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6241474b-4081-4c3f-a30c-81294f44d7e4

武汉实验室争端威胁美中科学合作

美中两国科学家数十年来的合作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但两国政府之间的相互猜疑使这种合作陷入困境

2004 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与中国国家流感中心签署了一项协议,帮助中国改进其对季节性流感毒株的分析。

在接下来的 10 年里,与流感的斗争面貌彻底改变了。美国培训了近 2500 名中国科学家,并帮助在中国开设了数十家实验室。事实证明这一合作起到了重要作用,将季节性流感疫苗的有效率从 10% 提高到 50% 以上。

现在科学界担心这种合作正受到威胁,两国政府之间的相互猜疑使之陷入困境。最近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 2019 冠状病毒病)是否可能来自武汉一间实验室泄漏的争论加剧了这种猜疑。

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与中国科学家打交道,合作得很好。如果这一合作停止,那将是中国、美国和整个世界的遗憾。」

中国和美国已经在学术研究上合作了几十年,在「自然指数」(Nature Index)排行榜上是全世界学术产出最多的科研关系。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以及加大对科研能力的投资,在本世纪头 10 年里两国间联合研究的数量呈爆炸式增长。

诺丁汉大学商学院(中国)(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Ningbo China)的曹聪领导的一项研究显示,2005 年至 2017 年,美国和中国研究人员在高质量期刊上联合发表的论文数量增长了 5 倍。该研究还发现,2010 年到 2017 年,美国科学家中在中国待过的人数几乎翻了一番。

一些两国合作做出的工作已经改变了世界。

从 1993 年到 1995 年,美国疾控中心在中国领导的一个研究项目发现,母亲如果在怀孕前后 28 天一直服用叶酸,新生儿的出生缺陷发生率就会比较低。随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开始要求食品制造商在面包、面粉和大米等主食中添加叶酸,从而让美国每年存在出生缺陷的新生儿数量减少了约 1300 名。

美国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政治学助理教授、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德博拉・塞利格森(Deborah Seligsohn)表示:「美国无法进行这样的研究,在美国,所有人都会去看私人医生,数据要混乱得多。」

在与健康无关的科学研究领域也取得了一定成就。

自 2009 年以来,两国一直在合作开展一个项目,将中国核反应堆所使用的燃料从武器级浓缩铀转变为更低级别的燃料,这种燃料不能被偷走用到弹道导弹上。

然而,其他一些研究则更具争议性,美国执法机构经常指责中国利用合作项目窃取美国的敏感技术。

去年早些时候,美国指控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化学及化学生物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掩盖武汉理工大学(Wuh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也在向他支付 5 万美元薪水的事实。

这次逮捕引发了利伯同行的抗议,他们认为针对利伯的起诉是不公正的,阻碍了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科学合作。但这也是特朗普(Trump)政府更广泛行动的一部分,即所谓的「中国行动」(China Initiative),旨在铲除那些帮助向中国传递科学机密的美国研究人员。

尽管美国启动了「中国行动」,但近年来——即使在疫情之后——两国的合作也在不断深化。

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公共事务学副教授卡罗琳・瓦格纳(Caroline Wagner)的一份报告发现,2020 年头三个月,专门研究新冠病毒的美中合作论文数量实际上有所增加。去年晚些时候,在北京方面要求所有新冠肺炎相关论文在发表之前要经过政府审查后,合作研究的数量有所下降。

围绕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生了什么的质疑,甚至可能产生更持久的影响。

许多专家对美国曾资助并帮助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蝙蝠冠状病毒对人类可能影响的高风险研究持批评态度——即便未必是该研究引发了此次疫情。当得知其中一些研究是在二级生物安全水平(BSL-2)——大致相当于美国牙医诊所的等级——下进行时,他们尤其感到担忧。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表示:「不能允许在二级生物安全水平下进行这样的研究。这样做应使你的研究和论文被撤资。有一些在安全方面非常恶劣的做法,这些做法需要叫停。」

然而,一些人担心,即使相对安全的科学合作领域现在也面临风险。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创新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novation Policy)执行主任丹尼斯・西蒙(Denis Simon)表示:「大学管理者如今正在冻结所有此类项目,因为他们担心有新闻以某种方式暗示他们的科学家从事的活动存在某种违规之处。」

还有人警告称,美国如此关注新冠疫情有争议的起源,将危及可能有助于预防下一次疫情的那些研究。

维拉诺瓦大学的塞利格森表示:「流感研究表明病毒监测极其重要。美中两国对蝙蝠冠状病毒的联合研究,在新冠疫情结束后将变得更加重要,而非更不重要。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