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下个百年何去何从?

从日本经验预见歧路

中共建党百年庆典正式揭幕,并誓言在下个百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种以崛起强权之姿、高涨民族情绪睥睨群雄的案例,恰似上个崛起大国——日本百余年前的身影。

时序回溯到 100 年前,中共建党之初,中国正值军阀割据的动荡时期,而日本则处在「大正民主」迈入军国主义前的转折期。

大正民主的自由风气奠基于过去数十年的明治维新西化,加上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战争带来的物资需求,使不处于直接战场的日本景气空前繁荣。而 1917 年苏共建政、1918 年美国总统威尔逊(Thomas Wilson)提倡民族自决原则,更令自由民主思想思潮在日本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不过,受到中日战争、日俄战争接连获胜的刺激,日本政界仍存在对外侵略扩张的野心。而「大正民主」的开放舆论环境也使以民族主义为核心思想、厌恶议会政治、不愿屈服国际压力的军国主义者有了更多发言机会。

于是,随着一战结束,欧洲各国市场逐渐恢复,大量战争期间生产的产品滞销,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更加昂扬,军国主义者越来越不受控制,加上关东大地震、大正天皇病逝等不稳定因素,1932 年便爆发时任首相犬养毅遭海军青年军官暗杀事件。

之后,主张尊崇天皇权威的「皇道派」少壮军官在 1936 年发动军事政变「清君侧」,时任首相冈田启介遇袭、内大臣斋藤实、大藏大臣高桥是清等人被杀,最终令日本正式走上高举民族旗帜的军国主义道路。

专研日本近代史的中国资深媒体人马国川曾在他的著作「国家的启蒙」、「国家的歧路」中提到,中国应该借鉴日本军国主义形成历程,不应重蹈覆辙。

他在书中指出,日本在 1890 年代追赶西方国家初见成效后,社会上就开始出现了宣扬「日本特色」、「维护国体」的保守主义舆论,在 20 世纪初期实现工业化之后,日本更出现了「和平崛起」与「武力崛起」的争论。

马国川也提到,随着国力增强,中国近几年也出现了沾沾自喜、自骄骄人的舆论气氛。「一些人士忙着总结『中国模式』、『中国经验』,对于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不屑一顾。」

他认为,如何防止和克服狂热的民族主义,融入世界文明,完成向现代国家转型,是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

专研中国民族主义的北京独立政治学者吴强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也提到,虽然中国在政体上的架构没有天皇,但过去 9 年当局重新树立集权体制,以及毛泽东式的个人崇拜和权威,军队效忠最高领袖,而不是文官政府,这与二战前日本的军政关系相当相似。

他表示,如今中共对自己政体、国体的担忧,实际上就相当于当年日本天皇当年对国体的担心,并演变为民族主义的动力,这是理解今天中国「战狼外交」很重要的一部分。

吴强指出,从 2012 年 9 月 15 日中国反日示威活动以来,可以看见中国兴起新的一波「义和拳运动」已登堂入室,进入、改造了中国官僚体系,并变成中国现在民族主义最强而有力的支撑。

他认为,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如今走向这样的境地,源于过去 30 年当中,公民社会力量被威权统治者镇压,留下的真空被「新左派」、「小粉红」占领,且受到官方支持,进而演变为现在的「网络义和拳」,乃至出现「尾巴摇狗」现象。

而这种民族主义情绪近期显得更加激烈,甚至令中共领导层必须出面缓颊。

例如,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5 月 31 日下午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加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第 30 次集体学习时便提出,要「注重把握好基调,『既开放自信也谦逊谦和』,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而日本外务省长期以基金资助中国知名人士投入两国交流,近期也被中国民族主义分子指为「为日宣传」。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则为此缓颊说,两国间各种形式交流的作法,在国际关系中普遍存在。

吴强表示,中国这种封闭的民族主义正面临与国际秩序的冲突,也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不信任。

他强调,这样的民族主义,可能比日本过去的军国主义民族主义来得更危险。世界能否应对中国这种「反智、非理性,有 2000 年内生传统的民族主义」,将是西太平洋地区的传统地缘政治、大国政治要面对的新课题。

吴强认为,就现阶段而言,中共并不是要在全球建立霸权体系,而是一种主动积极防御,试图影响全世界,尽可能的将各种问题波动阻挡在中国国境之外。但不可讳言,中国正在重蹈日本强权的崛起与负面过程。

他也表示,中国面临的根本挑战是其内部秩序、价值观与国际秩序是否兼容。中国社会趋于封闭后,支撑中国专制的市场经济必定会出现质变,裙带、党营、权贵经济会越来越强化,市场经济则沦为党的工具。这种与国际的脱轨终将导致经济停滞、大萧条、创新困难等。

吴强指出,中国的不确定性对全球而言会是很大的威胁。因为外界无法确定,中共政权是否会发生误判。如果当权者迷信「东升西降」,那么未来的危险几乎无法避免,很可能发生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至于如何解决,他则认为,最根本的还是开放,中国必须允许政治竞争,因为唯有社会开放,才能保证国际社会的开放,这是对和平最充分的保证。

或许,民族主义就如同一把双面刃,能在困境时凝聚国家内部力量,但稍有不慎、剑走偏锋,便可能反噬自身。从历史经验看,日本当年期盼凭借此势「脱亚入欧」,最终却铸下历史上难以抹灭的污点。对站在百年交会的中共而言,若不能记取教训,恐将引导中国走向历史的歧路。

针对当前中国崛起,与日本明治维新时代以来的历史比较,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认为,两国政治体制不同,日本天皇有权威而无权力,而中国的独裁体制存在许多缺点,其遭遇包含美国在内的世界许多国家抵制,是一种历史必然。

日本与中国在崛起历程中都出现了急速膨胀的「爱国主义」浪潮,但造成的历史转折有所不同,您如何看待其中的差异?

明治维新的时候,日本利用天皇的权威来仿造西方的现代化国家,有国王、强有力的军队、很强的富裕产业,学那个方式来推动明治维新以及后续的改革。中国当时清朝是一个外来的族群,是征服王朝,它代表权力、权威。日本的天皇是有权威但没权力的。所以天皇的存在,改朝换代的都是下层的。中国如果要改朝换代就全部都要改,是革命。所以说,日本和中国的现代化过程的不同,和政治制度有很大的关系。

有关明治时期以来的日本的崛起,与中国最近的崛起做比较,当年日本崛起的过程,自由市场、自由贸易其实是不存在的,所以说日本也要扩张自己,拿下了台湾、朝鲜半岛,再进一步扩张,因为每个国家、帝国主义国家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不给你开放市场。所以当时是用军队的力量,一定要有很强的力量才能让自己的经济好起来。

但是战后的世界不一样。虽然是共产主义的阵营是没参与,但是世界经济、西方的经济还是以自由贸易为主。所以日本是纳入了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主义经济的一部分,它依赖美国,不需要自己建立很强的军队,所以战后日本的崛起,第二次的崛起,是轻武装、重经济,而且是靠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自由贸易体系里面谋求发展的。

而中国呢,中国的政治制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且是很独裁,不容许批评的制度。但是中国也被允许加入以美国为首的自由经济体,21 世纪加入世贸组织,充分地享受了自由贸易的好处,中国本来就是人口多,地大物博,教育水平也高,很急速地成长为世界第二的经济体,但是中国的政治制度跟第二次崛起的日本或西德完全不一样,所以当中国快要超过美国的时候,中国的行为本身也改变了。

日本变成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并没有在军事上、或对周边国家进行挑战,没有对当时的国际秩序进行挑战。但是中国有,中国是因为政治制度没改变,经济就变大了,中国的对外扩张就开始了。

也就是说,中国正在挑战现有的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价值观,还有实际上的领土、权益等等,而且中国把它说成理所当然的事情。说过去全世界都对中国不公平,现在要讨回公道。以这样的态势崛起的话,一定会引起不仅是美国、包括周边各国的反弹。现在美国方面发现了,这样下去非常危险,所以由美国来带头开始压制中国,这是历史上的一种必然。

外界在看日本与中国的时候认为日本对于天皇很尊崇,中国早期对毛泽东崇拜,现在习近平想要更超越,被说成「习皇帝」,您对此看法如何?是不是说习近平想要运用群众的爱国主义巩固自己的地位?

共产党的制度还是与皇帝的制度不一样,但是习过于独裁,所以大家都会用帝制时代的语言来描写、讽刺、批判他。这是每个社会都会出现的事,但归根究柢,还是制度不同,他还是共产党,如果他是皇帝的话,那下一个国家主席是他的小孩啊,他也不是这么做,毛泽东也不是这么做,毛泽东的儿子在朝鲜战争时阵亡的。

所以说,他是以共产党制度里面的个人独裁。共产党的独裁一段时间是集体独裁;一段时间是个人的独裁。个人的独裁其实是很难做,你想要独裁的话,就要做很多事情,而且不一定会成功。人家一定会阻止你、扯你后腿。所以个人独裁是很难的,集体独裁是比较容易做。

譬如说,领导人是轮替的,或者是有牵制的,不是一个人说了算,是七个人或九个人同意以后才可以推行等等。这是比较容易的,因为利益还是要分赃,而且这个制度也要有稳定性,所以邓小平所定的集体领导制度是很有用的。问题是说,7 位或 9 位常委都有自己的利益,军队也是有自己的利益,就是不代表国家的利益,这样的话,就大家分赃国家的利益,可能变成几个利益集团。

习近平看到了这个状况,从江泽民到胡锦涛的时代,是中国经济崛起的时代,凡是有土地的、有条件的,凡是跟党中央有关系的都可以发财,而且那时跟美国、日本都非常友好,那时是大好机会。所以大家都靠党、靠权力来发财。结果,这样做下去,拉大差距,这政权能持续吗?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所以习近平应该是以他的使命感来试图改变中国,就是把所有的权力集中于自己的身上,很果断地推动改革,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

就像周永康的集团确实有非常多的腐败的案件。习近平主观是以这样的方式,但是政治学的名言就是说,「权力会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败」,习跟他的周边自然也腐败,所以习近平以那样的态势来进行独裁统治,他也愈来愈怕,怕自己失去了权力会变成怎么样?所以他不敢交班。而且现在的社会是很复杂的。一个人能决定一切吗?很难啊,要有一个制度、法制,要按照制度、法制,一层层都按制度和法律来推行政令,这样比较好。但他是集中在自己身上,一个人,结果很多问题就出来了。一个是决策的塞车,因为下面都不敢自己做主。另外一个就是决策的质量不好,也很难改过来,因为下面的人都说好话。

独裁的最大的坏处是没办法自我反省。古人说「过而不改,是谓过矣」,但他不知道自己的过错在哪,因为没人提醒他,一直错,错到最后才知道,才要改过来,但自己也不能认错;下面的人也不能认错,所以以委婉的方式慢慢调整。但是现在在习近平执政的时候,连这样的方式大概都做不了。

现在大家都很紧张,就像外交部,所谓的「战狼外交」,每一个外交官都被监控。私下也好,稍微说一句习近平的坏话或中国的坏话,说一句「美国也有道理」,那完了,每一位外交官都被监控。他一定要比北京更厉害的方式来骂其他国家。那这样的外交能持续吗?

我举了这个外交部的例子,很多地方都是这样。以前的共产党是在正式的场合跟外国人讲话时还是讲他的表面的话,回去开会时讲一些真话,来把自己的政治路线、外交路线矫正过来,现在连这个都做不了。这是一个极端独裁的很大的坏处。我觉得现在这样做下去,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是相当的悲观。

他(中国)现在有军队的力量、经济的力量,只有武力和金钱来压别人,这叫作霸道。霸道是行不通的。要有个软实力才行,这是中国人的智慧。中国人传统的治国观念就是不能走霸道,要走王道,以德服人。口头上这样讲,但实际是以武力和金权来压别人,他要的是称赞跟服从,以这种方式来推动外交,我觉得在现代的社会(现在已经不是 18、19 世纪),已是 21 世纪,所有的资讯都公开透明的,在这种的状况下中国以那样的态势来推动,我觉得没有可持续性。

所以说,独裁有很多坏处,他以为有很多好处,因为过去是集体领导,不对,改了,改了以后,就走火入魔,他无法自拔,他一定会做到死。他三选连任以后会有显著的政绩吗?会成功吗?不太可能。因为他已经做了两任了,做了两任有什么显著的成果?没有。第三任,这个权力的欲望,你把自己的任期都取消掉了,这样子做,等于是每天都喝海水,愈喝愈渴,愈想要喝。

他现在在做的是要进一步扩权。他已经快要当第三任了,他还要拿国务院总理的职位,派自己的人马,因为李克强、胡春华都不是他自己的人。所以把所有的党政军全都变成自己人,扩权到极限,到第三任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敌人了。那第四任、第五任更容易。他没显著的成果,而且他接班人是谁?他自己做大了,底下的都是第三号、四号人物,没有第二号人物,那怎么接班?这个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那就不要接班,那就他做第四任、第五任,他会做到死。那愈做愈怕。

所以归根究柢,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制度。日本虽然是有天皇制,但天皇是君临但不统治的,天皇只有权威,大家都尊敬他,但天皇没有权力。他(天皇)想把我打死,不可能把我打死的。皇上不一样,皇上是可以的。所以,中日两国在历史上,制度不一样,崛起的过程也不一样,现在也是非常不一样。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争斗,中国如果退让的话,就会影响到习近平?

退让的话,会影响到自己,因为中国没有和平移转政权的制度。共产党不能下来、习近平也不能下来,这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制度。短期来讲,决策或许很明快,而且是国家和社会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善加运用,这是日美做不到的。比方说,日美的防疫乱得一塌胡涂。

但是美国的经济当中最好的经济是民间的企业,不是国营企业,这是美国的活力,让个人的或是集体的、社会中的自由的想法彻底的解放,让每个人都发挥到极致,这是美国的好处,也是向心力。

中国是以国家的力量来动员所有的力量,这是在战争的时候,或有疫情的时候有用。真正要发展经济、高科技的时候,国家的力量不一定有用。太空技术的话,由国家来集中,国家跟民间互相融合,军队的话,就是军民融合,这样的方式是有用的,但是真正的,尤其是基础技术方面,我们的了解,美国的方式还是具有竞争力。

中国所依赖的强烈的大内宣、战狼外交、科技威权等这套模式,在现在的国际情势下是否有助于其崛起,可能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制度上的挑战是最大的。中国人非常有能力,譬如说科技的学习非常快,教育的水平也非常高,追赶是没问题的。中国国内的制度与「改革开放」前的制度是不同的,中国的年轻人,其实在国外的中国人发挥得非常好、思想也非常开放,但回到国内就一定要服从共产党,很多言行都非常谨慎,把自己的思想框在一个笼子里,这是制度的问题。

现在的状况是习近平定于一尊,共产党、习近平、中华人民共和国,几乎都可划上等号,所以绝对不能容许别人批评中国,批评中国就是批评共产党,批评共产党就是批评习近平。所以绝对不能让人家批评,因为中国是很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民族,是世界领先的,也去太空了、地大物博、人口多,以这样的方式来灌输人民。

1980 年代的中国不是这样,当时都是说外国哪里好,值得学习,非常谦虚的,去学习外国。现在都改过来了,连外国引进的技术都硬要说这是百分之百国产的。这明明是谎话还是要讲,这些作为跟共产党的制度相关,不容许批评,一定团结,不团结就会崩溃,在这样的制度之上,习近平加强了个人独裁的结果,再加上现在的世界,科技,大家都依赖手机,手机是最好监控个人的工具。基础技术,本来是美国发明的,但中国擅长于推动运用科技,结果世界最大监控个人隐私的产业就出现了。

以这样的方式来监控社会,人民没办法抵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人,一定要生活在那个社会里面,共产党是以未曾有(空前)的力量来把整个中国人框住了。这样的社会到底能否发展出对人类有所贡献的、很好的制度、技术等,我觉得很困难。

所以说,内外连结在一起,不容许别人批评,不容许别人习近平、每个外交官也被监控,私下讲话都被监控,在这样的状况下不能讲真话。没人讲真话的世界很可怕。反正现在就是独裁者做到最后才发觉自己错了,但是还不能认错。内部开会也不敢讲真话,讲真话会被拉下来。现在习近平政府的独裁的程度已经达到这个境界。以前还可以稍微在内部讲真话,但现在不行,这样的体制一定会走错路。

欧美国家关切新疆议题,表示要制裁中国官员。中国外交部形容,欧美各国令人联想到「八国联军」。其实中国不清楚为何外国要这样对待中国。

是的,中国不了解。应该借镜日本的经验。日本也是一样,日本在日俄战争(1905 年)以前,英美等国都同情日本、帮助日本,最大敌人是俄罗斯,如果日本在远东地区打击一下俄罗斯,对欧美是好事,但是日本战胜俄罗斯以后,就开始在亚洲独霸,也开始不听英美的话,久而久之,日本变成英美最讨厌的国家,但对当时的日本人来说完全搞不懂,为什么?我为什么突然间被讨厌?我现在做的不是跟你说的一样吗?英、法也扩张了,美国也有殖民地,难道只有日本不能这么做?这太不公平。所以日本也走错了路,也不知道为什么。

而且当时的日本国内的差距太大,军队发动几次的政变,政府内部很多人不敢讲真话,因为他们都看过军队杀人很冷酷。日本首相被杀过好几位。所以说当时日本是在很多人不敢讲真话的情况下走错路,错到底。偷袭了珍珠港,但冷静思考一下「能赢吗?」

当时日本最坏的情况就是「我们走错了路,又怎么样?亚洲就是日本的啊」的心态,心想「为了救中国,美国会来打日本吗?不会啊」。就是以这样的态势一直错下去。就是集体思考。很严重的是对美开战的会议,大家都全体一致要打英美,但每个人回家写日记都写日本这样做是不行的。陆军说是因为海军不反对,所以我不反对;海军说因为陆军很强硬,所以我也不反对。每个人写日记都说日本这样做不行,但开会的时候不能讲真话,集体思考,是最坏的地方,现在的中国愈来愈走向这个地步,这是我认为现在的中国应该借镜日本的过去历史经验的地方。

不能讲真话、没有反对意见、没有反对党、没有自由媒体,这样的决策模式是非常危险的,至少要在自己的决策的体系里面需要有一个可讲真话的空间,一定要有。如果没有,每个人被监控,你讲错话就被撤换,这样一定会错到底。我对现在中国的最大的危机感就是这个。我希望中国方面很多人考虑这个问题。

国民感情很难。王毅对茂木说,应该改善中日两国国民感情,但怎么改善?确实中国也注意到台日的人民感情很好,彼此七八成互相喜欢对方。但八成日本人对中国没好感。

这中国要反省,现在在瑞典对中国反感的人已经超过了日本。瑞典政府对中国有什么不公平的事情吗?我觉得是中国方面的反应过多,外交的作法不对,他在国际社会里面的表现,还有在中国国内,譬如说在新疆、香港所做的事留下了非常负面的影响。中国是把自己做的事当成理所当然、也是前提条件,完全不问自己的言行而只怪对方,以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别人。你怎么跟他来往?

今年 3 月 16 日美日「二加二」会议联合发表的内容点名批评中国,台湾海峡、新疆、香港、南海全部都写进去了,这对中国来说,是没预想到的,感到震惊的,没想到会这么赤裸的说出来。因为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领袖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也没那么露骨。中国对日本方面,还是有点把握,认为虽是美国要求,但是日本方面不会这么做。

后来为了影响 4 月的日美首脑会谈,中国就开始施压了,但施压过多会有反弹。施压的结果,基本上是一样的。但是日美首脑会谈联合公报(声明)的内容稍微缓和,追加了很多事。包括记载日本向中国直接传达沟通的重要性,这就说是日本要邀请习近平访日一事(还存在),双方还要持续沟通。此外,声明记载,有共同利益的部分说,日本要与中国合作,这句话是在 2 加 2 联合声明中没有的。可以说,4 月日美首脑会谈联合公报是比 3 月的内容还要和缓,给中国下台阶,为中国留了一个后门。

这是日本外交的一种平衡感,因为对日本来说,日中关系还是非常重要。美日 2 加 2 会谈是外长防长的会议措辞严厉,但首脑会谈可以加很多事,加入的考虑可以做很多,3 月是颠峰、4 月是和缓,那还要打日本吗?对中国来说要计算。习近平现在能访问美国华府、去美国进行国是访问吗?美国人民会欢迎吗?去法国、英国能否受访欢迎,很难讲。现在对中国,尤其是对习近平个人的好感度大幅下降,这一年多,英国系的国家都看到香港变成那样,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都不行,现在这样的状况下,日本还是很好的外交舞台,日本人又很安静、礼貌、守规矩。一旦决定有外国的贵宾来了,还是会欢迎,可能会出一些问题,但基本上还是以最高的礼遇来接待。我认为是中方做了这样的判断。

习近平访日一事,还没说死。日本外务省已经表示,现在还不是讨论具体时程的时候,习访日一事永远在未来。中国底下的官僚机构不敢敲打(日本),日本方面也对中国有考虑。但是日中关系可以保持稳定,同时日本也可以加强日美同盟关系,「四方安全对话」(Quad)也可以再进一步加强。

日本现在是几十年来很难得的、很好的一个外交的处境。日本过去几年签了很多自由贸易协议,TPP、日本与美国,跟欧洲、跟英国、RCEP 等等,日本都在中间,日本跟中国的关系还算稳定,与其他国家关系非常好,好感度很高。

十年前谁捣乱亚洲的秩序,被说成可能是日本、可能是安倍晋三,恢复军国主义,现在没人谈了,现在大家都谈中国、习近平。过去日本人做了很多说明中国的问题,对方却都说中国有那么坏吗?过去很多人都不相信,但现在日本人不用极力主张,马上被相信。这个转变太巨大了,我觉得中国的朋友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

Laminar flow

CCP100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