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73f44ff5-5f41-422a-946d-afdfe67c0b04

中国比特币挖矿用电量占比下降,哈萨克斯坦激增

全球比特币挖矿的耗电量为日均 8 吉瓦时,年耗电量为 70 太瓦时,高于奥地利的年耗电量

全球比特币挖矿用电量中,中国的占比在今年 4 月首次降至一半以下,同时哈萨克斯坦跃升至第三名,其占比增长至原来的六倍。

剑桥另类金融中心(Cambridge Centre for Alternative Finance)的数据显示,2019 年 9 月至 2021 年 4 月,中国哈希率(hashrate,即开采新比特币所需的算力)占全球总量的比例从逾 75% 降至 46%。次月,中国政府加大了对这一高耗能行业的打击力度——近 10 年来中国一直努力遏制该行业的发展。

数据还首次清晰地显示出,中国加密货币矿场会从主要依赖燃煤电厂的西部省份新疆,季节性地迁移到中国南部地区,以便在丰水期利用廉价的水电。

然而,中国驱逐挖矿企业的行动使得追踪用电情况更加困难,因为许多新的挖矿作业需要与离网发电站达成私人交易。

「我认为(这种增长)使情况变得比以往更复杂,」剑桥另类金融中心的数字资产主管米歇尔・劳赫斯(Michel Rauchs)表示,「(挖矿作业)可能会迁移到任何地方,除非你能与源头交流,否则就不可能追踪他们。」

虽然加密货币倡导者声称,更绿色的加密货币是可能的,但今年 5 月,特斯拉(Tesla)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挖矿的电力消耗为由,改变了他对比特币的支持态度,使得加密货币市场损失数十亿美元,也触怒了数百万投资者。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倡导组织「数字商会」(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的创始人兼总裁佩里安・博林(Perianne Boring)表示:「了解这一点很重要:比特币挖矿企业有很大动力去开发和使用最具经济效益和最高效的能源。」

但在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国家,不断发展的加密货币挖矿产业主要依赖于化石燃料。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哈萨克斯坦去年近 90% 的电力来自化石燃料。

劳赫斯表示:「我们看到,该国通过延长老发电厂的寿命,或干脆重启因为不再盈利而退役的发电厂,以满足额外的(电力)需求。」

美国是全球第二大挖矿国,占全球哈希率的 16.8%,其部分挖矿作业依赖于化石燃料。在纽约州北部地区,私募股权企业 Greenidge Generation Holdings 在 2017 年将一个燃煤电厂改造成燃气电厂,来为比特币挖矿供电,该公司承诺用碳信用额度来补偿它的活动。

剑桥的数据还显示了中国挖矿企业在寻找廉价电力方面的努力——在雨季用卡车将矿场服务器运至四川地区,利用当地价格低廉的水电。在这个时期,四川地区比特币挖矿耗电量所占中国哈希率的比例从 15% 升至逾 60%。与此同时,以燃煤发电为主的新疆地区所占哈希率比例从 55% 降至不到 10%。

环保人士关注用于生产加密货币的电力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剑桥另类金融中心的比特币耗电量指数(Bitcoin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ndex)显示,全球比特币挖矿的耗电量为日均 8 吉瓦时——如果这一水平保持不变,年耗电量为 70 太瓦时,略高于奥地利的年耗电量。

然而,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变化,这些数字可能发生巨大变化。4 月初,随着比特币价格达到峰值,比特币耗电量按年计算达到 130.03 太瓦时。

5 月初随着比特币价格再次升高,比特币年均耗电量达到 141.28 太瓦时的新高。随后,由于马斯克在 Twitter 表示担忧数字资产对环境的影响,耗电量暴跌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