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种族危机为何触碰西方底线

纳粹历史教训犹在

柏林市中心名为「恐怖地形图」(Topography of Terror)的展览馆,原址是纳粹秘密警察盖世太保(Gestapo)总部,馆内的常设展钜细弥遗介绍纳粹崛起的过程和高压统治的手法,可说是德国首都关于纳粹历史最全面的博物馆,每年吸引上百万的访客参观。

该馆今年上半年的特展「冰冷的眼光」,说的是曾被纳粹德国占领的波兰塔诺夫(Tarnów)犹太人的故事。1940 年代初,2 名人类学家为了研究什么是「典型的东欧犹太人」,获政府经费支持在当地拍下 565 人的照片,并详细记录他们的外貌和特征。

除了这批前几年在维也纳的博物馆发现、犹如囚犯档案的照片,展场现场还可看到测量这些犹太人耳朵长度的仪器、辨别发色的色样、归纳指纹图像的统计表格、以及鼓吹优胜劣败种族理论的教学海报。策展人并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成功找到其中幸存的 26 人的本人或家属,请他们谈当年的遭遇。

塔诺夫当年只不过是 4 万人口的小镇,却是二战期间无数欧洲城市的缩影:纳粹军队占领后,先是藉种族和信仰区分特定族群,将他们集中管理和监禁,最后谋杀和灭迹。

这是 20 世纪人类的悲剧,总计有 600 万人遇害。为避免悲剧重演,联合国将这种蓄意摧毁特定民族或宗教团体的行为视为国际法的罪行,也就是所谓的「种族灭绝」(genocide)。

最近,这个名词又再度出现,从美国国务院到加拿大、荷兰、英国、立陶宛的国会,先后谴责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的迫害是种族灭绝。他们根据现场采访的报道、本人或亲人的证词、营地和清真寺被夷为平地的卫星照片,认定中国对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的压迫形同犯下种族灭绝的罪行。纳粹野蛮迫害犹太人的行径令人深恶痛绝,这可是十分严重的指控,重挫中国的国际形象。

经常读与维吾尔人有关的报道和人权组织报告的人,对郑国恩(Adrian Zenz)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这名德国学者通过网络搜集了大量的工程招标书和官方文件,2018 年 5 月发表报告指约有 100 万的维吾尔人被囚禁在「再教育营」,他们被迫放弃自己的信仰、学习汉语和向共产党效忠。根据这份报告,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8 月召开会议,世人才开始注意维吾尔人受到的迫害。

郑国恩本业是汉学家,研究主题是西藏,因为去不了西藏才关心新疆。他揭露维吾尔人被无辜拘禁、被强迫劳动和节育、甚至家庭被拆散让小孩得以集中接受爱国教育的惨剧,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回响。

郑国恩接受中央社访问时说,中共有计划性的剥夺维吾尔人的文化和认同,培养只对党和国家效忠的下一代,可说是毛泽东以降中国最激烈的思想改造运动,「文化灭绝」的程度可与文化大革命相比。

中共为何坚持这样做,不顾国际形象和全球穆斯林的观感?郑国恩认为近因是新疆位居「一带一路」要道,中共认为有必要铁腕统治,无法容忍任何骚动,深层因素是意识形态。

他解释,共党领导人是无神论的独裁者,既无法接受其它宗教,也坚信忠党爱国的意识形态能抹去人的身份认同,发现宣传没用就把人关起来洗脑,「台湾和香港应该引以为戒,看清楚中共的真面目」。

郑国恩的努力,让国际社会看到中共统治的残暴,许多西方国家开始检视产业链的每一环节,阻止企业从对维吾尔人的剥削获利。为何对中国少数民族的人权感兴趣?郑国恩说,他是虔诚的基督徒,每个人的生命尊严都应该受到尊重是他的信仰,「这是纳粹大屠杀以来对单一民族最大规模的监禁,德国人鉴于自己历史更有责任正视」。

人类从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学到教训,战后成立联合国并在宪章序言强调基本人权和人格尊严。德国战后宪法的第一条也开宗明义指出「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尊重和保护是所有国家的义务」。最近,德国在联合国挺身而出关注新疆的人权,显然与对独裁历史的反省有关。

去年 10 月,德国成功说服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日本等 30 多国,由常驻联合国代表霍伊斯根(Christoph Heusgen)领衔发表声明,对新疆的再教育营表达严重关切,呼吁中国立即允许联合国专家到现场调查。

今年 5 月,德国再次不畏北京压力,联合美国、英国和非政府组织在联合国开会讨论新疆。霍伊斯根在会议开始前,首先强调人权的普世性和联合国会员国尊重人权的义务,要求中国遵守世界人权宣言和「拆掉拘禁营」,「如果你们没什么好隐瞒,为何不干脆让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不受阻挠进入新疆」?

霍伊斯根引述的是德国近代史的一句名言。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1987 年访问西柏林,背对着分隔东西柏林的勃兰登堡门演讲,呼吁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拆掉这道墙」(Tear down this wall),表达人类对自由和平的渴望。2 年后,里根的梦想成真,围墙应声倒下,德国结束长达 40 年的分裂。

霍伊斯根是德国总理梅克尔的亲信,曾任她的头号外交顾问 12 年,平时谨言慎行的他这次在国际场合如此直率发言,相当程度传达梅克尔的意志。霍伊斯根还期许与会各国和人权团体继续努力,直到维吾尔人能平静生活和享受信仰和言论的自由。

霍伊斯根长年站在第一线见证中国的变化,会后他有感而发说,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的改变很大,中国外交官在国际场合变得更具攻击性,丝毫不容它人批评,还强迫经济上依赖中国的小国接受明显不符合他们利益的立场,难掩对中国霸权心态的不满。

「国际社会反制的唯一方式就是团结起来」,霍伊斯根说

Laminar flow

CCP100
Xinjian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