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美发店里的非法集资案

一家美容美发连锁企业向客户和员工疯狂吸收资金,并推广传授自己的经营模式。「得意门生」已然锒铛入狱,「培训大师」正在等候审判

两年过去了,李明华右臂上的疤痕依旧清晰可见。2019 年,因为在南通富源美容美发店的投资逾期却无法兑付收益和本金,她多次去讨说法。那年夏天,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李明华被对方的人狠狠咬了一口,但钱仍然没有要回来。

「富源」是南通富源美容美发连锁有限公司(下称「富源公司」)经营的品牌。财新数据显示,富源公司成立于 2000 年 10 月 12 日,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陈星全。2016 年 2 月 15 日,公司注册资本由 84.29 万元增至 537.8 万元,投资人在陈星全夫妻外又增加了 40 人,陈星全持股 30%。

陈星全一度是南通当地响当当的人物。他自称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 MBA 班,名下除了美容美发,还有文化传播、企业咨询、生物科技、整形医院、房地产等多项产业,这些产业与富源公司相互关联,对外统称富源集团。陈星全自诩「培训大师」「心理咨询专家」,拥有多个社会头衔,并投资拍摄了以自己亲身经历改编的电影。

根据公开宣传资料,富源公司在江苏省的南通、张家港、无锡、苏州和山东省青岛市等地共有 300 多家直营店和 3000 多家加盟店。与其他美容美发店一样,富源公司也向客户推销预付费的美容美发卡,更特别的是富源公司还以充值返利、股份出让、品项代言甚至预定幼儿园学位等名目吸引客户和员工投资。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法院多份民事裁定书显示,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7 月期间,富源公司因与当事人签订的各类返现协议无法兑现引发的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服务合同纠纷、股权转让纠纷在全市范围内已近百件,涉案标的额超 1.64 亿元,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法院认为这些案件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围,均裁定驳回起诉,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据财新了解,早在 2018 年 9 月份,富源公司资金链就已出现问题,客户的不断投诉、报案,让它进入了警方视线。但直到 2020 年 5 月 10 日,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才正式对富源公司立案侦查,并对陈星全等高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又过了一个月,南通警方将这一消息公之于众。

令人称奇的是,陈星全曾大力宣传推广富源公司的运营模式,办了多期培训班。兰州好小仔美容美发中心董事长马菁就是陈星全的「得意门生」。马菁不仅向陈星全「学习取经」,还把财务结余交给富源公司管理。因为以高额返利和投资收益分红为诱饵向甘肃省、青海省近 9000 名公众吸收存款近 8 亿元并造成损失 3 亿余元,马菁在 2020 年 11 月被判刑九年六个月。

「得意门生」已经锒铛入狱,「授业恩师」仍在等候发落。财新获悉,富源公司、陈星全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一案在 2021 年 4 月已移送检察院,目前尚未提起公诉。

From the Caixin Weekly, August 9, 2021. Before it's here, it appears in the Overlook.

客户变投资人

南通人李明华今年 51 岁。她回忆说,2017 年在富源美容美发南通栖凤店做美容,花 2180 元办了一张美容卡。做了四五次美容之后,门店经理游说她,说手上有闲钱的话可以放在店里,一年有 11% 的利息,随时都可以取。

「她说富源公司在全国有几百家连锁店,还有自己的学校、大楼,老板陈星全有很多项目,还做房地产,甚至在外国有投资。我问到期钱会不会给啊?她说没事,我们员工都投了。」李明华说,2017 年底她先试着投了 5 万元进去,过了一星期,门店经理将利息先转给了她。

之后门店经理继续劝说李明华投钱。2018 年 3 月 25 日富源公司和李明华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书显示,甲方作为富源美容美发南通栖凤店的投资人,持有 80% 的股份,双方一致确认甲方持有的 80% 股份价值 100 万元,乙方李明华自愿出资 10 万元,购买甲方 10% 的股份,出资后占门店总股份的 8%,回购期限一年,即 2018 年 3 月 21 日起至 2019 年 3 月 21 日止。

上述协议约定,分红采取固定分配模式,即乙方年固定分红为其投资额的 11%,合作期间经营的利润和风险由甲方负责,乙方不承担任何经营风险,经营期间所产生的预收款作为风险基金不参与分红。

2018 年 7 月 5 日,李明华又在富源的门店里签了一份「罗丹面雕」服务合约,约定由门店为李明华提供一个疗程的面雕服务,具体项目包括眼尾下垂、鱼尾纹,面中部下垂、松弛,面下部松弛等,一个疗程周期为一年。疗程结束后,如未达到合约效果,富源方面将退还李明华所消费的项目金额,退还时间从购买疗程付清全款日算起满一年,李明华一次性交清服务费用 20 万元。同一天,李明华共签了四份内容相同的合约,投入 70 万元。一周后,门店经理同样将 11% 的收益先打给了她。

在投了 70 万元以后,李明华突然听说富源公司爆雷了。「说是老板被抓了,都是骗钱的,叫大家小心一点。我打电话问门店经理,她说是谣言,是有人看不惯陈星全,让我不要相信。她还说老板有飞机,大楼都是自己买的。后来看到富源门店确实还在正常经营,我也就放松警惕了。」李明华说。

李明华回忆,之后每次去做美容,店里都会送她米、内衣或者夏凉被这些赠品。「门店经理说,你看我们福利这么好,公司会倒闭吗?」2018 年 7 月 31 日、8 月 24 日,李明华又在富源公司投了 15 万元。「她一直让我投钱,说她自己都投了七八十万元,我当时想的是凑足 100 万元。」

李明华说,无论是最开始投的 5 万元,还是后来买门店股份、签面雕合约,每次都是先把钱打给富源公司,再收到合同。她也感到疑惑,为什么拿到的不是借款合同、投资合同,而是美容项目的合同。「门店经理说,写投资合同是违法的,同行会告他们。做美容没效果的话可以全额退款,反正钱还是会还给我,所以就做了这么个合同。」李明华表示,她从未在富源的店里做过面雕,「店里根本就没有这个项目」。

63 岁的赵美丽原本是一名会计。她告诉财新,2018 年初退休后,听女儿说小区门口的富源美容美发店还不错,就去做了几次按摩。

2018 年 1 月 16 日,赵美丽和富源公司签了一份「发沅」服务合约,约定富源公司为赵美丽提供白发育黑服务,最终效果是白发比例由 7.5% 减少到零。这个项目共计八个疗程,每个疗程 90 天,一共 720 天,金额 2 万元。同样的,按照约定,疗程结束后如未达到合约效果,退还赵美丽所消费的产品金额。财新注意到,合约最后有一行手写的备注:「有效果也全额退款。」

赵美丽与富源公司签的还有「女福贴」服务合约。「女福贴」是根据顾客体质,在身体所需部位进行调理,30 次为一疗程,一次 560 元,一个疗程 1.68 万元,疗程结束后,如未达到合约效果,富源公司将退还顾客所消费疗程的金额。2018 年 6 月、8 月,赵美丽共购买了「女福贴」四个疗程,支付了 6.72 万元。

富源公司和顾客签的还有「品项代言人合同」「明星代言卡消费协议」「合伙人代言协议」等。「品项代言」是一个推广项目,仅限 10 年以上的老会员购买。会员签署合同即成为富源公司的品项代言人,对外宣传和推广富源品牌,并承诺一年内推荐三名新客户成为会员。合同显示,2018 年 4 月,赵美丽在富源公司购买价值 3 万余元的品项,且每年至少参与一次门店公益活动或品项推广活动。补充协议约定,两年以后返还这笔资金到赵美丽账上。

「她们店里的员工曾和我说过,公司是卖基金的。」赵美丽说:「我当时问她,你们做理发、按摩的怎么能卖基金呢?她说富源有好几家公司,其中就有一家基金公司,执照还没有办下来,正在申请,让我先把钱汇过去。」

富源公司甚至还以认购幼儿园学位为名吸引客户投资。中国裁判文书网收录的一份裁判文书披露,2018 年 8 月 29 日,客户成红霞与江苏希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希源公司」)签订希源文化国际幼儿园学位认购协议,约定成红霞支付 12 万元学位认购金,满三年后全部退回,如果她成功介绍三个入园名额,幼儿园有盈利即可参与分红。但是,这家幼儿园后来因资金短缺无法维持正常经营而关闭,包括成红霞在内 60 余名被害人均无法获得约定退款,法院认定涉案金额为 800 余万元。

财新数据显示,希源公司成立于 2017 年 8 月,注册资本 3000 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三岁以下幼儿看护服务等,法定代表人为杨更顺。工商资料并未显示出希源公司与富源公司相关。不过司法文书记载,法院通过公安机关了解到,该幼儿园系由富源公司实际创立、经营,幼儿园负责人由富源公司指派,以希源公司或者中国本源文化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家长签订幼儿园学位认购协议,从而收取 10 万至 20 万元的学位认购金,收取的钱款部分转入富源公司门店和工作人员的账户。

南通市崇川区法院审理认为,涉案合同约定学位认购金到期退还,在一定条件下有参与分红的权利,具有投资性质。富源公司虽然与希源公司在工商登记上没有关联,但对案涉幼儿园的人事、财务具有控制权,学位认购金也流向富源公司,一系列证据、线索表明,学位认购金的收取行为与富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具有关联性。

员工成受害者

周博原本在南通启东市有一家理发店,2015 年下半年被富源公司收购,他和手下员工都成了富源公司的员工。「富源公司就是采用收购的方式扩张的。」周博说,加入富源之后,第一年的营销模式基本不挣钱,用非常便宜的美发卡吸引大量会员,「一年之后,区域经理开始让我们推销大额返利卡,说白了就是拉投资,比如客户充值 1 万元,店里会送他原价 1 万元的项目,1 万元的本金还分期返给他」。

周博记得,富源公司会给员工定很高的任务,完不成的话区域经理、门店经理都要受罚,「比如扣钱或者吃芥末、苦瓜,还有做俯卧撑这样的体罚」。另外,富源公司会定期检查门店业绩完成情况,业绩不好的员工要去参加培训,「就是洗脑」。

今年 53 岁的卢云从 2002 年起在富源公司做发型师。她说,公司每次派任务都有目标,大区域给小区域定目标,小区域给门店经理定目标,经理再给员工定目标,还让同等级员工之间 PK,输了的人要给赢的人钱,金额几百到上千元不等,「所以大家拼命的让顾客投钱」。

财新了解到,最迟在 2013 年,富源公司就开始让员工投资入股。2013 年 10 月 24 日卢云和富源公司签的入股协议书显示,富源美容美发南通外滩店 2013 年 7 月 31 日的评估价值为 63 万元,卢云自愿出资人民币 2.52 万元,购买其他股东出让的 4% 股份,门店利润和风险双方按出资比例共同承担,期限以房租协议为准。协议书中还称,卢云持有股份为在岗在职股,如免职、辞职,股份拥有权从免职、辞职日起结束,进行股份清算。

卢云回忆说,也是在 2013 年左右,富源公司开始吸引员工做投资返利。「因为相信自己的公司,加上给的利息比较高,年利率为 11%,我 2016 年投了 10 万元进去,一年到期后连本带息都给了。」

陈星全曾经公开表示,富源的模式是由富源公司建立分店、分公司,运营良好后,再内部出售股份,将员工、顾客变成事业合伙人。「就是做红一家店,然后把它的一部分股份卖掉,获得现金流,可以开发新的项目。富源平台的合伙人买入的是一个运营良好的美容店的股份,资金风险几乎为零。」

因为很多店完成不了任务,2017 年开始,富源公司越来越强烈要求员工投资。「在门店经理级别的会议上明确说过让员工投资,完不成任务的话,区域经理、门店经理也会诱导员工自己买卡投资。」周博说。

周博和妻子周艳在同一家门店工作,他做美发,妻子在楼上负责美容。按照富源公司规定,2017 年 12 月底前,周艳完成 30 万元的任务可以奖励 1 万多元,否则就只有每月四五千元的基本工资。「当时妻子和我说因为经常要去南通学习,除去来回的开支加上平时扣的钱,如果拿不到奖励,这个月基本上没钱赚,到了月底她又说任务有可能完成,还差一点点,我们自己投一些钱进去把任务完成。」于是二人拿出了 8 万元积蓄,周博向妹妹借了 8 万元,加上在花呗等借的钱一共凑了 18 万元。2017 年 12 月 31 日,周博和周艳将钱转到陈星全的妻子裴兰英的个人账户。

2018 年 6 月,卢云和富源公司又签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富源公司作为南通外滩店的投资人,持有 80% 的股份,双方一致确认 80% 股份价值为 100 万元,卢云自愿出资 10 万元,购买其中 10% 的股份,出资后占门店总股份的 8%,回购期限一年。

卢云和富源公司还签了「发沅」「姜医生」等服务合约。卢云说,一开始签的是股份合同,后来改成做项目,一两年还本。「顾客可以免费做项目,因为我们是员工,可以拿手工费,算了一下,做项目的手工费比银行的利息高。」2018 年,卢云把全部存款投进了富源公司,「我想就存一年,孩子大了要结婚,我正好把钱拿出来给他花」。她和姐姐一共在富源公司投了 145 万元,至今没敢把这个数字告诉家人。

童代霞 2017 年初进入富源公司做美容师,2018 年 7 月她在门店经理和顾问劝说下投了 5 万元。「我说我没有钱,她俩说先借给我,8 月份我把钱还给了她们。」两个月后,富源公司「非法集资被查」的消息开始流传。「门店经理当时和我们说是有人造谣。」童代霞表示,也是从那时候起,公司开始拖欠员工工资,并且陆续关闭门店。到 2019 年 3 月,富源公司所有门店或关闭、或转让。

童代霞等人至今没有拿到被拖欠的工资。裁判文书显示,据南通市通州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的投诉,富源公司仍拖欠 626 名职工工资 340 万元。

上市梦碎

富源公司 2018 年 9 月就已出事,但当年 10 月份却对外表示即将上市。一份 2018 年 10 月 12 日蔡国伟会计师和香港蔡罗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邀请函称,该所经由香港恒生伟业集团(下称「恒生伟业」)推举富源集团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源投资」)在香港组织上市,初审已通过,邀请陈星全率上市团队到港进一步洽谈具体上市事宜,并签署上市的有关协议。2018 年 10 月 15 日,富源公司发消息称,公司筹备香港上市已经进入实质阶段。

在多个商业数据库及香港特区政府公司注册处网页上,均检索不到富源投资的相关信息。仅有一家数据库收录了富源投资的公司名称,并显示其属于香港的企业,成立于 2017 年 8 月,股东信息、高管信息等一概不知。恒生伟业官网介绍,其成立于 2007 年,主要从事投资、古董、拍卖、艺术品交易,是一家大型多元化企业。董事局主席殷友发同时担任公司执行总裁,他还有世界华裔联合会副主席、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副理事长等头衔。

筹备上市的同时,富源公司开始对外出售原始股。李明华回忆,2018 年九十月份,她已经不太去富源的门店做美容了。「但是门店经理天天打电话让我过去,说我还有好多项目没做。去了之后,她说有个好项目,是给内部员工的原始股,特别好,并且时间不长,最快三个月最慢六个月钱就能返回来,有 11% 的利息,如果上市成功还可以翻倍。但是她手上没钱,有钱的话也不会给我。」门店经理让李明华投 100 万元,她表示没这么多钱。2018 年 10 月 22 日晚,李明华先交了 2 万元定金。

一份签署日期为 2018 年 11 月 1 日的内部员工股权转让协议显示,富源投资向认购方李明华出售其股改完成后进行增资扩股的股权。协议称富源投资注册资本为 6800 万元,正在进行股份改造,李明华同意认购 5 万股,认购款总金额 50 万元。

上述协议约定,认购方在签署协议后、股权登记过户前,不享有富源投资的股息和红利;股权交割后,认购方享有相应的股东权利,承担相应的股东义务。认购方取得股权后两年内,按年利率 11% 计算利息,如果两年内未能实现上市,富源投资应以原价回购所有股权,全额退还对方本金。

「他们搞得神神秘秘的,合同让我不要给别人看,说是不能泄密,否则会对公司上市有影响。还说外界说什么也不要听。」李明华说。

据财新了解,富源公司组织近百名投资者和员工到香港参加了 2018 年 11 月 16 日举行的启动股票上市新闻发布会。第二天,富源公司公众号高调发文称,于香港正式启动上市,与恒生伟业签定组织资金 5 亿港币支持富源上市的协议。

恒生伟业官网发布的消息称,富源将于 2019 年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陈星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希望在香港上市能让富源真正走向全世界」,「未来发展将围绕大健康产业,专注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创新和研发,继续香港上市、内地运营的模式,希望富源 2019 年可以成为百亿集团、直销店突破 1000 家,服务超过 1000 万人」。

上市美梦并没有挽救富源公司。因为收益和本金无法兑付,2019 年 1 月份,要钱的投资者纷纷找上门来。赵美丽记得,「员工说快过年了,跟老板要钱不吉利,等过完年再说」。李明华的合同 2019 年 3 月到期的时候,富源公司依旧没有钱,这时候她才知道出事了。

越来越多的人赶来要钱,除了南通本地的投资者,还有的来自张家港、无锡、苏州、青岛等地。拿不出钱的富源公司打算延期兑付。2019 年 3 月 21 日富源公司出具的一份协议显示,原合同金额为 2.5 万元,从 2019 年 4 月份开始分 12 期支付,分期内年利率为 11%,每月本金利息累计,最后一个月打利息。2019 年 5 月份开始,付款方式由分 12 期改为分 24 期兑付。协议上有陈星全的签名,经办人为富源公司公关部负责人曹善堂。

「政府也曾出面协调过,陈星全保证用三五年时间就能还清大家的钱。」赵美丽表示,但是富源方面从未如期兑现还款协议,有的投资者每个月只拿到几十元钱。

大呼上当的投资者开始到法院起诉。2019 年夏秋之际,南通市崇川区法院密集作出多份裁定书,将起诉一一驳回。法院认为,富源公司及多个加盟店与社会上不特定多人以签订品项代言、合作协议、股份转让、充值返利、服务合约等不同形式收取相关费用,自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7 月期间,富源公司因与当事人签订的各类返现协议无法兑现引发的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服务合同纠纷、股权转让纠纷在全市范围内案件已近百件,涉案标的额已超 1.64 亿元,其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这些案件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应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投资者最后一次拿到钱是 2020 年 5 月。当年 6 月 4 日,富源公司发出通告,要求所有投资客户在 6 月 20 日之前到公司办理到期和未到期的合同退款手续。

然而,到了 2020 年 6 月 10 日,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发布一纸通告,宣布在一个月以前,警方已对富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对法定代表人陈星全等公司高管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冻结、扣押涉案嫌疑人相关房产、车辆,并追缴部分非法所得。警方表示正全力开展案件侦办和追赃挽损工作。

「培训大师」和「得意门生」

陈星全对外常以「培训大师」自居,在一系列宣传资料中把自己包装成商业奇才,称「在经济最低迷的三年中取得爆破式发展,打造了一个商业帝国」,让富源公司从一家 38 平方米的小美发店发展成有 44 家分公司,3000 多家加盟店,300 多家直营店,1 万多名员工,200 多万会员和两所培训学校,近 200 家顾问单位的集团,创造上百亿元的营业额。

成立于 2016 年 7 月的江苏星全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星全文化」)是陈星全名下的培训公司。财新数据显示,星全文化注册资本 1000 万元人民币,其中富源公司占股 79.9%,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星全,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教育咨询,会议服务,承办展览展示活动等。星全文化推出了《演说成交》《四费盈利模式》《五行盈利钥匙》《顶层设计商业模式》等课程。「富源今天能有这么大的成就完全依靠陈星全的培训理念,全国各地千里迢迢慕名而来学习这种培训模式的公司络绎不绝」。

陈星全一直强调,现金流比利润更重要。他曾在《羊毛出在牛背上——现金流的妙用》一文中表示,其创业早期设计出一种消费卡,顾客充值 2 万元,两三年之内全部返还,顾客还可以在富源的任何一家直营店,享受 2 万元的美容美发服务。「富源卖出的消费卡虽然亏损一些,但我们获得了巨大的现金流。手握大量现金后,富源短时间内开出了几家新店。有人把现金流妙用比作空手套白狼,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更喜欢称为羊毛出在牛身上,借鸡生蛋。」

星全文化对外宣称,武威市森祥车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森祥车业」)、兰州好小仔美容美发中心(下称「好小仔公司」)等是其打造的成功案例:森祥车业九个月业绩增长 40%,核心管理人员工资增长 50%,核心销售人员工资增长 3 倍,开店速度加快 50%;好小仔公司用三年时间,从 30 家店发展成 163 家店,业绩提升 60%,单月营业额从 3000 万元增加到 2 亿多元。

在好小仔公司的公众号上,董事长马菁曾表示,通过在富源学习取经激活了好小仔公司所有门店,「宾客爆满、业绩提升、员工收入提高」。据《江海晚报》报道,2017 年 9 月 23 日,国家民政部一位原副部长到江苏南通调研,在富源公司学习的马菁讲述了亲身经历,表示在陈星全帮助下,富源集团出团队、出资金、出网络,两年时间内将好小仔公司从年亏损上千万元打造成为西北影响力最大的美容美发机构。

事实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好小仔公司在 2017 年 9 月 5 日已被兰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立案侦查,涉案资产也被扣押、冻结。2017 年 10 月 25 日,马菁在南通机场被警方抓获。

2020 年 11 月,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马菁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好小仔公司马学军、石爱娣、陈思恩等高管也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判决书记载,马学军于 1999 年 6 月注册成立好小仔公司,经营美容美发等业务,马学军、马菁、石爱娣、陈思恩分别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2015 年起,马菁等人以高额返利和投资收益分红等为诱饵进行公开宣传,并以好小仔公司的名义与 8898 名投资群众签订消费服务协议、投资入股合同、充值返利协议等协议,非法吸收甘肃省兰州市、天水市、酒泉市、定西市,青海省西宁市等地公众存款共计 7.91 亿元,给群众造成损失共计 3.36 亿元。

据马菁供述,好小仔公司有 160 余家分店,包括直营店和加盟店。公司推出的活动大致分为四种,第一种是剪发卡,客户预存不少于 5000 元可获得大米、食用油或者免费赠送的剪发、美容项目;第二种是向年消费在 10 万元以上的客户,或者在公司消费超过 10 年的老客户推出的预存 2 万元赠送苹果手机、电脑的答谢活动,三年到期后如数退还本金;第三种是针对消费时间长的客户及他们的朋友、亲戚,投资不低于 10 万元的,公司许诺在保证本金的同时,在半年后按投资店面本金 10% 分红,只要投资的店面存在,就可以一直分红;第四种是借款,客户最低出借 5 万元,好小仔公司支付其年化 10% 的利息,并赠送客户 10%–20% 的消费项目,一年到期后一次性返还本金。另外,顾客预存款,员工可提成 15%–20% 不等;对于投资款、借款,店员可提成 2%。

马菁还表示,2015 年她和陈星全签订合作协议,好小仔公司的财务结余交由陈星全公司统一保管,陈承诺给其年化利率 10% 的回报,「这个回报并没有在协议里约定,是我与陈星全口头上约定的」。自 2017 年 1 月开始,马菁向富源公司打款共计 2.55 亿元,截至 2017 年 9 月富源公司共向好小仔公司退还 1.48 亿元。

在好小仔公司非法集资案中,陈星全曾作为证人出现。他表示,2014 年富源公司开始向好小仔公司发售美容美发产品,并对其员工进行培训。2016 年 4 月,好小仔公司学习富源公司的经营模式发展客户投资,并向富源公司预存进货款。截至 2017 年 10 月,好小仔公司陆续在富源公司预存货款累计 3.44 亿元,累计退还预存款 2.33 亿元。

起底陈星全

陈星全在宣传材料中自我介绍,他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 MBA 班,是著名心理咨询专家,拥有北京大学 EMBA 班「总裁拓展训练」特聘教练、中国科学管理院研究员等头衔,名下还有星全文化、江苏记才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江苏马潭易购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如东富源职业培训学校、江苏韵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汇聚天下文化传媒南通有限公司、江苏绿佳置业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公司。

接近陈星全的知情人士表示,陈星全是南通市如东县马塘镇人,今年 53 岁,只有小学文化,早年因打架斗殴等被判刑,后来接触到美发美容行业。1995 年,富源品牌的第一家美容美发店——南通富贵园店开业,后来成立了富源公司。2012 年,富源公司投资拍摄了以陈星全自身经历改编的电影《心路》,南通市一名时任副市长出席了开机仪式,这部电影后来拿到了公映许可证。

按照陈星全自己的说法,2013 年,富源公司开启了美容美发行业加盟事业,并订立了一年内开拓 1000 家加盟店的目标。这一年,陈星全还在家乡如东县马塘镇投资建了富源美容美发职业培训学校。一位曾经在培训学校工作过的人士表示,当时业务很红火,培训学校热闹非凡。陈星全自称,一年培训学员 2 万多人,加上每个月的《星全弟子班》,上千名企业家从全国各地来学习。「培训学校不到两年就收回成本,市场估值超过 3 个亿。」不过有知情人士称,陈星全建培训学校的工程款还有 2000 多万元至今没有结清。

陈星全有过一段非常风光的日子。2017 年 4 月,富源公司独家冠名了南通电视台的一档职场类真人秀节目《职面人生》,陈星全作为导师出现在节目里。同年 11 月 1 日,富源公司在南通体育会展中心召开 6000 多人参加的员工大会,并举办了由其赞助的香港明星足球队和富源足球队的慈善表演赛。

陈星全还曾是政府部门的座上宾。据广东省阳春市政府官网消息,2017 年 8 月 14 日,阳春市与江苏富源集团、星全文化青年创业孵化基地签定了阳春市青年创业孵化基地建设框架协议。2018 年 1 月 5 日,时任阳春市市长和陈星全为「阳春市青年创业孵化基地」牌匾揭幕。

有关部门早已关注到富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的问题。2018 年 9 月,南通市通州区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向南通市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送《关于请求对富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专案予以指导协调的请示》,称 2018 年以来,通州区按照市委市政府的决策部署和市处非办的工作要求,全面摸排辖内非法集资风险,将富源公司列为非法集资重点风险单位,8 月份富源公司资金问题开始暴露,通州区立即建立以常务副区长任组长,区委政法委书记和区公安局局长任常务副组长的专案工作组。经初步调查,富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的金额大、形式活、且外地分支机构多。

2018 年 9 月 12 日,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给中国人民银行通州支行发函,提到 2017 年 3 月以来,警方陆续接到群众反映富源公司通过单用途预付卡充值返利、App 理财、办学、开新店、汽车销售等方式向社会公众和内部员工吸收资金且金额巨大,富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根据通州区政府专项工作要求,需要中国人民银行通州支行协助查询富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员账户交易流水。2019 年出炉的多份裁判文书也表明,法院认为相关民事案件涉嫌经济犯罪,应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不过直到 2020 年 5 月,警方才对富源公司和陈星全正式立案侦查。2021 年 2 月 7 日,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通报,警方对富源公司高管、美容美发大区经理、区域经理开展集中审查和资金追缴工作,目前已到案 100 余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41 人,其中逮捕 5 人。对于资产追缴,警方表示,查封、扣押富源公司资产包括:如东富源职业培训学校、富源公司四安培训学校、富源大楼、江苏绿佳置业有限公司债权;查封相关不动产 58 处;查封扣押汽车 25 辆;追缴涉案嫌疑人非法收入、冻结理财保险等约 4100 万元。

2021 年 4 月 3 日,南通市通州区检察院通告称,富源公司、陈星全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裴兰英等 33 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已由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移送通州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截至发稿,该案尚未起诉到法院。7 月下旬,有投资者从警方了解到,案件已退回警方补充侦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