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azine Clip

疫情搅局,代购业再也回不去了?

个人代购向来是中国消费者热衷的采购管道,只要通过这些代购人员,就能轻松买到在中国市场上买不到或是价格太贵的商品,特别是精品品牌。

位于北京的顾问公司 Proresearch 的预估,2019 年中国的代购业的规模大约是 400 亿美元。但市新冠疫情爆发,为中国代购业造成意料之外的冲击,受限于旅游禁令,代购业务因此被迫停摆。

许多依靠代购的品牌厂商更是受伤惨重,例如婴儿配方奶粉或是化妆品牌。原本他们可以通过代购迅速进入中国市场,不需要自己花钱、花心力建立零售据点,更不用烦恼该如何遵守中国市场的标签与包装法规要求。

但是这场疫情彻底打乱了他们的步调。像是新西兰配方奶粉厂商「A2 牛奶公司」(A2 Milk Co.)2020 年下半年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营收减少了 30%。今年 5 月公司宣布调降营收预估,这是 5 个月以来的第二度调降。过去 12 个月,公司股价大跌 60%,而同时间新西兰大盘指数上涨了 8%。

「疫情持续得愈久,随着顾客群流失,就愈难重建在中国的业务,」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分析师在 7 月初提出的研究报告指出。

不过严格说起来,早在疫情爆发前代购业便已面临了衰退的危急,新冠疫情不过是最后的催化剂。

一方面是中国政府开始强化海关检验与税务法规,另一方面是跨境电商与免税商店的兴起,让消费者有了更多便利的选择。

根据 iResearch 的数据,2020 年大约有 60% 的中国消费者使用跨境电商平台,其中最受欢迎的两大平台为天猫与京东。iResearch 预估,未来两年,线上零售平台的年成长率可望达到 30%。

许多原本在代购业相当抢手的品牌,也跟随消费者加入跨境电商平台。以日本知名的药妆品牌鹤羽(Tsuruha)为例,去年 9 月在微信平台开设专属商铺,直接向中国消费者销售自家产品。

还有些品牌为了避免消费者重回代购业者怀抱,提供更多贴心的线上服务,希望与消费者建立长远的关系。例如日本化妆品牌资生堂雇用美容顾问,为中国 VIP 会员提供一对一的线上服务,并寄送免费的试用品。

此外,有部分品牌改变定价策略,逐步缩小不同地区市场的价差,打压代购业者,希望借此直接面对消费者,才能与客户建立更长久的关系。

「如果只剩下 15–20% 的价差,你就不会想跟代购业者购买,」位于法国巴黎的数据情报公司 Luxurynsight 的执行长西博尼(Jonathan Siboni)说,「但如果价差拉大到 50% 就有可能,但是这种情况以后不会再有了。」

找车位的生意

疫情导致美国「寻停车位」行业损失惨重。以 SpotHero 软件为例 2020 年 4 月的业务量比 2 月份下降了 90%。如今生活慢慢回到正轨,今年 4 月的交通量较去年同比增长 55%。随之而来,「寻停车位」的应用市场也迎来回暖,成为投资者看好的赛道之一。后疫情时代,停车需求不再有明显的早晚高峰,而是呈现全天候都需求的特点。人们也更偏爱城市周边的郊区出行,这是持续远程工作模式导致的结果。

大学学费涨不停,父母受累成债奴?

时序进入暑假,但是关于学生贷款的争议又再度成为热门话题。原本拜登政府因为疫情允许贷款缓缴的期限,即将于 9 月到期。因为债务问题而焦头烂额的不只是学生,还有家长。

随着美国政府的补助逐年减少,各大学院校只能不断调涨学费。根据大学理事会统计,过去 30 年美国公私立大专院校的学费成长超过 2 倍以上。

但这也让更多家庭负担不起大学费用,只能靠着借贷让小孩读大学。在美国至今有高达 1.6 兆美元的未偿还学生贷款,其中有 22% 是 50 岁以上的家长为了支付小孩或孙子辈的高等学费而申请的贷款。

根据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的统计,近 10 年来通过 PLUS(联邦大学生家长贷款计划)申请贷款的金额成长了 16%;若拉长时间来看,过去 30 年大幅成长 750%。

《新闻周刊》搜集了 2017–2019 年间加入 PLUS 计划的 989 所大专院校资料,结果显示有将近 10% 的家长在小孩离开学校后两年仍无法还款,其中有超过 150 所学校的家长贷款拖欠率达 20% 以上。此外,有将近 58% 的贷款人来自于低收入家庭。

专门提供给家长申请的 PLUS 贷款和一般学生贷款不同,但是它的优点也正好是缺点所在。

例如,PLUS 的最高贷款金额是所有教育花费(包括入学、住宿、学杂费)扣除子女获得的财务补助之后剩下的差额。相较之下,一般学生贷款每年的金额上限为 5,500–7,500 美元。依据《新闻周刊》的数据库,有超过 150 所学校的平均家长贷款金额超过 27,000 美元。

不过,PLUS 的贷款成本也相对较高。以 2021-2022 学年度为例,贷款利率为 6.28%、手续费为 4.228%,而且贷款开始发放之后,贷款人就要开始分期还款。一般学生贷款的利率为 3,73%、手续费为 1.057%,学生毕业后可自动享有 6 个月的宽限期。

另外,PLUS 的申请门槛相当低。不需要提供收入或负债等资讯证明你有还款能力,只需要完成简单的信用检查,例如:金额超过 2.085 美元的贷款,延迟还款天数不超过 90 天;过去 5 年没有任何破产、房屋法拍等纪录。只要符合以上条件,便能成功申请到贷款,整个流程大约只需要 20 分钟。

宽松的申贷条件,让更多中低收入家庭的小孩有机会读大学,但同时也让他们的父母轻忽自己的财务负担和能力,最终陷入沉重的还款压力。

例如,有些申贷的家长年龄已超过 60 岁,早已过了职涯高峰期,收入不若以往,还款能力是一年不如一年。

根据美国政府审计办公室(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2015 年公布的报告显示,有大约 87 万名申请学生贷款的贷款人年龄超过 65 岁;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的统计也显示,有四分之三的大学贷款人年龄超过 60 岁。

该如何解决学费不断调涨、家长或学生还不起贷款的问题,将是拜登政府在振兴经济之外的另一个重要挑战。

化学污染危机

人类最早对大自然的污染可追溯到 19 世纪中叶,至今北极格陵兰岛还残存着欧洲矿石冶炼的微量铅和铜。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 70 年里,人类产生的化学污染物呈指数级上升。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玛丽・瑞安教授指出:我们已经在喜马拉雅山脉发现有毒金属,在深海域发现塑料纤维。空气污染造成的死亡人数比现在的大流行病还多,多年以来化学物质对人类生活的伤害一直被低估了。

适应气候变化的新基建

过去几周,世界各地纷纷上演了极端天气,不断提醒人们对气候变化做出关注。温室气体排放导致地球的平均温度比伯克利工业化时期高出 1 摄氏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已经不足以应对未来气候的变化,各国同样需要为适应气候变化做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例如修建城市堤坝等。美国气候变化特使约翰表示,美国将承诺在 2024 年对发展中国家投资 15 亿美元,用于适应新气候变化的相关基建。

受够了低薪!第一线工作者的逆袭能成功吗?

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1979–2019 年间,最低薪的工作者的薪资仅增加 3.3%(经过通膨调整),但是前 5% 工作者的薪资却大幅成长 63.2%。

根据推估,疫情爆发前,有 44% 的美国工作者(约 5,300 万人)属于低薪工作者,平均时薪为 10.22 美元(约台币 287 元)。

但是疫情爆发后一年半以来,这些低薪工作者被迫冒着被染疫的风险,持续在第一线工作,而无法像其他白领工作者一样领着高薪、相对安全地在家工作。

这段期间,在美国各地的医疗院所、机场、速食业、主题公园等场所的第一线工作人员罢工抗议。

像是麻州伍斯特市(Worcester),有超过 700 名护士自今年 3 月以来多次发动抗争;百事可乐子公司菲多利(Frito-Lay)位于堪萨斯州的员工在 7 月初罢工,抗议低薪与一周 84 小时的工作时间要求;富豪汽车位于维吉尼亚州的员工分别在 4 月和 7 月罢工,争取加薪与奖金。

但也有许多人干脆辞职,寻找其他更好的工作机会。例如,光是今年 5 月,美国的休闲与餐饮业就有 76.4 万人辞去原有的工作。

不少业者果断地提高薪资与福利,想办法留住员工。例如,连锁零售通路 Target 在疫情爆发之初就决定将美国员工的时薪调高至 15 美元,消费电子零售通路 Best Buy 也随之跟进。

肉品供应商​​JBS USA 在 3 月时宣布,为 66,000 名员工以及他们的小孩支付两年制学院的学费。废弃物管理公司(Waste Management)在 4 月时宣布,与企业培训平台 Guild Education 合作,为 36,000 名正职员工与他们的小孩支付大学与研究所学费。

不过,这些改变究竟只是短期的应急做法,或是反映长期的趋势发展?至今学者专家并没有明确定论。

对于低薪工作者来说,虽然时薪和福利增加了,但他们也面临了生活成本增加的压力。例如美国的房租成本创下两年来的新高,消费者物价较前一年上涨 5.4%,这是自 2008 年以来的最大涨幅。对这些人来说,生活依旧是大不易。

以色列「监听门」

以色列重大监听事件引发全球强烈谴责。以色列 NSO 集团开发的飞马软件被曝密切监听全球近 5 万名政要的智能手机,严重侵害各国信息安全。而 NSO 集团却回复称飞马是用来打击恐怖主义等犯罪活动。此事过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已更换手机,还召集国防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开会。《卫报》指出,在分析了电话号码的泄露数据后,初步判断自 2016 年 NSO 可能就开始了窃听行动

Laminar flow

Magazine Clip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