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nuclear-plant-under-scrutiny-was-built-to-showcase-nations-prowess-11623766187

旨在展示中国技术实力的台山核电站面临安全审视

台山核电站被指「异常活动」,法国合资方承认存在问题

在据称发生气体浓度升高问题后,中国台山核电站正面临安全审视,而该项目的建设正是为了展示中国在掌握全球能源技术和安全标准方面的发展。

台山核电站采用欧洲最新一代压水堆技术建造,于 2018 年投入运转,成为世界上首座投入运行的压水堆核电站,而之前芬兰和法国的类似项目均被推迟。该核电站是中方与法国电力公司(Électricité de France SA)合作建造的,是中国与外国投资者首次签署此类核协议。

台山核电站有两个反应堆,据其所有者称是全球单机容量最大的反应堆,除此之外中国还运行着 49 个反应堆。虽然该核电站的建设多次拖延,花了大约 10 年时间才进入商业运营,但这些新一代反应堆据称改进了燃料技术,提高了热效率,且安全系统得以增强,该项目也成为中国减少对化石燃料依赖的一个关键。

美国官员正在监测台山核电站发生事故的可能性,此前该核电站所有方之一的法国电力公司表示,已要求与中国管理方就该核电站一个反应堆内气体浓度升高问题开会。

法国电力公司称,现有数据显示台山核电站在安全参数范围内运行。中国和香港的相关部门也表示,没有发生威胁公众安全或环境的放射性泄漏。

中国国家核安全局网站的环境监测数据显示,台山核电站周边地区的本底伽马辐射水平升高,在有些情况下几乎是内陆较远地区监测站的两倍。不过,这种辐射水平类似于或低于去年中国东南一些地区报告的水平,世界其他地区也有未发生事故而出现这种辐射水平的情况。

「我们必须记住,存在一定量的本底辐射水平,」专注于能源的咨询公司 The Lantau Group 的经理菲什曼(David Fishman)说,「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令人非常担忧的情况。」

菲什曼说,至于台山核电站可能发生的情况,主要的推测是燃料棒破裂,或者可能是水封故障,导致少量气体释放。他说:「这两种情况都是极小、极小的事件。」

台山核电合营有限公司说,连续监测环境数据显示,台山核电站及周边环境指标正常。中国外交部周二发表了类似的言论,并引用了中国迄今为止强大的核安全记录。

在一系列连续的经济发展蓝图中,中国政府呼吁削减煤炭产能,将电力生产转向天然气、水电和风电等清洁资源。

总部设在伦敦的世界核能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在 6 月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表现了出前所未有的渴望,希望达到全球最佳核安全标准。」该协会指出,中国政府主办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核电运行安全审查会议,并正与邻国建立信息交流网络。

2011 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中国放慢了审批程序以评估安全标准。为提高核监管透明度,中国政府罕见就核安全计划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并设定符合国际标准的目标,以确保其反应堆不会发生重大事故。

按产出计算,核能仍是中国占比最小的能源资源,2020 年占比约 5%。但过去 10 年,中国实际核电装机容量几乎增长了四倍。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数据,中国是全球最活跃的核反应堆建设者,另有大约 11 座反应堆正在建设中。

对于建造核电站的企业来说,中国对核电的渴望仍然是一个商业驱动力。分析师和企业高管们表示,通过建造这些设施时附带的技术转让协议,中国国有研究机构和机械类企业逐渐学会了生产敏感的核设备,并希望限制海外零部件供应商的供应范围。

项目开始时,该合营企业的合资方法马通(Framatome)称其为「历史上最大的民用核协议」。法马通是法国电力集团(EDF)的子公司,该公司称台山核电站使公司「在前途远大的中国市场有了更稳固的立足点」。

世界核能协会在 6 月的一份报告中说,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在实现反应堆自主设计和建造方面取得了进展,但仍在继续使用、适应和改进西方技术。

法马通表示,公司与中国签订的协议包括工程、采购、燃料核心供应和技术转让四个部分。该协议给予法国电力集团 30% 的股份。

香港的大部分电力供应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官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2 月和 4 月分别收到大陆相关部门关于台山核电站的两份通知。这两份通知只与「0 级偏差」事件有关,即不影响核电站安全运行、工人健康、公众或环境的事件。官员们说,过去一年香港的环境辐射一直保持在正常水平。

中国核安全局周一公布的台山核电站外围伽马辐射剂量率约为 154 nGy/h,与 2011 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超过 1 万 nGy/h 的数据相比,仍只是一个小小零头。

菲什曼称,核电站内燃料棒破裂等问题「通常会通过客户操作程序进行处理,甚至没人会知道曾发生过什么」。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法马通申请求助于其在美国的同事引起了媒体关注。

法马通此前寄给美国能源部一封信,概述了与台山核电站一件潜在事件有关的不明问题,引发了美国政府内部的讨论。法马通称,该公司正在支持解决台山核电站的一个性能问题。法马通表示,从现有数据来看,台山核电站在安全参数范围内运行。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14/business/china-nuclear-power-problem.html

台山核电站被指「异常活动」,法国合资方承认存在问题

中国一座核反应堆的异常活动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该核电站涉及的两家法国公司周一承认存在问题,但表示可以安全处理。

两家公司回应了 CNN 周一的报道,该报道称其中一家公司法马通(Framatome)已向美国寻求帮助,表示广东省台山核电站存在「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胁」。

法国主要电力公司、该核电站的部分所有者法国电力公司(EDF)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某些气体已积聚在反应堆中心铀燃料棒周围的水和蒸汽中。但它表示,反应堆有处理这种气体聚集的程序,将其描述为「已知现象」。

法国电力公司附属公司、反应堆的建造者法马通表示,存在一个「性能问题」,但该核电站在其安全参数范围内运行。在中国,该核电站周日晚间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没有检测到环境泄漏。

国企中国广核集团拥有台山核电站 70% 的股份,EDF 拥有其余的股份。两家法国公司和该中国核电站没有立即回应采访请求。因周一是法定节假日,中国外交部休假,该部接听电话的官员说,无人能就台山核电站发表评论。

该电站有两个核反应堆,按照法国的设计在中国东南部沿海建造。两座核反应堆分别于 2018 年和 2019 年开始投入商业运作,所在地距离香港约 128 公里、距离台山约 48 公里,台山是一座有 50 万人口的城市。

EDF 在声明中表示,它已召集运营该核电站的合资企业董事会召开特别会议,「以便提出所有数据和必要决定」。

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Britain's National Physical Laboratory)和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的核科学家帕特里克・H・里根(Patrick H. Regan)说,EDF 描述的问题似乎是气体从反应堆中心的一个或多个燃料棒泄漏到围绕燃料棒的水和蒸汽中。他说,最有可能被检测到的气体是氙的放射性同位素。

里根说,这种同位素的问题在于,它往往会导致反应堆中的核过程运行得更快并开始过热。

他说,「这几乎就像踩着汽车油门」。

这在核反应堆中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有时会在燃料棒出现裂缝时发生。通常的处理方式是从反应堆中取出燃料棒,让氙同位素在几天内通过放射性衰变逐渐消散。

另一种选择是继续运行反应堆,将反应堆中的微量氙气排放到大气中。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给每个反应堆规定了每年少量的放射性释放量。排气可以让反应堆继续运行,但可能会引发监管审查。

CNN 报告中引用的几个未具名消息来源的细节无法得到证实。CNN 还报道称,法马通曾表示,中国当局提高了核电站周围辐射释放的可接受限值,以避免被迫关闭核电站。该省已经遭受电力短缺的困扰。

曾在美国三座核电站工作的前操作员迈克尔・弗里德兰德(Michael Friedlander)表示,世界各地的许多核电站曾在燃料棒泄漏和氙气偶尔排放的情况下继续运营。但在西方,这种情况在 1990 年代终结,因为能源公司试图将辐射的微量释放降至最低,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工人。

「全球范围内的最佳做法是尽可能关闭并更换泄漏的燃料棒,」他说。「这种措施通常会在远未接近监管限制之前进行。」

该反应堆过去似乎曾经释放过气体。与附近反应堆管理部门保持密切联系的香港政府曾于 4 月 8 日表示,三天前同一反应堆的废气系统发生了事故,导致少量气体泄漏,但并未披露具体是何种气体。

然而,香港政府表示,该排放量仅相当于该核电站每年排放量限值的 0.00044%。

据 CNN 报道,法马通已与美国政府联系,寻求在核电站运作方面的帮助。中国核电公司中广核被列入美国商务部所谓的外国企业实体名单,禁止美国公司与之开展业务。

报告称,作为咨询请求的一部分,法马通要求美国免除对中国核能方面的援助限制,理由是该事件已达到「紧急放射性威胁」的法定检验标准。美国在管理排放微量气体并继续运行反应堆的权衡方面有很多早期经验。

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如何定义威胁。一些最敏感的辐射检测设备往往安装在核电站,以便对泄漏发出预警。中电(CLP)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跨国电力公司,在香港附近的深圳拥有一座核电站的部分股份,该公司周一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应称未探测到任何异常辐射。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没有立即置评。

https://www.ft.com/content/c32f596a-8a19-4e8e-af19-a3fa61c13d63

法国电力希望查看台山核电站数据

法国政府支持的法国电力(EDF)表示,在接到可能发生辐射泄漏的报告后,这家公用事业公司正寻求在中国南方的合资核电站举行一次特别董事会会议。

法国电力周一表示,获悉由中广核(CGN)控股的台山核电站 1 号机组「某些稀有气体浓度增加」。稀有气体是指氦气、氙气和氡气等惰性气体。

该公司补充称,这种增加是「一种已知现象,在反应堆运行程序中进行了研究和预备」,但表示它要求举行特别董事会会议,以审议所有可获得的数据。

法国电力周一晚些时候表示,台山核电站的惰性气体积聚似乎是因为一些燃料棒的外壳出现问题,这是反应堆三道安全壳屏障中的第一道。

法国电力表示,潜在问题的第一个迹象可以追溯到 2020 年 10 月,并补充说,根据其掌握的数据,惰性气体的测量值低于中国容许的上限。该公司表示,现在判断是否需要停止该反应堆来解决问题还为时过早。

台山核电站周日晚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其两台机组运行正常。「连续监测环境数据显示,台山核电站及周边环境指标正常,」该电站表示。

它还称,其 2 号机组最近按计划完成大修,并于 6 月 10 日并网成功。

中广核拥有台山核电站 70% 股份,其余股份由法国电力持有。它是世界上第一座运行欧洲压水反应堆(EPR)的核电站,这项法德技术 20 年来一直受到延误和成本超支的困扰。

台山核电站的 1 号机组于 2018 年 12 月投入商业运行,2 号机组于 2019 年 9 月投入商业运行。

拥有 100 万人口的台山,位于珠江三角洲以西约 75 公里处。珠三角是广东省人口最稠密的地区。香港距离该核电站约 140 公里。

中广核和法国电力还合作在英国建设一座采用 EPR 技术的核电站,即位于萨默塞特郡、目前在建的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核电站。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周一援引身份不明的消息来源和文件报道称,法国电力旗下公司法马通(Framatome)最近通知美国政府:「电站厂址和公众面临潜在的迫在眉睫的放射性威胁」。

「法马通正在支持解决台山核电站的一个性能问题,」法马通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并补充称,「根据可获得的数据,该核电站正在安全参数范围内运行」。

官员们表示,法国政府正在关注这一情况。

CNN 表示,乔・拜登(Joe Biden)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正在监测情况,但尚未认为其已达到「危机水平」。

中广核拒绝置评。周一是中国公众假期,记者一时联系不上台山市政府和中国国家核安全局(National Nuclear Safety Administration)请其置评。

核电处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雄心勃勃的环境目标的核心,其中包括 2060 年前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

中国约有 50 座核反应堆在运行中,约占总发电量的 5%。

https://www.wsj.com/articles/uranium-investors-have-become-overly-reactive-11623782699

铀投资者对中国核电站事件反应过头

周一,在中国东南部一座核电站出现性能问题的消息传出后,一些铀矿公司股价暴跌。投资者其实不必崩溃。

当日,加拿大铀矿公司 Cameco (CCJ)和 NexGen Energy (NXE)分别下挫 10% 和 9%,追踪一篮子铀相关公司的 Global X Uranium ETF 大跌 6.5%。它们到周二后市才收复了部分失地。

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周一报道称,美国政府正在评估一份有关中国一座核电站发生泄漏的报道;泄露的不是放射物,而是惰性气体。这座核电站由两家中国能源公司和法国电力(EDF)共同所有。市场对此消息的反应堪比 2011 年福岛核事故发生后的情况,当时 Cameco 股价重挫近 13%。但是,福岛核事故对核燃料需求造成了重大打击,此后多年一直影响该行业发展。

这些股票周一下跌看上去像是反应过度,原因有几个。铀矿公司往往会与公用事业公司签订多年供应合同,因此核电站几乎不可能立即收缩从这些矿商手中购买的铀矿量。不仅如此,核事故的风险还在于它是否会削弱未来的需求——要么是因为关闭出现问题的核电站,要么是由于事故改变了政府和公司今后新建核电站的决策。这两种情形似乎都不太可能发生,不过核电股以前也曾因类似的新闻报道而遭抛售。

到目前为止,此事似乎更像是一个常规操作问题,而不是一起事故。这个问题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台山核电站反应堆一个主回路内惰性气体浓度上升。

法国电力表示,出现此问题的原因可能是一些燃料棒上的涂层退化,并指出,惰性气体少量增多不会被认为有危险。法国电力称,台山核电站一个反应堆主回路存在这些气体是一个「已知现象,在该反应堆操作程序中已经经过研究并做出相关安排」。

美国前核监管专员 Jeff Merrifield 告诉彭博(Bloomberg),台山核电站一号反应堆报告的这种事在业内曾多次出现,运营方都知道该如何管控此事,Merrifield 还称,这通常不会构成任何形式的威胁。

重要的是,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实际危险。香港和澳门均未报告发现异常辐射。

差不多就在 11 年前,有消息称中国广东大亚湾核电站燃料棒泄漏,导致反应堆冷却水中的放射性碘和惰性气体小幅增加。此事没有影响该核电站的运营,对铀相关股票的影响也更小。Global X Uranium ETF 当时下跌 2.5%,Cameco 的股价反倒上涨。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或许在于,这场 11 年前的事故发生在福岛核事故之前。福岛核事故重创了核电行业,并改变了公众对核电的认知。

过去的核灾难让任何涉及「核」和「泄漏」的报道都显得过于沉重,这是可以理解的。而在最新这起事件里,与任何现实生活中的健康或经济后果相比,瞎想瞎琢磨似乎更令人担忧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