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d75dcbb0-f856-4597-a679-53ecacd400bf

中国加紧为负债累累的国有企业设立保障基金

这名官员说:「我们预计,这项投资不会带来市场回报。」

在一系列备受关注的债券违约震惊外国投资者之后,中国地方政府正加紧推出数百亿美元的信用保障基金,为国有企业纾困。

公开记录显示,自去年底开始,中国六个省份已向这些基金注入至少 1100 亿元人民币(合 170 亿美元),因为负债累累的国有企业的资金危机冲击了地方经济。

违约潮中的企业包括永城煤电(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去年它出现 10 亿元人民币的债务违约,并暂停向其 18 万名员工中的一些人支付工资,让河南省当地经济陷入危机。

河南省在 4 月成立了信用保障基金,该省一名官员表示:「就因为有一家国有企业未及时偿还债务,全省的经济都受到了影响。」

虽然中国是最早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国家之一,但在一些依赖国有产业的省份,复苏参差不齐。

去年,以中国国有企业为发行人的不良债券总额为 1190 亿元人民币,这是中国自 2014 年开始允许国有企业违约以来的最高水平,高于 2019 年的 220 亿元人民币。这些违约让投资者感到担忧,此前他们以为这些债券将得到政府支持。

省级信用保障基金的增加标志着中国地方政府为恢复债权人信心所作的最新努力。但分析人士警告称,这一战略反而可能加剧中国的债务积压,他们将积压债务称为这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定时炸弹。

「纾困资金的目的是向市场传递一个信息,即一旦出现问题,政府将会介入。」上海资产管理公司拉曼资产(Raman Capital)的研究主管张攀表示,「这不会让管理不善的国有企业经营得更好。」

1990 年代,中国通过关闭数以万计亏损国有企业,度过了经济低迷期,但中国政府不愿再这样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认为,国有企业是经济的「堡垒」,这与前总理朱镕基的看法形成鲜明对比,后者曾在 1990 年代采取「抓大放小」的方式来处理国企经营失败。

债台高筑的河北省是第一个建立纾困工具的省份,在去年 9 月启动了 300 亿元人民币的国有企业信用保障基金。

截至 5 月底,陷入困境的河北省国有企业冀中能源(Jizhong Energy)已从该省信用保障基金中提取 150 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其去年收入的四分之三)用于偿还债券本息。

「我们的流动性问题在纾困后大大缓解。」冀中能源的一名高管表示,并补充说该集团仍处于高杠杆状态,将在未来数月向河北信用保障基金再申请 150 亿元人民币。

这些基金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地方政府控制的其他公司。在河南省,从煤矿到铜加工厂等 26 家国有企业为信用保障基金提供了 300 亿元人民币的原始资本。

河南信用保障基金股东、能源集团平煤神马(Pingmei Shenma Group)的一名高管表示:「当外部资金来源枯竭时,省政府希望我们互相帮助。」

在永城煤电违约事件之后,今年上半年河南的银行贷款发放量下降了 10%,而全国增长 6%。

与此同时,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头 6 个月,该省企业债券净融资——新债券发行量减去现有债券的本息偿付额——为 −201 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 710 亿元人民币。

河南的信用危机说服了中央政府,它开始向地方政府施压,要求后者帮助拥有不良债务的国有企业。因此,今年只有一家国有企业出现债券违约。但投资者仍然担心拥有不良债务的国企缺乏改革。

「政府没有把不良国企变成好国企的长期计划。」监管国有企业的河北省国资委的一名顾问表示,「它的首要任务只是度过短期流动性危机。」

最大的信贷供应方——国有银行也持谨慎态度。

「纾困资金太少,无法满足众多资金紧张的国有企业的融资需求,」一家中国大型银行的风险管理官员表示,「我们需要优先考虑绩效,而不是地方的利益。」

在河北,一名当地信用保障基金股东的高管表示,该公司决定向纾困基金注资是出于政治考虑,而非商业考虑。

这名官员说:「我们预计,这项投资不会带来市场回报。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