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ff63cd68-7281-4340-b1b6-5db3d891eaff

神秘的新冠长期症状令患者绝望

医生担心「数以万计」的人可能被多种症状所困扰,这种综合症可能会成为这一代人的小儿麻痹症

2020 年 3 月,在英国首次封锁的前几天,克莱尔・哈斯蒂(Claire Hastie)感染了新冠病毒。16 个月过去了,她还在忍受着这种疾病的后遗症,在她最虚弱的时候,她担心自己会死于这种疾病。

现年 48 岁的哈斯蒂一直无法全职回到她的企业公关工作中,她回忆说。「我对我的一个儿子说,如果我没有醒来,就这样结束了美好的一生,倒是一件好事。我试图让这件事情变得轻松点,就开玩笑说我要变成鬼来护佑他…… 我不得不鼓起所有的精力,写下一些临终愿望,并与我的母亲和姐妹分享。」

尽管她的氧含量没有下降到足以住院的程度,但她继续遭受一系列衰弱的症状,从呼吸短促到认知障碍。这个痛苦的事实每天都提醒我们:尽管在控制这种疾病本身方面取得了如此多的进展,但无论是治疗「新冠长期症状」,还是理解这种症状的原因,科学家仍然束手无策。

哈斯蒂在 Facebook 上建立了一个新冠长期症状支持小组,迄今已聚集了来自 100 多个国家的 42,000 名成员,她说她的三个儿子在去年从她那里感染了新冠病毒后也患上了这种疾病。两个小的儿子 --12 岁的双胞胎——仍然经常因为持久的胃病而缺课。

随着英国和其他国家面临新一轮的疫情,科学家们正在竞相寻找导致新冠长期症状的原因,因为人们担心,即使疫苗接种抑制了该疾病的死亡和住院,取消限制可能会使更多的人暴露在长期疾病中。

在最近受到凶猛的新冠病毒浪潮打击的印度,一线医生看到新冠长期症状病例不断增加,而许多私营和公立医院正在开设专门的「后新冠病毒中心」,提供治疗和支持。

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所长古莱里亚(Randeep Guleria)博士估计,印度 40% 至 60% 的住院冠状病毒患者持续患病长达 12 周。在这些人中,10% 至 15% 的人在 3 个月后仍在与「经典的」新冠长期症状作斗争,如呼吸困难、关节疼痛、脑雾和慢性疲劳。

古莱里亚说,印度的医院正在对新冠长期症状进行各种研究,包括是否特定的生物标志物可以预测哪些患者在出院时存在风险,以及传统瑜伽是否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政府也在研究如何在最近一波疫情严重的农村地区治疗新冠长期症状。

在美国,非营利组织 FAIR Health 研究了近 200 万新冠病毒患者的私人医疗报销记录,发现近四分之一的患者至少有一种后冠状病毒症状。

根据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开展的 React 研究,在英国,近 38% 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在 12 周后仍有一种或多种症状。

托比・希尔曼(Toby Hillman)博士于 2020 年 5 月在伦敦大学学院医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Hospitals)建立了英国 NHS 最早的长期冠状病毒治疗中心之一,他已成为该综合征方面的专家。他说,NHS 目前已经治疗了约 1700 人。他补充说,接受治疗的患者大多年龄在 30 多岁、40 多岁或 50 多岁,以前身体健康,打破了新冠病毒主要影响已有基础疾病的老年患者的陈旧观念。

此项研究最初由呼吸内科医生带头,但随着各种症状的增加,心脏病学、神经学、耳鼻喉和皮肤病专家也加入了战斗。

希尔曼补充说:「它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交叉、多特性、多系统的混乱,目前还无法真正明确地描述这种混乱。」

由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牵头的一项针对 56 个国家的 3700 名「新冠长期症状患者」的国际研究显示,患者群体表现出了惊人的多样性。总共报告了 10 个器官系统的 200 多种症状。

伦敦大学学院神经科学家雅典娜・阿克拉米(Athena Akrami)是一项发表在《柳叶刀》旗下《临床医学》上的研究的负责人,她表示,很可能有「数万名长期沉默的冠状病毒患者」,不确定他们的症状与新冠病毒有关。她呼吁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社区项目,能够「筛查、诊断和治疗所有疑似长时间出现冠状病毒症状的人」。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英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都将在短期内宣布对该病症进行研究的新合同。

希尔曼说:「在围绕新冠长期症状产生的信息真空中,虚假的希望急剧激增。关于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各种理论和猜测简直多如牛毛。」

新冠长期症状的根源和不同的表现形式同样困扰着美国科学家。「长期以来,新冠病毒是一个谜,」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University of Alabama at Birmingham)全球健康副院长迈克尔・萨格(Michael Saag)说。「第一项工作是就病例定义达成一致并加以巩固,这部分工作也将有助于提高公众对此症状的认知。」

一个正在探索的有希望的途径是,新冠长期症状是一种自身免疫疾病——希尔曼说,患者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这一点。他说,最近在帝国理工学院进行的研究表明,「身体开始将自身的蛋白质识别为来自外部的东西,并将其防御机制转向自身」。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免疫学教授丹尼・奥特曼(Danny Altmann)表示,他的实验室正在研究与新冠长期症状相关的自身抗体,可用于诊断,但他不愿透露细节,只是说:「我相信我们能在 6 个月内进行诊断测试。」

与此同时,在美国,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专注于确定呼吸系统问题的原因,如呼吸短促和胸痛,这些症状可能在首次感染新冠病毒后数周出现。

从血液样本中,他们发现了三种与长期肺功能受损有关的蛋白质。耶鲁大学心血管研究中心(Yale Cardiovascular Research Centre)联席主任 Hyung Chun 表示,这些蛋白质此前与严重的冠状病毒疾病有关,有趣的是,在长期冠状病毒患者中检测到它们的水平较高。「似乎并没有一种普遍的机制导致这些症状。这是我们都在积极调查的事情。」

尽管大西洋两岸的科学家加大了了解这种症状的努力,但他们对过早取消冠状病毒限制可能导致长期冠状病毒病例激增感到焦虑。南安普顿大学的公共卫生学院的副教授 Nisreen Alwan 去年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现了长期症状,他指出,英国政府通常会公布住院率和死亡率,来解释其抗疫的政策,但从来没有公布过关于新冠长期症状的数据。

一些人担心,这种综合症可能会成为这一代人的小儿麻痹症——让人回想起几十年来一直困扰世界、给幸存者带来终身问题的这种传染病。

希尔曼认为,虽然新冠长期症状的规模较小,但它对社会的影响也将是深远的。他说:「我认为,人们在长时间感染新冠病毒病毒后所遭受的损害程度,可以与小儿麻痹症患者遭受的一些损害相比较……我们说的是 30 岁、40 岁和 50 岁的年轻人群。这些人有家庭,他们是老师,他们是巴士司机…他们中的许多人真的很难回到全职工作岗位,或者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根本无法回到工作岗位。这是在 6 到 9 个月之后。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