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f76eb802-ec05-4461-9956-b250115d0577

德国科学家:已破解阿斯利康疫苗血栓问题的致因

德国研究者表示,阿斯利康疫苗和强生疫苗使用的腺病毒载体造成了血栓反应。这一问题可以通过调整疫苗来杜绝

德国科学家声称,已经破解了与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新冠疫苗有关的罕见血栓的原因,并相信可以通过调整这些疫苗来完全杜绝出现此类反应。

位于法兰克福的歌德大学(Goethe University)的教授罗尔夫・马沙勒克(Rolf Marschalek)从 3 月以来一直在领导研究这种罕见症状,他表示自己的研究显示,问题存在于腺病毒载体——这两种疫苗都用它来向人体输送新冠病毒(SARS-CoV-2)刺突蛋白的遗传指令。

马沙勒克和其他科学家在一份周三发布的论文预印本中写道,这种输送机制意味着疫苗会将刺突蛋白的 DNA 基因序列输入细胞核,而不是细胞质——病毒通常在细胞质中制造蛋白。

一旦进入细胞核,刺突蛋白的某些部分就会发生剪接反应,即分裂,产生突变。突变体无法与细胞膜结合,而重要的免疫反应发生在细胞膜上。据马沙勒克的理论,这些漂浮的突变蛋白则会被细胞排入体内,有大约十万分之一的可能引发血栓。

相比之下,BioNTech/辉瑞(Pfizer)和莫德纳(Moderna)等开发的基于 mRNA 的疫苗,将刺突蛋白的遗传物质输送到细胞质中,不会让它进入细胞核。

马沙勒克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当这些……病毒基因进入细胞核时,可能会造成一些问题。」

英国 3300 万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人中,有 309 人报告了罕见的血栓反应,导致 56 人死亡。这种血栓反应中断了阿斯利康疫苗和强生疫苗的接种。在欧洲,1600 万阿斯利康疫苗接种者中,至少有 142 人出现了血栓。

作为回应,十余个国家限制或暂停了阿斯利康疫苗的使用。4 月,强生公司开始在欧洲推出疫苗,并在标签上标注一条警告,其推出计划曾因为血栓担忧而被短暂推迟。

但马沙勒克认为,疫苗开发者有一个直接的「解决办法」,即修改编码刺突蛋白的基因序列,以防止它分裂。

马沙勒克表示,强生已经联系了他的实验室寻求指导,并正在研究如何调整疫苗以防止刺突蛋白的剪接反应。

马沙勒克表示,强生疫苗中刺突蛋白的遗传指令已经不像阿斯利康疫苗中刺突蛋白的指令那样容易发生「剪接」,这使得血栓反应更加少见。在美国 740 万名强生疫苗接种者中,有 8 人报告出现了这种罕见的反应。

「(强生疫苗)正在试图优化其疫苗。」他表示,「掌握了这些数据,我们就可以告诉这些企业如何改变这些序列,以一种能够防止意外剪接反应的方式编码刺突蛋白。」

强生表示:「我们正与医学专家和全球卫生机构合作,支持进一步研究和分析这一罕见事件。我们期待着在拿到数据后对其进行评估和共享。」

一些科学家警告称,马沙勒克的理论是众多理论之一,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来证实他的说法。

「目前仍缺少证据来证明刺突蛋白的剪接反应与血栓事件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波恩大学(University of Bonn)输血医学教授约翰内斯・奥尔登堡(Johannes Oldenburg)表示,「这仍然是一个需要实验数据证明的假设。」

马沙勒克表示,他已向德国政府的保罗-埃利希研究所(Paul-Ehrlich Institute)和国家疫苗接种与免疫咨询机构提交了他的实验室研究结果。

他表示:「他们为我们的研究发现感到惊讶,因为还没有人思考过剪接反应的问题。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