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f654a80d-9f15-4195-9350-951dfe192311

拜登牵制中国的计划依赖马尼拉

美菲军事联盟是太平洋地区牵制北京的关键,但该协议正在受到威胁

从日本到北约(NATO),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领导的行政当局正在团结盟友应对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但对华盛顿来说,眼下最至关重要的斗争发生在峰会的聚光灯之外:它正在试图防止美菲军事联盟——美国在亚洲历史最悠久的军事同盟关系——被摧毁。

自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在去年 2 月终止《访问部队协议》(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以来,该协议——规范美国军人在这个东南亚国家部署的框架——一直处于「有限加时」状态。周一,他再次延长了对协议终止的暂缓,但又一次仅仅延后六个月。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东南亚专家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表示,任由该协议到期失效「将意味着联盟陷入瘫痪」。如果没有《访问部队协议》,仅仅向菲律宾派遣一名美国军人就需要交换外交照会,这类程序将迫使两军大幅削减目前每年约 300 次的联合演练。

尽管菲律宾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争端不断发酵,但杜特尔特带领他的国家向中国靠拢。在此背景下,美菲联盟已经减弱。与两国 2014 年签署的《增强防卫合作协议》(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的条款相反,杜特尔特阻止美国在靠近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和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中国称南沙群岛)的两个菲律宾空军基地部署部队和武器;中国在上述两块南中国海领土采取了顶回菲律宾的行动。

「《增强防卫合作协议》的主要宗旨是应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威胁。然而杜特尔特总统成功剪掉了该协议的翅膀,」常驻马尼拉的政治学家理查德・海达里安(Richard Heydarian)表示。「这为中国提供了最大的回旋余地,就像他们过去几年在菲律宾水域所做的那样。」

专家们认为,如果美菲联盟沿着当前轨迹发展下去,美国在亚太地区对抗中国军事力量的整体战略将变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原因在于地理。菲律宾由 7600 多个岛屿组成,将南中国海与西太平洋隔开——只要美军想要在该地区保持可信的存在,就需要能够利用这些岛屿。

中国的弹道导弹能够打击移动中的海军舰船,以及远至关岛的基地;关岛是美国的太平洋属地,拥有美国面向亚太地区的很大一部分军事资产。

为了应对这些能力,华盛顿方面正在改变其在亚太地区的姿态。它寻求减少对大型、固定和易受攻击的资产(如空军和海军基地)的依赖,转而把军事资产分散于更小、更机动的部队,这些部队可以在临时基础上部署至岛屿领土,然后用岸基导弹瞄准周围水域和空域。

尽管此类行动可以在日本、关岛和西太平洋其他岛屿的领土上进行,但美国难以在东南亚这样做。

「如果没有菲律宾,能到的离南中国海最近的地方就是冲绳,」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波林表示。「如果你无法借用菲律宾领土,这些概念都无法实施。」

分析人士预计,如果美菲联盟被进一步削弱,新加坡和越南将扩大与美国的海军合作。但新加坡的领土很小,而越南不太可能允许美国海军陆战队进入其领土。

这意味着马尼拉方面仍然至关重要。「对美国来说,形势是无情的。中国在每一个方面都主导着南中国海,」波林表示。「你可以改变这种形势的唯一方法,就是从附近的领土远程开火。失去菲律宾,你就失去了南中国海。」

要使这一前景不会发生,华盛顿方面唯一的希望是杜特尔特的总统任期在 2022 年 5 月结束。

新加坡国际战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高级研究员郭晨熹(Lynn Kuok)表示,让《访问部队协议》继续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说明,菲律宾总统正在「把问题留到以后去解决」。「菲律宾明年将举行总统大选,那时可能会出现从菲律宾的国家利益出发、理性考虑此事的人物。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