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2e1f3246-d1da-4f51-99b8-280f24a8d97f

拜登的外交政策有多讲原则?

在白俄罗斯领导人卢卡申科为抓捕反对派活动人士而迫降商业航班后,拜登将民主价值观置于美国外交政策核心的承诺受到了质疑

就任总统后不久,乔・拜登(Joe Biden)承诺调整美国外交政策路线,以求「更好地将我国的民主价值观与我国的外交领导地位统一起来」。

这是告别特朗普时代的努力的一部分,特朗普的白宫曾弱化华盛顿方面的全球角色、其对人权的支持以及与民主国家盟友的协调。尽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政策包括前所未有地向专制领导人伸出橄榄枝,拜登发出信号表明,他将重新确立美国的道德领导地位,捍卫世界各地的民主政体。

在白俄罗斯领导人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越过底线、为了抓捕一名反对派活动人士而迫降一个商业航班后,拜登将民主价值观置于美国外交政策核心的承诺受到质疑。

上周五晚些时候,美国采取行动惩罚明斯克方面这一肆无忌惮的举动,宣布将加入欧盟的行列,拟定一份旨在打击卢卡申科政权的措施清单,并策划美国自己的新制裁措施。

但批评者表示,白宫对拜登任职期间最令人惊愕的人权侵犯行为之一的回应是迟缓和犹豫的——比布鲁塞尔方面的快速行动迟了几天——而且通过同意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举行高调峰会,加剧了伤害。

「按照苏联——当然还有俄罗斯——的传统,与美国总统举行峰会的重要性高于其他几乎一切。」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俄罗斯部主任列昂・阿伦(Leon Aron)表示。他辩称,会晤拜登将使在国内面临越来越多困难的普京获得国际认可。

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承认,白宫被迫平衡其在世界范围重新确立民主原则的努力与更为务实的考虑,这意味着拜登在人权方面迄今的记录「并不完美」。

「就我们为本届行政当局拿捏的国家重要事项而言,当然有时候会有取舍。」上述官员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但这位官员不同意这样一种断言,即白俄罗斯事件是美国在海外后退、不再推广民主原则的整体趋势的一部分。这位官员坚称,在中国、也门、沙特阿拉伯、埃塞俄比亚和其他地方,拜登政府在人权问题上采取了有原则的立场。

在卢卡申科的强权行为后,拜登与普京的峰会将受到更加密切的关注,看有没有迹象表明美国总统将继续致力于推行民主价值观。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安德烈亚・普拉索(Andrea Prasow)表示,如果拜登不利用其与普京的会晤传递强有力的人权信息,那将是带来「巨大的失望」,尤其是考虑到俄罗斯再度对乌克兰炫耀武力,以及支持民主的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受到的对待——在俄罗斯情报部门涉嫌企图杀害他之后,纳瓦尔尼至今身陷囹圄。

尽管俄罗斯做出了这些行为,但除了让欧洲率先惩罚白俄罗斯拦截民航客机的行为以外,拜登政府为了避免惹恼德国,还解除了针对普京支持的俄罗斯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 2 号」(Nord Stream 2)的关键制裁。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阿伦表示,在普京于国内外都悍然侵犯人权之后同意与他举行峰会,是一个重大的政策错误,尤其是考虑到普京在俄罗斯国内正艰难应对支持率下降、经济增长低迷,以及纳瓦尔尼的遭遇所引发的抗议。「对他们而言,会晤证明他们受到尊重和敬畏。」他表示。

上述拜登政府高官称,拜登将与普京就人权和民主议题进行「不客气的」对话,而且并不认为此次峰会是一个让步。但这位官员承认,此次峰会可能被俄罗斯利用进行「炒作」。

「当然,他将会利用峰会在国内证明自己受到认可。」上述官员在谈到普京时表示。

对俄罗斯采取更具原则性的姿态的努力已经遭遇骨感的现实,即华盛顿方面在多个安全优先事项上需要克里姆林宫,包括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战略军备控制、让伊朗核协议起死回生,以及气候政策。

曾经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负责俄罗斯事务的安德鲁・韦斯(Andrew Weiss)表示,以往的美国行政当局也受到过类似的掣肘。2014 年,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奥巴马政府曾试图切断与莫斯科方面的高层接触,但在次年叙利亚危机要求美俄进行双边接触后,这项政策「开始瓦解」。后来,俄罗斯在支撑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权方面扮演了具有突出重要性的角色。

「拜登政府得出结论,它需要一条直通克里姆林宫的热线。」韦斯表示。他补充说,对白俄罗斯的制裁行动有可能无效,反而将卢卡申科政权进一步推向莫斯科。

在口头上,拜登的立场比就任总统之初的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或特朗普都更为强硬,他告诉一位采访者,他将普京视为一个「杀手」(killer),此言促使美国和俄罗斯驻对方国家的大使都回国。2011 年,身为副总统的拜登曾与普京会晤;他后来回忆说,他对普京说你没有灵魂。

话虽如此,批评者辩称,拜登政府对白俄罗斯的回应是一个整体模式的一部分。符合同一模式的是,在美国情报部门发布评估结果,断定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批准了导致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杀的行动后,拜登没有对沙特王储实施制裁。

「在这些事件中,也许最令人失望的地方是这种看法,即促进人权并不总是符合美国利益。」人权观察的普拉索表示。他补充说,拜登未能在 5 月约束以色列对加沙的军事打击,表明人权似乎「被抛在一边,其他被认为是所谓美国利益的东西得到了优先考虑」。

就任之初的拜登在促进人权和民主方面有着出色的记录,当年他担任副总统时,有时会与奥巴马白宫内部更为「现实主义的」官员发生争执。

但是,拜登手下的国家安全顾问、也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最近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拜登始终认为美国的外交政策是由「开明的自我利益」驱动的,既有服务于美国中产阶级的「赤裸裸的」自我利益,也有对更大共同利益的追求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