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as-delta-variant-spreads-china-lacks-data-on-its-covid-19-vaccines-11625832648

德尔塔变种肆虐之际,中国新冠疫苗缺乏数据

+ 台湾疫苗采购峰回路转;亚洲各国加强封锁;全球新冠死亡人数已超 400 万

新冠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的蔓延再度引起人们对中国疫苗有效性的担忧,中国疫苗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疫苗接种的重心。与此同时,最近的数据显示,西方疫苗对这种高传染性变种的保护作用正在减弱。

中国官员已经在分析上个月中国南方地区德尔塔变种引发的一波疫情的数据,同时中国领先的新冠疫苗开发商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inopharm)和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Sinovac Biotech Ltd., SVA)表示,正在通过实验室试验等方式研究新冠疫苗变种。两家公司都表示,在目前的两剂接种方案之后,可能需要接种第三针加强针来提高保护效力。

科兴控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销售主管称,弄清楚该公司新冠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对德尔塔变种的保护效力已成为首要任务,但在国外启动新研究或需耗时数月。

鉴于目前德尔塔变种已经扩散到至少 98 个国家,中国疫苗对德尔塔变种的有效性将关乎中国开放边境的速度,并影响到很大一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疫情发展路径,许多发展中国家都依赖中国疫苗。

截至 6 月 24 日,中国 14 亿人口中超过 40% 已完成新冠疫苗接种。中国尚未批准任何外国新冠疫苗,目前仍依靠严格措施防控疫情,防控力度在全球数一数二。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正在筹建入境旅客集中隔离设施,预计可隔离 5,000 人。上周,中国政府对西南部城市瑞丽实施封锁,当地官员怀疑新一轮疫情可能与德尔塔变异毒株有关。

世界人口大国印尼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科兴疫苗。该国约 5% 人口已完全接种疫苗,目前,德尔塔变异毒株导致该国新冠病例激增,令其医疗系统不堪重负。印尼医学协会(Indonesi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新冠风险缓解小组 6 月表示,当月截至当时死于新冠的 26 名印尼医生中,至少有 10 人接种了两剂科兴疫苗。

已经有数据表明,西方疫苗在预防德尔塔变异毒株引起的感染方面有效性下降。以色列表示,该国数据显示,在德尔塔变异毒株导致的一轮疫情期间,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和 BioNTech SE (BNTX)所开发疫苗在完全接种疫苗人群中的保护效力为 64%,低于之前疫情期间的 94%。

德尔塔毒株开始扩散前,最初的中国新冠疫苗临床试验产生了一系列结果,但科兴和国药疫苗的有效性都低于辉瑞和 Moderna Inc. (MRNA)的 mRNA 疫苗。巴西的一项研究发现,科兴疫苗对有症状新冠感染的防护有效性只有 51%。

试验结果显示,这两种中国疫苗对预防严重或需住院的新冠病例都非常有效。世界卫生组织(WHO)已批准这两种疫苗用于紧急用途,但 WHO 设定的可将疫苗广泛使用的的门槛是有效性达到 50%。

「如果有下降,那一定是低于 50%,」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医疗问题高级研究员黄延中表示。「我认为这就是他们不想披露针对德尔塔毒株的真正有效性的原因。」

科兴和国药集团未回复置评请求。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卫生专家鲜少谈及中国疫苗对德尔塔变种的效果。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级官员冯子健是唯一公开表示德尔塔变种降低了中国疫苗有效性的中国高级卫生官员,不过他坚持认为中国疫苗仍然有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重申了冯子健的表态,但未予进一步置评。

中国顶级流行病学家钟南山对中国疫苗防止德尔塔毒株传播的能力抱有信心,但他对有效性水平给出了不同的初步估值。他上个月对官方媒体新华社表示,根据广州 100 多名感染德尔塔毒株患者的情况,中国疫苗——包括科兴疫苗和国药集团的疫苗——对防止密切接触者感染的有效性为 69%,防止发展为肺炎的有效性为 73%,防止重症的有效性为 95%。

就在同一天,他对中国中央电视台(China Central Television)表示,根据广州的 160 多例感染德尔塔毒株患者的情况,中国疫苗对防止德尔塔毒株感染的有效性在 60% 以上,防止与该毒株有关的重症疾病的有效性接近 80%。

钟南山没有说明他指的是哪种疫苗,也没有说这些数字是基于哪种研究。在给《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钟南山称这些数字是根据「不同基数」计算的,但他没有详细说明。

中国新冠疫苗的有效性在国内是一个敏感话题。这些疫苗的开发和在全球的销售已成为民族自豪感的一个来源,不过已面临国际上对中国疫苗初步临床数据的批评和质疑。

中国卫生官员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德尔塔毒株没有在中国广泛传播,因此中国的疫苗制造商无法在国内进行临床研究,这意味着中国研究人员需要从阿联酋和印尼等国家获得数据,这些国家已经广泛使用了中国的新冠疫苗,而且目前正在应对德尔塔毒株的传播。

科兴的上述销售管理人士表示,未来几个月,该公司新冠疫苗可能面临那些已证明对德尔塔毒株有效的疫苗的激烈竞争。除了以色列最近的数据之外,英国公共卫生机构此前估计,完全接种辉瑞或阿斯利康的疫苗将德尔塔毒株引发有症状新冠病例的风险降低了 79%。

辉瑞在上周四表示,该公司将向美国监管机构申请分发新冠疫苗加强针的许可,以增强对新毒株的防护。辉瑞表示,计划在 8 月开始对其新版疫苗进行临床试验,这款改进后的疫苗意在防护德尔塔变种。

中国的疫苗采用的是灭活技术,该国卫生官员已表示,他们可以通过使用新毒株制造疫苗来应对病毒突变。根据科兴和国药发布的疫苗使用说明书,目前他们的疫苗提供的保护期至少有六个月。中国政府尚未就疫苗保护期的时长给出指导意见。

中国另一家疫苗制造商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 688185.SH, 6185.HK)已经向发展中国家供应了该公司的单针疫苗,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也在研究德尔塔变种和第二针加强针。

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Shenzhen Kangtai Biological Products Co.,Ltd., 300601.SZ, 简称:康泰生物)研发的新冠疫苗在 5 月份获批紧急使用,这是中国批准的第六种疫苗。该公司上个月表示,正与深圳的一家医院合作,开发一种针对德尔塔等变种的疫苗。新的研发还需要至少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展开第一阶段的临床试验。康泰生物首款获批的新冠疫苗采用的是灭活技术,在防护效力的结论性证据公布之前就已投入紧急使用。

台湾疫苗采购峰回路转

目前台湾不仅面临新冠疫情蔓延和疫苗匮乏双重挑战,还在采购 BioNTech SE (BNTX)与辉瑞公司(Pfizer Inc., PFE)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问题上陷入了与中国大陆的地缘政治之争。

如今疫苗采购峰回路转,两家关键的全球性科技公司、同时也是台湾最知名的两家本土公司介入,代表台湾政府采购 1,000 万剂 BioNTech 新冠疫苗。

BioNTech 及其大中华区新冠疫苗代理商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Fosun Pharmaceutical (Group) Co., 600196.SH, 简称﹕复星医药)周日发表联合声明称,这两家公司将向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2330.TW, 简称﹕台积电)、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 Co., 2317.TW, 简称:鸿海精密,又称:富士康)以及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Terry Gou)控制的一家私人慈善机构供应 1,000 万剂疫苗。

这份声明称,这些疫苗将通过一家药品经销商购买,然后捐赠给台湾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用于本地疫苗接种。

通过这种迂回的采购安排,数月来围绕台湾政府能否直接向德国 BioNTech 采购疫苗的地缘政治僵局实际上得以化解。

台湾是一个实施民主制度的岛屿,拥有大约 2,400 万人口。北京方面从未统治过台湾,但宣称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台湾不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成员,这在很大程度上因为北京方面的反对。

在台湾于 4 月末开始遭受最严重的一波疫情之前,台湾政府已经接近达成确保 BioNTech 疫苗供应的交易,当时台北方面声称,北京方面进行了干预,破坏了这项安排。

北京方面否认了这一指控,坚称复星医药一直拥有台湾地区的独家经销权。北京方面可能是通过两家公司在去年 3 月达成的分销协议而做出这一推定,尽管关于该协议的新闻稿没有明确提到台湾。

BioNTech 和复星医药在周日的声明中称,复星获得授权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分销 BioNTech 的疫苗。声明将香港和澳门指称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将台湾指称为中国政府管辖的地区。

中国大陆已主动表示愿意向台湾捐赠疫苗,但台湾予以拒绝,称大陆此举是「假仁假义」。台湾反过来还批评北京方面在岛内急需疫苗之际,不人道地阻挠台湾直接从 BioNTech 采购疫苗的努力。

与此同时,中国加大了对台湾的军事压力,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台湾军方所公布数据的统计,过去六个月里,中国共派出超出 350 架飞机靠近台湾空域。

上述新的疫苗交易有效避开了这一地缘政治僵局,具体做法是通过复星医药和包括郭台铭创立的两家公司在内的台湾私人实体购买疫苗。台湾一些知名商人奉行对大陆友好立场,郭台铭就是其中之一。

台积电是全球最大的代工芯片制造商,而郭台铭麾下的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代工电子产品制造商,且在中国大陆经营众多工厂。5 月份台湾疫情急剧恶化以来,郭台铭已表示愿意代表台湾购买 BioNTech 的疫苗。

最终,这一安排需要以微妙手法操作,在这一过程中,台北政府在拒绝中国大陆捐赠疫苗的同时释出信号,表示愿意以间接方式获得 BioNTech 的疫苗(前提是疫苗实物本身不能来自中国大陆),然后让富士康和台积电代表政府进行协商。

复星医药的一名发言人说,这些疫苗将从 BioNTech 在欧洲的工厂运出。这样的安排表面上满足了台北的要求,即疫苗来自于 BioNTech 自己的工厂。

在周日的声明中,BioNTech 的首席执行官 Ugur Sahin 说,该公司「对能够向台湾人民提供在欧洲生产的疫苗表示感谢」,同时复星医药的首席执行官吴以芳说,该公司将与 BioNTech 合作,「尽早」提供疫苗,但没有详述。

台积电和富士康的发言人周日表示,他们正处于合同签署过程中,并在 BioNTech 和复星发布公告后对此进行了重申。台湾疾病管制署周日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在北京与台北方面就疫苗渠道问题展开拉锯的同时,台湾卫生当局已将每日新增新冠感染人数降低到两位数,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限制公共集会和实施更严格的戴口罩要求。美国、日本和立陶宛也捐赠了数以百万剂的 Moderna Inc. (MRNA)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疫苗。

据台湾卫生部门称,截至上周五,台湾已接种疫苗人口占比略高于 14%。

BioNTech 的疫苗对各国来说是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选择,因为它是一种高效的 mRNA 疫苗。中国政府尚未批准该疫苗在中国使用,完全依赖国产疫苗。

Delta 变种肆虐迫使亚洲各国加强封锁

亚太地区各国政府正匆忙实施更严格的封锁措施,以抗击高传染性的新冠病毒 Delta 变种的传播。

新冠疫情突然卷土重来,让卫生系统不堪重负,也助长了公众对进展迟缓并且存在供应短缺现象的疫苗接种计划的焦虑。

印度尼西亚是该地区受冲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个拥有 2.7 亿人口的国家面临自疫情开始以来最致命的爆发,其医疗系统难以应对创纪录的病例数。

单日死亡病例数在过去一周翻了一番,达到逾 1000 例。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在周三超过 3.4 万例,当局警告称,新增病例数可能飙升至高达 7 万例。

许多医院已经饱和,开始拒绝接收病人。由于氧气罐供应枯竭,政府已寻求从邻国进口。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延长了一些地区的封锁措施,包括主要岛屿爪哇岛,以及巴厘岛。但雅加达方面不愿实施更大力度的限制措施,因为担心损害这个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

印尼依赖于中国的科兴(Sinovac)疫苗,但接种率一直较低,而且受限于供应问题。

在澳大利亚,当局警告称,悉尼爆发的与 Delta 变种有关的疫情若得不到控制,可能会有数千人死亡。这个有 500 万人口的城市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封锁,但还是出现了一连串确诊病例,导致当地在周五收紧了限制。

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格拉迪丝・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表示:「我们不能与这个变种共存。地球上没有哪个地方能做到,除非他们的疫苗接种率远远高于我们。」

她补充说:「否则,这会导致成千上万的人住院,数千人死亡。」

澳大利亚和韩国去年都因控制疫情得当赢得国际赞誉。尽管与英美相比,这些国家的死亡人数相对较低,但糟糕的疫苗接种工作导致民众在疫情爆发时很容易感染。

周五,韩国将首都圈防疫响应上调至最高级别,该国 5200 万人口中约一半将因此受到影响。

韩国国务总理金富谦(Kim Boo-kyum)宣布最新一轮封锁时说:「随着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量屡破纪录,我们控制疫情的努力面临着最大危机。」

管控措施包括禁止下午 6 点后举办两人以上规模的聚会,并关闭学校。

韩国疾病管理厅(Korea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gency)厅长郑银敬(Jeong Eun-kyeyoung)警告称,尽管有迹象表明疫苗接种的速度正加快,但最糟糕的情况还没有发生。

为应对最新一轮疫情,领导 2.85 万名驻韩美军的陆军上将保罗・拉卡梅拉(Gen Paul LaCamera)也再次对美军人员流动实施严格管控。

拉卡梅拉说:「尽管我们实现了 80% 以上的疫苗接种率,但我们看到部分地区发生了小规模聚集性疫情。」

日本确诊病例数量的激增迫使日本首相菅义伟(Yoshihide Suga)周四晚宣布东京进入紧急状态,这意味着东京奥运会的大部分赛事将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行。

世卫组织:全球新冠死亡人数已超 400 万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 2019 冠状病毒病)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数已超过 400 万。眼下,新冠病毒仍继续在疫苗接种率低的国家肆虐。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汇编的数据显示,在疫情发展期间,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一直在加速上升。仅过去两个半月就有 100 万人死于新冠,而新冠死亡人数达到第一个 100 万时用了 9 个月。

逾 33 亿剂疫苗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接种,遏止了最近数月的日均新冠死亡人数,目前每天录得约 7900 例死亡病例,相比之下,今年 1 月的日均死亡人数超过 1.8 万。

但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强调,世界正处于「这场大流行的危险关头」,并称 400 万这一数字「很可能低估了总死亡人数」。

谭德塞在周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病毒快速变异和令人震惊的疫苗接种不平等的冲击下,世界各地太多国家出现了新冠病例和住院人数急剧上升的状况。」

仅在美国,新冠病毒就夺去了 60 万人的生命,但得益于全球推进最快的疫苗接种行动之一,美国的新冠死亡率已大幅下降。与此同时,拉丁美洲的死亡人数正在上升,该地区正在抗击迅速传播的 Delta 和 Lambda 新冠变种,而且疫苗接种率低得多。截至 7 月 6 日的一周内,10 个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中有 7 个来自南美地区。

卫生慈善机构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负责人杰里米・法勒(Jeremy Farrar)表示,虽然在已进行广泛接种的国家,疫苗减少了重症和死亡病例,但世界其他地区是「另一番悲惨景象」。他说:「我们拥有结束这场大流行所需的工具——疫苗、治疗和检测——但只有当所有地区的所有人都能获得时,它们才能起作用。」

虽然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 1957 年亚洲流感(Asian Flu)和 1968 年香港流感(Hong Kong Flu)致死人数的 4 倍,但仍远低于 1918 年流感大流行(1918 flu pandemic)造成的逾 5000 万人死亡。

世卫组织负责突发卫生事件的执行主任迈克・瑞安(Mike Ryan)此前曾谴责了一些「家长主义」和「殖民思维」的说法。这些说法支持较富裕国家不向较贫穷国家匀出疫苗,称由于缺乏基础设施,较贫穷国家无法成功地储存和接种疫苗。

「年复一年,许多南方国家在提供面向大众的疫苗接种方面比北方国家做得好得多,」瑞安说,「它们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包括应对黄热病、脑膜炎、霍乱、埃博拉、小儿麻痹症以及麻疹。」

联合国(UN)支持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的 Aurélia Nguyen 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疫苗供应方面的全球不平等是「不可接受的」。

她表示:「全球新冠疫苗获取机制(COVAX)目前已能够向 135 个国家提供 1 亿剂疫苗,但我们到现在本应提供三倍于此的数量。我们需要有疫苗的国家现在就向 COVAX 匀出疫苗,我们需要生产商优先考虑供应 COVAX、而非那些已经有富余疫苗的国家,这样我们才能保护那些风险最高的国家。

Laminar flow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