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关联交易细节

针对银保机构股东所谓的“合理合法关联交易”套取资金行为,监管在持续整治多年之后,再从制度上立规,希望补齐制度漏洞

魔鬼隐藏在细节之中。

「哪里钱多且门槛低,哪里就会蜂拥一堆所谓的投资人」,这是多年来各类机构蜂拥入股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的关键因素。它们并非看好银行、保险公司的分红与发展,而是采用各种模式「合理合法」地进行关联交易,从银行、保险公司套取资金。大大小小的银行和保险公司,都成为渴望资金的投资人之目标,也由此产生了大批案件,从安邦集团到「明天系」,都是股东操控金融机构进行关联交易大量套取资金的典型案例。

在持续处置多家问题银行和保险公司之后,银保监会于 2019 年启动了持续两年的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治理,对全行业金融机构的股东关联交易全面评估。

2021 年 6 月 17 日和 6 月 21 日,银保监会先后发布《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和《银行保险机构关联交易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瞄准了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中的各种操作细节。

「2017 年之后,银行、保险机构的公司治理一直是监管补短板的重要内容。这两份文件应该是在强化银行机构、保险公司治理制度建设方面的重要文件。」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财新表示。

过去几年,包括包商银行、锦州银行、恒丰银行以及山西省多家农信社、城商行在内的各地问题中小银行的风险陆续暴露,而拥有「长钱」的保险公司,更是市场掠食者热衷的目标。根据财新此前报道,这些银保机构的风险表现为公司治理的全面失控,而最终的指向也是从银保机构中套取资金:大股东操纵占款、各种表面合法实则损害银保机构的关联交易,甚至形成「内部人 + 腐败官员 + 不良企业」的「黑三角」。

针对高风险金融机构经营风险,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在 2021 年 4 月博鳌论坛接受财新专访时表示,主要有两方面教训:一是大股东操纵。大股东以隐性、交叉持股方式控制机构大部分股权,通过违法构建的控制权提名、任命高管和董事会成员;这些高管的考核掌握在大股东手中,完全听命于大股东,就容易和大股东互相勾结并向大股东进行关联交易、掏空机构,给机构造成很大风险。二是公司治理不健全,完全内部控制。一些通过内部控制的银行高管想实现自己的私利,往往通过不法手段,损害银行利益,为达到自己的目的,把机构拖垮,从而造成高风险和巨大损失。

严监管之下,过去不少入股动机不纯的股东或因渔利机会不再、或因自身债务问题,纷纷从银行、保险机构退出。而在此轮处置问题银行的过程中,一大特点就是地方国资的广泛入局。在此背景下,有业内人士也提醒,在当前不少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和地方国资债务化解压力较大的背景下,要防止改革后的中小银行成为地方政府「钱袋子」的隐患。

合理合法的关联交易

2019 年、2020 年,银保监会已连续两年开展银行、保险机构股权和关联交易的专项整治。从财新的采访情况看,经过近两年的专项整治活动,不少股东方等市场主体对于监管趋严的感受已经十分明显。

从银保监会 2021 年 4 月披露的情况看,两年来,依法对违规机构和相关责任人实施行政处罚包括:处罚金额合计 1.4 亿元,处罚相关责任人 395 人,对部分人员取消任职资格或禁止从事银行业保险业;两年来,共清退违法违规股东 2600 多个;此外还分三批向社会公开违法违规情节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的 66 家银行、保险机构股东名单。

「之前很多股东入股中小银行就是为了通过关联交易圈钱,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薅三轮羊毛』:第一是贷款,第二是发债或者同业非标,最后再把银行的股权质押融资一轮——这些操作表面上看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没有直接的违法违规行为,但大部分行为都采用钻空子的操作,专找法律法规的漏洞入手。」一位中小银行的资深人士说道,而近两年风向逆转、监管趋严,不少当初抱着关联交易圈钱目的的银行股东都已向外出售股权。

他向财新展示的近期某集团公司在市场上寻求出售银行股权的一份情况说明中,罗列了该公司实际持有的西部某省十余家农商行的股权数和标价。

「最近一家 A+H 股上市城商行的前十大股东老板也想卖股权,因为不能质押不能融资,只有分红权。用老板的话来说,股权就是吉祥物了,所以想卖了股权去尝试搞公募。」前述中小银行资深人士说道。

对于股权质押,此次《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第十条规定,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质押银行保险机构股权数量超过其所持股权数量的 50% 时,大股东及其所提名董事不得行使在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上的表决权。

2013 年原银监会在《关于加强商业银行股权质押管理的通知》(银监发【2013】43 号)中也有过类似规定;包括华融湘江银行、江西银行等部分中小银行此前也通过要求股东出具承诺函等方式执行该规定。

除了一些银行、保险机构的中小股东,部分上市公司、大型金融集团在银行等领域的战线也在收缩。

例如在 2018 年原银监会印发《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之后,当时还是四家银行主要股东(持股宁夏银行 13.53%、持股大兴安岭农商行 18%、持股北京银行 9.88%、持股长沙银行 10%)的新华联(000620.SZ)曾尝试公开转让宁夏银行和大兴安岭农商行的股权。而在近期,已陷入债务危机、被破产重整的新华联所持的北京银行、长沙银行股权相继被全部拍卖。

另外,2021 年 3 月 19 日招商银行公告称,拟购买平安信托和平安人寿合计持有的台州银行 14.8559% 股权。据 5 月 31 日的最新披露,监管部门已批复同意变更台州银行主要股东,此交易价格为 31.21 亿元。相关项目的普通合伙人平安资本近期也在官方公众号上披露,2021 年 6 月,完成台州银行项目的退出,项目实现整体回报超 8 倍,总投资收益超过 35 亿元。

一位接近平安资本方面的人士称,平安集团将台州银行近 15% 的股权出售给招商银行的交易背后,也受到对银行股权管理趋严因素的影响。「平安集团已经控股平安银行,现在都在讲做好主业,也没必要控那么多银行了。」

新规抓住细节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银行机构股东关联交易中大行其道的表外、资管、同业等领域,将被关联交易新规重点关注。

银保监会表示,将坚持问题导向,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和穿透监管原则,优化关联方和关联交易识别,加强对表外、资管、同业等重点领域关联交易管理,设置跨部门的关联交易管理办公室,明确牵头部门、设置专岗,加强重点风险识别。

为防范银行内部人和股东联手圈钱,早在 2004 年,原银监会已发布过《商业银行与内部人和股东关联交易管理办法》,规定「商业银行对一个关联方的授信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 10%;对一个关联法人或其他组织所在集团客户的授信余额总数不得超过商业银行资本净额的 15%」。

此次《银行保险机构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延续了此前的限额规定,同时要求「银行机构不得直接通过或借道同业、理财、表外等业务,突破比例限制或违反规定向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

「这应该是监管过去几年在清理乱象过程中发现了大量这类的情况,从而提出了有针对性的办法。可能在实践中,发现有大量的股东或者关联方通过表外的交易行为实现利益输送,最后也造成了银行机构的损失,这也是监管补短板的应有之义。」曾刚称。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2017 年之前,凭借银行同业、表外理财等业务大膨胀以及异地经营造成的监管漏洞,不少和股东方或内部人相关的关联交易就发生在其中。

「之前贵州农商行就找过我们做一单表外理财的通道业务,模式就是它让我发一个理财(比如 5 亿元),然后去买它指定的一个信托或者券商资管计划,它再买我这个理财;协议约定风险我不给它兜底,就是作为一个通道,给『千五』的通道费。这个资管计划的背后投向可能就是它关联方的项目,这样绕了两圈来做;因为如果是贷款业务就太明显或者当地监管严。比如,东旭在山西的银行也这么干,而业务发生地其实是在北京或上海的资金运营中心。」一家东北城商行的金融市场部人士如此分析。

据财新此前报道,像安邦掌控成都农商行、「明天系」掏空包商银行、东旭集团席卷山西银行业、蔡国华试图通过 MBO 掌控恒丰银行等问题银行案件中,也可见到大量表外、资管和同业领域的关联交易通道。

此外,按照业内人士分析,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也可能是银行关联交易的重要渠道之一。「一些困难银行和公募基金资源互换的合作特别紧密。比如,银行去认购基金,再定向买一些债或者回来认购银行的同业存单。」一家公募基金的债券基金分析师表示。

除了前期风险暴露的问题银行,其他重点银行的风险问题也逐步进入监管视野。例如,据财新近期了解,监管部门正在力图穿透恒大集团和盛京银行之间逾千亿元的关联交易。除了常规性的贷款关联交易,盛京银行数千亿元的同业资产中有多少资金流入恒大集团,是业界关心的重要问题。按照多位债市人士的分析,「恒大的布局可能横跨银保监会、证监会两大部门监管的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不穿透的话根本查不清」。

保险公司的隐蔽渠道

在保险业,通过违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的问题同样屡见不鲜。尤其表现为,大股东通过隐蔽的交易手段将保险资金输送至关联方,或通过循环注资、占有金融机构资金等方式掩盖实际控制人、虚假出资。

典型者如安邦。安邦集团在 2014 年为满足监管要求一举增资 499 亿元,便是通过 101 家公司层层叠叠上溯到 86 名有相关关系的个人股东,通过循环出资放大资本,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险资金虚假注资。再如财新此前报道的君康人寿,是将保险资金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存入银行,并利用存款为关联企业提供质押担保,以及通过股权投资的形式变相投资大股东关联企业等。

在此次《银行保险机构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针对保险公司提出的禁止性规定直指这样一些手法。其中第二十九条提出,「保险机构不得借道不动产项目、非保险子公司、信托计划、资管产品投资或其他通道、嵌套方式等变相突破监管限制,为股东或关联方违规提供融资。」

而在《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中,在要求其股权关系真实透明、禁止交叉持股、股权质押超过 50% 的大股东不得行使表决权、审慎控制关联交易规模等之外,也明确禁止保险公司大股东「要求保险机构开展特定保险业务或者资金运用」这类不正当干预或限制。

「像『安邦系』『明天系』这类股东,对于寿险公司的企图无非就是获得成本低、周期长的资金。可能大股东从机构拿出去几百亿、几千亿元,需要几年后才能发现。现在新出的征求意见稿,就是为了加强防范股东的资金挪用、股东占用,包括对股东的质押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在强监管下,股权不允许交叉,原来股东再按照此前占用资金的老方法很难了。」一名业内人士表示。

除了明确的新出禁止性规定外,此次《银行保险机构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也将保险机构关联交易的比例限制进一步提升。比如:保险机构投资全部关联方的账面余额,合计不得超过上一年度末总资产的 25% 与上一年度末净资产二者中金额较低者(此前为 30%);

保险机构投资权益类资产、不动产类资产、其他金融资产和境外投资的账面余额中,对关联方的投资金额不得超过上述各类资产投资限额的 30%(此前为 50%);

对于保险机构投资金融产品,若底层基础资产涉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前述二者关联方,保险机构购买该金融产品的份额不得超过产品发行总额的 50%(此前为 60%)。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根据征求意见稿,寿险公司仍然能够以投资的方式购买关联资产。「比如,我看上了一栋关联方的大厦,本来估值只有 50 亿元,但如果冠上了健康、养老的概念,可能我就花 80 亿元把它买下来,这其中还是留下了给关联方输送利益的空间。」

事实上,《银行保险机构关联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与现行的《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一脉相承,总原则均是银行、保险机构应当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和穿透原则,识别、认定、管理关联交易及计算关联交易金额。

不过,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室副主任王向楠指出,要真正做到实质重于形式的穿透式监管,在实际操作中仍有一定难度。尤其是,如何识别哪些是隐蔽的关联交易,这也考验监管的水平和智慧。

「能够规避大部分监管规则、同时也最难处理的就是关联交易。有些利益相关方不是特别明显,尤其是关于资金运用的数据,通常都是以保险公司主动披露为主。如果刻意隐瞒而监管部门要去主动清查的话,银保监会的实际操作手段有限,还需要其他部门的配合。」王向楠表示。

目前市场上流传着不少保险公司大股东通过各种隐秘手段获取保险资金的传闻,操作手法也如出一辙,但风险的暴露存在一定偶然性。「如果不是两年前君康人寿在辽阳银行有一笔违规存款被人行系统自动识别出来,再加上后来的媒体报道,现在这家公司可能还我行我素。」一名接近君康人寿的人士表示。

国资大股东如何监管?

在多家问题银行风险处置以及 2000 亿元专项债注资中小银行等举措在各省份陆续落地之后,各地国资成为多家地方中小银行的新晋掌控者。例如,辽宁金控持股 52.5% 的辽沈银行,山西金控旗下山西融金兴晋私募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 63.76% 的山西银行,四川金控持股 20% 的四川银行。

针对这一新趋势,多位市场人士也提醒,地方国资作为出资人和股东,也需要真正担起银行股东的责任,包括防止银行异化成地方政府的「钱袋子」以及尽职履责、防止所有者缺位造成内部人控制问题。

「我们银行之前省外的资金业务全部按要求回归省内之后,有个明显趋势就是大部分业务投向了省内的城投债和地方国资:一方面是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较大,省外机构对很多债都不认可;另一方面也是银行天然偏爱政信项目的基因。」前述东北地区城商行的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

不过也有一家大型券商的债券投资经理表示,金融机构投资债券都有集中度和自有资金规模的限制。对于银行的投向,当地银保监会肯定也会看着,「不至于太过疯狂」。此前有江苏地区农商行的负责人对财新提到,按照监管要求,农商行要保持支农支小的定位,政府项目是不可以做的。

中信证券固收分析师明明此前也曾提醒,「我们发现许多中小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具有地方政府背景。第一大股东可能通过干预银行,为政府隐性负债提供融资支持,使得中小银行变成地方政府的『提款机』。」

一家上市城商行的大股东人士对财新表示,股东违法违规入股银行、保险公司,往往都是冲着和内部人勾结、用关联交易「掏钱」去的,监管可以考虑更有针对性地禁止股东和机构之间的关联交易;而过度限制大股东的合法权利,可能导致银行内部人失去监督制衡,在执行上可能也有一些法律方面的问题;此外,目前对于地方国资下属企业的一致行动人关系认定较松,银行的多个地方国资股东如果都有关联交易,往往并不会合并计算关联交易金额。

「针对大股东和关联交易的这些管理要求,是对所有类型股东一视同仁的,不管谁成为大股东,都要按照相应规则办,这也是制度建设的意义所在,为银行公司治理的长期稳健运行奠定基础。理论上来讲,规则的约束对任何类型股东都应该是成立的。」曾刚表示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