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95ad03ce-f012-49e9-a0c2-6e9e95353dd1

澳大利亚出口商在中国以外地区找到新市场

在北京打响中澳贸易争端第一枪的 12 个月后,澳大利亚大麦种植者开辟了新市场,其他受制裁行业大多也从别的地方弥补了损失

去年,当中国对自澳大利亚进口的大麦征收惩罚性关税时,澳大利亚的粮食种植者担心这将毁掉一个价值 20 亿澳元的产业。

但在北京打响与堪培拉贸易争端第一枪的 12 个月后,种植者通过在亚洲和拉丁美洲开辟新市场,减少了损失。

来自西澳大利亚州埃斯佩兰斯(Esperance)的农场主麦克・费尔斯(Mic Fels)表示:「由于政治目的,我们受到了摆布,失去了高价向中国出售产品的机会,这一点令人失望。

「但澳大利亚大麦种植者今年的光景仍然不错,因为就在中国加征关税的同时,全球市场出现了上涨,而我们发现了新的市场。」

大麦种植户的这种经历,在其他被加征关税的行业也可以看到——分析人士称这些关税是北京方面对堪培拉发起的一场「经济胁迫」运动。自从澳大利亚开始抵制中国在亚洲日益强势的姿态、并呼吁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以来,两国外交关系恶化。

煤炭、牛肉、葡萄酒、木材、棉花和海产品出口都面临着高额关税或技术壁垒,打乱了贸易格局,并有可能逆转中澳贸易长达 10 年的繁荣。

对华出口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这使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2019 年双边贸易额达 2520 亿澳元。由于两国关系几乎没有解冻的迹象,出口商正急于开辟新的市场,使之多样化。

他们的努力似乎取得了成效,双边贸易整体受到的影响仍然较小,与 2019 年相比,2020 年澳大利亚对华商品出口额下降 2%,至 1450 亿澳元。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 2019 冠状病毒病)、创纪录的铁矿石价格、全球市场需求的变化和汇率波动,让人们难以准确评估中国这些措施的影响。但分析人士认为,贸易转移削弱了北京方面对堪培拉采取强硬手段的能力,并对中国经济造成了打击。

悉尼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经济学家罗兰・拉贾(Roland Rajah)表示:「目前北京方面是雷声大雨点小。在受制裁影响的领域,对华出口大幅下降,但这些损失的贸易绝大部分似乎都找到了其他市场。」

Farmer Mic Fels said Australian barley growers still enjoyed a good year after finding new markets

他估计,被中国加征关税的商品的出口额一年中下降了约 117 亿澳元(合 90 亿美元)。但对贸易统计数据的分析显示,这些大宗商品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额增加了 134 亿澳元。

拉贾以煤炭为例。煤炭是受到技术壁垒打击的最具价值的大宗商品。自 2020 年 9 月实施港口限制以来,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年度煤炭出口额下降了 65 亿澳元,而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额增加了 91 亿澳元。

全球船舶经纪公司 Braemar ACM 的货运跟踪数据显示,从 2020 年 10 月 1 日至 2021 年 4 月底,澳大利亚煤炭出口总量下降 7.6%,至 2.054 亿吨。对印度、欧洲和拉丁美洲出口的强劲增长,帮助弥补了在中国市场的损失。

Braemar ACM 的阿比纳夫・古普塔(Abhinav Gupta)表示:「澳大利亚出口商在将煤炭出口转移至中国以外的市场方面做得很好,而中国从印度尼西亚、俄罗斯、蒙古和南非等地进口了更多的煤炭。」

北京方面转向新的煤炭供应商的举措正在损害澳大利亚生产商的利益,后者正在失去曾经由中国客户支付的溢价。但此举也对中国的发电企业和钢铁制造商造成了损害,尤其是因为澳大利亚煤炭的质量与竞争对手相比对环境更加友好。

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的马克・梅拉托斯(Mark Melatos)表示:「中国正在承受其贸易转移政策带来的代价,因为它没有从效率最高的客户那里购买产品,也没有得到同样高质量的产品。」

在中国进行反倾销调查并于 2020 年 5 月起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 80% 的关税以来,澳大利亚的大麦出口商也转向了新的市场。

谷物种植者合作组织 CBH group 的贾森・克雷格(Jason Craig)表示:「在(反倾销)调查期间,我们已经开始寻找新的市场,尽管受新冠疫情影响,不得不远程进行这项工作。」

CBH 去年重新打开了沙特阿拉伯市场,并向墨西哥发运了首批货物,这减轻了其失去中国市场的打击。然而,这些新市场无法像中国买家那样支付溢价,这导致整个行业遭受了约 4 亿澳元的损失。

并非所有行业都能像这样有效地转移其市场。去年 11 月,当中国海关官员为了所谓的安全检查,将价值 200 万澳元的澳大利亚龙虾扣留在上海机场直至腐烂时,一个年收入 7.5 亿澳元的活体出口行业陷入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停滞。

西澳岩龙虾委员会(Western Australia Rock Lobster Council)首席执行官马特・泰勒(Matt Taylor)表示:「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国人为活龙虾支付的价格是其他市场的两倍。」

该行业转而将产品销往韩国、美国以及澳洲各地,但在这场新冠疫情期间,开拓新市场一直都在面临着挑战。

同样,中国高达 218% 的关税打击了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这导致澳大利亚葡萄酒对华出口在去年 12 月到今年 3 月期间同比下降 96%,至仅为 1200 万澳元。

智库「珀斯美国亚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的杰弗里・威尔逊(Jeffrey Wilson)表示:「龙虾、葡萄酒,现在还有鲜食葡萄,都遭到了沉重打击,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能够吸纳澳大利亚生产商出口量的实际市场。」

但他补充称,过去一年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帮助生产商适应了失去中国客户所支付的溢价的局面。

「我们看到的不是澳大利亚出口被终结,而是全球市场围绕这些禁令进行了调整。几乎所有澳大利亚出口商品都会有市场,即使价格会稍微低一些。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