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利率搅动银行负债管理

中长期存款利率下降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客户资产配置;银行提升负债质量,需在做好客户全量资金管理的基础上,获取低成本且稳定的负债来源

7 月初的北京,渐入盛夏。储户王女士周末晨练完,去附近银行网点转了转,发现中长期存款利率真的降了。当被问及是否会因利率调整而改变储蓄计划时,王女士说平时只买国债和存款,利率降了还是会存,「主要图安全和省事」。

大学毕业两年的小李,则完全不知道存款利率是多少,只知道上月自己信用卡刷了不少钱,「一直没存钱,偶尔有点积蓄放在余额宝里」。

与王女士和小李不同,手持多张银行卡和信用卡、平时精打细算、热衷于「薅羊毛」的田女士,对存款利率的风吹草动非常敏感。客户经理在利率调整之前给她吹了风,她趁机「抢购」了一把大额存单。但她觉得,和之前的互联网存款的利率相比,大额存单并不算「香」。

这些是 2021 年 6 月 21 日银行存款利率调整以来,财新随机采访的部分客户。实际上,本次调整酝酿已久。6 月 1 日晚间,央行官网称,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下称「自律机制」)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并表示「要优化存款利率监管,加强存款利率自律管理,引导金融机构自主合理定价」。

随后,据财新独家报道,经自律机制讨论,拟将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上浮的定价方式,由此前的「基准利率 × 倍数」改为「基准利率 + 基点」;在转换定价方式的同时,对不同类型的商业银行设置不同的最高加点上限,具体执行尺度由各地自律机制自行确定,不同地区、不同类型银行的利率调整幅度有差异,但大方向是中长期存款利率有所下调。

6 月 21 日,自律机制发布公告称,新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实施,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上限有所下降。自律机制表示,「基准利率 + 基点」方式有利于提高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自主定价的自由度和精准度,促进行业有序竞争,推动存款利率定价市场化;同时,新方案消除了「杠杆效应」,长短期存款利率之间的利差将有所缩窄,有利于引导银行存款回归合理的期限结构。

至今,存款利率调整已两周有余,财新近期走访的多家银行都已调整到位。多家银行一线员工称,除了调整前短暂出现了「抢购」风波,客户整体反应较平和。「利率调整后,有些客户主动来问,但货比三家之后发现都差不多,也没有存款『搬家』的打算。」北京一家大行工作人员称。

对银行而言,由于短端和长端存款利率为反向变化,此次调整对存款期限结构不同的银行影响程度迥异。例如,招行副行长王良近日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存款利率定价方式的改变,有利于调整银行存款期限结构、降低一年期以上的存款占比;但是招行本身活期存款占比高,此次受益较小。

这次利率调整还意在打压不规范的存款「创新」带来的无序竞争。不过值得关注的是,随着各类「创新」产品被清理,兼具流动性和收益性的协定存款逐渐受到青睐,并引发一些争议。

此外,由于人民币存款目前在银行负债资金来源中约占 70%,因此存款利率定价方式的改变也是银行提高负债质量管理的契机。建行资产负债部总经理生柳荣近日撰文提出,如何增强负债资金的稳定性和负债成本的合理性,将是商业银行在未来存款市场竞争中面临的重大课题。

平安证券近期的银行业报告认为,受互联网及居民财富多元配置因素的影响,支撑存款增长的内生动力正在发生变化,物理网点和资源带来的优势并不能长久;银行应加快线上渠道建设,同时应加大发展财富管理、注重对客户广义 AUM(资产管理规模)的营销。

各地执行有差异

和以往一样,全国自律机制 6 月 1 日召开会议后,各地自律机制陆续开会传达精神。

据财新了解,东部某省份自律机制要求:对于活期存款,原则上调整后四大行的利率不高于基准利率加 10 个基点(BP),其他机构不高于基准利率加 20 个 BP;对于三个月、六个月、一年、两年以及三年期定期存款,要求四大行调整后的利率不高于基准利率加 50 个 BP,其他机构不高于基准利率加 75 个 BP;五年期定期存款没有同期限基准利率,利率上限参考三年期;对于大额存单,要求大行调整后的利率不高于基准利率加 60 个 BP,其他机构不高于基准利率加 80 个 BP。

上述规则相较之前有多处变化:一是机构类型由三类并为两类。2018 年 4 月的全国自律机制会议,将银行分为大行、股份行和城商行、农商行三类,而此次东部省份的方案,只区分了四大行和其他银行。

二是不同期限的存款利率上限「有升有降」,但长期限存款品种的降幅,远大于短期限存款品种的上升幅度,达到了消除「杠杆效应」的目的。

三是不同类型银行的变化趋势不同。大行除了三个月定期和三个月大额存单利率,其余期限利率均下降,属于这次利率下降趋势最明显的。而对于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只是两年、三年长期限品种有所下调。

华北某地区执行的方案与前述东部省份有所不同,主要区别为「其他类型银行」定期存款加点上限为 60 个 BP,比东部省份低 15 个 BP。

此外,华东某地区划分得更「精细」。对于「其他类型银行」三个月以上的定期存款利率,进一步细分为政策性银行、交行、邮储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利率不高于基准利率 55 个 BP,其他银行不高于 65 个 BP。

尽管定期存款利率各地执行细则有差异,但在财新目前了解的地区中,大额存单的加点上限规则是一致的,而全国范围内是否保持一致尚难以确定。

规则明确后,银行存款利率近期已经调整到位。7 月 5 日,财新走访北京的四大行网点发现,大行的普通定期存款、大额存单利率已经进行下调,且加点到最高限。

需要说明的是,此前对存款利率上限执行「挂牌价」和「差异化定价」两种模式,其中「差异化定价」的存款利率上限更高一些,是为了鼓励银行自主定价。此次调整主要是针对「差异化定价」,对于「挂牌价」的要求与之前一致。

例如,7 月 5 日,建行 App 显示的挂牌年利率依然和此前一样。但该行提示,将根据客户的综合贡献、存期及单笔购买金额情况,给予专属的优惠利率,以实际交易利率为准。

此外,财新在走访中了解到,在各地自律机制的大框架内,每家银行还会对存款利率定价进行细化,例如根据客户存款金额的大小、是否为新客户、是否属于老年客户设置不同的利率。

「如果是新开户或者从其他银行转来的存款,利率会高一点;为了照顾老年人,同等条件下,老年人的存款利率会高一点。」一位大行理财经理说。

影响几何

对于此次调整,自律机制称,金融机构不需要大幅度调整所有期限的存款利率,而且一年以上的存款占比较小,整体来说对金融机构和存款人的影响都不大。

整体而言,华泰证券报告预计,银行负债成本将略有降低。根据各银行 2021 年一季报数据,国有大行、股份行、农商行、城商行一年以上存款的占比约 20%。因此,下调长期存款利率上限,对降低银行综合负债成本的作用相对有限。

中泰证券认为,此次存款利率定价上限调整,在银行财报中会有较长的滞后才能体现:一方面,利率上限下调幅度较大的主要是两年期、三年期定期存款,这部分存量存款的重定价需要较长时间才能体现在财报上;另一方面,由于执行新报价方式是在 6 月 21 日,而银行揽储大季是在年初,增量存款的变化对 2021 年财报影响较小。

具体到各家银行,由于存款结构差异较大,对这次利率调整的感受会不一样。

财新梳理 24 家不同类型的上市银行数据发现,有一类银行的群体特征十分明显,即农商行,其个人定期存款占普遍较高,部分农商行的个人定期存款占比在 50% 左右。由于长期限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的利率下调幅度更大,这类银行长期资金「降成本」的效果或许更明显一些。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认为,国内商业银行呈现「强者恒强、尾部较弱」的特点,部分中小银行资产质量压力较大,而这些银行负债成本又较高,可持续经营已经受到冲击。中长期存款利率的下降,有利于这类尾部机构恢复造血功能,实现防风险。

但亦有市场人士认为,中长期存款利率下降会导致中小银行的存款吸引力减弱,对揽存不利。「中小银行负债能力降低,影响其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可能加大对协议存款、同业资金的需求,进而抬高同业负债的利率。」华泰证券报告称。

一位西部农商行人士则认为,农商行、农信社和农行、邮储银行的情况类似,银行网点分布广泛且深入基层,客户多为「三农」,这类客户对存款有天然的偏好,即便利率有所下降,这类客户流失的可能性也比较小。「更值得关注的应该是一些对公客户资源一般、零售基础又不牢固的城商行。」

中泰证券报告分析,从银行类型来看,本次存款利率调整后,大行的利率降幅大于中小银行,表明政策考量了中小银行面临的揽储压力。

另有大行省分行人士向财新表示,大行近几年响应政策号召,以低利率投放了大量小微贷款和信用贷款,「存款利率是该多降一点」。

生柳荣撰文指出,大型银行负债端存在一定挑战和压力。主要是因为,受经济下行、企业效益不佳以及客户预防性储蓄增强等诸多因素影响,大型银行活期存款增长乏力,一般定期存款(特别是两年期以上)、大额存单以及结构性存款等相对高成本产品增长较快,低成本资金占比趋于下降,导致负债成本具有较强刚性。负债结构「定期化、结构化和高成本化」,量价平衡发展难度增加。

协定存款争议

除了控制负债端成本,维护存款市场有序竞争,亦是此次调整的目的之一。

自律机制提到,个别金融机构利用长期存款利率较高,通过多种不规范的所谓「创新」产品吸收长期存款;其他银行为了稳定存款来源,被动抬高存款利率揽储,从而推升整体负债成本,不利于存款市场有序竞争。

自 2018 年监管部门对民营银行同业负债提出压降要求以来,由此类银行带动的存款「创新」层出不穷,而其他银行为了防止存款流失,不得不跟进。随着监管收紧,智能存款、结构性存款、互联网存款、异地存款等品种已经在逐步规范和清理中。

近期值得关注的是被部分银行纳入对公活期存款统计口径的「协定存款」。

王一峰指出,在「创新存款」被管控后,原有议价能力较强的大型企业,出于流动性管理需要,部分资金会迁徙到通知存款和协定存款。由于这部分存款客户具有较强议价能力,利率定价是否上行值得关注。

协定存款是一类外界关注较少、但实际对银行成本管控影响较大的对公存款。具体是指,企业与银行签订协定存款合同,开立银行结算账户,约定期限(最长一年),并商定账户基本额度;银行对基本额度内存款按活期存款利率计息,超过基本额度的部分,按协定存款利率支付利息。换言之,企业的结算账户具有结算与协定存款的双重作用。

财新从银行人士处了解到,此类存款主要用于银行维护企业客户关系。「有点像定活两便,但又不是定活两便存款,流动性较好,同时利率又高一些。」一位大行省分行人士称,可使存款单位在保证日常收支资金往来需要的同时,获取较高的收益。

目前,人民银行给出的协定存款基准利率为 1.15%,比活期存款(0.35%)、三个月定期存款(1.1%)高,比半年定期存款(1.3%)、七天通知存款(1.35%)要低。

在实际操作中,银行可根据情况与客户协商协定存款利率,但要遵守自律机制要求,协定存款账户一般按季度结息。不同银行对结算账户最低留存额有不同要求,有的是 10 万元,有的是 50 万元。

通常来说,上下游资金结算频繁且资金规模又比较大的企业客户,比较适合这类业务。这类客户往往是各家银行争夺的「对象」,有较强势的议价能力,许多银行为了保住存款规模不得不支付较高的价格。

广发证券银行分析师王先爽撰文指出,银行对公活期存款利率整体偏高的原因,可能就是协定存款比较多。

例如,财新统计的 24 家上市银行数据显示,平均对公活期存款利率为 0.98%,远超对公活期存款基准利率(0.35%)及 1.5 倍上限(0.525%),比平均个人活期存款利率(0.47%)高了近 1 倍。这 24 家上市银行中,有 10 家银行各类存款中占比最高的都是对公活期存款,如工行、建行、中行、招行、青岛银行、宁波银行等。

王先爽认为,协定存款与前期被治理的靠档计息智能存款类似,只不过智能存款是靠「期限档」;协定存款是靠「规模档」,其实质是高息对公活期存款。他测算的 37 家样本银行中,协定存款的存款占比中位数近 13.5%。由于协定存款的存在,导致银行存款利率提高大概 15 个 BP。

「对银行来说,协定存款除了利率高,其属性与一般活期存款一样。但协定存款高利率主要被大型企业享受,一定程度上是对居民和小微企业的歧视定价,并可能间接降低大型企业资金精细化管理的动力,提高其对上下游小微主体的占款额度和周期,降低宏观资金利用效率。」王先爽认为。

不过,有大行省分行个金部人士称,存款利率和存款规模挂钩,是商业银行普遍的做法,不只存在于对公领域。「对于个人定期存款,各家银行也会根据不同的起存金额,设置不同的存款利率,大额存单不是也因起存金额高而可以享受更高的利率加点上限吗?」

除了协定存款,银行还有一种存款叫协议存款,属于对公定期存款。

起初,协议存款主要面向保险公司、社保基金等机构,起存金额较高,一般要上千万元,且期限在五年以上。不过,随着商业银行揽存压力增大,协议存款范围扩大,有的甚至成了绕道监管、虚增存款的工具,值得警惕。

有的银行为了规避同业负债占比的约束,将同业存款包装成协议存款。具体操作是,A 银行以理财资金认购保险资管,保险资管最终投向了 B 银行的协议存款。这样一来,虽然资金来源还是 A 银行,但是对 B 银行来说,变成了协议存款,可计入一般性存款。

此外,华泰证券报告称,随着这次大额存单利率下调,已经有银行将协议存款利率下调,比如从 3.9% 附近降至 3.5%—3.8%,少数银行选择观望甚至上调,后续变化值得关注。

负债管理谋变

除了应对短期的存款利率变化,银行更需要谋长远,逐步提高负债管理水平。

在此之前,2021 年 3 月,银保监会已经发布《商业银行负债质量管理办法》(下称《办法》),从负债来源稳定性、负债结构多样性、负债与资产匹配合理性、负债获取主动性、负债成本适当性、负债项目真实性六方面(下称「六性」),明确了负债质量管理核心要素,同时要求银行加强负债质量持续监测和分析。

不过,中信建投分析师马鲲鹏撰文指出,在实践中,如果没有具体措施对负债质量不同的银行进行考核和奖惩,会影响银行执行的决心。

马鲲鹏续称,目前商业银行的管理着眼于盈利能力,专门建立负债管理机制的银行较少。董事会、高管层和业务部门,在负债质量管理中的职责和报告路线不明确,相应的考核以及问责机制尚未建立或不健全。

除了机制待完善,针对《办法》提出的「六性」要素,生柳荣结合自身实践,从银行角度提出一些改善思路和建议。

增强负债来源稳定性上,他指出,要狠抓财富管理建设,通过大客群、大平台、大生态,打通「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投资银行—交易性金融」价值链,实现集团一体化经营,提升财富管理能力,增强客户黏性,在做大、做强、做优客户全量资金的基础上,获取低成本且稳定的负债来源。

近期存款利率调整,的确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客户的资产配置行为。部分客户或将减少储蓄,加大对资管产品的配置。毕竟,新的定价下,三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已经降至 3.5% 以下、三年期大额存单降至 3.55% 以下,还不如短期理财的收益率高。7 月 6 日,建行理财一款申赎灵活的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7 日年化收益率为 3.26%。

部分银行已经迅速作出反应。例如,交通银行北京分行某网点人士介绍,6 月 22 日,交通银行为应对存款利率调整,重新开售年初已经停售的一款保险产品,五年期年化收益约为 4.3%,保底收益 3%,被一些客户视为定期存款的替代品。

一位银行相关业务人士指出,随着利率市场化逐渐推进,银行要主动适应客户资金变化规律,围绕客户金融资产配置需求,实现存款理财的统筹发展,从盯住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转向盯住客户的资产负债表,加快财富管理的战略布局。但目前,商业银行在全量资金经营、财富管理体制机制、投资投研、人员队伍、运营管理上,还存在较大短板。

例如,部分银行特别是分支机构依然普遍存在到底「要存款还是要理财」的困惑,未实现统筹管理。「一旦让客户买了理财,存款规模可能要下降。虽然明面上已经不考核时点存款数据了,但是每逢季末、年末,还是要统计相关的数据,特别是上市银行还要对外披露,各家银行明里暗里的较劲是免不了的。」有大行人士称。

此外,一线员工还面临「卖理财还是卖基金」的选择。近期,财新走访多家银行,在询问存款利率降后有没有其他产品推荐时,理财经理都一致推荐买基金。据了解,除了部分市场行情因素,更主要的原因是银行卖基金获得的中间业务收入高,而理财产品一般是分行帮母行资管部或理财子公司代销,现阶段还给不了多高的费用。

在中长期战略层面,近些年多家银行已经付诸行动,促进不同业务之间联动,以获取低成本存款和沉淀资金。例如,建行提出的「住房租赁」战略、兴业银行提出的「商行 + 投行」战略、招行提出的「大财富管理」战略。

在增强负债匹配适当性上,生柳荣指出,要由存量管理向流量管理转变。随着全社会资金运动更加频繁,银行要主动适应客户资金运动规律,加快搭建公到公、公到私、私到公和私到私的资金承接大闭环,通过研判流向、计算流量、把握流势,做好资金承接和引流,促进资金回流,提升流量资金沉淀能力。

但现阶段,银行资金体内循环和承接能力还不足,如节假日个人消费资金承接不足导致存款净流出,财政拨款及地方政府专项债等大额资金的下游承接率偏低。

对于负债成本适当性,生柳荣指出,银行要坚持做市场秩序的建设者和维护者,负债增长不能完全依靠价格,要用好用活价格政策,配套产品和服务,实现综合效益最大化。

在负债结构多样性上,可借助数字化改革,通过建生态、搭场景等方式,提高结算性资金拓展能力。

对此,前述大行省分行个金部人士深有体会。他分析,招行之所以活期存款占比高,一大原因在于招行很早就抓住了场景建设的风口,在招行手机银行之外,开发了「掌上生活」App,而且维持着很高的月活量。「现在很多银行都跟着招行学,但招行在这方面已经占了先机,很难简单复制。」他坦言。

在负债获取主动性方面,生柳荣指出,一是要加大同业活期存款拓展力度,抓住资本市场快速发展的战略机遇,重点抓好证券公司交易、客户支付清算、托管等结算性资金;二是保持主要同业良好客户关系,丰富同业定期资金渠道;三是着力培养线上主动负债能力,可以根据市场利率走势以及资产负债策略安排,统筹把握同业存单发行节奏、期限策略;四是可适度发行中长期普通金融债券,支持核心资产增长,拓宽稳定资金的来源渠道。

其实,此前较少依赖同业负债的大型银行,已经在转变中。在 2020 年加大对实体经济信贷支持、结构性存款压降、市场资金面偏宽松的背景下,包括建行、农行、中行在内的多家大行同业存单发行量都有所增加,并因此获益。例如,农行行长张青松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2020 年面对资产端收益率下行,农行在市场利率低位「窗口期」加大了市场化负债规模,负债端成本的管控有效抵消了资产端收益下行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