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华生物陷 105 亿巨额仲裁 新冠检测利润暴增缘何引争议?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体外检测是受新冠疫情利好最明显的赛道之一

体外检测行业受新冠疫情利好业绩大涨普遍,有相关上市公司却因此「爆雷」。7 月 13 日晚,科华生物(002022.SZ)收到原来并购交易方的仲裁通知,后者要求其支付约 105.04 亿元剩余投资价款,而科华生物目前总市值不足 80 亿元。

7 月 14 日及 15 日,科华生物因此事连续跌停,至 7 月 16 日仍然收跌,股价 13.88 元,总市值 71.44 亿元。正在协商科华生物股权转让事宜的检测企业圣湘生物(688289.SH)也有微跌。

更富戏剧性的是,7 月 16 日晚,科华生物发布公告,宣布已全票通过董事会会议审议,为保护公司和股东利益,当天将副总裁李明解聘,称其「已经不宜担任公司高管职务」。而聘用李明的决议,则是 2019 年 3 月由科华董事会全票通过的。

身为科华副总裁的李明实为当初与科华签订投资协议的四位天隆股东之一。他生于 1976 年 10 月,在天隆科技任职 20 余年,至今仍担任总经理,目前也是上述仲裁的申请人之一。李明参与就《关于西安天隆科技有限公司和苏州天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之投资协议书》所引起的争议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并获受理。申请人通过人民法院对公司所持有的西安天隆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以及部分银行账户申请采取保全措施。至 2021 年 7 月 16 日,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共计 33,266,604.68 元。

有律师向财新记者表示,科华生物大概率不用支付 105 亿收购价款,此次仲裁事件争议的焦点应在于如果合同撤销,科华生物能否保留已经收购的 62% 股份。

此次仲裁背景需回溯至 2018 年,科华生物当时约定向西安天隆科技有限公司和苏州天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合称天隆公司)进行增资,并收购天隆公司股权,涉及天隆公司 4 名股东彭年才、李明、苗保刚和西安昱景同益企业管理合伙企业。

当时的《投资协议书》约定,天隆公司的全部股权收购共分为两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科华生物可以人民币 5.54 亿元获得天隆公司 62% 股权;第二阶段,科华公司可以在 2021 年度以天隆公司 2020 年度净利润情况相应计算的股权价值完成剩余 38% 股权收购,最终完成 100% 股权整体收购。

至于剩余 38% 股权所涉价款,2018 年的《投资协议书》约定,2021 年天隆公司整体估值以两种方式计算所得较高者为准,其一是 9 亿元,其二是以 2020 年度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乘以 25 倍。

天隆公司是一家分子诊断公司,科华生物在 2018 年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时介绍,天隆公司当时已经获得感染性疾病、肿瘤个体化诊疗、遗传学疾病和心血管药物基因组等多条产品线的 40 项医疗注册产品试剂盒,以及 10 项核酸提取仪和扩增仪注册制,包括三类医疗器械产品 25 项,二类器械产品 5 项,以及一类一类器械产品 20 项。

不过,天隆公司当时处于亏损状态。2018 年,天隆公司全部股东权益价值评估值为 7.7 亿元。但在 2020 年新冠疫情后,其收入暴涨,一举扭亏为盈。

天隆的扭亏对科华生物业绩也贡献巨大。科华生物年报显示,2020 年,西安天隆实现营业收入 20.79 亿元,同比增五倍以上,而科华生物全年营收为 41.55 亿元。

科华生物公告显示,2020 年度,天隆公司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金额合计约为 11.06 亿,乘以 25 倍后的 38% 约为 105.04 亿。

天隆公司四股东作为申请人,曾发函要求科华生物支付前述股权转让价款,但科华公司一直未支付上述「巨款」。据公告,科华生物回复称,由于 2020 年度受到新冠疫情暴发等客观因素影响,天隆公司收入和利润均出现爆发式增长,增长情况已经超出在订立《投资协议书》时「正常可预见可预测的范围」,如果继续按此前的交易条款履行,将对公司明显不公,因此多次希望双方能进一步磋商,重新协商交易条款。

科华生物认为,天隆公司 2020 年度收入和利润因疫情暴增,已经构成了法律规定的「情势变更」情形,作为受不利影响一方,科华生物有权要求重新协商。

而天隆公司四申请人提出,科华生物的回函明确拒绝按照《投资协议书》第十条相关约定履行剩余投资价款支付义务,已构成重大违约,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不仅应当支付 105 亿元股权转让价款,还应赔付相应违约金。

如果上述两项仲裁申请不受支持,天隆公司四申请人申请,将以约 4.29 亿元收回已出让的 62% 股份;如果三项仲裁申请均得不到支持,申请人则欲以 3314.32 万元回购已转让的 62% 股权;而如果这些请求都不能获得支持,申请人将请求裁决解除《投资协议书》,并确认天隆公司四申请人相应返还给科华生物的投资价款总额为人民币 4.62 亿元。

此次仲裁受理机构为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其已受理该仲裁,但尚未开庭。

律师:105 亿价款大概率不会被支持

「根据案件事实看来,双方争议的焦点并不在是否要支付 105 亿元的价款,而在于合同撤销后,科华能否保留原已收购的天隆 62% 股份。」北京君都上海律师事务所生命科学与健康医疗法律部负责人张文波说。

张文波告诉财新记者,针对天隆公司股东的第一条仲裁申请,即请求科华公司支付剩余的 105 亿投资价款,大概率不会被仲裁机构支持。

其依据的是《民法典》第五百三十三条,即「合同成立后,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当事人一方明显不公平的,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可以与对方重新协商;在合理期限内协商不成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张文波认为,天隆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提供检测服务,2020 年,该公司业绩上涨是受疫情影响,而新冠疫情大爆发显然属于双方「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因此符合《民法典》第五百三十三条所规定的情形,科华生物应该可以通过协商更改合同或撤销合同以拒绝后续巨额价款支付。

但如果双方协商失败,要撤销合同,张文波认为,科华生物能否保留已收购天隆公司的 62% 股份,则要视双方收购协议的签订细节而定。「若双方的合同或协议约定第一阶段 62% 和第二阶段 38% 的股份收购属于一项整体交易,两个阶段只是两个组成部分,那么在双方撤销合同或协议时,两项交易应当一并撤销。最后有很大的可能,双方在停止继续执行原收购合同或协议的同时,天隆生物的股东将按照相关约定和规定,以原价的基础计算一个数目,将已转让的 62% 股权购回。」张文波说。

但张文波也认为,科华生物在公告中搬出「情势变更」的说法,意在其不仅想放弃继续收购天隆公司剩余的 38% 股权,还想要保留已收购的 62% 股权,「这在我看来是不太合理的。」

张文波指出,法律领域确实存在「情势变更」一说,即通过司法权力介入,强行改变合同已经确定的条款,或撤销合同,重新分配交易双方应当获得的利益和风险,但其根本目的在于体现「公平和公正」。张文波指出,如果科华生物以 5 亿元占有一家年净利润达到 11 亿元公司 62% 的股权,对天隆公司则不公平。

相关方披露风险

此次仲裁目前尚未开庭,但已经波及体外检测公司圣湘生物,后者于今年 5 月发起对科华生物 18.63% 股权的并购,收购价 19.50 亿元,收购完成后,圣湘生物将成为科华生物第一大股东。

这些股份来源于珠海保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保联资产)所持股份转让。圣湘生物 5 月发公告称,已与保联资产协商一致,通过协议方式购买保联资产持有的科华生物 9586.3 万股,折合每股人民币 20.34 元,较科华生物前一交易日股价 17.32 元/股溢价率 17.44%。

在 7 月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圣湘生物介绍,公司在 5 月 28 日召开 2021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已经向出让方支付了交易的第一笔款项 5.85 亿人民币,后续交易还在推进。

而在科华生物发布公告后,圣湘生物也很快发布关于拟购买标的涉及重大仲裁暨收购资产的阶段性进展公告,其中指出,由于此次仲裁事件尚未开庭,标的资产涉诉金额较大,且截至目前,股权转让还未取得实质进展,因此后续可能存在较大不确定风险。「即使本次收购科华生物的股权转让事项能够顺利实施完成,公司对科华生物投资收益或将收到因本仲裁事项导致的潜在或有损失。」

科华生物目前第一大股东是保联资产,其为格力地产(600185.SH)全资控股子公司,保联资产在 2020 年 5 月购买科华生物 18.63% 的股权。

在科华生物陷入仲裁后,格力地产也立即发布公告,公告称,尽管保联资产是科华生物第一大股东,但对后者不实际控制,因此科华生物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公司对科华生物采用权益法计量,仲裁事件不会对科华生物股份转让交易产生影响。

而在保联资产与圣湘生物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前,双方都已经知悉科华生物与天隆公司前述的《投资协议书》,并对可能产生的纠纷和影响进行过沟通。

新冠利好还能持续多久?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体外检测是受新冠疫情利好最明显的赛道之一。

其中,圣湘生物有「抗疫第一股」之称,其于 2020 年 8 月挂牌科创板,开盘价较发行价上涨 200%,为 151 元,目前股价 87 元,总市值 348 亿。除圣湘生物外,2020 年至今,还有东方生物(688298.SH)、之江生物(688317.SH)、硕世生物(688399.SH)等多家体外诊断公司上市。

天隆公司的业绩暴涨并非个例。如之江生物 2020 年年报也显示,该公司实现总营收 20.52 亿元,同比增长近 7 倍,净利润 9.32 亿元,同比增长 17 倍。

欲购买科华生物股份的圣湘生物 2020 年则实现营收 47.62 亿元,同比增加 1203.53%,归母净利润 26.17 亿元,同比增加 6527.90%。

除科华生物外,圣湘生物 6 月还与深圳市真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真迈生物)及其股东签订投资协议,拟以合计 2.55 亿元取得真迈生物 14.77% 的股权,相较真迈生物 2020 年经审计的净资产 0.76 亿元,股权购买价格溢价率达 22.66 倍。

圣湘生物在回复上交所科创板问询函时称,真迈生物 2018—2021 年上半年持续亏损,2020 年度净利润为 −5426.26 万元。

真迈生物曾在 2019 年 8 月历经改名,更名前为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贺建奎是该公司创始人及第一大股东,2018 年卷入「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贺建奎 2019 年曾被判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详见财新网《基因编辑婴儿案一审宣判 贺建奎以非法行医被判 3 年》)

但随着新冠疫情进入常态化,核酸检测单价下降且放量减少,近期已有迹象显示,新冠利好检测的热潮正在退去。

如华大基因(300676.SZ)2021 年半年报预告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约为 35.0 亿元至 37.5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 8.71% 至 14.80%;归母净利润则在 10 亿元至 12 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27.34% 至 39.45%。

华大基因在业绩变动原因说明中称,报告期内,公司基于新冠相关检测服务收入较 2020 年同期有所下降,是因为全球新冠检测试剂和服务单价下降。

在国外,据美国缅因州媒体报道,7 月,诊断行业「巨头」雅培公司在缅因州韦斯特布鲁克的工厂裁员 300 人,斯卡伯勒工厂也有裁员。这些工厂原先生产新冠检测试剂盒,但近期随着全球新冠疫苗接种增多,多国疫情趋于平稳,检测需求量已明显降低。

雅培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我们最近看到新冠检测需求显著快速下降,预计这一趋势将继续下去。因此,我们正在减少韦斯特布鲁克和斯卡伯勒生产快速检测的劳动力。这些工厂将继续为世界各地生产新冠和其他传染病检测试剂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