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4d7bf8ad-f585-44b2-9250-790ec430de4b

意大利总理德拉吉:欧中关系降温的推手

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改变了上一任意大利政府与中国亲和的策略,这对意大利乃至欧盟来说是一个分水岭

今年,中资收购一家不为人所知、只有 50 多名雇员的意大利公司的交易受阻,突显中国在欧洲取得的最大外交成功之一瓦解的程度。

2019 年,罗马方面做出震惊美国和欧洲盟友的举动,当时意大利的民粹主义联合政府成为第一个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七国集团(G7)成员。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国事访问期间签署的这份协议,将意大利推到北京方面争夺全球力量和影响力的前线。

但两年后,意大利新任命的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悄悄签署一项法令,以具有象征意义的方式结束了中国对意大利的追求,并遏制住了北京方面在西欧的滩头堡。

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之下,意大利上一届政府已经开始对中资降温。即便如此,德拉吉的举动标志着意大利的果断转向,即转向他所称的「坚定亲欧洲和大西洋主义,与意大利的历史根基相符」的外交政策。

此举还预示着欧盟对其同中国的关系进行更广泛反思。这一反思的最新结果是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冻结对欧盟与中国投资协定的审议。

「为了让意大利看起来与美国立场一致,有时你需要做一些小事来证明这一点,」中国事务专家米凯莱・杰拉奇(Michele Geraci)表示。当年,他作为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副部长,是意大利与中国「一带一路」协议的设计师之一。

杰拉奇补充说,此举是「一项政治声明,表明我们对掠夺性收购感到担心,而且我们与我们的美国朋友保持一致」。意大利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技术上仍然有效,但在实质上已变得毫无意义,双方从未达成任何重大交易。

中意关系的疏远始于去年 12 月,那是在德拉吉被任命为总理的两个月前。部分国有的深圳市投资控股公司(Shenzhen Investment Holdings)达成了收购 LPE 70% 股份的协议。LPE 是一家总部位于米兰的私有半导体设备制造公司。

但在今年 3 月,在德拉吉政府就位后,按照惯例,批准这笔收购的决定落到了意大利新任经济发展部长贾恩卡洛・焦尔杰蒂(Giancarlo Giorgetti)头上。

作为右翼联盟党(League party)的资深议员,焦尔杰蒂提议援引意大利所谓的「黄金权力」(Golden Power)法律来阻止外资收购。德拉吉在 3 月 31 日的意大利内阁会议上签署了阻止 LPE 出售股份的法令,理由是半导体短缺,这使得 LPE 成为「战略行业」的一部分。

LPE 生产面向电力电子应用的组件。上述法令称,这些组件也用于「军事领域」。该公司拒绝置评。深圳投资控股表示,它将继续在某些领域与 LPE 合作。

德拉吉的决定对意大利来说是一个分水岭。意大利外交官们表示,他的决定也许对欧盟来说也是一个分水岭。

仅仅几年前,意大利政界人士还热衷于谈论中国资金将如何帮助陷入困境的意大利经济。根据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意大利是 2000 年至 2019 年期间中国对外投资的欧洲第三大受益国,共接受 159 亿欧元的中国投资,相比之下英国接受 500 亿欧元,德国接受 227 亿欧元,法国接受 144 亿欧元。

根据意大利议会国家安全委员会(COPASIR)的数据,截至 2020 年,400 多家中资集团还持有意大利 760 家「高利润或战略行业」公司的股份。

但如今,在一定程度上,由于新冠疫情使许多意大利企业处于脆弱地位,德拉吉政府对战略性外国投资的态度不如前几届政府那么宽松,会毫不犹豫地行使黄金权力规则来限制外来投资。

上月,在欧盟 2050 亿欧元复苏基金的支持下,意大利与法国协调,破坏了将意大利卡车制造商依维柯(Iveco)出售给中国一汽集团(FAW)的交易。上周,尽管罗马方面有条件授权沃达丰意大利(Vodafone Italy)与中国华为(Huawei)订立 5G 基础设施供应合同,但附加了严格的安全条件。

「转向中国的态度属于过去,」意大利联盟党议员爱德华多・里希(Edoardo Rixi)表示。「那股政治潮流今天几乎不存在。」

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对华关系降温符合意大利或欧洲的最佳利益。

意大利前总理罗马诺・普罗迪(Romano Prodi)在上周发表讲话时表示:「一直到几个月前……(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局势还比较放松,但现在投资协定已被冻结。」普罗迪补充说,鉴于双方关系紧张,「双方都必须改变态度……眼下做不成任何事情」。

杰拉奇也担心,德拉吉政府疏远中国的转向,会给在华经营的意大利公司带来经济冲击波。

「从官方数据看,意大利商品在中国的市场规模为每年 130 亿欧元,但如果算上中国人通过第三国购买的意大利制造产品,这个市场实际上三倍于上述数字。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

然而,如何重新调整关系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意大利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中左翼民主党(PD)议员莉娅・夸尔塔佩莱(Lia Quartapelle)表示,之前转向中国代表着意大利外交政策的失常,这种失常在欧洲心脏部位撕开一个「地缘战略裂口」。

她补充说,然而现在,「德拉吉的才干不仅使我们能够强化西方价值观,而且成为疫后时代的复苏引擎」。

此外,随着德国和法国分别被今年和明年的选举夺走注意力,德拉吉成为欧洲舞台上的一个重要角色,其坚定的大西洋主义可能会影响更广泛的欧盟对华政策。

「意大利在掌稳船舵方面的作用很快将变得更加至关重要,」意大利前外长埃玛・博尼诺(Emma Bonino)表示。

「当然,把握对华政策仍然很复杂;我们不能假装这个国家不存在,」她补充道,「我们可以像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与中国开展贸易,但我们必须清楚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差异和分歧。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