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2d034271-fcd7-4977-9d50-13bc048e6084

中国在日益恶化的外交对峙中冷落了美国高级别外交官员

北京拒绝允许拜登的副国务卿在计划的访问中会见对等的中方官员

北京方面冷落美国,拒绝安排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Sherman)在计划的访华期间与对等的中方官员会面。舍曼此行本将是双方在阿拉斯加激烈会谈以来的首次高层接触。

据四位了解相关决定的人士表示,在中方拒绝同意安排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与舍曼会面后,美国暂停了舍曼访问天津的计划。中国提议安排舍曼与中国外交部五号官员、负责美国事务的谢锋举行会晤。

拜登(Biden)政府一直在就此次会晤进行磋商,它本将成为自双方在阿拉斯加首次会晤后的第一次高层接触。在此前的阿拉斯加会晤中,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中国最高外交政策官员杨洁篪爆发了公开争吵。

虽然美国国务院没有表示舍曼将访问中国,但她本计划在访问日本、韩国和蒙古之后访问中国。

此前,两国军方曾出现过类似的僵局。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回绝了美方提出的安排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与中国最高级军事官员许其亮上将会晤的几次请求。但在中国拒绝进行接触前,曾提议安排其与中国国防部长会面,在中国的体制中,国防部长的级别低于许其亮。

中国事务专家、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根据外交会议史,舍曼应该与中国外交部的二把手乐玉成举行会晤,因此可见中国在「耍手段」。

麦艾文表示:「中国此举十分危险。在这个本已令人感到担忧的时期,此举增加了不信任、紧张和误判的风险。」

中国最初建议舍曼在到访天津期间还可以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进行视频通话。

白宫负责亚洲事务的最高官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上月表示,美国对中国拒绝安排美方同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官员会面感到失望。他说,即使是杨洁篪和王毅,也「远不在」习近平的亲信核心顾问圈子内。

当前僵局的四个月前,阿拉斯加会议也以激烈的言辞告终。在那次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杨洁篪私下对布林肯表示,欢迎在中国举行后续会议,布林肯对此表示「感谢」。当杨洁篪询问这是否意味着他会到访中国时,布林肯回应称「感谢就是感谢」,暗示美国不打算再举行一次激怒中国的会议。

「或许他们是因为美国在安克雷奇(Anchorage)表现出的尊重不够而在试图对其进行惩罚。」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或者,北京方面可能只是在试探拜登政府,并且最终将提出安排一名更高级别的外交部官员,使得舍曼的行程计划中加入对中国的访问。」

美国国务院前中国问题专家、现就职于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瑞恩・哈斯(Ryan Hass)表示,在美国新一届政府上台伊始,美中两国在外交礼仪上讨价还价的情况「十分常见」。

「新上任的美国官员通常希望保护其职位历来被中国当局接待的礼仪级别,反之亦然。」哈斯表示,「此类礼仪纠纷往往——但并非总是——在该高级官员抵达之前就能自行解决。」

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表示,美国将继续「寻找机会」与中国官员接触。「与所有的出国访问一样,我们只会宣布一次——而且是在我们确定这次访问有可能对我们的目的具有实质性和建设性作用的情况下。」

美国将舍曼访华视为布林肯访华的潜在铺路石,而布林肯访华将为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于 10 月份在意大利举行的 20 国集团(G20)峰会上与习近平举行首次会晤奠定基础。

中国大使馆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