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驱除「挖矿」

中国政府决心已下,对虚拟货币世界将会产生深远影响

比特币世界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监管飓风。2021 年 7 月 3 日,虚拟数字货币的代表比特币诞生 12 年以来,全网的「挖矿」难度经历了史上最大幅度的下调——28%。

所谓「挖矿难度」,是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网络时,为维持比特币理想的 10 分钟出块时间而加入的调整机制。比特币挖矿本质上是一个消耗算力找出符合要求的随机数、争夺记账权的过程,难度的调节会改变挖矿者找到随机数所需要的时间。

根据比特币协议,每隔 2016 个区块,就会根据过去最近 2016 个区块出块总时间,自动调整下一批 2016 个区块的挖矿难度。理想情况下,挖出 2016 个区块需要两周时间。因此,如果实际用时不到两周,就增加难度;超过两周,就降低难度。

在 5 月 13 日的一次调整后,比特币的挖矿难度曾达到历史峰值,此番调整后难度已有所下降,基本回到了 2020 年初的水平。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变动?原因是出块延迟的增加。6 月 14 日到 7 月 3 日的两周内,平均出块时间达到 13 分 53 秒,远远高于预设的 10 分钟,尤其是北京时间 7 月 1 日 18 时 27 分,第 689300 个区块被中国币印矿池(Poolin)挖出后,过了 139 分钟,也就是到 20 时 46 分,下一个区块才被美国矿池 Foundry 挖出。这是 2011 年以来,比特币网络史上第二漫长的出块间隔。

而在 2021 年 4 月份,也曾有过一次「超长间隔」——4 月 19 日 22 时 14 分,第 679786 个区块出块,与上一个区块间隔时间 122 分钟。4 月 19 日的这次延迟,源于新疆的大停电检查;5 月后出块变慢,则是中国政府对比特币挖矿的一系列强力组合拳所致。5 月 21 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一次会议,会议要求,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在 2017 年 9 月中国七部委联合发文取缔代币发行融资和虚拟货币交易后,对挖矿行为态度尚未明确,之后中国成为全球虚拟货币挖矿重地。截至 2020 年 4 月,约 65.08% 的比特币算力分布在中国。随着 2020 年底以来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数字货币价格飙涨,国内投资者曲线炒币之风愈演愈烈,中国的监管再度升级,这次针对的就是虚拟货币挖矿行为。

一体两面,伴随挖矿难度变化的是比特币全网算力的下降。所谓比特币全网算力,指的是比特币网络当中所有参与挖矿的矿机的算力总和。算力代表的是每秒能进行哈希运算的次数。6 月 9 日,新疆昌吉州发布限制政策后 24 小时内,第一大矿池蚂蚁矿池算力下降 25.1%,第二大矿池鱼池 F2 Pool 下降 8.8%,第三大矿池币印矿池下降 24.99%。

5 月 13 日,比特币全网算力在达到历史峰值后开始下降,截至发稿,下跌幅度超一半。而据 23 家合计占全网 32% 算力的比特币挖矿企业联合组成的比特币挖矿委员会的报告,2021 年一季度,比特币全网算力估计为 164905 PH(1 PH 为 10 的 15 次方哈希),二季度估计为 89828 PH,下滑幅度达 45.5%。

比特币的价格自从 6 万美元的高点「腰斩」以来,处于震荡之中,最低曾到 2.8 万美元。截至发稿前,价格为 3.28 万美元。

强力组合拳

在国务院金稳委会议表态之前,地方已有动作。2021 年 2 月,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宣布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 年 4 月底前全部退出,同时严禁新建项目。4 月 27 日,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下发了《关于摸排我市数据中心涉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挖矿业务情况的紧急通知》,要求对北京市数据中心承载业务中涉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挖矿的相关情况进行梳理。5 月 18 日,前述征求意见稿正式版出台,新增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进一步拓宽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情况来源渠道。

不过,由于内蒙古毗邻首都且以火电为主,彼时不少矿圈人士希望这只是为实现「碳中和」达标的地方行政措施。但金稳委会议后各地接二连三重拳出击,一步步打消了矿圈人士的幻想。5 月 25 日晚,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显示出监管当局对挖矿行为的深入了解。例如,对工业园区、数据中心、自备电厂等主体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电力支持的,加大节能监察力度,核减能耗预算指标;对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企业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取消各类优惠政策,退出内蒙古电力多边交易市场;对通讯企业、互联网企业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依法吊销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对网吧等主体存在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由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其进行停业整顿等处置;对未经报批私自接入动力电源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等主体,对其违法窃电行为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等等。八项措施还特别指出,「对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参与虚拟货币『挖矿』或为其提供方便与保护的,一律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据了解,由于比特币挖矿获利巨大,公职人员或公职人员亲属参与挖矿、从挖矿企业处收受贿赂的情形并不鲜见。

6 月 9 日,青海省工信厅和新疆昌吉州发改委分别下发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新疆是中国比特币挖矿第一大省份。根据剑桥大学另类金融中心 2020 年上半年对三家大矿池的抽样调查,新疆的算力全球占比超过三成。

最近一击来自四川。四川以水电挖矿为主,前文同口径下全球算力占比约一成。6 月 2 日,四川能源局召开调研座谈会,要求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分别汇报各自供区内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及相关建议、关停虚拟货币挖矿对今年四川弃水电量的影响分析;四川电力交易中心汇报水电消纳示范区内大数据企业参与市场交易有关情况及相关建议;售电公司汇报代理大数据企业参与市场交易有关情况及相关建议。相比于其他省份严厉的清退声明,这份座谈会文件显得相对温和,因此仍有币圈人士抱有幻想,认为水电挖矿不会被清退。但 6 月 18 日,四川省《关于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给出了明确的清退时间表——已经排查上报的项目于 6 月 20 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自查自纠停止供电的情况于 6 月 25 日前上报省发改委。这一文件说明,中国打击虚拟货币挖矿,并不只是针对高排放、高污染的火电。

厘清碳排放

比特币挖矿会带来高耗电量和碳排放。2019 年 4 月,由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中,一度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列入「淘汰类」,后删除。

2021 年 4 月,由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等专家合作撰写的论文《中国比特币挖矿碳排放和可持续性的政策评估》刊发于《自然・通讯》杂志。此论文预估,在没有任何政策干预的情况下,中国境内的比特币区块链年能源消耗将在 2024 年达到峰值,约 296.59 太瓦时,并相应产生 1.3050 亿吨的碳排放。

矿圈人士则认为,挖矿可以消纳光伏发电、水电等在用电低谷冗余发电量,甚至可凭借高回报促进再生能源行业的发展。该观点曾在一些地方获得认同。2019 年,四川公布首批 99 家「水电消纳示范企业」,有多个矿场在列;2020 年,四川省雅安市经信局、市发改委联合印发《关于建设水电消纳示范区支持区块链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指出区块链企业完成用电手续及有关建设手续办理后,在四川省电力交易平台申请注册,可参与电力市场交易。事实上,今年 6 月 18 日四川省文件中宣布列入监测管理的 26 家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就有多家企业原本进入了水电消纳园,被业界认为是「持牌」挖矿。

全球范围内,对于虚拟货币挖矿态度有分化趋势,但整体还是朝「碳中和」方向发展。

5 月 12 日,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一条因担忧比特币挖矿使用化石能源、暂停特斯拉购车比特币支付的推特,就成为比特币一轮下跌的导火索。但在 5 月 25 日,马斯克又会见了八家比特币矿企,筹划成立比特币挖矿委员会,发布当前和计划的可再生能源耗用情况。

7 月 1 日,比特币挖矿委员会公布了成立以后的首份报告,报告显示,比特币挖矿的耗能约占全球总电力使用的 0.117%,二季度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占比为 56.0%,相比于一季度的 36.8% 提升了 52.2%。不过,报告并未详述统计和估计方法。

且不论这一估算是否准确,币圈仍未解决的问题是——在挤压了其他实体产业用电和芯片产能的同时,虚拟货币系统究竟给世界带来的实际价值是什么,以及它所关联的负面效应:郁金香投资般的高投机性,甚至被用于洗钱、诈骗以及支持毒品、赌博等暗网交易等。虚拟货币世界用比特币定价权之类的噱头,已经无法吸引和说服中国决策当局。

目前,中国虚拟货币矿场出海的热门地点,包括美国、哈萨克斯坦、加拿大和俄罗斯。首个宣布将比特币采纳为法币的中美洲小国萨尔瓦多,其总统纳伊布・布克尔宣布要利用火山地热能为比特币挖矿设施供电。这些经济体之所以如是态度,更多还是出于财政收入考量。实际上,已有多国正在酝酿对比特币挖矿征税,如韩国计划从明年起对一定获利门槛以上的比特币挖矿征收 20% 的税,哈萨克斯坦也通过法律,从明年 1 月起对在该国经营的比特币矿场使用的能源征收额外税费

Laminar flow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