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清退加密货币挖矿 矿场借壳水电消纳的幻想破灭

中国当局决定走向碳中和的绿色转型,绝不接纳非数字法币的虚拟货币发行与炒作,并把争夺所谓「比特币全球定价权」当成伪命题,中国境内不再欢迎高耗能的虚拟货币矿场存在

6 月 18 日,一份落款为四川省发改委、四川省能源局于当日发布的《关于清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的文件出现在多个微信群中。

6 月 17 日下午,有关四川省清退虚拟货币矿场的零星传言开始流传。而 6 月 18 日传出的这份文件截图不仅给出了明确的清退时间表——已经排查上报的项目于 6 月 20 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自查自纠停止供电的情况于 6 月 25 日前上报发改委,还列出了由国网电力已经排查上报国家的 26 个疑似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详细名单。

财新记者致电了文件中显示的四川省能源局联系人,对方接线后仅表示「还在核实中」;而有业内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文件是真实的。财新记者了解多渠道信息显示,这一文件的内容符合决策当局对坚决在中国境内清退加密货币矿场的基本态度。5 月 22 日,刘鹤副总理在金稳委会议明确指出,要「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中国当局已经决定走向碳中和的绿色转型,绝不接纳非数字法币的虚拟货币发行与炒作,并把争夺所谓「比特币全球定价权」当作伪命题。在中国人民银行 2017 年 10 月宣布清退境内加密货币发行和一、二级市场交易三年多后,决策当局对清退各地加密货币矿场的决心已下。

根据剑桥另类金融中心的截面抽样调查显示,2020 年 4 月份 10% 的比特币全网算力分布在四川,仅次于新疆彼时的 36%。与已经宣布全部或部分清退挖矿的内蒙古、新疆、青海不同,四川的挖矿以水电为主,此前不少矿圈人士曾希望,碳中和政策并不会影响到四川挖矿。

现在,这份幻想已然破灭。这份最新文件显示,从项目位置看,列入监测管理的 26 家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分别位于阿坝州、甘孜州、雅安市、攀枝花市和凉山州,供电主体主要为国网四川公司和位于凉山州的两家省能投集团下属公司;从投产时间看,其中 5 家是 2021 年投产的新项目,18 家是 2020 年投产的项目,2 家是 2019 年投产的项目,1 家是 2018 年投产的项目。

在业界人士眼里,这些项目曾经属于「持牌」挖矿。原因在于,2019 年,四川公布了首批「水电消纳示范企业」,其中 99 家进入的企业中,有多个矿场在列;2020 年,四川省雅安市经信局、市发改委联合印发《关于建设水电消纳示范区支持区块链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指出区块链企业完成用电手续及有关建设手续办理后,在四川省电力交易平台申请注册,完成注册后可参与电力市场交易。

所谓水电消纳,就是指水力发电后的消化吸纳。由于发电厂发电后送上网,电能无法方便地储存,不用掉就是浪费,所以就要将富余的电能经调度送到有电能需求的负荷点,这个过程就是消纳。而这批列入或支持的企业,很多就出现在了此次的 26 家名单中。

前述金稳委表态次日,火星云矿就告知用户,为配合相关部门监管精神,经慎重研究决定,火星云矿部分矿机将转场至哈萨克斯坦矿场,相关矿机于 5 月 23 日停机,预计转场周期在三到四周。

从知名矿机厂商比特大陆拆分的比特小鹿也于 5 月 27 日向用户发出邮件,指出受中国最新挖矿监管政策影响,部分受影响套餐对应的矿机目前已处于停电状态不再产生收益,其余套餐未来也存在对应矿机被停电的风险,因此为用户题提供取消算力合约订单并申请退款,或继续履行算力合约订单但需要部分迁移至欧美区合规矿场重新启动运行。

而莱比特矿池负责人此前对财新记者表示,会将矿场迁往北美。

但海外也并非就是挖矿的乐园。中亚地区治安形势复杂姑且不论,北美地区虽然暂时持接纳态度,但也传来负面信号:纽约州议员提出了一项针对加密货币的新法案正在纽约州参议院进行审议,试图对纽约州内的加密货币挖矿实行三年暂停;该法案虽未获通过,但也反映了比特币挖矿引发的争议,而此前纽约州算得上是一个比特币友好州。在伊朗,加密货币挖矿行业属于持牌经营,即使如此,2021 年 5 月,伊朗总统鲁哈尼宣布,由于电力供应紧张,四个月内禁止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挖矿。

尽管监管态度坚决,但一些未被波及的小矿场主还在观望。一些矿场是自带水力发电设备、矿机直接放在平板车上的,方便随时移动、快速逃跑、逃避检查。「其实都知道,来查过很多次了,来了就关,走了就开。大家还在等消息,看执行力度,不在名单上,总归有些空间。」有小矿场主告诉财新记者。

一个公开的秘密是,矿场老板会给地方官员「好处」来「打点」。「电力、消防、市场,都会一批批来这里检查,那意思是什么,你也明白。」一位为矿圈提供直供电力的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没人知道这里面有多大的贪腐,但查处的难度一定是加大了,「不是给现金,直接给币。」有矿场主称。

此外,据财新记者观察,除了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加密货币,一些新兴的、不依赖 ASIC 芯片挖矿的加密货币,例如号称绿色比特币的 Chia,以及顶着以太坊基金会和 Vitalik 光环、最近即将主网上线的分布式存储项目 Swarm,近日挖矿兜售仍然十分高调。

但无论如何,在严监管的态势下,加密货币挖矿正在不可逆转地去中国化。「中国从此就没有这个行业了。」另一位矿场主这样感叹道。

https://www.ft.com/content/7526f514-9f36-4dbb-94ee-beb061f5cc52

中国加大力度打击比特币挖矿

中国的比特币(bitcoin)挖矿大省纷纷加大了对加密货币挖矿行为的打击,这是全球各国当局对快速增长的数字资产市场立场转硬的最新迹象。

中国境内的比特币挖矿业务(使用计算机求解数学难题、从而创建出新的比特币,是一个极为耗电的过程)自 5 月以来处于收缩状态,当时政府证实要禁止加密货币交易,并警告了使用它们进行支付的风险。比特币价格在中国作出上述宣布后暴跌,目前的交易价格比 4 月曾达到的一枚接近 6.5 万美元的峰值低了大约 3 万美元。

中国曾经是世界上最活跃的数字货币交易和挖矿市场之一,最新干预给该市场带来了进一步压力。中国采取此举的背景是,许多国家的政府正在审视该行业的环境影响,并确定加密货币应该适用的金融监管类型。

本月早些时候,全球监管机构呼吁数字货币适用任何资产中最严格的银行资本金规定,而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警告称,加密货币资产的使用日益增加,「有可能引发金融稳定担忧」。

上周,一波绝望情绪席卷了中国的加密货币挖矿圈子,因为中国各个挖矿重地的官员效仿内蒙古的做法,纷纷采取针对比特币挖矿企业的进一步措施。地处中国北方的内蒙古已于 5 月禁止挖矿,并开通一条电话热线,鼓励群众举报疑似挖矿的活动。

据中国媒体上周五报道,在地处中国西南部、水电资源丰富的四川省,地方发改委和能源局在召开一系列会议后,已下令当地 26 个最大的矿场停止运营,同时开展一项调查。

此项调查将进行至 6 月 25 日,许多比特币挖矿业者将其视为警告:是时候收摊,迁至中国境外了。

一段记录某个大型矿场员工关闭计算机服务器的视频,似乎透露出一种终结感,在网上被中国加密货币爱好者广泛分享。

此前,随着挖矿业务被赶出依赖燃煤电厂发电的省份,四川一直被视为它们的最后选择地点,因为该省的庞大水坝网络提供了丰富的可再生能源。

在主要的加密货币挖矿地新疆、云南和青海,地方政府本月也宣布了关停挖矿业务的计划。

由于中国的目标是最迟在 2030 年实现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峰」,最迟在 2060 年实现「碳中和」,地方政府面临北京方面的压力,要求它们降低能耗强度——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分析师们经常指出,用于比特币挖矿的计算机在运行时会对环境产生不利影响。根据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比特币耗电量指数(Bitcoin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index),比特币挖矿每年消耗 133.68 太瓦时电力,超过瑞典全国去年的消耗量。

然而加密挖矿倡导者表示,挖矿所用的电力至少有一部分来自清洁能源,其中一些本来可能不会开发,因为它们位于平常的电网覆盖不到的地方。

尽管中国当局在 2017 年和 2019 年都采取了措施限制比特币交易和投资,但根据最新整治行动之前的估计,中国仍然是全球最主要的比特币创造中心,占全球挖矿活动的 75%。

北京清华大学的关大博教授写过一篇报告,估计中国的碳排放中有多少来自比特币挖矿活动,他表示,让挖矿企业迁至电力供应比较清洁的地方本来就只是一种暂时的妥协。

「(比特币挖矿)对国家经济发展或社会发展没有任何好处,」他表示。「另一方面,它消耗了本来可用于其他用途的大量电力,尤其是在各省面临电力短缺的时候。

Laminar flow

Cryptocurrenci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