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505fe8c4-ef70-4ab0-a978-321c9199af4a

在中国当局确认武汉首例病例之前,新冠病毒是否已在欧洲传播?

意大利的血液样本再次引发了关于欧洲首次出现冠状病毒迹象的争论

对最早于 2019 年 10 月在意大利采集的血液样本重新进行的检测重燃了一场辩论,其焦点问题是:在中国当局确认武汉首例病例之前,新冠病毒是否已在欧洲传播?

米兰癌症研究中心——国家肿瘤研究所(Istituto Nazionale Tumori)的科学家们在周一发表的一篇新论文中写道,两家实验室对疫情爆发前采集的少量血液样本进行的重新检测表明,存在通常会在新冠病毒感染后观察到的抗体。

「重新检测的结果似乎表明,我们之前报告的无症状患者的情况,是这种病毒很早就在意大利传播的一个可信的信号,」研究人员之一乔瓦尼・阿波罗(Giovanni Apolone)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如果这一点得到证实,这将解释(2020 年)在意大利观察到的有症状病例的激增。SARS-CoV-2 或某种更早的版本,早已在没有被察觉的情况下悄悄传播,」他表示。

意大利研究人员最初对 959 人采集血液样本是为了进行肺癌筛查,那是在疫情爆发之前。去年,他们再次检测了这些样本,寻找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抗体,结果称他们发现了感染的痕迹。

应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要求,上述样本由意大利锡耶纳的 VisMederi 实验室和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Erasmus University)的世卫组织附属机构重新检测。

伊拉斯姆斯大学病毒学负责人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表示,新结果「有意思」。然而她告诫称,尽管有一些抗体证据,但根据该大学的严格标准,没有一个样本提供先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 2019 冠状病毒病)的确凿证据。

「我们使用一个相当严格的阈值,不能排除一些观察到的反应是真实的,」她表示。「然而,要确认早期传播,我们会建议对不明疾病患者进行研究,以进行病毒学的确认。」

两家实验室重新检测了 29 份意大利原始样本,其中一些结果为阳性,另一些为阴性。作为对照,2018 年的 29 份血液样本也得到检测。

从这些检测中,伊拉斯姆斯大学和 VisMederi 实验室都发现三个样本的冠状病毒相关抗体 IgM 呈阳性,这通常表明最近受到感染。最早的样本是在 2019 年 10 月 10 日采集的。还有一个来自 2020 年 2 月 5 日的样本的所谓中和抗体也呈阳性。

然而,没有一个样本含有足够高水平的三种抗体;伊拉斯姆斯大学要求 IgM、中和抗体以及被称为 IgG 的第三种抗体都达到足够高水平,才会将其视为感染证据。

据意大利研究人员加布里埃拉・索兹(Gabriella Sozzi)介绍,在 VisMederi 所说的另外九个感染阳性的样本中,IgM 抗体的水平低于伊拉斯姆斯大学设定的阈值。

索兹提出,在疫情前时期,病毒的攻击性或传染性可能较低,这意味着「有必要使用高度敏感的检测,尽管有发现『假阳性』病例的风险」。

库普曼斯表示,伊拉斯姆斯大学的严格标准对于有把握地说明疫情是否比目前所认为的更早开始是必要的。「这并不意味着更早开始是不可能的,」她表示。「只是你会希望看看其他的证据。」

未经同行评审的上述意大利论文并未讨论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何处的问题,但研究结果可能会加剧一场辩论,即 COVID-19 在 2019 年 12 月在武汉出现首例确认病例之前,是否已在意大利或其他地方传播?其他研究显示,欧洲早在 2019 年 11 月就出现了首批病例,其中包括米兰的一例病例。

世卫组织表示,它并未参与这项实验室分析,而研究结果突显了对来自 2019 年的样本进行抗体检测的挑战。世卫组织表示「感谢」科学家们增进对 COVID-19 起源理解的努力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