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afghanistans-taliban-seize-jalalabad-as-panic-grips-kabul-11629005282

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权

美国总统拜登在 7 月初预计美国从阿富汗的撤离不会重演越南战争结束时仓皇撤离的一幕,但事实证明,他的乐观是美国 20 年来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又一次误判

塔利班武装周日占领了阿富汗首都,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逃往国外,政府沦陷,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军队展开行动,派遣飞机撤离外交官、侨民和可能成为该国新统治者目标的阿富汗人。

塔利班武装在短短一周多的时间里占领了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周日上午出现在喀布尔郊区,士气低落的阿富汗安全部队没有进行抵抗。虽然塔利班最初说他们不会在过渡政府成立期间进入首都,但到傍晚时改变了立场,说阿富汗警察擅离职守后需要有人来维持公共秩序。

塔利班发布声明说,为了防止混乱和抢掠,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Islamic Emirate)已命令圣战者控制被遗弃的地区。声明还说,塔利班武装不会打扰前政权的任何文职或军事官员。

晚上,通往喀布尔机场的主干道上挤满了拼命逃跑的阿富汗人,有数以千计的美军保护撤离行动,并出现塔利班武装人员与穿制服的阿富汗军队混杂在一起的奇异景象。

加尼逃离总统府后,周日上午在美国大使馆度过,周日下午离开阿富汗首都。

喀布尔首席和平谈判代表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在一段视频发言中说:「真主会追究他的责任,阿富汗人民会做出判断。」一家塔吉克斯坦通讯社说,作为阿富汗政府首脑的加尼总统和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已抵达塔吉克斯坦。

加尼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上发布了一条讯息,承认塔利班已获胜,并称他别无选择,只能离开。

「如果我留下,无数的同胞就会殉难,喀布尔市也会面临毁灭,」加尼说,但没有透露他目前在哪里。「塔利班已经赢得了真刀真枪的战斗,现在他们有责任保护国人的荣誉、财富和尊严。」

加尼逃离后,塔利班武装人员进入了喀布尔的总统府,这是一个由宏伟建筑和花园组成的庞大的历史建筑群。数十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在华丽的房间和走廊中逡巡,在看上去像是总统办公桌的后面以及像是内阁会议室的地方对着镜头摆姿势。

「没有人预料到我们会像这样取得胜利,」塔利班政治办公室负责人巴拉达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在面向武装人员的视频讲话中说。「以往我们从没有过这样重大的责任,现在对我们来说是个考验。」

塔利班说,使馆人员和外籍人士没有危险,他们不必感到害怕。这些反叛者告诉喀布尔的居民要待在家里。

支持塔利班的社交媒体账户发布了一些视频片段,称视频显示的是大量塔利班武装人员乘坐皮卡抵达,为喀布尔提供安全保障,而且这些武装人员还在检查点配备人力,车辆会在检查点遭到拦截和搜查。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在 2001 年美国赶走塔利班后就任,周日他在喀布尔的家中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他与三个女儿站在一起。他敦促进行和平过渡,并要求安全部队和塔利班运动合作维持秩序。卡尔扎伊后来补充说,他本人、阿卜杜拉和前伊斯兰党军事领导人希克马蒂亚尔(Gulbuddin Hekmatyar)组成了一个联合委员会来处理过渡问题。

阿富汗政府如此迅速地沦陷令人猝不及防,也让整个城市陷入震惊。倒台政府的国防部长比斯米拉・穆罕默迪(Bismillah Khan Mohammadi)发表推文抨击被废黜的总统加尼,他写道:「可恶的加尼和他的一伙人,他们把我们的双手绑在背后,出卖了我们的故土。」而就在上周六穆罕默迪刚刚陪同加尼巡视了喀布尔防务。

塔利班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Mullah Haibatullah Akhundzada)周日传信给追随者,敦促塔利班武装人员仁慈对待他们征服的城市。

「我们还将不断取得胜利,不要傲慢自大,不要出卖这些战利品,善待投降者,」他表示。「尽你们最大力量避免平民伤亡。」

上周六加尼还曾誓言要保卫喀布尔,到周日上午(在阿富汗周日为工作日),加尼政府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回家。不久之后,喀布尔爆发零星枪声,一些检查站被政府军放弃,当时恐慌的居民堵塞了街道。中午过后不久,塔利班占领了喀布尔主要监狱 Pul-e-Charkhi,释放了数以千计的囚犯。

周日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内,多架直升机将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外交官和平民送至喀布尔机场军方控制的一侧。一架接一架的契努克(Chinook)和黑鹰(Black Hawk)从着陆区起飞,烟尘飞扬。

喀布尔地面交通堵成一团,环城道路上车子塞得满满当当,许多车里载着试图前往机场相对安全区域的阿富汗人。总统府上空冒起了黑烟,估计是燃烧文件所致。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这次撤离阿富汗与 1975 年美国仓促撤离驻越南大使馆的行动不可相提并论。在当年所谓的西贡撤离中,人员挤在使馆大楼的屋顶搭乘直升机撤离。布林肯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任务是打击基地组织,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了。

布林肯周日接受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这与西贡撤离不一样。」他说道:「20 年前我们带着一项任务进驻阿富汗,目标是对付那些在 911 事件中袭击美国的人。我们已成功完成了这项任务。」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已匆忙将 5,000 名美军士兵派往喀布尔,以确保当地机场安全并帮助撤离美国外交人员,美国国防部在周日授权增派 1,000 名士兵。到周日结束时,随着各使馆关闭或迁往位于机场的军事基地,曾驻有大部分外国人员的喀布尔安全区已经清空。

在喀布尔机场,大量人群聚集在军人通道门口,试图通过安检。随后发生了交火,航站楼响起了地面攻击的警报。在现场的乘客说,深夜出现了混乱局面,数百名没有护照和机票的人抢着登机。

在停机坪上,几十架灰色的美国空军飞机和英国运输机在等待乘客。民用航班停航。

一些撤离的西方人在标有「非猪肉即食餐」字样的纸板箱上等待着。具有双重国籍的阿富汗人以及为外国政府工作的阿富汗人等其他人则紧张地等待着轮到他们上摆渡车然后登机,离开这个他们不太可能很快再见到的城市。

就在塔利班接管之前,居民们在银行门外和喀布尔为数不多的几台正常运转的自动取款机前排起了长队,希望能尽早提取到现金。但没什么人能成功取到钱。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在自动取款机前排队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 Mohammad 说。「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无处可去。再也没有机会离开这座城市了。」

周日上午,许多阿富汗人还聚集在喀布尔办理护照的办公室外,试图在国际社会承认的阿富汗政府仍存在且喀布尔机场继续运营的情况下,获得宝贵的旅行证件。但幸运儿并不多。

排队办理护照的商人 Milad 称,他已设法把部分家人转移到土耳其,但还有几名家人被困喀布尔。

「我从来没有想到塔利班会卷土重来。现在一切都要崩溃了。」Milad 称。「有塔利班在,我对祖国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

此后不久,一则通告声响起,通知办理护照的办公室即将关闭,因为塔利班已进入喀布尔。

周日下午,喀布尔的警察弃职逃散,政府部门和其他办公室也被遗弃,有人看到一群当地年轻人坐在一辆悍马车内,随意开枪射击。

随着夜幕降临,塔利班在喀布尔四处设立检查站,其中包括在前往喀布尔机场的路上。居民们说,夜晚的街道基本空无一人。

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在入夜后发出的通知中称,喀布尔的安全局势正迅速变化,喀布尔机场的情况也在迅速恶化。该大使馆还称,无限期暂停领事工作,目前不要前往美国大使馆或喀布尔机场。

20 年的错误行动以混乱的撤军收场

美国总统拜登在 7 月初预计美国从阿富汗的撤离不会重演越南战争结束时仓皇撤离的一幕,但事实证明,他的乐观主义是美国 20 年来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又一次误判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aotic-afghanistan-pullout-caps-two-decades-of-missteps-11629067315

7 月初,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站在白宫的东厅,对阿富汗战争将像越南战争一样以可耻的方式结束这一说法感到愤怒。

拜登说:「不会出现人群从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的屋顶上仓皇撤离的情况。」拜登已在 4 月份下令美国军队于 9 月 11 日之前从阿富汗全面撤离。

事实证明,他的乐观看法只不过是美国政府 20 年来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又一次误判。

塔利班以惊人的速度重新掌握了阿富汗的控制权。20 年来,美国一直在试图把阿富汗改造成一个安全、亲西方的民主国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此期间有大约 2,500 名美国人在阿富汗丧生,大约 15 万名阿富汗人死亡。最近几天,美国派出了几千人的部队前往阿富汗,试图赶在塔利班封锁出口之前,协助那里的美国人及其盟友撤离。

据一位美国军方官员说,美军突击队周日在喀布尔破坏了大量装满机密资料的硬盘,以防落入塔利班之手。这与 1975 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西贡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烧毁带有敏感内容的文件如出一辙。

通过历时 20 年的战斗,并为建立阿富汗军事和非军事机构体系耗费了数万亿美元,美国历届政府遵循的战略都在无意间助长对叛乱活动的支持,不仅错过了谈判的窗口,最终还与塔利班达成和解,而阿富汗政府却因此丧失了通过谈判实现回旋的能力。

在这一过程中,美国低估了任由把持政府职位的地方军阀头目掌权所造成的损害,并对掏空政府机构的腐败现象视而不见。

美国的决策者高估了阿富汗军队保卫国家的能力,而且在最后阶段,对于塔利班可能接受除完全胜利之外的任何其他结果的意愿,美国谈判人员也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这些失策几乎是在美国军队入侵阿富汗之后立即开始的。美国入侵阿富汗旨在对庇护乌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 2001 年 9 月 11 日袭击事件的其他基地组织(al Qaeda)肇事者的塔利班政权进行报复。

美国人很快将塔利班赶下了台,到 2002 年时,塔利班已被击败。在美国民众对上述恐怖袭击的愤怒情绪中,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政府错过了机会,没有与被削弱的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也没有让其参与阿富汗未来的建设。布什很快将注意力转向了对伊拉克的入侵,分散了对阿富汗的关注和相关资源配置。

研究塔利班问题的权威专家、《寻找敌人:毛拉・奥马尔的秘密生活》(Searching for an Enemy: The Secret Life of Mullah Omar)一书的作者 Bette Dam 表示,美国之前是如此致力于追捕敌方武装分子,与此同时却对阿富汗本地人利用美国人解决他们自己与其他阿富汗人之间私人恩怨的做法视而不见。

Dam 称:「他们在不认同盟友和线人的私人主张的情况下杀害阿富汗人。」她说道:「美国想要的是塔利班无处不在。」

由于塔利班被排除在国家未来发展之外,这个组织转向叛乱战争,并在随后数年里恢复壮大,蚕食美军力量,并将美国进一步拖入战争泥潭。2007 年,美国在阿富汗境内大约有 25,000 名驻军;2009 年,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下令增兵,最终使美国驻阿富汗的军队超过了 10 万人。

塔利班问题研究专家、海外发展研究所(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的武装团体研究中心(Centre for the Study of Armed Groups)的联合主任 Ashley Jackson 表示,即使在那个时候,塔利班占据的地盘仍相对很少,而且可能愿意通过谈判来实现和平。

Jackson 说:「错误在于没有在十年前与塔利班进行谈判,当时他们的要求更易于应对。」

奥巴马在 2014 年下令减少驻军,将作战主导权移交给阿富汗部队,但没有首先从塔利班处获得有意义的让步,后者当时可能认为天平向自己倾斜。在许多地区,叛乱分子开始建立影子政府,宣扬权力最终会回到阿富汗平民手中。阿富汗平民虽然经常对塔利班感到惧怕,但也对喀布尔政府的腐败感到不满。

2016 年,美国一次空袭在巴基斯坦炸死了塔利班领导人阿赫塔尔・曼苏尔(Mullah Akhtar Mansour)。曼苏尔是一名商人,在塔利班高层中被视为一名实用主义者,对和平谈判抱有切实兴趣。

Dam 说:「杀死曼苏尔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很明显,曼苏尔那时已经释放出了对谈判感兴趣的信号。」

在整个战争期间,美国指挥官曾公开称赞阿富汗陆军、空军和警察不断提升的能力,还夸耀说,军事行动越来越由阿富汗人主导。虽然相关数字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拜登最近表示,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兵力为 30 万——但事实上,在没有美国从空中或地面予以密切支持的情况下,阿富汗军队独立作战的能力从未像美国国防部所说的那么可靠。

「投入是很容易衡量的,像有多少武器啦,薪资水平怎么样啦,」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阿富汗问题专家 Michael O'Hanlon 表示。「无法衡量的是,没有我们在边上盯着,他们的战斗力会是什么样。」

阿富汗最好的军事单位是由美国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突击队,阿富汗将领严重依赖突击队为常规部队提供重大支持。这种方法有时颇为有效,但也让突击队疲于应付。多年来,美国指挥官就过度使用突击队问题向喀布尔方面多次发出警示。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日强调了塔利班军队的实力。

他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与媒体见面》(Meet the Press)访谈节目中表示:「我们一直都知道塔利班处于 2001 年以来实力最强的状态。」

但布林肯在接受 ABC News 采访时也称,塔利班占领阿富汗各地的速度「确实快于我们的预期」。

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在卡塔尔进行的谈判没有邀请喀布尔政府参加,后者是在美国同意撤军后才获邀加入谈判的。这种做法使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失去了美军支持这一主要筹码。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的代表进行了会晤。但在卡塔尔首都豪华酒店举行的马拉松式会谈中,这些叛乱分子从未为实现和平作出切实的让步,也几乎没有给出他们的详细诉求。这些叛乱分子只表示,他们希望在阿富汗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但没有进行详细说明。

美军指挥官说,他们之前就对这种危险有清醒的认识,并警告过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告诉他们塔利班只是在力争保住战斗成果的同时拖延谈判。

一位知晓这些谈话内容的美军官员周日表示:「我想不出有什么比『塔利班不会谈判』这样的话更清楚的警告了。」

Jackson 表示,美国「从未对和平进程有过任何投入,然后他们拿掉了所有可供他们支撑阿富汗政府的筹码」。她说道:「在为结束冲突做准备方面,这种做法真的很低劣。」

最终,美国撤军之后美国之前犯的错误和喀布尔政府的弱点暴露无遗。

前总统加尼已逃离了阿富汗。据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报道,手持步枪的塔利班战士周日在加尼的办公室随意摆姿势拍照。

在华盛顿,各方各派开始互相指责甩锅。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中央情报局(CIA)代理局长的 Michael Morell 发推文称:「阿富汗目前发生的这一切并不是情报的问题。这是数届政府多项政策失误的结果。多年来在参与阿富汗事务的所有各方中,美国情报界对阿富汗局势的看法是最为准确的。」

https://www.nytimes.com/2021/08/15/world/asia/afghanistan-taliban-kabul-surrender.html

塔利班夺取喀布尔,美国在阿富汗 20 年猝然落幕

周日,在一片恐慌和混乱的景象中,塔利班武装分子涌入阿富汗首都,阿富汗政府和美国在阿富汗的 20 年以这样迅速而令人震惊的方式结束了。

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逃往国外,包括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在内的阿富汗官员组成的一个委员会表示,他们将与塔利班就叛军接管政权的形式展开谈判。当天结束时,叛军几乎正式控制了整个国家。

此前一周,塔利班横扫乡村和城市的速度和暴力程度让美国军方和政府措手不及。匆忙安排的美国军用直升机前往喀布尔庞大的美国大使馆进行人员撤离,将美国外交官和阿富汗大使馆工作人员送往喀布尔军用机场。在隔壁的民用机场,阿富汗人哭着央求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把他们的家人安排到出境的民航班机,尽管大多数航班都已停飞,为军用飞机让出空间。

在零星的枪声中,一场混乱的撤离行动正在展开,美国的支努干和黑鹰直升机的轰鸣盖过了车流的喧嚣。在地面上,车辆挤满了喀布尔的街道,人们惊慌失措,争相离开这座城市。

近年来,阿富汗武装部队的战争伤亡惨重。但是美国 830 亿美元的培训与物资也不足以创建一支安全部队,使他们愿为被这个遭受围困且被美国武装部队抛弃的国家战斗和牺牲。从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到拜登总统,他们呼吁迅速全面撤军的公开声明令整个阿富汗的士气直线下降。

在华盛顿,官员们说,政府的崩溃速度让拜登政府感到意外,并让人们意识到,阿富汗这个漫长而灾难性的篇章,将在拜登总统治下完成颜面扫地的最后一幕,而他也将以这个身份被载入史册。

现在,阿富汗人突然面临着再次被塔利班完全统治的前景。在叛乱分子最近占领的地区,没有迹象表明他们放弃了严酷的伊斯兰教规和恐吓统治,这是他们的政府在 1990 年代的特点。

在喀布尔市中心,人们开始涂抹美容院的女性广告和海报,他们担心塔利班的传统禁令会卷土重来,禁止人类图画形象,禁止女性在公共场所不戴面纱。

随着夜幕降临喀布尔,美国大使馆警告仍在喀布尔的美国人躲在原地,不要试图前往机场。民航国内航站楼的目击者说,他们听到附近偶尔有枪声。成千上万的人挤进了候机楼和停车场,拼命地寻找航班。

在喀布尔市中心被围墙包围的绿区内,装甲车满载着外交官、援助人员和私人安全承包商,冲向美军司令部在大使馆附近戒备森严的大院,准备将他们空运到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还有一些人涌向塞雷纳酒店,那是一家戒备森严的酒店,很受外国人的欢迎。

随着美国和北约部队于 5 月开始撤军,阿富汗安全部队迅速瓦解,往往一枪不发就投降。许多人接受了塔利班提供的安全通道和现金(通常由村里的长者转送),并放弃了被塔利班没收的武器和装备。

「在我们过去几周看到的情况中,阿富汗安全部队无力保卫自己的国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周日在 NBC 的《与媒体见面》(Meet the Press)节目中表示。

官员们表示,在切碎或焚烧敏感文件后,作为美国的国家建设行动中心的美国大使馆于周日晚间关闭。美国国旗被降下并转移到军用机场集结区。

在美国大使馆附近的前北约「坚决支持」(Resolute Support)降落区,一架又一架直升机将人们带出「绿区」,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小机场。

喀布尔的街道被装满行李和个人物品的汽车和出租车堵塞,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争先恐后赶往机场。一些乘客弃车步行,拖着行李穿过坑坑洼洼的街道。

银行守卫向空鸣枪,驱散试图从喀布尔市中心一家分行取钱的人群。大多数商店都关闭了,阿富汗人的食物和其他供给被切断。一些家庭把私人纪念品和衣物塞进行李箱,弃家而去,他们恳求并提供贿赂,以确保乘坐航班安全离开这座城市。

一些警察脱下制服混入人群。一名《纽约时报》记者看到几名警察向塔利班投降。在首都中心的阿卜杜勒・哈克广场,五名看似塔利班战士的男子聚集在一起,从他们身边驶过的车辆表达着对这些武装人员的支持。

加尼在一条以「亲爱的同胞」为主题的推文中表示,为了防止流血事件的发生,他做出了离开阿富汗的「艰难选择」。他呼吁塔利班「保护阿富汗的名誉和荣誉」。

据阿富汗驻卡塔尔多哈代表团的一名成员说,加尼与妻子鲁拉・加尼(Rula Ghani)和两名亲信乘飞机前往乌兹别克斯坦。自去年以来,该代表团一直在与塔利班进行和平谈判。该官员要求不要透露总统的动向。

加尼的死敌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曾在前两次总统选举中与他竞争,他谴责加尼在危机时刻抛弃自己的同胞。「神会让他承担责任,阿富汗人民会做出自己的判断,」这位卡塔尔和谈上的阿富汗代表团主席在 Facebook 上的一段视频中说。

就在人们担心塔利班会像在其他城市那样关闭喀布尔的独立新闻媒体时,当地新闻媒体报道说,塔利班已经邀请他们报道占领总统府的消息。

谣言四起,可靠消息难以获得,街道上充斥着恐慌和绝望的场景。

「大家好,塔利班已经抵达这座城市。我们在逃跑,」阿富汗电影(Afghan Film)公司负责人萨拉・卡里米(Sahraa Karimi)在 Facebook 上广泛分享的一条帖子中说。她拍下了自己步行逃跑时的情景,她气喘吁吁,紧紧抓住头巾,大声呼喊其他人抓紧时间逃跑。

当天早些时候,有人看到一些阿富汗政界要人在喀布尔机场登机。据阿富汗新闻媒体报道,周日中午,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和阿富汗东部的省城霍斯特都被塔利班部队占领。

就在八天前,遥远西部的省会城市扎兰成为第一个沦陷区。从那以后,随着接受美国训练的阿富汗安全部队投降、擅离职守或干脆脱下制服逃跑,一个又一个省会城市相继陷落。塔利班的视频显示,武装分子驾驶着美国悍马车,在他们攻陷的城市挥舞着 M-16 步枪。

周日,在喀布尔机场,两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站在停机坪上承认,他们正经历着一个历史时刻。他们说,就在早些时候,他们看到有人从直升机里出来,手里抱着一面乱揉在一起的美国国旗:它刚刚从被关闭的大使馆降下。

https://www.ft.com/content/2daba011-2eee-4374-8e6c-967d9afdfd10

阿富汗悲剧是历史重演

塔利班以惊人速度在阿富汗全国各地发起的凌厉攻势已经触及首都喀布尔。上周日晚,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据说已离开这个国家。直升飞机在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起飞的景象让人想起 1975 年西贡沦陷的羞辱——就在上月,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还满不在乎地认为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是阿富汗人民的悲剧,也是对在 20 年战争中丧生的数千名美国及其盟国官兵以及逾 12 万阿富汗平民的背叛。对美国——以及拜登希望巩固的民主国家阵营——的可信度来说,这也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挫折。

是上一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军将在 2021 年撤离的——前提是塔利班履行去年签署的和平协议中的承诺。但推进撤军计划是拜登的选择。这一选择可能仍然不会在美国国内造成多少政治代价。民意调查显示,就像在特朗普主政期间一样,今天的美国人对「没完没了的战争」同样感到厌倦。维持阿富汗此前陷入的混乱的军事僵局,在政治上很难说服美国民众买账。然而,就美国的全球地位而言,这一误判将困扰拜登余下的总统任期。

拜登本来仍然可以主张留下一支兵力大幅削减的美军(自 2015 年以来,美军伤亡人数也已大幅减少),作为阿富汗军队的后盾,就像美国在德国和韩国保持长期驻军一样。然而,要么是白宫未理会有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情报警告,执意推进撤军计划,要么是美方的确没有预料到塔利班挺进的速度——对一个美国驻军已有 20 年的国家如此缺乏前见之明是令人愕然的。

然而,阿富汗的崩溃不仅反映了军事和情报方面的失败,也反映了 20 年未将阿富汗建成一个运作良好的国家的失败。「9・11」后干预的最初目标是防止基地组织(al-Qaeda)利用阿富汗作为进一步袭击的大本营。尽管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在 2002 年承诺重建阿富汗时提到了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美国迄今也已为这一事业支出 1 万亿美元,但它从未准备投入足够资源进行二战后的那种国家建设。美国确实投入了时间和金钱来训练和装备阿富汗军队。但阿军遏制塔利班的战略有赖于美国的支持,尤其是空中支援。

历届阿富汗政府也负有责任。腐败和不良治理严重阻碍了国家建设的努力。阿富汗领导人也拒绝与塔利班达成协议,特别是在塔利班实力较弱、诉求相对有限的 2011 至 2012 年。

长期观察阿富汗事务的一些人士现在提出,恢复塔利班的统治——尽管它会是血腥和高压的——相比全面内战可能仍是更小的灾难。然而,不仅是阿富汗长期受苦受难的民众,美国及其盟国也将不得不承受后果。一波逃离阿富汗的难民潮已经开始。该国有可能再次成为圣战分子的基地。

白宫希望了结烦人的外交政策问题以便专注于中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放弃阿富汗令人怀疑美国对盟友的承诺有多深、其将军事介入行动进行到底的决心有多坚定。随着北大西洋联盟本世纪最大、代价最高的外交政策优先事项之一内爆,北京方面不会对这些信息视若不见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