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45ca1df1-5857-413f-8099-ec8b7af44fbe

违约风险推高中国部分国企债券收益率

尽管今年中国企业违约事件减少,但违约规模却在扩大

随着分析师就中国 17 万亿美元的信贷市场违约率激增发出警告,投资者愈发担忧中国经济最脆弱省份财政状况的不稳定,这促使国有企业债券遭到抛售。

第二季度,六个财务状况薄弱的大省或直辖市的国企债券收益率中位数从一年前的不到 3.5% 升至逾 5%。相比之下,大多数国企债券收益率都在过去 6 个月缓慢降低。收益率随着债券价格下跌而上升。

这一财务压力突显出,新冠疫情及随后的中国经济复苏加深了中国更具活力的地区经济体与欠发达地区经济体之间的差距。同时,全球投资者加强了对中国债市的审视,因为一系列国企相关违约事件打击了市场信心。

受到投资者密切关注的六省市——河北、河南、辽宁、山西、天津和云南——迄今得以避免大规模违约,因为省级政府已经介入,以防止少数违约演变成更严重的违约潮。

标普(S&P)估计,全中国今年将有 4.2 万亿元人民币(合 6500 亿美元)的债券到期,另外还有 1 万亿元人民币的看跌期权,让债券持有人有权提前获得偿还。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这六地「只有三家」国企在 3 月和 4 月出现违约,但这种「低调」违约可能是「暂时性的」。

「二级市场的定价已在一定程度上考虑了这些较弱地区违约风险上升的因素。」惠誉驻上海分析师张顺成表示,「一些地区——如云南和天津——的二级市场收益率已出现相当明显的飙升。」

投资者担忧违约率上升的同时,也更加质疑中国政府为问题国企纾困的意愿。

标普评级(S&P Ratings)分析师表示,疫情使一些地方政府财政紧张,使得可用于救济国企的资金减少。

「对国企的支持变得更有选择性,对违约的容忍度正在上升。」标普分析师表示,「这意味着政府更愿意允许不盈利的国企破产。」

惠誉分析师黄筱婷(Jenny Huang)表示,中国政府「清楚表明」自己打算挑战政府关联借款人及其投资者的如下长期假设:如果他们遇到麻烦,政府一定会伸出援手。

习近平掌管经济事务的左膀右臂、中国副总理刘鹤领导了一场运动,让监管机构加强对中国公司债市场的审查,并收紧对债台高筑的国企的贷款。

黄筱婷补充称,中国政府已打算在国企违约上「试水」,而且投资者正密切关注类似做法会如何推广到其他机构,如资金短缺的与地方政府有关联的投资集团。

分析师表示,尽管今年中国企业违约事件减少,但违约规模却在扩大。

标普表示,2021 年头 6 个月,有 11 家发行人的 950 亿元人民币的债券违约,相比之下,2020 年上半年的数字为 17 家发行人、920 亿元人民币。今年每个违约者的未偿债券均值是 2017 年的 3 倍,是 2015 年的 9 倍。

标普分析师表示,「违约事件越来越引人关注,对市场和投资者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不过,黄筱婷表示,薄弱省份的企业影响到中国金融系统其他部分的风险仍然「相当低」,风险很可能局限在「具有类似特征的企业」这个范围内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