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d5a339ef-985b-402d-8b87-24e2eb0db47d

中国煤炭短缺会如何影响贸易?

中国对化石燃料的需求正在飙升,为什么供应会滞后呢?

中国共产党高层干部正在操心如何应对创纪录的大宗商品价格。这就引发了疑问:中国主要能源——煤炭——的生产和贸易会怎样?

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有一句话尤其引起了有环保意识的观察人士的注意:「发挥我国煤炭资源丰富优势」。

去年 9 月,中国宣布了到 2060 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的承诺。但中国仍依靠煤炭来发电,而且就目前而言,中国还需要更多煤炭。

5 月下旬,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分析师梁晓欣(Cindy Liang)表示:「过去几个月,包括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在内的几乎所有能源的价格都在迅速上涨,这促使中国政府优先考虑能源安全问题,将脱碳问题以及削减煤炭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的问题押后。」

与其他许多大宗商品一样,煤炭价格最近也出现飙升。原材料价格的整体上涨加剧了人们对中国通胀的担忧。那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强调,要努力防止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向居民消费价格传导。

煤炭价格飙升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国出现煤炭短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费国。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指出,中国的用电量出现了激增。在中国经济快速复苏的推动下,中国 4 月份用电量同比增长 14%。

煤炭产量也有所增加,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 16%,尽管一些煤矿在 2020 年初因疫情关闭。但尽管产量不断增加,但要满足更高的需求,供应方面仍面临压力。

与此同时,中国生产商必须遵守更为严格的环境标准,即使实现长期目标的最后期限距今还有几十年。摩根士丹利指出,「(中国)国内煤炭供应面临安全和环境检查方面的持续压力」。阿格斯(Argus)分析师也提出了类似观点,他们预计未来煤炭消费量将会上升。

「市场参与者预计,在中国于 7 月 1 日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之前,政府不会允许大幅增加产量。」他们在本月初写道,「事实上,即使是在庆祝活动之后,严格的环境和安全限制也可能会持续执行,成为长期规则。」那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不仅强调了煤炭生产,还强调了风电、光伏、水电、核电。

在这种局面下,贸易的情况如何?尽管煤炭短缺,但今年以来,中国的动力煤进口大幅减少了近四分之一——中国的动力煤进口实行配额制度,仅占总消费量的一小部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在澳大利亚与中国地缘政治关系恶化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煤炭受到限制。

尽管世界各地的煤炭价格都在上涨,但外国的煤炭比中国的便宜得多。在澳大利亚,纽卡斯尔(Newcastle)动力煤的活跃期货合约价格为每吨 115.6 美元。今年 5 月,郑州交易所的动力煤期货价格首次突破每吨 900 元人民币(合 141 美元)关口。这种价格差异已经持续多年。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增加煤炭进口或者至少避免进一步减少进口似乎颇具诱惑力。标普全球普氏的数据显示,进口额度把煤炭进口限制在每年仅 3 亿吨,而中国去年的煤炭产量为 38.1 亿吨。但另一个相关动力来自中国在努力减少对他国的依赖,这或许可以解释中国为何重视本国资源。

标普全球普氏主管煤炭和亚洲电力分析的马修・博伊尔(Matthew Boyle)预计,中国的煤炭产量将在 2023 年见顶。他表示,中国还在继续从南非等其他国家进口煤炭,但中国正在向加大能源自主转型。

这一也在天然气领域发挥作用的雄心,可能提早为煤炭贸易画出一条更清晰的轨迹,远不用等到中国煤炭消费量大幅减少的那一天。「随着中国的煤炭需求走向自给自足,」他说,「其对海运煤炭的需求将会减少。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