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广路隧道的英雄和逝者

7 月 20 日的郑州京广路隧道里,有人挺身而出英勇救人,也有 6 名遇难者与家人永隔

7 月 22 日凌晨,马巧连做了一个噩梦:一条巨蟒瞬间吞噬了一个小孩,虽然看不清小孩的面孔,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悸把她从梦中惊醒。儿子许钰昆在郑州「7・20」特大暴雨中失联已超过 30 个小时。儿子的同学劳力告诉她,许钰昆最后失联的地方是在家门前不远的京广北路隧道里。

在同学眼里,许钰昆虽然成绩不算好,但是个热爱运动、开朗的大男孩,在同学中人气颇旺。得知他失踪后,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都在社交媒体上帮忙寻人。14 岁的年纪正是叛逆期,虽然有一些顽皮,但许钰昆体恤父母的不易。他会在母亲快下班时烧好开水、蒸好米饭等着母亲回家做菜。

两天后,马巧连在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太平间里见到了儿子,在污水中浸泡了四天的遗体已经面目全非。第一眼,马巧连不愿意相信那是她的儿子。14 岁的许钰昆已经长到 1.72 米高,总是调皮地笑着露出一对可爱的酒窝和虎牙。马巧连认出了儿子的黑色运动衫和手腕上刻有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特名字和 24 号(科比的球衣号)手环。儿子喜欢打篮球,最崇拜科比,梦想成为科比那样的篮球运动员。

7 月 26 日,河南省政府新闻办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郑州京广快速路隧道共发现 6 名遇难者。郑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江涛介绍称,7 月 20 日以来,郑州持续遭遇极端特大暴雨侵袭,全市范围的道路遭遇严重汛情,京广快速路隧道出现车辆及人员被困险情。其中受灾最严重的京广北路隧道长度约为 1.7 公里、积水最深处 6 米左右。7 月 21 日,救援指挥部组织多台「龙吸水」大功率水泵对京广快速路隧道内积存的雨水进行抽取,经过连续 5 天、24 小时不间断的作业,共抽离隧道积水 60 多万立方米,共从三处隧道内拖移安置各类车辆 247 辆,现场排查发现 6 名遇难者,5 男 1 女。

14 岁的许钰昆是其中一名遇难者。「可怜我的儿子都来不及长大。」7 月 25 日,马巧连把儿子火化葬在许昌老家,特地给他烧了一双平时舍不得买的 500 多元的篮球鞋。

夺命隧道口

7 月 20 日,马巧连像往常一样清晨 5 点半就出门上班,她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电梯工,早上 6 点到 12 点是第一个班,中午 12 点到下午 6 点是第二个班,为了多挣些钱,她经常一天上两个班。她无数次后悔,把 14 岁的儿子许钰昆独自留在家里,如果不加第二个班,早点回家陪儿子,儿子就不会在大雨天跑出去了。

7 月 20 日那天从早上就开始下雨,雨越下越大。马巧连不放心儿子,下午 3 点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儿子说在家,下大雨担心漏电把家里电闸关了。下午 4 点多,马巧连发觉雨下得异常大,像汹涌的河从天上倒泼下来。50 岁的马巧连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心中隐隐不安,4 点 32 分,她又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水声。儿子说,在外面,遇到大雨在避雨。她叮嘱儿子尽快回家。

许钰昆并没有告诉母亲,他和同学李浩明在家附近的京广北路隧道里避雨。隧道里一般只有机动车通过,家里只有自行车,她和儿子从来没有走过那个隧道。直到儿子失踪一晚后,第二天早晨劳力才告诉马巧连,20 日下午,劳力和许钰昆、李浩明还有另一个同学在外面玩,下午 4 点左右,许钰昆和李浩明为了避雨钻进了京广北路隧道入口,而劳力和另一个同学则在隧道外的一处屋檐下避雨。

劳力和许钰昆最后联系是在下午 4 点 42 分,他拨通许钰昆电话,许告诉他隧道里已有很多积水,电动车被水冲走了,等找到电动车就退回来。此后他再给许钰昆拨,电话就不通了。劳力说,5 点多他曾尝试走到隧道北入口去找许钰昆和李浩明,但隧道里水已经没过大腿,原本用来注水的窨井猛烈往外冒水,困在隧道里的车陆续往外倒车退出来。劳力在大水中站不稳,只能退出隧道。他看到有不少人弃车从隧道走出来,但没有见到许钰昆和李浩明的身影。

车主贾明是和许钰昆应该是差不多时间进入京广北路隧道。当天他急着回家,大约下午 3 点 50 分左右驾车驶入中原路和陇海路的交接处,导航仪显示,京广北路隧道出口处有 200 多米长的红色拥堵路段。他本想绕过京广北路隧道从陇海路的岔道口右拐上高架桥,但高架入口显示封路,还有工作人员站在路口阻拦。于是他从京广隧道北入口驶入隧道。「通过隧道很顺畅,那时候隧道地面没有雨水,一分钟就过去了。」贾明说。

京广快速路隧道全长 4.3 公里,由三段不连续的隧道——京广北路隧道、京广隧道中段和京广南路隧道依次组成。驶出京广北路隧道开了 20 米左右,堵车了,贾明停车玩了一会儿手机,下车看了看前面的路况,路面有薄薄一层水,大家都没当一回事。「听说前面的隧道有积水,最前面的车不敢往前开,大家就堵在京广北路隧道至京广南路隧道入口的路面上,大约堵了 200 多米长。」以为是正常堵车的贾明回到车上继续玩手机游戏。

又过去了半小时,贾明渐渐发现不对劲,雨水顺着斜坡往隧道里倒流。排在后面的司机心急往前开,前面的车慢慢挪出位置,原本车距 1 米,渐渐挪到车距不到 10 公分。「这个时候大家依然没有察觉到危险,想着尽量挪到高处去。」贾明也随着挪动的车流前进了十几米远。

贾明真正察觉到危险是在下午 4 点 45 分,地面的积水已经没过车轮三分之一。根据驾驶经验,三分之一车轮没过水就有危险,贾明开始做「要不要弃车」的思想斗争。5 点 20 分左右,排在贾明后面的车主不断有人弃车往绿化带高处走。「有人喊隧道涨水,我往后一扭头,看到后面有车往隧道里漂移。我立即弃车往外跑。」贾明清楚记得,他弃车时,水位已经没过车轮,推开车门都很费劲。他蹚水到绿化带高处,看到隧道口三分之一已经淹在洪水里,斜坡上的车被洪水推着往隧道里漂移,不到 5 分钟,他的车也被推到隧道里。傍晚 6 点左右,贾明看到隧道已经被洪水灌满,成堆的汽车漂浮在隧道口。「我从来没有见过这阵势,就像世界末日一般,幸好我弃车逃出来了。」贾明告诉财新。

惊险大逃亡

9 年前经历过北京「7・21」特大暴雨的侯文超,没想到会再次经历郑州「7・20」特大暴雨。他从 9 年前的北京暴雨中学到的经验,帮助他和上百人从郑州暴雨中逃生,他救人的视频事后在网上走红,被称为「平凡英雄」。

据侯文超回忆,他也是在下午 4 点左右通过的京广北路隧道,驶出隧道又往前开了 100 多米就堵上了。一个多小时仅移动了 10 多米。侯文超闲得没事,和在北京的同事微信聊天,不知不觉水慢慢涨起来,沿着斜坡往隧道倒灌。侯文超告诉同事,郑州的暴雨下得比北京 9 年前的那场暴雨还大,同事不信,要他拍视频看。

和同事视频完,下午 5 点半左右,侯文超突然发现水涨大了,三分之二个车轮都没在水中。侯文超想到在北京「7・21」暴雨中淹死在广渠门桥下的驾车男子,他立即弃车往外跑。「我一开门水就往车里灌,车外水位已经没过我的膝盖。」侯文超在水中摸索爬到附近的一个高台子上,扯开嗓子喊:「车不要了,保命要紧!赶紧出来,再不出来,命都没了!」

附近的车主在他急促的叫喊声中陆续弃车往高架台子上走。有一些车主舍不得车,还在车上磨蹭观望,侯文超就再次下水去敲车窗。「有一位老太太舍不得下车,她说车是孩子刚买的新车。我说现在保命要紧,不要顾车了。我和她的家属硬把她拉下车了。」有一次敲车窗,侯文超还脚底一滑,险些被冲走。

侯文超站在水里喊了十来分钟,敲了二十多次车窗,在他的带动下,一些青年人也加入到喊话的行列中,人们纷纷弃车逃生。侯文超最后上岸时,看到绝大多数人已经弃车走到安全地带。「到下午 6 点左右,隧道口已经看不见了,上百辆车被洪水冲击漂浮在隧道出口处。」

这天下午,京广北路隧道口还出现了另一位平凡英雄——网约车司机杨俊魁。杨俊魁今年 45 岁,曾在济南军区某特种部队服役 4 年,当天他多次往返洪水中连救数名溺水者。

杨俊魁回忆,他是在下午 4 点 10 分左右从京广北路隧道口驶出,也被堵在出口处的斜坡上。「听说前面有个小隧道有积水不能通行,因此堵住了。」大约 4 点 30 分左右,杨俊魁发现有水开始向隧道里灌。4 点 50 分左右,杨俊魁感觉水已经没过了轮子,车有点飘。此时排在杨俊魁后面的车主已经陆续有人弃车往高处走。杨俊魁有点舍不得车,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这车是单位的,他担心淹了车要赔钱。但有人敲他的车窗,让他赶紧往外撤,要不车冲到隧道里会有生命危险。

权衡再三,杨俊魁弃车往外走,此时车外的水已经有 1 米深。三分钟后,他的车漂起来,「像船一样被洪水推着往后面跑」。洪水中,大家搀扶着往高处走。在往外撤的过程中,不断有人呼救。一对 50 多岁的老人车门打不开了,从车窗往外爬,杨俊魁和另外两位男士帮忙把老人拉出来,搀扶着继续往前走。

没走多久,杨俊魁发现不远处有五个人站在一辆正在下沉的车顶。水很大,车很快就沉下去,五人站在水里扑腾、呼救。杨俊魁把手机交给身旁的人,跳下水去救人。五人中两名男士懂一点水性能自救,已经扑腾往岸边游,另外三名是女士,在水中呛水呼救。据杨俊魁回忆,当时水大概已经有三四米深,他奋力游到三名女子旁边。意识到他不能同时救起三个人,便让离他最近的女子拉住车门,然后游到第二个女子身边帮助她在车顶站好,再帮第三名女子拉住一辆大黑车。但此时站在车顶上的女子又快跌入水中,他又托起该女子往浅水处游。其他两名女子也被旁人救回浅岸边,三名女子幸运获救。杨俊魁告诉财新记者,待他回到岸边喘息,才发现「隧道已经满了,像一条河」。

弃车后的侯文超和杨俊魁在黑夜中蹚水回家。侯文超永远忘不了那个夜晚,郑州全城大停电,路上没有灯,仅有折射在水面的微光。路上的积水高低不平,有时水位到了侯文超的腰部,有时到了胸部。不认识的同路人互相搀扶着往前走,对面走过来的人会告诉他们前方的路哪里水深哪里水浅,注意哪里有危险,他也会告诉迎面而过的人他刚走过的路哪里危险。不认识的人默默扶持着,在郑州的街头蹚水回家。10 公里的路,侯文超走了 6 个小时,到家时已是凌晨 2 点。

艰辛寻人路

有的人却再也没有回家。王卫东的妻子陈丽丽记得,接到丈夫的最后一个电话是在 7 月 20 日下午 6 点左右,「他在电话里喊『老婆,救命、救命』,我问他具体地址在哪里,他喊了几声『救命』后电话就断了」。

慌了神的陈丽丽立即拨打 110,打了很多次都占线,最终打通了,110 把电话转到大学路派出所,接警员在一番询问后,建议她联系别的派出所。京广路隧道全长 4.3 公里,分属三个不同派出所辖区。在求助多次后,陈丽丽最终打通了一马路派出所的报警电话。「接线员跟我说,一马路派出所的水也很深,我们没有工具也困在这里出不去,你们先自己想办法吧。」陈丽丽回忆说。

绝望的陈丽丽再次拨打 110,110 平台再次把她分到一马路派出所,这回接警人员态度友好地询问了她老公的身份证号、穿着、外貌特征,让她等消息。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她再次打电话给派出所,接线人员说:「我们已经给领导汇报过了,等消息吧。」陈丽丽请求接警人员能否在警察内部平台共享信息帮助寻找王卫东,接线人员让她等消息。

此时已经是晚上 9 点多,警方救援渠道指望不上,只能自救。王卫东的女儿王欣然在 QQ、抖音、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上发布寻人启事,包括父亲的照片和车牌号,请求网友帮助。

母女俩熬到 7 月 21 日凌晨 4 点多,天微微亮,水渐渐退下去,她们互相搀扶着出门去寻找王卫东。一遍遍蹚水在王卫东回家路上找,不见人影。挨到 21 日下午 6 点,王卫东失踪 24 小时,陈丽丽再次去派出所报案。先去王卫东户籍所在地大学路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停水停电,不能做登记。派出所建议她们去上级单位二七区公安分局报案,到达二七区公安分局门口,陈丽丽被门卫拦下来,「我们不受理,建议再回大学路派出所报案」。

在被推诿过程中,王欣然的同学发给她一段视频,这是网友录制的一段抖音视频,告知在陇海路京广路自南向北发现车牌号豫 AE963 GM,「谁的家人,被困车里,没有生命的迹象了。」陈丽丽心猛地往下一沉,那正是王卫东开了十多年的车牌号。陈丽丽和王欣然赶到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已经是 21 日下午 6 点半,上百台汽车横七竖八漂在水中,岸边聚集了数百人在围观救援人员打捞车辆。

王欣然拉起警戒线想往里闯,一名救援人员阻止她,她焦急地喊:「我爸爸的车在里面,我要去找人。」那名救援人员告诉她,「已经救了 50 多人上来,都是活的,只有一个人不行了,穿短裤的。」并指给她看不远处地面上躺着的一具遗体。陈丽丽听说那具遗体是穿短裤的,还心存侥幸,结婚 25 年来王卫东每天穿的衣裤都是她事先准备好的,她清楚记得 7 月 20 日那天她给王卫东准备的是一条灰色亚麻长裤。

但当陈丽丽凑近跟前,看到被摆放在麻布袋上的遗体,头上套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摘下塑料袋,露出的正是王卫东苍白僵硬的面容,灰色的长裤被挽到大腿处。「旁边的一个人告诉我,尸体是在上午 10 点多从车里打捞出来的」。

陈丽丽拨打 110,110 平台安排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车到现场,做了常规心肺检查,确认已经无生命特征。

许钰昆的遗体是在水里泡了四天后才找到的。7 月 20 日下午 6 点多,马巧连从医院下班回家,她租住在一栋地势低洼的老旧小区一楼,当时大水已经淹没一层楼梯台阶浸入家里。钥匙在儿子许钰昆手里,敲门无人应答。马巧连打儿子电话,不通。

马巧连打电话给远在海口建筑工地打工的老公许照云和在广州工作的女儿许安然,告知许钰昆在暴雨中失踪了。许照云老家在许昌农村,为了讨生活,一家四口人分居三地,许钰昆读小学后,马巧连就独自带着儿子在郑州借读。为了挣更多的钱养家,许照云这些年在山东、新疆、广州、海南的工地里做玻璃幕墙安装,一个月 6000 元工资,除了基本生活 1000 元,他把剩下的 5000 元都寄给马巧连供女儿、儿子读书。

由于疫情原因,去年过年许照云在海南没能回郑州和家人团聚。今年 7 月初,许钰昆办好了身份证,马巧连带着他去海南探望许照云。看着一年多没见的儿子突然长得比自己个头还高,许照云很欣慰。为了激励许钰昆好好读书,许照云带儿子到建筑工地上干了几天活。许照云有高血压,偶尔会头晕,却经常要爬到高处安装玻璃幕墙。临走时,许钰昆把自己的两件 T 衫留给父亲,因为他看到许照云的汗衫有很多破洞。7 月 12 日从海南回到郑州,马巧云觉得儿子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有一天下班回来,儿子煮好了一碗面加一个荷包蛋等着她,这是她第一次吃到儿子做的饭。

马巧连无论如何想象不到,从海南探亲回来 8 天后的 7 月 20 日,她会在洪水浸泡的楼梯间站了一夜,精神恍惚。直到第二天早上,儿子的同学劳力电话告诉她,头天下午他和许钰昆等四人在一起玩耍,许钰昆和李浩明为了避雨进入了京广路隧道,两人最后一次联系是在 20 日下午 4 点 43 分,许钰昆告诉他隧道涨水了,电动车被漂走了,此后就失去了联系。马巧连跑到隧道口,看到被洪水淹没的隧道,哭晕了过去。

因为郑州当天停航,丈夫许照云 7 月 21 日从海南坐飞机到安徽阜阳,再从阜阳打出租到郑州,这笔交通费相当于他数月的生活费,但他已经不在乎了,「儿子出事了,钱又有什么意义」。

姐姐许安然也从广州赶回来,她比许钰昆大 10 岁,姐弟俩关系很好,小时候父母外出工作,许安然负责照顾弟弟的生活和学习。许安然读大学,每次回家许钰昆总会缠着她有说不完的话。去年过年,许安然带弟弟去餐厅吃了一顿美食,顺手给许钰昆拍了一张照片,镜头前弟弟朝着姐姐昂着头傻笑,许安然感慨转眼间弟弟就从小不点长成了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许安然没有料到,这张照片最终会以寻人启事的方式出现在各个社交媒体上。在弟弟失踪期间,有上百个志愿者看到信息后打电话给许安然,询问是否找到许钰昆。

一家人在隧道出入口来回往返,焦急等待了三天。这是许照云夫妇一生中最漫长的三天,他们望眼欲穿盯着隧道口,期待救援人员从隧道里打捞出来什么东西,又害怕真打捞出来儿子遗体。他们期盼儿子还在某处活着。

7 月 24 日,警察通知许照云去郑大五院认领遗体。在打车去的路上,出租司机听说他们是暴雨遇难者家属,坚决不收打车钱。许钰昆的遗体躺在医院太平间的地板上,在水中浸泡了过长时间,遗体已经腐烂肿胀,看不出面目。许照云认出了儿子手腕上戴着刻有科比名字和 24 球衣号的手环,确实是他的儿子。

截至发稿,和许钰昆一起失踪的李浩明还没有找到,家属正在等待 DNA 比对结果,李浩明也才 14 岁。

沉重的一课

在 7 月 28 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兼水利部副部长周学文介绍,今年以来气候异常,极端天气事件多次频发。7 月 20 日郑州最大小时降雨量达 201.9 毫米,突破我国大陆小时降雨量历史极值 198 毫米。

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死者家属说,郑州「7・20」特大暴雨是她一生中遇到的最大的雨,她问道,「是天灾,但此前气象部门发布五次暴雨红色预警,相关部门为何不重视,不及时停运地铁、封闭隧道?」

从地图上看,全长 4.3 公里的京广路是贯通郑州南北的大动脉,其中既有高架桥又有隧道,地形较为复杂。此次事故主要出现在京广北路隧道,京广北路隧道主线全长 1835 米,其中暗埋段(陇海路–中原路)长度 1360 米,敞开段长度 475 米。

有关部门是否做了防汛预案,三条隧道中,为何京广北路隧道伤亡最为惨重?郑州市城市隧道综合管理养护中心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财新,从 7 月 20 日凌晨该部门就接到防汛通知,早上 6 点就派工作人员在地势低洼的京广路上防汛,采取道路管制和现场人员值守等措施。但具体是在何时何地预警、交通管制,该工作人员称「没办法给出具体准确回答」。

财新走访 7 月 20 日当天下午在京广路上行使的数名司机,有司机称下午在京广南路隧道入口处的电子路牌上显示隧道内有积水,进行交通管制,该司机猜测这或许是京广北路隧道出口处堵车的原因之一。「前面的车不肯走,后面的车自然就拥堵在进京广南路隧道前的路面上和京广北路隧道里。」但接受采访的数名司机告诉财新,在洪水倒灌进京广北路隧道内时,隧道主出入口没有看到有专人进行交通管制。

据现场司机描述,「4 点开始堵车,京广北路隧道还没有水,4 点半之后,地面渐渐有积水,一个来小时慢慢倒灌进隧道。突然涨大水冲跑车是在下午 5 点之后。这中间有一个多小时,没有任何交通防汛部门的人前来指挥」,贾明告诉财新,堵车现场主要是司机们自己在维持秩序,刚开始大家没有预见到危险,以为堵车只是暂时的,拼命往前挪车给后面的车让出稍许空间。「如果在隧道开始积水时就有工作人员来现场指挥,隧道外和隧道里的车能及时倒车退出京广北路隧道,损失不会这么惨痛。」贾明分析。

另外,让贾明困惑的是在京广路隧道的主干道隧道出入口没有工作人员现场调度,但在此前其他岔路口有的已经封路,「岔路口封路,司机大多选择往主干道隧道走,但关键的主干道隧道出入口又无人值守,这是什么逻辑?出现险情后,紧急救援跟不上来,民众只能靠自救」。

郑州市城市隧道综合管理养护中心工作人员解释称,京广北路隧道一共八个进出口。到 7 月 20 日下午 4 点左右,京广北路隧道封了五个口,其中下午一点以前封了两个,四点以后封了三个,分别是四个进口和一个隧道岔路口。关于为何不封隧道主要进出口,该工作人员称,当时隧道里还没有积水,隧道中还有车,所以不能封出口。

郑州「7・20」暴雨之惨烈给全国人民上了沉重的一课。7 月 21 日,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印发通知,要求运营单位在前期排查工作基础上,重点排查地势低洼车站、过渡段、长大区间等重点区域排水设备设施的能力,能力不足的,要及时补强等等;要充分汲取近期发生的雨水倒灌事件教训,进一步调整完善应急预案,对超设计暴雨强度等非常规情况下采取停运列车,疏散乘客,关闭车站等应急措施;要做好与气象部门的沟通对接,加强对洪涝、气象灾害等信息的收集;要进一步加强巡查监测,及时发现险情苗头,科学研判发展态势,及时启动相应等级预案。

7 月 26 日,国家发改委也发布了关于加强城市重要基础设施安全防护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按照最严酷的极端天气情况完善应急预案,建立第一时间响应机制。一旦出现极端天气等非常情况,要坚决即时启动最高等级响应,该停学的停学,该停工的停工,该停业的停业,该停运的停运,对隧道、涵洞等易涝区段,要及时警戒并采取封路措施,有序疏散群众,杜绝侥幸心理,克服麻痹思想,防止贻误战机,尽最大可能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坚持「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原则,按照最严酷的极端天气情况完善应急预案,建立第一时间响应机制。

许钰昆的篮球之路在这个夏天戛然而止。这个今年一下子从 1.5 米长到 1.72 米的小伙子知道父母打工不容易,轻易不问父母要钱,去年他看中了一双 500 多元的乔丹牌篮球鞋,央求马巧连给他买下来。马巧连开电梯一个月工资 2200 元,她舍不得,最终买了一双 100 元的仿制鞋给儿子,儿子也没抱怨。在儿子火化下葬时,马巧连特地买了这双鞋烧给儿子,「家里穷,生前穿不上,死后总得让他穿得开开心心地走」。

马巧连很少责骂儿子,她后悔最近一次错怪了儿子。出事前几天,许钰昆连续几天晚归,她担心儿子在外面不学好,和儿子吵嘴,儿子气愤离家。最后她给儿子电话道歉,儿子告诉她,这几天他在外面兼职打工当保安,一天 100 元,已经攒下了 300 元,想给父母买新衣服,给自己买篮球鞋。这 300 元至今还存在他埋在郑州京广路隧道某处的手机账户里。

52 岁的许照云说,他这一辈许家兄弟姐妹五人,下一辈家族里只有许钰昆这一个独苗男孩,却夭折了。「他带走了我的全部希望,孩子不在了,我去外面打苦工还有什么意义。」许照云在记者面前突然哽咽,继而嚎啕大哭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