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投资何处去?

资本市场的呼声下,转型自救的重担被摆到传统油气企业面前,但平衡长期转型和短期能源稳定供应的问题始终存在

「在碳中和的路线图中,没有对新的化石能源供应进行投资的需要了。」国际能源署(IEA)在 2021 年 5 月发布的《在 2050 年之前实现净零碳》报告中这样写道。在全球决策者的推动下,气候议程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全球能源转型势头已不可逆,可再生能源对资本的吸引力加速上升,传统油气企业巨头必须脱胎换骨的时代已经来临。但同时,在快速「转绿」过程中,也可能因可再生能源产量波动而传统油气产出不足出现能源体系安全问题。

挪威能源咨询公司 Rystad Energy 等机构统计,相比 2014 年全球能源企业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上一共投入了 7350 亿美元,到 2020 年时,这一注资规模缩减了一半以上。而同期内企业对风能和太阳能项目的投入,却从 1350 亿美元扩张至 2200 亿美元,未来几年就可能反超油气板块。即使 2020 年各国经济因疫情承压,全球公私部门对可再生能源、电动车等减碳项目的投资总额还是达到了 5200 亿美元,相较 2019 年增加 12%。

过去十余年,「绿色金融」「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绩效)概念投资在资本市场时而受捧,时而受冷。但随着近年政策红利的不断释放,消费者减排意识和习惯的普及深化,可再生能源的巨大市场前景日渐明晰,碳中和投资不再被视为少数人的一时兴起,而是一个值得长期押注的新风口。

而在资本市场的呼声下,转型自救的重担被摆到传统油气企业面前。昔日市值一骑绝尘的油气企业巨头,因为转型不力而频遭股东压力甚至被迫对簿公堂,一度人人喊打。在绿色转型的大背景下,这些传统油气企业的未来应对,也成为包括资本市场在内各方关注的焦点。

绿色金融跻身主流

投资者的信心构筑在全球能源结构将会持续优化的前景上。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前述报告,2020 年,石油、煤和天然气分别满足了 30%、26% 和 23% 的全球能源总需求。国际社会若想实现 2050 年前温室气体净排放量降为零的目标,风能、太阳能、水电、地热能、生物能等可再生能源,再加上核能这一重要角色,以上能源类别在 2050 年的全球能源结构中应占比 80% 左右。

化石能源比例应从 2020 年的 80% 降至 2050 年的 20%。原油的日需求量,应从 2020 年的 9000 万桶,降至 2050 年的 2400 万桶。天然气的年需求量,将在同期内下降 55% 至 1.75 万亿立方米。各国应从 2021 年起停止批准新油田和气田的开发项目。煤炭需求将下降 90%,在 2050 年的全球能源构成中占比不足 1%。

资本市场早已随之调整航向。据国际投资研究机构晨星(Morningstar)统计,2021 年一季度,全球 ESG 基金的资产总规模达到近 2 万亿美元,是 2018 年一季度 0.6 万亿美元的 3 倍以上。如今的每一天,ESG 基金都能获得 30 亿美元的新投资。针对可持续项目的债券和贷款的日发行量达 50 亿美元以上。截至 2021 年 4 月,美国最大的几家银行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和花旗共同承诺,未来 10 年将为遏制气候变化提供 4 万亿美元的融资。

能源咨询研究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估计,至 2050 年,累计流入资金规模最大的新能源领域依次是:电力传输及电网改造将获得 18 万亿美元投资、风能 11.6 万亿美元、太阳能 7.5 万亿美元、核能和水电 3.3 万亿美元、电池制造 3 万亿美元、能量储存 2.1 万亿美元、火电 1.1 万亿美元、去碳相关投资 0.9 万亿美元。

得益于政策红利、投资热情升温等因素,清洁能源的融资成本正在降低。根据牛津大学 2021 年 4 月公布的研究结果,和 2010–2014 年间相比,太阳能、陆上风电、海上风电项目的融资成本在 2015–2020 年间分别下降了 20%、15% 和 33%。

特斯拉等明星企业的股价表现亮眼,也利于市场逐步转变对清洁能源投资的观感,而非拘泥于这类项目周期长、风险高的刻板印象。虽然这只股票备受争议,为不少空头所看好,但在 2021 年 6 月之前的 12 个月内,特斯拉股价从 200 美元大涨到了 600 美元左右。据晨星统计,从 2021 年前四个月的盈利状况来看,70% 依照 ESG 原则寻找投资标的的基金公司,都击败了不参考 ESG 标准的基金公司。

在应对气候变化危机、推动能源结构变革的复杂过程中,不论政府还是私人投资者,总会有押宝的赢家和输家。但伍德麦肯兹的首席分析师布朗(David Brown)表示,未来华尔街一定会向碳中和继续「砸钱」,这场博弈最终的「净收益就是新产业的涌现」。

油企危机

这场能源变革中,曾经统治全球市场的欧美大型油气公司首当其冲。过去百年,它们一直依靠重资产、高收益的惯性发展模式,因此如今转型的阵痛尤为深刻。但面对投资者敦促其断臂自救的内部驱动力,以及监管合规等外部压力的冲击,油气企业开始步履维艰地迎合大势。而油企迄今为止的种种遭遇也提示外界,对它们「揠苗助长」可能为其转型增添计划外的阻碍,甚至引发一定程度上的反作用。

2021 年 5 月底,昔日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就遭遇了一次「气候政变」,在激进投资者的要求下撤换了三名董事会成员。这次董事会换血,或成为鞭策其他油企加速转型的里程碑式事件。

推举新董事的激进投资者是一家叫作「引擎 1 号」(Engine No.1)的基金公司,原本在华尔街默默无闻,仅持有埃克森美孚 0.02% 的股权。但这一次,它罕见争得了贝莱德(BlackRock)、先锋(Vanguard)和道富(State Street)三家万亿资管公司的鼎力支持,三者一共掌握埃克森美孚近 20% 的投票权。「引擎 1 号」和它们联手,才能成功推动了管理层的变革。

「引擎 1 号」等主张绿色转型的投资者表示,埃克森美孚应当作出 2050 年之前实现净零排放的承诺,该公司现在的减排行动还远远不够。「这不仅涉及气候问题,当今世界变化迅速,埃克森美孚的商业模式存在巨大风险,设立零碳目标也是涉及一个投资者利益的根本问题。」

「引擎 1 号」还提示贝莱德等大股东,自己对埃克森美孚施压,和贝莱德今年签署的《净零资管公司倡议》(Net Zero Asset Managers Initiative)努力方向一致,都是致力于推动投资组合中的企业在 2050 年之前达成碳中和。

在解释为何与小股东站在一边时,贝莱德方面表示,埃克森美孚必须采取更多行动来调整长期策略,以管控威胁股东利益的气候风险。贝莱德首席执行官芬克在今年的年信中也写道,在贝莱德客户的优先项名单上,「没有比气候变化更重要的议题了,客户几乎每天都在敲打我们」。

据《纽约时报》报道,贝莱德、先锋和道富三家的势力加起来,在美国标普 500 指数所有公司 2018 年的董事会选举中,平均拥有 25% 的投票权。虽然在过往的代理权之争中,这些掌握强大话语权的投资机构,一般避免和管理层发生冲突,但如今它们也明确表示了减排的决心,这将为欧美的产业界带来巨变。对于自身的绿色变革和长期出路,大型油企势必予以更认真的思考,并配以让外界信服的行动。

许多油企已经因为行动缓慢、未认真履行减排承诺而尝到了诉讼的滋味。就在埃克森美孚董事会洗牌的前后,一家荷兰法院裁定,荷兰石化巨擘皇家壳牌必须在 2030 年之前将碳足迹在 2019 年的基础上削减 45%。该公司的原计划是 2030 年前削减 20% 的碳排量,并在 2050 年前和欧盟同步实现碳中和目标。

这一裁决有望成为判决全球其他油气公司法庭纠纷的参考先例。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统计,目前在美国的各家法院,就有约 1400 件气候变化的相关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康涅狄格等美国州政府对多家石油公司提起诉讼,指称其通过出售化石燃料令气候风险上升。州政府要求被诉企业提供金钱赔偿,供受影响的地区修筑海堤等基础设施,巩固它们应对极端天气和海平面上升等气候灾害的能力。

在华盛顿特区、纽约市等地方政府发起的一些诉讼中,油气公司被指刻意弱化气候变化的威胁,将传统能源包装成「清洁」能源误导公众,也就是所谓的自我「洗绿」(greenwash)。

纽约市司法部门时任公司法顾问约翰逊(James Johnson)解释,被诉的油企「花费了上百万美元说服消费者,这些公司的产品是绿色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还有投资者发起集体诉讼,控告埃克森美孚没有为其业务造成的气候影响负责,也没有进行充分的信息和财务披露,以致股价下跌伤害股东利益。

这些案件中的被控企业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英国石油公司等全球最大的传统能源公司。但这些企业否认了相关指控,大呼不公,并称这些诉讼无益于缓解气候变化。

在壳牌的荷兰诉讼案中,壳牌就抗议法庭的裁决结果「不公正」,已表示将上诉。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范伯登(Ben van Beurden)也同时承诺,壳牌会采取「大胆但慎重」的步骤继续向减排目标迈进。

传统能源行业的观察者指出,激进投资者的连番施压、不友好的政策环境、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能源需求受到抑制、油价在 2020 年经历低潮等重重因素,已经让这些大型油企有些「窒息」,拖缓了它们的转型进度。

2020 年,许多油企为了挽回投资者信心,在油价暴跌、业绩暗淡的情况下,还是借款来坚持分配股息,并为此欠下巨额债务。当年度,埃克森美孚录得净亏损 224 亿美元,营收大幅缩水 32%,债务规模在疫情期间飙升了 40% 至 730 亿美元。

随着原油需求和油价在 2021 年出现反弹,石油巨头的利润和现金流都有明显改善。从「引擎 1 号」2020 年 12 月向埃克森美孚发出挑战,至 2021 年 5 月成功推动董事会重组,埃克森美孚的股价攀升了 45%。

在现金流得到恢复后,油气企业仍普遍将偿还债务和回报股东视为优先项,不惜为此牺牲对核心业务的投资。彭博在 2020 年 8 月时报道,彼时美国石油企业的现金流疲软,不得不削减对油田钻探的支出,导致美国活跃的钻井平台数量降至 176 个,达 2005 年以来最低。美国前两大油企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也计划,在 2025 年前继续大幅削减支出。这样一来,传统油气企业就更难有财政空间开展减碳投资和商业模式转型。

在一些极端情况下,油企甚至丧失了「容身之地」。《金融时报》在 2020 年 12 月报道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纠纷事件:圣诞节前夕,户外服装品牌北面(North Face)拒绝了一家传统能源企业的服装订单。这家名为 Innovex 的企业是美国休斯敦的一家油田服务公司,它想为员工定制一款有 Innovex 公司标志的北面外套,作为员工们的圣诞礼物。北面却以环保为由拒绝和 Innovex 签合同。

后来,Innovex 的首席执行官十分愤慨地给北面写了一封信,痛斥北面的立场颇具「讽刺性」,因为这个品牌热卖的夹克衫的原料就是「由(油气)行业辛勤工作的男男女女所生产的石油和天然气产品」。Innovex 要求北面重新考虑拒不接单的决定,但北面最终没有妥协。

为了防止油企遭受类似「歧视」,在共和党势力庞大的美国石油大州得克萨斯州,州政府强势出台了多项相关立法,包括禁止州政府部门投资那些宣称和油气行业断绝合作关系的企业。这些举措也让得克萨斯州的能源转型之路,变得更为曲折复杂。

外界最大的担忧还是,石油公司的产出减少会否影响全球的能源安全。

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石油化工研究部研究员王海滨对财新分析,新能源行业发展期长、不确定性高,不过未来各国政府会继续补贴新能源产业,所以即使投资者大举进军,他们的盈利风险还是可控的。但可再生能源的产量波动、能源体系安全面临威胁等风险,主要还会由消费端承担。

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繁荣与发展项目高级经理、曾在亚行从事多年可持续发展工作的伊兹(Bart &des)则认为,能源供应不足的担忧「被夸大了」。他对财新强调,世界不会在「朝夕之间」就停用化石燃料,毕竟连欧洲的气候行动先驱国家也还没遇到系统性的能源短缺。

能源咨询公司 Rystad Energy 的高级合伙人兼分析部门主管尼斯温(Per Magnus Nysveen)表示,全球消费者在未来很长时间内,还是会需要石油,推动能源转型需要「和所有能源种类一起努力」。

他对财新特别指出,随着新能源份额在全球不断上升,油价的稳定也变得更重要了。因为石油行业的整体收益高,负债率较低,而新能源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借贷。如果新能源占全球能源结构的 80%,而能源价格出现急跌,可以想见能源安全将受到怎样的破坏。

2020 年 11 月以来,由于全球经济复苏拉动需求回温,但石油供应没有跟上,布伦特原油价格已经从每桶 40 美元的低点,回升至 2021 年 6 月每桶近 80 美元的高位。尼斯温补充道,不少投资者认为,油价进入了超级周期,恰恰是因为对传统能源项目的投资不足。

有市场人士判断,油价很快就会升破每桶 100 美元,重回 2014 年时的高点。但在尼斯温看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仍有未释放的产能,OPEC 产油国也会为维护能源市场稳定「采取负责的行动」。因此,油价短期内可能升至每桶 80 美元,但不会突破 100 美元。到了 2022 年,可能会回落并稳定在每桶 60 美元的水平。

「总会有一个平衡点出现。不过,在其他的某些时间点,能源市场的确会呈现失衡。」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能源组负责人宋云峰对财新展望道,目前中国和其他国家都在扶持绿色产业,在政府激励、市场需求扩大的持续影响下,技术难点会逐个击破,然后能源市场最终会形成供给和需求的良好比例。在市场独立后,扶持政策会有序退出,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气候监管框架升级

绿色金融的兴起和油气行业谋变的背后,是各国决策者一步步践行气候承诺、调整能源结构的立法和监管动作。

以走在前面的欧洲为例,1990 年至 2018 年,欧洲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下降了 23%。2019 年至今,欧盟出台了《绿色新政》等多部法规,确立了 2050 年实现碳中和、2030 年温室气体排量相比上世纪 90 年代减少 55% 以上等具体目标。

在其行动路线图中,欧盟计划通过转向清洁能源、发展循环经济、恢复生物多样性、减少污染等措施,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其减排举措几乎涉及所有经济领域,尤其是交通、能源、农业、建筑、钢铁、水泥、通信、纺织和化工等行业。

近来最受市场关注的一项欧盟重磅减排政策,为今年 3 月开始实施的《欧盟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SFDR)。有人也将其称作可持续金融领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二者都是欧盟为了在前沿领域引领国际规则制定,而率先出台的里程碑式法规。

SFDR 规定,但凡在欧盟融资的资管、保险、基金公司等所有市场参与者,即便总部设在欧盟境外,均须向投资者披露其投资组合中公司的碳排放情况。基金经理还要向投资者说明相关 ESG 风险,比如在气候危机恶化、企业治理道德不佳的情况下,投资者手上的投资价值可能承受怎样的影响。

野村旗下的绿色科技投资公司(Nomura Greentech)执行合伙人德莫特(Jeff McDermott)指出,这些信息披露要求旨在防止金融机构把自己「洗绿」,对外谎称投资组合符合可持续标准,以致投资者因为信息透明度不足,向那些不符合碳中和目标的项目投资。

SFDR 的执行将由欧盟 27 个成员国各自负责。爱尔兰央行已经发布了合规指导方针;德国 2021 年 6 月初通过的《供应链法》也进一步规定,德企应当如何确保国内外供应商遵循人权和环保标准,而且制定了罚款标准等执行细则;在欧盟之后,美国和英国政府也酝酿出台类似的强制披露规定,新加坡等国正围绕规定内容征询意见。

全球各大央行也加入了气候监管行列。2021 年 6 月初,英国央行开展了一次特别的压力测试,评估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在承担气候风险方面的健康状况。就如 2008 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央行纷纷对本国金融机构进行压力测试,检测其在经济危机、加息或贸易战等情景中的资产承压能力。

在英国的气候变化压力测试中,假设情景是海平面上升、洪水、台风、森林火灾等全球气候灾害。监管者以此提醒金融机构,应当事先了解气候变化将如何影响自身的资产价值,及早采取措施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韧性。

对于一系列监管新规,已经有积极的反响初现,同时也难免遇到阻力和反弹。法国从 2016 年开始要求部分投资者遵守可持续性方面信息的披露规定。法国央行 2021 年 1 月的研究显示,相比不受此规定限制的国内外投资者,该规定适用的投资者对化石企业的注资下降了近 40%。

但对于欧盟的 SFDR,有些基金经理指出,部分企业对环境影响数据的披露还不完全,基金公司难以向监管机构提供完整报告。德国的《供应链法》则被一些产业界人士斥为「过度官僚主义」的产物。有些德企批评,它难以有效促动企业及其产业链的绿色转型,反而对供应链稳定性构成了威胁。企业必须在程序繁琐的汇报环节投入额外成本,否则就得缴纳高额罚款。

不乏有批评者认为,即使是走在前端的欧美国家,为遏制气候变化采取的举措力度依然不够。在 2021 年 6 月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全球主要发达国家高调宣布,「我们的星球已经来到了一个拐点」。七国共同承诺,每年为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行动投入 1000 亿美元,但这一承诺已比原定时间表晚了一年。而且气候组织不满于 G7 的现有方案,批评其缺乏执行细则和量化标准。

从国家财政的角度出发,尤其是对中东等依赖石油出口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推进能源转型,总会伴随着财政收入缩水等不可忽视的掣肘因素。但观察人士指出,如果着眼于长远,大力扶持可再生能源或许会在一段时间内影响国库收入,却能在长期上帮助政府和企业避免许多「隐形损失」。海平面上升导致的民众流离失所、干旱洪水、食品等必需品价格飙升,届时都会给国家财政带来更为棘手的纾困压力。

外界普遍预计,权衡发展新旧能源的长期利弊后,决策者应对气候变化的监管姿态,今后还会更加强硬。因新冠疫情推迟了一年、2021 年 11 月将在英国格拉斯哥召开的第 26 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上,各国领导人在鼓励绿色融资、支持低碳经济、完善政策立法框架等方面,或将释出更加明确的信号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