个以太币。

去年,他开始购买数码艺术 NFT,与罗德里格斯-福瑞尔(Pablo Rodriguez-Fraile)合作创建共用收藏品库。和许多加密货币交易者相比,他进入这个领域的时间较晚,但成功后来居上:「我真的开始非常积极地进行收藏。」贝尔估计他现在已经花了大约 40 万美元,购买了将近 2000 件 NFT。

「我的工作与画廊有关,」贝尔说,「我的收藏品可以在博物馆占据一席之地。」目前 NFT 领域中还没有标志性的美术馆,因此,他和罗德里格斯福瑞尔决定自己打造一个。在他们的合作关系结束前,他们在虚拟现实世界 Somnium Space 建造了这个加密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rypto Art)。「建立博物馆的想法源于我在巴西中部参观了伊纽盯当代艺术中心(Inhotim Museum),我想把这种踏入奇幻艺术世界的感觉带入虚拟现实。」

他最喜欢的 NFT 之一就是由艺术家 Rhyolight 创作的《One True Path》。「这件作品对我来说非常特别,因为 Rhyoligh 是第一位在我们博物馆举行个人展览的艺术家。」贝尔说,「当我看到这件作品时……(我想)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从那以来,贝尔已经设立了 23 个永久展览。

贝尔自己也会进行艺术创作。「那是我从 2015 年开始的一个项目,我采用了日本的水影画技术。」他说,「我对美钞进行水洗和染色,然后送给我在人生道路上遇到的朋友和人们。」

网名:PABLO ACTUAL;真名:罗德里格斯-福瑞尔

罗德里格斯-福瑞尔从 2017 年开始购买 NFT,但直到去年才开始购买与艺术相关的 NFT。他和贝尔迅速壮大的收藏品系列很快获得了关注。「我们一点一点地打破了每一项纪录。」他说,「我记得我们以 7000 美元的价格购买了 Pak 的一件作品,在这个领域引起了轰动。」这件名叫《Red》的作品由一个简单的红色正方形构成,相对目前流通中的图案较多的 NFT 而言,这是一件极简主义风格的作品。

罗德里格斯-福瑞尔说,自从开始收藏以来,「情况真的发生了变化。原先你可以花几百美元抢购几件作品。当时的艺术家要少得多,流通的艺术品也很少。」今年 2 月,他以 660 万美元的高价卖掉了数码艺术家 Beeple 的一条短片,再次成为新闻头条。这条动画视频描绘了赤身裸体的特朗普昏倒在遍布垃圾的草地上。四个月前,他以大约是 67000 美元买入这条视频。

在与贝尔分道扬镳后,罗德里格斯-福瑞尔创建了 Lot 555 Collection,他认为,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具深度、最重要的收藏品系列。」里面包含的所有收藏品几乎都只属于他。

他估计自己的个人收藏品数量有多达 2000 件 NFT,其中一部分在他的 Nifty Gateway 页面中展示。他的核心收藏品是 300 到 400 件「最顶尖创作者」的作品。他有大约 20 件 Beeple 的作品,还有他所谓的「最具深度的 Pak 藏品系列」,里面大约有 70 件作品。

罗德里格斯-福瑞尔称,NFT 领域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创作者意识到这个市场不仅仅关乎艺术家和销售行为,还关乎买进作品的收藏家。」他说,如果艺术家可以「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并以专业和谨慎的方式将他们的职业生涯整合到一起,就能吸引更认真的收藏家。」

就以 Pak 为例,「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互相发了几万条短讯。」罗德里格斯-福瑞尔说,这样的互动有助于确保「他们拥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收藏家基础。每一个大收藏家都支持 Pak,我认为,Pak 将成为这一代最重要的创作者之一。

Bloomberg
Businessweek

Laminar flow

Bloomber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