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2421d3f4-4a9f-4ec4-a4df-d89738c5e00a

西方国家的疫情困境

每当我们前进两步,就会退后一步

新冠疫情爆发后头 18 个月有一个明显的模式:每一件表面上确定的事都会被事实推翻。最新的例子是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和西欧——正走向疫情后的常态化生活。但这一点远远没保障。随着疫苗接种速度逐渐降低,达到群体免疫的目标开始与文化抵制者产生冲突。每当我们前进两步,就会退后一步。人们担心,新冠病毒新型变种出现的速度将超过西方国家为迟迟没有接种的人接种疫苗的能力。

这已经导致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无法实现其在 7 月 4 日之前达到 70% 疫苗接种率的目标——这将是他第一次达不到自己设定的目标。白宫表示,这一目标将会迟几周实现。但这可能需要政府采取一些措施,比如要求学生在返校前接种疫苗,而由于拜登和美国各州担心引发文化战争,他们迄今一直避免采取这些措施。多数欧洲国家也面临同样的困境。疫苗接种迟缓的国家正在赶上早期就开始推广疫苗的国家,部分原因在于后者已进入停滞期。

不应低估西方国家将再次被迫陷入冬季封锁的风险。各国政府面临两大挑战。首先,它们要驾驭自由与安全之间旷日持久的斗争。几乎所有西方国家——不只是英语国家——都选择了劝说而不是强制。用彩票和免费啤酒鼓励打疫苗的效果要比对不打疫苗处以罚款更好。但疫苗推广的早期成功,反而削弱了赢得社会中抵制疫苗的人士——年轻人、宗教人士和各种边缘化群体——的势头。

美国面临着日益增长的「搭便车」问题。随着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消失,人们接种疫苗的动机也随之消失。美国人比其他任何地方的人都更接受新冠疫情已经结束的观点。体育场馆已经接近满员。室内餐厅也人满为患。在美国大部分地区,戴口罩的人被视作精英主义者。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 5 月份发布了一份草率的声明,称只有未接种过疫苗的人士需要在室内佩戴口罩。美国的文化差异不利于这种对于是否接种了疫苗完全相信个人诚信的「信任制度」,尤其是在疫苗证书十分容易伪造的情况下。

急剧下降的死亡率进一步降低了美国的紧迫感。最早在印度发现的新冠病毒 Delta 变种可能比之前的毒株更具传染性。但迄今为止,事实证明,西方的领先疫苗在降低住院率方面是有效的。Delta 变种目前在英国占主导,但死亡人数却几乎没有上升。这是个好消息。但新冠病毒的历史表明,这可能是一个更长的病毒变异历程的一个阶段。在大多数西方国家,达到 70% 的疫苗接种率似乎是可行的。达到 85% 的接种率是一个宏伟的愿望——而且很有可能超出了美国的能力范围。

然而,与西方国家实现疫苗接种目标这座小山丘相比,世界其他地区的难度看起来都像喜马拉雅山。本月早些时候,拜登和七国集团(G7)其他领导人承诺为全球提供 8.7 亿支疫苗,此举赢得了众人的喝彩。这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得多。但疫苗的数量太少,而且分发疫苗的时间过长。美国承诺的 5 亿支疫苗今年只能分发一半。因此,西方国家所承诺的疫苗数量远远不到全球 110 亿支疫苗需求量的五分之一。中国和俄罗斯可能会提供至少同样多的疫苗,尽管其疫苗有效率较低。不仅是西方国家政府会错失地缘政治机遇,这些国家的公民也会面临病毒风险。

西方国家的成本效益分析让人很难理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专家估计,到 2022 年年中,为全球大多数人接种疫苗将需要 500 亿美元。西方国家面临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为全球福祉刻上自己的烙印。今年 2 月,拜登签署了一项 1.9 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此举招致许多经济学家的批评,认为其规模大得没有必要。只要其 3% 的资金,西方国家就能赢得数十亿人的感激。套用足球术语来说,拜登面对着空门。如果将全球疫苗接种列为优先事项,供应限制将很快得到缓解。

西方国家之所以犹豫不决,主要是出于政治原因。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们担心为外国人提供大量补贴会招致民粹主义者的抨击。然而这种谨慎也存在风险。Delta 变种已经在美国新增感染病例中占到三分之一,其在欧洲大陆上也在迅速蔓延。如果又有新的变种出现,那么另一场冬季封锁将再度来临。祝各位在这种情况下寻求连任的领导人好运。到那时,西方民主国家将不再表现得如此谨慎了

Laminar flow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