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1b69c0cf-aa1b-40e7-82ae-997412bf60f4

欧尔班搁置复旦分校计划

复旦大学在匈牙利设分校计划引发抗议,迫使欧尔班政府打了退堂鼓

上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市长考拉乔尼・盖尔盖伊(Gergely Karacsony)将该市的一些街道重新命名:光复香港路(Free Hong Kong Road)、达赖喇嘛街(Dalai Lama Street)和维吾尔烈士路(Uyghur Martyrs' Road)。这些街道交汇之处,正是计划修建的中国复旦大学(Fudan University)在欧洲第一个分校的位置。中国外交部表示考拉乔尼的炒作「令人不齿」。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花了点时间才理解了这个讯息,他之前已将复旦分校计划作为向中国示好的旗舰项目。上周末,数千名匈牙利人在布达佩斯游行,抗议复旦分校项目,这迫使欧尔班政府明显打了退堂鼓。他的部长们表示关于该计划尚未做出最终决定,而且任何决定都要等到明年的议会选举之后才会做出。届时将在首都举行全民公投。

没做出任何决定?就在 6 周前,匈牙利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署了一项详细协议,将建设占地 52 万平方米、可容纳至多 8000 名学生和 500 名教职工的新校区,并配套建设体育场馆和会议中心。虽然相关成本或融资细节披露不多,但据调查新闻媒体 Direkt36 获得的政府文件,估计建设成本为 15 亿欧元,超过匈牙利 2019 年全部的高等教育预算。其中大部分资金将来自一笔中国贷款。

欧尔班奉行「向东方开放」政策,一直在培育与北京方面更加紧密的关系。中国正在修建一条从布达佩斯到贝尔格莱德的新铁路,资金来自另一笔贷款。电信集团华为(Huawei)在中国以外最大的供应中心落户匈牙利。而且匈牙利最近还向北京施以援手,否决了欧盟谴责香港民主倒退的声明。但复旦分校可能成为这位匈牙利总理拥抱共产主义中国的有力象征。两年前欧尔班不顾西方的批评,将中欧大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逐出布达佩斯,这是一所由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资助的自由主义机构。

但欧尔班并未料到他的复旦分校计划会不得人心。一项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匈牙利人反对该计划。不仅是因为,这对一个相对贫穷的小国来说是一笔巨额开支,而且该分校还将占用原计划为来自首都以外的低收入学生设立的一个新宿舍区。

这轮抵制显示出,欧洲公众舆论越来越不愿接受成本高昂、将给未来几代人留下沉重负担的中国项目。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一条连接匈牙利与塞尔维亚的铁路的详细信息在去年被列为国家机密。匈牙利人将从黑山的事例中看到警示,这个小国已请求欧盟(EU)帮助其偿还一个公路项目的中资贷款。该项目按每公里计算是世界上造价最贵的公路项目之一。

除了欧尔班,一段时间以来,东欧各国对中国的态度逐渐变得冷淡。今年 2 月,数个欧盟国家冷落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未派出本国总理或总统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17+1」领导人峰会。这一会晤机制旨在加强中东欧地区与中国之间的基础设施——以及政治——联系。立陶宛已完全退出「17+1」机制。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最强烈的抵制似乎都来自布达佩斯、布拉格等自由派市长领导的大城市。

复旦分校计划引发的抵制还可能对欧尔班造成政治后果。这是自疫情爆发以来的第一场抗议活动,它已经在明年选举前帮助激起了反对派运动。各反对党希望联合起来把欧尔班的青民盟(Fidesz)赶下台。

考拉乔尼自诩是最适合完成这项任务的反对派领导人,他让这种说法变得更加可信。他将政府在复旦分校计划上的退让归功于「社区力量」。他利用抗议活动来宣传自己的观点:欧尔班如今服务的是富裕精英阶层的利益,而非普通匈牙利人的利益,就像那些来自地方省份的贫穷年轻人,他们的宿舍区将被复旦分校学生占据。

正如历史学家鲍洛格・埃娃(Eva Balogh)所言,「青民盟过去 10 年中的种种动人言辞」现在已被成功地用来还击欧尔班本人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