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之不去 毛泽东巨灵笼罩红色新时代

中国外部环境渐趋恶化的情况下,对毛泽东的崇拜也渐渐升温

说到「中共」,许多人直觉连想到天安门上的毛泽东肖像。对中共而言,这位被定义为「缔造者」的已故领袖,百年来的影响无人能出其右,俨然是唯一的最高象征。

时值中共建党百年,位于天安门广场南侧、北京中轴线上的毛泽东纪念堂,即便是平日上午,人潮仍川流不息,随著队伍牛步前行,从安检到进入纪念堂,耗时长达 1 个小时。

与广场其他处拍照、嘻笑嘈杂的游人相比,排队「瞻仰」者,不仅年龄层偏高,还格外安静,即便登上纪念堂阶梯前,抢购著献花,也未见有任何人大声喧哗,最大的声响则是循环提醒关闭手机、接受安检的广播。

拾级而上进入前厅,映入眼帘的是一尊 3.45 公尺汉白玉毛泽东坐像。献花台堆积如山的黄菊,增添速度快到须由专人随时整理;鱼贯进入昏暗的瞻仰厅后,不少年长者虽然屏住气息不敢出声,却仍深怕少看一眼地在队伍中窜动,对著中央的水晶棺鞠躬敬礼、合十默祷。

这种崇敬氛围无所不在,步出纪念堂时会听见阵阵如释重负、余愿足矣的叹息,走到出口处则甚至能听见领队、导游,对整团大爷、大妈耳提面命「到了毛主席眼皮子底下可不能做坏事……」

德国社会学权威韦伯(Max Weber)在他的经典著作「经济与社会」一书中,曾将统治权威分为 3 种,其中,魅力型权威即为「对某一个人神圣、英雄或出类拔萃之非凡特质,及其彰显出的行为模式之遵从」,并建基于领袖「超凡的个人特质、神奇的洞见或成就,并吸引跟随者尽忠和服从」的权力。

前述瞻仰现象正揭示著,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毛泽东宛如神灵般的形象,早已根深柢固于一代人心中,并具象化成在纪念堂贩售的挂像、瓷像,及保佑行车平安的挂坠上。

不过,若回溯到中共创党之初,实在很难想像这个出身湖南湘潭的农民之子,最终竟会成为带领中共夺下政权的领袖。

毛泽东 1893 年 12 月 26 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府湘潭县韶山冲(现为韶山市)的农村,幼年进入私塾读书,也务过农。1918 年毕业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并投入五四运动,之后于 1921 年参与建立中国共产党。

在此之后,毛泽东凭借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正确及战功,在党内斗争中逐步巩固势力,并于 1942 年发动延安整风运动,击溃以王明为首的国际派,强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树立毛泽东思想,摆脱共产国际领导,自此确立党内地位。

毛泽东身故后,中共第 11 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在 1981 年 6 月 27 日通过,由中共元老邓小平拍板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将毛泽东定位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

这份决议又称,毛泽东虽然晚年犯了严重错误,但是就他的一生来看,「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在此之后,历任中共领导人在毛泽东纪念大会上的对毛评价,大致不脱离上述框架。

例如,江泽民曾称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胡锦涛、习近平则称他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等。

不过,在不同时期,中共官方对毛泽东的论述仍会有差异。特别是在近年,中国外部环境渐趋恶化的情况下,对毛泽东的崇拜也渐渐升温。

自美中贸易战以来,每逢毛泽东冥诞,不论民间或官方,对毛泽东的纪念、宣传都有增加之势,并更刻意强调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学习毛泽东、记得毛泽东。

例如,2019 年毛泽东 126 岁冥诞时,一向被视为习近平文宣队的「学习小组」、「学习军团」等帐号,更分别发表诸如「他(毛泽东)的诞辰,习近平一直记得」和「习近平怎样学习毛泽东」等文章,指习近平曾在不同场合中,要求中共党政官员学习毛泽东的「政治智慧」、「理政方略」、「高瞻远瞩」。

这些文章也透露,习近平 2019 年 10 月 1 日参观北京双清别墅,便引用毛泽东「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诗句;同年 6 月间在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习近平也引用毛语录,「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另外,被中共官方停刊达 19 年的知名「毛左」刊物「中流」,去年 8 月底也以电子版「中流丛刊」名义复刊,外界便认为,这类左派刊物能在中国内外交困之时复刊,除了有党内、国内的「土壤」,或许也得到「上位者」默许。

而在今年中共建党百年之际,官方推出新版「中国共产党简史」,作为指定党史学习教材,其中对文革不再单独成章,并淡化了毛泽东的错误。

中共中宣部 4 月举行高层干部党史学习活动时,同样淡化对文革的批判,称自 1949 年建政至 1976 年文革结束,「这一时期充满艰难曲折,甚至遇到重大挫折」,但仍「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伟大成就」。

除此之外,中共党媒「人民日报」4 月发布建党百年百句名言录,其中毛泽东和习近平各占 30 句。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疫情胶著、中美关系紧张之际,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的「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被选入其中。

这句话的全文是「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

「别了,司徒雷登」是毛泽东于 1949 年 8 月 18 日在官媒新华社发表的文章,文中抨击「美国政府扶持支持中国国民党发动内战的政策」,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是中华民国政府迁台前最后一任美国驻华大使。有分析说,在中美关系紧张、西方围堵中国的当下,重提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

诚然,对中共而言,毛泽东的地位绝对是独一无二且不可撼动的。不过,毛泽东的面向仍是多元的,至于要如何呈现在世人面前,只存乎现任领导人一心。而在面临内外困境的当前,那位曾经带领中共迎战困境,奋勇斗争的「毛主席」,或许正是在上位者最需要的形象

Laminar flow

CCP100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