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b4056d9a-1c81-4275-80a0-0d1b92f61325

事关主权 百慕大不愿迎合 G7 改革本地税制

百慕大财政部长在接受 FT 采访时表示,百慕大有权决定自己的税制,不需要为适应全球倡议而改变这套制度,因为这是一个主权问题

百慕大的政治和商业精英正在对七国集团(G7)推动最低企业所得税的努力做出回应,就像应对大西洋飓风逼近一样。官员们正在想办法安然渡过这场风暴——并保持一项 19 世纪的税收制度完好无损,该制度不对企业利润征税。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百慕大财政部长柯蒂斯・迪金森(Curtis Dickinson)表示,这个人口约 6.4 万的岛屿避税港仍在努力从新冠疫情和 2008 年的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在此之际他不愿出台新税。

「百慕大有权为自己决定一套其认为适合其司法辖区的税收制度,」他说。

「我们有一个已有 200 年历史的制度。它并不完美。它确实需要一些调整。但我们希望自己做这件事,而不是有人告诉我们要改变我们的制度以适应某些全球倡议……我得说这是一个主权问题。」

迪金森说,对企业利润征税将使百慕大更加官僚化,并增加营商的复杂性,从而威胁到其作为全球再保险中心的地位。保险公司购买再保险,以便在面临飓风、野火和其他灾害引起的索赔时保障自己。百慕大目前通过征收工资税、地产税、关税和向国际企业收费来获得财政收入。

「百慕大目前的税收制度……是以消费为基础的——它追求易于管理、易于报税,」他说。「这就是我们已经建立的制度……它没有为了鼓励人们搬到这里而做出改变。它一直如此。这个制度对我们行之有效。」

本月,当 G7 国家采取行动堵住跨国公司用来减少纳税的漏洞、同意对企业利润以最低 15% 的全球税率征税时,避税港的压力增加了。然而,是否会有任何真正的改变取决于更广泛的全球谈判——这意味着对百慕大的影响仍然是假设性的。

来到百慕大首府汉密尔顿的访客很快就能明白这个问题的敏感性。通常,汉密尔顿气氛活跃,当地人会吹嘘身边有大量精算师。但当你开始询问有关税收的问题时,企业会闭紧嘴巴。贸易协会和主要企业都避而不答,或将球踢给迪金森。

这位财长措辞谨慎,他曾是一位华尔街投资银行家,在进入政府之前曾在帝杰(Donaldson, Lufkin & Jenrette)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等公司工作。他曾就读于亚特兰大莫尔豪斯学院(Morehouse College)——一所传统黑人学院,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在该学院获得本科学位——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商学院。

迪金森认为,将百慕大与企业邮箱比人还多的避税港混为一谈是不公平的。他表示,谷歌(Google)过去十年通过其荷兰控股公司根据一项名为「双层爱尔兰夹荷兰三明治」的知识产权许可计划将数百亿美元转移到百慕大,这是一种「异常」。这项安排使谷歌能够推迟在美国纳税,谷歌已将之取消。

迪金森说,由于其税收制度和简化的监管制度,百慕大已成为一个真正的金融中心。知名保险公司——包括美国国际集团(AIG)、安达(Chubb)和 BF&M——的办公大楼高耸在汉密尔顿的天际线上。最近到来的公司包括去年通过在伦敦证券交易所(London Stock Exchange)上市筹集了 11 亿美元的 Conduit Re,以及 2020 年成立的再保险公司 Vantage,其 10 亿美元的股本来自凯雷(Carlyle)、Hellman & Friedman 及其管理层。

「我们希望这里的公司建立实地存在,」迪金森说。

应对气候变化为再保险公司提供了额外的推动力。使用机器学习来更好地了解野火风险的初创公司 Kettle 的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恩格勒(Andrew Engler)表示,他在美国特拉华州设立了控股公司,而将业务设在百慕大,以更接近行动的地方——也更接近可以比美国的逐州许可制度更快行动的监管体系。

「它的结构非常好,」加利福尼亚人恩格勒说,他还发现百慕大宜人的天气令人愉快。「这个岛棒极了,它可能是我们所有人能想象的最重要的气候变化金融市场。」

迪金森面临的挑战是,正如他所说,百慕大的经济是「不多元化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再保险和其他「国际商业活动」在 2019 年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相比之下,以碧绿大海闻名的旅游胜地的休闲和酒店业产生了大约 4% 的 GDP。

百慕大面临的问题是其再保险公司对税收有多敏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2017 年的税改已经降低了美国保险公司从百慕大购买再保险的吸引力。企业在岛上经营再保险业务所享受的监管优势是否会被企业税的征收盖过还有待观察。

「这绝对不会是一件积极的事情,」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分析师布赖恩・施奈德(Brian Schneider)说。但他补充说:「但这似乎还不足以毁掉落地该岛的全部意义。」

就百慕大官员而言,他们不想操之过急。经通胀调整后,第四季度 GDP 同比下降 4%。迪金森说,百慕大官员一直试图告诉更大国家的同行,现在不是彻底改革的时候。

「我们显然担心,存在可能不适用于所有人的一刀切做法的风险。」他说,「我们经历了一段持续的低经济增长时期,在我看来,出台更多税的想法相当于给经济踩刹车。」

迪金森的立场之所以更加令人不安,是因为不仅仅外国人对百慕大的税收表示关切。2018 年,百慕大政府自己的税收改革委员会(Tax Reform Commission)在与包括本地和国际企业在内的 50 多个利益相关者团体会面后强调了变革的必要性。

「几乎所有利益相关者团体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是百慕大的税收结构既不公平也不平等。」报告称,「有一个共识看法……即百慕大的税收结构给那些最无力缴纳的人带来了不相称的纳税负担。」

尽管该制度对国际企业很有吸引力,但对百慕大工薪阶级来说却很苛刻,他们说他们最重的税就是进口商品的高价。几天前记者在 Harry's 酒吧闲聊,这是精算圈子在汉密尔顿最喜欢的酒吧,当闲聊转到钱袋子问题上时,服务员边迎进一位客人边开玩笑。

「这不是避税港,而是隐税港,」他一边说,一边为口渴的顾客端上一杯 12 美元的窖藏啤酒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