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 PD-1 出征海外

在已经被「O 药」及「K 药」占领先机的海外市场,药企的营销方式和国内大相径庭

2021 年,国产 PD-1 抑制剂的赛道更加拥挤,集体「出海」已踏上征途。作为国产生物药的代表品种,将如何赢得更广阔的市场?

5 月 18 日,信达生物(01801.HK)宣布,其与美国礼来公司合作开发的 PD-1 抑制剂信迪利单抗联合疗法上市申请获得 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受理。5 月 24 日,康方生物(09926.HK)宣布公司与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共同研发的 PD-1 抑制剂派安普利单抗已经向 FDA 提交上市申请。君实生物则在更早些的 3 月就披露,其 PD-1 抑制剂特瑞普利单抗在美国的上市申请获得了 FDA 滚动审评(Rolling Review)。在比拼价格、产能、适应证、医保覆盖后,国产 PD-1 的竞争并未停止。

PD-1 即程序性死亡受体-1(Programmed Death-1),是人体免疫 T 细胞上的一种蛋白。正常情况下,人体免疫系统对肿瘤细胞有识别杀伤作用,但如果肿瘤细胞表面带有的 PD-L1(即程序性死亡受体-配体 1,Programmed Death-Ligand 1)和 T 细胞上的 PD-1 结合、建立起信号通路,肿瘤细胞就可逃避免疫系统的追杀。

日本科学家本庶佑在 1992 年最早发现了 PD-1 基因,随后又揭示了 PD-1 是免疫反应的负调节因子。华人科学家陈列平则率先发现了 PD-L1 基因,并证明了 PD-L1/PD-1 通路在肿瘤微环境免疫逃逸中的作用,推动这一理论直接应用于临床肿瘤治疗。

首个在全球范围内获批上市的 PD-1 抑制剂,是被称为「O 药」(英文商品名:Opdivo)的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纳武利尤单抗。这款药物最初由 Medarex 公司和小野制药共同开发,2009 年百时美施贵宝收购了 Medarex 并继续该药的开发。2014 年 7 月,「O 药」在日本获批上市,同年 12 月获得 FDA 批准上市。

「O 药」在全球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在国内被称为「K 药」的默沙东旗下的帕博利珠单抗(英文商品名:Keytruda),于 2014 年 9 月通过 FDA 的审批。上述两款药品,一同将肿瘤治疗推进至免疫治疗时代,具有革命性意义。

与以往众多海外创新药入华过程缓慢不同,「O 药」和「K 药」在 2018 年中旬先后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并实现了快速放量。两款药物的全国总代理上海医药(601607.SH)在其 2018 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了当季分销「O 药」销售收入为 1.9 亿元,分销「K 药」销售收入为 1.5 亿元。

手握在研 PD-1(L1)抑制剂项目的一众中国药企和投资人,看到了巨大的市场潜力。2018 年年底,由君实生物(01877.HK;688180.SH)和信达生物生产的两款国产 PD-1 抑制剂获批上市,价格均不到进口药物的一半。恒瑞医药(600276.SH)以及百济神州(NASDAQ:BGNE;06160.HK)在 2019 年携同类产品的入局,则几乎让中国成为全球竞争最激烈的 PD-1 抑制剂市场。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中国 PD-1(L1)抑制剂市场在 2019 年达 63 亿元,预计将以 67.0% 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 2024 年的 819 亿元,之后将以 3.4% 的复合年增长率增加到 2030 年的 1000 亿元。

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竞争趋于白热化。连续两年国家医保谈判后,4 家国内药企的 PD-1 抑制剂悉数入围,但药价已腰斩。以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为例,医保支付价格为 2843 元(10 ml:100 mg/瓶),较其上市价 7838 元降幅达 63.73%。

竞争还在继续。4 月 22 日,复宏汉霖(02696.HK)宣布,其自主开发的斯鲁利单抗,用于经标准治疗失败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高度微卫星不稳定型实体瘤治疗的上市注册申请获国家药监局受理。该药就此加入了国产 PD-1 抑制剂上市第 5 名争夺。5 月 28 日,基石药业(02616.HK)宣布,公司 PD-L1 抑制剂舒格利单抗治疗三期非小细胞肺癌注册性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终点,拟递交新药上市申请。

对此,启明创投投资合伙人唐艳旻认为,从研发投入的时间和资金上核算下来看的话,(国产 PD-1 抑制剂)基本上盈利空间非常小了。

国内 PD-1 抑制剂的生产厂家,又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多家药企先后找到包括礼来、诺华在内的国际合作伙伴,纷纷以转让权益的方式将战火烧到国外。

熙德资本创始合伙人李秋实对财新表示,国产 PD-1 抑制剂作为 me-too 产品,研发成本要低于原研药,「哪怕只卖几亿到十亿美元一年,对企业也是比较好的一个回收」。

在已经被「O 药」及「K 药」占领先机的海外市场,国产 PD-1 未来表现受到瞩目。

从价格战到产能战

4 月 8 日早,广州细雨。当天 10 时许,一辆低温厢式货车从距中心超过 40 公里的中新知识城驶出,车上满载的是百济神州最新生产出来的 PD-1 抑制剂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当天,这家药企的广州生物药基地正式启动商业化运营,首批获准用于商业化生产的产能达到 8000 升,远期规划产能最高可达 20 万升。

公司多名高管在揭幕活动中表示,未来在广州生产的 PD-1 抑制剂将销往海外。但二级市场似乎对这样一则信息并不买账,当天百济神州港股股票微跌,股价较前一日下跌 0.41%。

早在百济神州前,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就纷纷抛出自己扩大生物药产能的方案。君实生物吴江生产基地拥有 3000 升发酵能力并获得 GMP(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良好生产规范)认证,正在进行公司产品的商业化生产和临床试验用药的生产;临港生产基地按照 CGMP(Current Good Manufacture Practices,动态药品生产管理规范)标准建设,一期项目拥有 3 万升发酵能力,于 2019 年底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

信达生物第一工厂基地建筑面积 9.3 万平方米,产业化生产线的建设标准,同时符合 NMPA(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FDA 和 EMA(欧洲药品管理局)的 GMP 要求。第二工厂 6 条 3000 升的不锈钢生物反应罐已完成建设,同时 12 条 3000 升的不锈钢生物反应罐正在建设中,总计共有 20 万升在建设规划中。

产能竞争如期而至。目前在国内上市的 6 款 PD-1 及 2 款 PD-L1 药品中,早已「你来我往」经历了多轮价格战,以及扩展适应证的竞争。

当前,「K 药」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获批用于 16 个癌症种类的治疗,覆盖 29 个适应证。「O 药」也紧随其后,覆盖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恶性胸膜间皮瘤等 11 个癌肿,20 余个适应证。

2018 年「O 药」和「K 药」进入内地市场前,国内癌症患者已开始前往海外代购这两款药物至国内,引发类似《我不是药神》电影原型陆勇所面临的法律诉讼。而上述两款进口 PD-1 抑制剂在进入内地市场之初,价格并不亲民。

尽管「O 药」9260 元(100 mg/10 ml)售价较日本、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地更低,「K 药」17918 元(100 mg/4 ml)的价格,较美国市场降价达四成。但首个国产 PD-1 抑制剂君实生物特瑞普利单抗的上市定价,为 7200 元(240 mg/支),信达生物信迪利单抗的价格为 7838 元(100 mg/支)。

国产 PD-1 抑制剂的降价潮始于 2019 年进行的国家医保谈判。信达生物信迪利单抗成为惟一进入 2019 版医保目录的 PD-1 抑制剂,中标价格仅为 2843 元(10 ml:100 mg/瓶),降幅达 63.73%。而当 2020 年国家医保谈判展开时,另外 3 款国产 PD-1 抑制剂厂家悉数选择降价,在医保支付后,患者年用药成本降至 3 万元内。或受此影响,「O 药」与「K 药」也调整赠药方案,患者年用药成本进一步下探至 10 万元出头。

国产 PD-1 抑制剂在适应证申请上也在加速。「对于国内后面来的(PD-1 抑制剂),赛道肯定是越来越拥挤的。」一位长期关注国内创新药发展的医药分析师告诉财新。他认为,差异化适应证是国产 PD-1 抑制剂下一步需要竞争的重点。

财新统计,当前「K 药」共在中国内地获批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食管鳞状细胞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等 6 项适应证。「O 药」则获批非小细胞肺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胃或胃食管连接部腺癌 3 项适应证。与两款进口 PD-1 抑制剂相比,国产同类产品在最初上市时多只获批一两个适应证,还面临缺乏大癌种适应证的困境。

国家卫健委下发的《新型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20 年版)》(下称《指导原则》)中规定,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须遵循药品说明书,不能随意超适应证使用。

在临床中,也并非所有的肿瘤患者能够对 PD-1 抑制剂产生应答,只有约 20% 的患者在使用 PD-1 进行抗肿瘤治疗时才会产生效果。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监事会监事长马军表示,PD-1 抑制剂目前在临床中的应用存在一定程度的混乱局面。虽然扩大适应证的应用一般不被允许,但是医生根据病人情况特别是晚期病人,在没有其他方式的情况下还是会尝试。这其中有合理的选择,也出现相当数量不规范使用的案例。

马军所说的「尝试」,属于《指导原则》中放开的口子,特殊情况下,满足「其他国家或地区药品说明书中已注明的用法,国际权威学协会或组织发布的诊疗规范、临床诊疗指南」等条件时,抗肿瘤药物可做合理使用。但使用仅限于三级医院授权的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医师,并充分遵循患者知情同意原则。

一位曾在某跨国药企创新药产品线的人士告诉财新,大量机会型治疗用药也与国产 PD-1 抑制剂的降价有关,「现在一个疗程最低才三四千元,试用两个月,对末线无标准治疗方案的患者来说,经济支出很低的,医生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李秋实认为,参考当前国产 PD-1 抑制剂的竞争格局,企业定价正在逼近自己的研发和生产成本,出海成为顺理成章,企业需要寻找更多获利的可能。

基于广泛获批的适应证,2020 年「K 药」与「O 药」全球销售额分别达到 143.80 亿美元与 79.22 亿美元,位列全球最畅销药品榜单第二和第七。相比之下,去年主动披露 PD-1 抑制剂销量的君实生物、信达生物、百济神州在这一品种上分别实现销售收入 10.03 亿元、22.90 亿元和 1.63 亿美元。

借船出海

在国内,据丁香园 Insight 数据库,目前除已经上市的 6 款 PD-1 和 2 款 PD-L1 抑制剂外,还有来自中外药企 33 个 PD-1 项目(不含双抗)和 21 款 PD-L1 项目(不含双抗),分处于不同的研发阶段。肺癌专家、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所长吴一龙 5 月 21 日在药物信息协会(DIA)2021 中国年会表示,各类国产 PD-1(L1)项目已经「遍地都是」,存在资源浪费。

加科思董事长王印祥认为,尽管每个公司的策略都不尽相同,但以诺华为例「他们的药比较多,将来跟 PD-1(抑制剂)联合用药的产品非常多,需要一个 PD-1(抑制剂)。」

诺华在去年 9 月披露,其开发的 PD-1 抑制剂 Spartalizumab(斯巴达珠单抗)联合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治疗转移阳性 BRAF V600 黑色素瘤的三联疗法在三期临床试验中未达到主要终点,该三联疗法目前在诺华官网显示为已经终止开发。除此之外,诺华官网显示,斯巴达珠单抗还有针对另外三项适应证的在研项目,最高进度为临床二期。

或许出于对未来联合用药开发上双保险的考量,今年 1 月,诺华选择牵手百济神州。双方宣布在由百济神州开发的 PD-1 抑制剂替雷利珠单抗上达成合作,诺华将在北美、日本、欧盟及其他六个欧洲国家与百济神州共同开发和商业化该款药物,百济神州将获得 6.5 亿美元预付款并有资格获得至多 15.5 亿美元的潜在注册和销售里程碑付款,以及产品销售特许使用费。

「这些海外药企本来就开发了一些能与 PD-1 抑制剂联用的潜在品种,但重新自己做一个 PD-1 抑制剂肯定很慢。」李秋实认为,在海外市场与跨国药企合作,不仅能令中国的 PD-1 抑制剂企业收回一定成本,对海外合作方本身也是较好的选择。

有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诺华相中的是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已经在中国获批,后续开发风险较小。

与发达市场成熟药企合作,是本轮国产 PD-1 抑制剂厂家共同选择的出海方式,被唐艳旻称为「借船出海」,是 2015 年前后中国创新药行业出现的新气象。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出让海外权益相比于独自开发海外市场可能获得的利润更少,但许多新兴药企最初借助大药企的资源有利于规避风险,取得「双赢」。

去年 8 月,信达生物将信迪利单抗在中国以外地区的独家许可转让给了礼来,获得 2 亿美元的首付款,并有资格获得 8.25 亿美元的潜在开发和销售里程碑付款。按双方协议,信迪利单抗将由礼来负责推向美国和其他地区市场。而两家公司也颇有渊源,礼来亚洲基金曾参与信达生物多轮融资,2015 年信达生物与礼来就曾达成包括 PD-1 抑制剂开发在内的战略合作。

今年 2 月 2 日,君实生物宣布与 Coherus 签署了许可与商业化协议,授权内容包括特瑞普利单抗和两个可选项目(如执行)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独占许可,以及两个早期阶段检查点抑制剂抗体药物的优先谈判权。Coherus 就 PD-1 项目将向君实生物一次性支付 1.5 亿美元首付款、累计不超过 3.8 亿美元的里程碑款,外加任何包含特瑞普利单抗的产品在 Coherus 区域内年销售净额 20% 的销售分成。

君实生物选择的合作方 Coherus,并非老牌制药巨头,这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背景与君实生物相仿。

「看中了他们的营销能力以及对整个市场的渗透能力,包括进入美国商业保险、对渠道、对医院的渗透能力。」君实首席执行官李宁称,他希望合作伙伴能够「把我们的产品作为他们的主产品去努力」。

Coherus 成立于 2010 年,管线内已经商业化的主要产品 UDENYCA,是一款由安进开发的长效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药物 Neulasta 的生物类似药。2020 年,UDENYCA 占据了美国市场 pegfilgrastim(非格司亭)一类药物 21% 的市场份额。

4 月 20 日,Coherus 宣布已向君实生物以 20.06 美元/股的价格出售约 249.2 万股股票,获得 5000 万美元投资。此前,李宁对财新表示,投资 Coherus 的行为可以理解为更紧密地绑定两家公司。

涌向 FDA

美国是多家中国药企出征海外的第一站。获得 FDA 的上市许可,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就意味着药品经过了全球最严格的审评。不少国内药企也将上市第一站选在 FDA 作为一种策略,往往寻求以罕见病等小病种审批上市后,再逐步扩大适应证。

目前包括 Incyte 公司的 Retifanlimab、Agenus Inc. 的 Balstilimab,以及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康方生物和中国生物制药联合研发的派安普利单抗等都已在 FDA 申报上市,2022 年或将成为 PD-1(L1)竞争大年。

君实生物今年 3 月披露,已向 FDA 提交特瑞普利单抗用于治疗复发或转移性鼻咽癌的新药上市申请,并获得 FDA 滚动审评。该项适应证此前获得了 FDA 孤儿药认证以及突破性疗法认定。

孤儿药认证和突破性疗法认定,在美国有着多项鼓励政策,药品获批速度也相对更快。滚动审评则是指药企在申请新药上市许可时,可以将申报文件分批次向 FDA 提交进行审评,无需等待全部申报文件完成后再向 FDA 提交申请,可缩短新药的审评周期。

特瑞普利单抗成为首个向 FDA 提交新药上市申请的国产 PD-1 抑制剂,但这一利好披露后,二级市场股价反响不及预期,不升反降。

区别于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受选申报的适应证是实体瘤大癌种。5 月 18 日,信达生物宣布,信迪利单抗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用于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治疗的新药上市申请获得 FDA 受理时,信达生物港股则上涨 5.23%。

不过,李秋实认为「对于国产 PD-1 抑制剂出海,投资界没有给到像它们在国内市场那么高的预期」。按照信达生物披露,FDA 对信迪利单抗的上市申请做出决议的目标日期是 2022 年 3 月。君实生物的合作伙伴 Coherus 对外披露,特瑞普利单抗新药上市申请预计在 2021 年中旬提交完成,该药物可能在 2022 年上半年获得批准。相较于在美上市申请获得 FDA 受理,如何打开海外市场被认为是考验这些「出海」的国产 PD-1 抑制剂的更大难题。

信达生物首席商务官刘敏曾对财新表示,公司目前较为看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市场,但「眼下还是要先保证国产药能成功出海。」

相比于信达、君实等新兴创新药企,恒瑞医药在国内市场根基更深,以传统原料药企身份向创新药转型,营销渠道十分广泛,旗下卡瑞利珠单抗在 2019 年下半年开始销售,2020 年内销售量增长 326.42%。恒瑞亦瞄准了海外市场,不过在欧美市场并未和跨国大药企合作,恒瑞医药方面人员告诉财新,公司正自主继续推动澳洲临床开发并开展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早在 2015 年 9 月,恒瑞医药就曾将 PD-1 抑制剂除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以外的全球独家临床开发和市场销售的权利转让给了美国 Incyte 公司。但在 2018 年 2 月,上述合作中止。

目前,国内获批适应证最多的国产 PD-1 抑制剂正是恒瑞医药卡瑞利珠单抗,共有肺癌、肝癌、食管癌、淋巴瘤、鼻咽癌 5 项适应证,且前 4 项适应证已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公司虽未披露卡瑞利珠单抗的销售数据,但业内普遍认为恒瑞医药是 2020 年销售冠军。

实现高销售额的另一面,恒瑞医药卡瑞利珠单抗被多次质疑,易引发「特异性毛细血管增生症」不良反应。卡瑞利珠单抗申请上市技术审评报告显示,汇总涵盖晚期食管鳞癌、非小细胞肺癌、肝细胞癌、鼻咽癌等 10 项恶性肿瘤适应证,共计 1116 例接受卡瑞利珠单抗单药治疗受试者的安全性数据后,反应性毛细血管增生症(RCEP)发生率达 77.4%,为该药的特殊不良反应。在南京金陵医院秦叔逵等人牵头撰写的《卡瑞利珠单抗致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临床诊治专家共识》(下称《共识》)中,对于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的表述为「具有独特的形态学表现,并呈动态变化,绝大多数为 1–2 级,呈自限性,无需停药;对较大的结节或影响外观的结节,可以采取局部对症处理;而停药后,可以自行萎缩消退或坏死脱落。」此外,《共识》还提到,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的发生与单药治疗后的有效性(包括客观疗效和生存获益)密切相关,因此可将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作为一种临床生物标志用来预测单药疗效。

但国家药监局要求厂家制定完备的上市后风险管理计划并严格执行,其中 RCEP 作为重点不良反应被建议进行重点监测。

对此,恒瑞医药相关负责人回应财新称,公司构建了完整的药物警戒(PV)体系,能保证上市产品使用的安全性,并在多个肿瘤治疗领域开展了卡瑞利珠单抗上市后真实世界研究,包括在食管癌、肺癌、肝癌领域的相关研究正在有序开展中,希望对卡瑞利珠单抗在临床实践的有效性,尤其是安全性方面提供更多依据。在产品上市后,制作并更新恒瑞创新产品常见问题手册,帮助临床医生了解掌握新型抗肿瘤药物的临床应用。同时按照国家法律法规,药物安全部门加强不良反应报告收集及随访,定期对安全数据进行评估分析,按时向药监部门递交定期安全性更新报告。

当前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三期临床研究在美国、欧洲、韩国等 14 个国家和地区、123 家中心同步开展;3 月上旬,注射用卡瑞利珠单抗及苹果酸法米替尼胶囊获准在美国开展临床试验,批准开展二者联合治疗晚期实体肿瘤的开放、多中心二期临床试验。目前,该临床试验已在中国、美国获批开展。不过,相对君实、信达等企业的 PD-1 已经申报上市,恒瑞进展更慢,最终能否通过 FDA 审批,受到业内高度关注。

李秋实认为,虽然并未被投资界完全看好,但如果国产 PD-1 抑制剂能够在 200 亿美元规模的发达市场内抢下个位数百分比的市场份额,对企业来讲也能够实现比较好的利润。

真正考验尚未到来

「当前节点看未来三年能否在国外销售,要看三年前药企是否考虑过在国外的策略。」沣京资本医药投资经理王世超认为,国产 PD-1 抑制剂在 FDA 上市申请如果能被受理,或即将被受理,说明之前已经做好了临床研究或审批策略的布局,尤其「在临床设计阶段就已经考虑了是否符合海外申报条件等因素」。

而近期国产创新药出海失败的案例,康弘药业的康柏西普折戟海外多中心三期临床试验,也足够说明现阶段中国药企将一款药品卖到海外并非易事。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认为,中国药品监管部门需根据国外市场变化和国内需求,制定鼓励政策和措施,为药品出口提供服务和指导。该组织相关负责人告诉财新,应「共享经验信息、重视法规研究」。以协会或联盟为载体,企业之间、研发机构要分享非技术秘密的注册、现场检查、数据管理等经验,安排专业人员研究政策法规,分解培训,互通有无,互相借鉴,避免重蹈覆辙。

2017 年 6 月,中国正式加入 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该组织的创办旨在让多国混乱、各成一体的药物监管系统标准化,让 ICH 成员国的产品可以尽快相互认证。正因如此,无论是进口 PD-1 加速进入到国内,还是国产 PD-1 出海,都需要通过符合标准的临床试验数据,才能进行药品注册。

李宁曾在 FDA 从事药物审评工作,他介绍,中国加入 ICH 成员国后,国内的临床研究标准实际上和欧美一致,新药注册只要符合美国临床试验要求,FDA 方面都会接受。不过,「存在人种差异的产品如果显示出在疾病上也有差异,就要有一些不同种族的数据来支持它的注册上市。」

唐艳旻曾在上世纪 90 年代就职于葛兰素史克公司,从事公司药品在中国的注册工作。在她看来,中国和美国不管是从病人、病种,到临床的处方习惯、用药习惯,产品的竞争格局,还有商业化路径,都不一样,「如果想在国外把临床成功地做好,国内企业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排除注册上的挑战,王世超介绍,在欧美市场医生普遍对原研药具有忠诚的使用习惯和信仰,考验本土出海创新药的是看是否具备全球化的 Best in Class 或 First 的可能。一位曾在美国顶级医疗机构 Mayo Clinic(梅奥诊所)供职的前执业医师也告诉财新,与医院合作的药企通常都是全球前几大药厂,「这些癌末病患的时间可能所剩无几,所以我们不会主动介绍这些(不熟悉的)药物,除非患者主动来咨询我们」。

王世超认为,部分中国药企在国内推广销售十分倚重传统关系型营销模式,但在海外将面临水土不服。而依靠全球知名药企作为合作伙伴进行权益合作等方式,产品渗透成本和医生患者信任成本都将大大下降。

王印祥介绍,在美国,创新药依赖的是商保体系,由政府推行的医疗保险只有两种,Medicare(医疗保险计划)与 Meidicaid(医疗补助计划)。Medicare 专门针对退休老人,Medicaid 则专门针对低收入群体,百分之八九十的普通人都要靠商保。所以药企不仅要有针对医生群体进行医学传播的团队,也要组建用于开发商保市场的商务团队。这点有别于国内医药代表「技术推广 + 销售」的模式。

根据美国相关法规,药企销售人员不能进入医院,因此药企和医生的接触与传播教育基本都通过 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ACR(美国癌症研究学会)等机构举办的肿瘤学术会议。这意味着,临床试验的数据等信息是推动药品销量的硬核指标。

据财新了解,包括君实生物、百济神州、恒瑞医药等国内药企,将在今年 6 月举办的 ASCO 年会上披露最新研究成果。其中,君实生物在 6 月 6 日全体大会上披露一项特瑞普利单抗联合疗法一线治疗鼻咽癌的三期临床数据,成为本次年会全体大会中仅有的 5 项发表研究之一。

一位熟悉美国商保市场的国内药企人员告诉财新,新药获得 FDA 批准上市后,药企就可以和支付方申请把药物加入到分类目录中。「只要药物通过药物经济学评估没有问题,基本都会加入,只是不确定会放在哪一类。厂家、保险公司、PBM(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药品福利管理)合作对药物进行分类(保险支付比例),分类目录有 5 档,1 类药物保险覆盖可达 100%,依次递减。」

此外,上述人士表示,美国的药物销售市场是适应证、药物有效性安全性决定的。药企根据适应证内的竞争格局来制定市场策略,但通过降价来获得市场,这在美国是不可能的,「降价太多会引起反垄断调查,且价格不由药厂直接决定,临床数据才是决定产品影响力和销售成绩的基础」。

面对需要突破多重困难的欧美市场,百济神州则开始将目光投向发展中国家,其海外权益转让协议仅覆盖欧美市场,而保留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自主开发和营销的机会。公司总裁吴晓滨在 DIA 2021 中国年会上表示,中国药企首先需要在欧美市场证明自己的产品质量过硬,但相比欧美,中国药企也需要考虑将产品带到真正缺医少药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些国家自主创新的能力很弱,对美国或欧洲的创新药也缺乏足够支付能力,跨国制药企业也不会为了「这几十亿人口」打乱全球的价格体系。吴晓滨近期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呼吁,希望包括监管部门在内,通过多方合作协助企业打开发展中国家市场。

但国产药品想要获准进入上述国家和地区市场,难度甚至不亚于进入欧美市场。究其原因,此类国家和地区多数没有加入 ICH,药品注册工作十分棘手。

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曾对财新表示,可以借助疫情后中国疫苗的优异表现和所获得的国际认可,来推动「一带一路」国家实现药品审批互认。「利用我国药品的价格优势满足相关国家的用药需求。」但与此同时,有投资界人士表示,此类市场的容量和患者支付能力较为有限,恐难令企业获益。

面对中国药企陌生的国际市场,复宏汉霖在 2019 年 9 月将该产品在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共 10 个东南亚国家开发及商业化的独家许可,转给印尼药企 KG Bio 公司。基石药业也在去年 10 月将 PD-L1 抑制剂舒格利单抗在中国以外开发及商业化权利授权给美国药企 EQRx 公司。

李秋实分析,当前资源正在向头部创新药企聚集,即便是正在出海的 4 个国产 PD-1 抑制剂,未来市场表现也可能产生分化,产品所属企业的市场价值也会被重新审视。而再新获批上市的国产 PD-1(L1)继续出海,获得成功的几率将更低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