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出海与境外上市政策变迁

柳青:滴滴走向国际的灵魂人物

滴滴(DIDI)低调出海上市,但在刚登陆纽交所的第三个交易日的 7 月 2 日盘前,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发布公告称,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随后股价跌去 5.3%。7 月 4 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下称「国家网信办」)发布关于下架「滴滴出行」App 的通报,指出下架原因为「滴滴出行」App 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

作为国内最大网约车运营平台,滴滴赴美上市是否需要经过国内证券监管部门的事前审批?

证监会没有前置审批程序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滴滴上市采用的是「小红筹」模式,是境内民营企业海外上市普遍采用的模式,由境内自然人在开曼成立控股公司(由境内自然人控制),把境内的经营性主体变成境外控股公司的子公司或变成可变利益实体(VIE),然后再通过境外控股公司进行融资或完成上市。这也就意味着上市的主体是注册在开曼的境外公司,接受注册地的法律监管。

经过多轮融资,滴滴股东近百,结构复杂,公司管理层通过 AB 股架构维持了对公司的控制权。上市后,公司创始人程维、柳青合计拥有超过 48% 的投票权,管理层投票权超过 50%。而在上市前,程维持股 7%,投票权 15.4%;柳青持股 1.7%,投票权 6.7%;朱景士持股比例低于 1%,投票权为 2.3%;软银愿景基金持股 21.5%,投票权 21.5%;Uber 持股 12.8%,投票权 12.8%;腾讯持股 6.8%,投票权 6.8%。

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也表示,目前对于「小红筹」模式的公司境外上市没有境内前置审批程序,证监会没有职能对其进行审批。但是不管在哪里上市,公司应该是依法合规运营,从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考虑,公司应当自觉遵守运营地的法律法规和上市地的上市规则。

与「小红筹」对应的另外一种模式为「大红筹」,指我国境内大型国有企业赴美上市的模式。根据国务院于 1997 年 6 月 20 日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在境外发行股票和上市管理的通知》,履行行政审批或备案程序,采取收购、换股或行政划拨等方式,将境内企业权益注入到境外资本运作实体之中,以实现境外资本运作实体在境外进行私募股权融资或公开发行上市的目的。比如中国五矿、中国粮油、上海实业等都是采用此种模式。「这种模式往往需要证监会、发改委、商务部主管部门、国资委等部门联合审批,民营企业基本上不会采用这种模式。」上述投行人士称。

根据前述国务院文件,「红筹」企业赴美上市需要拿到证监会出具的无异议函。无异议函由证监会法律部出给企业上市过程中的律师事务所,实质审核在证监会国际部。2002 年,由于《行政许可法》出台,明确规定未经法律和行政法规授权,不设行政许可项目,无异议函事项被取消。投行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无异议函事项取消之后,没有大型的国企、央企这类「大红筹」赴美上市,而「小红筹」则由于前置审核程序的取消迎来上市高潮。2014 年,证监会再次推动企业赴香港市场上市的程序简化,进一步促进了企业境外上市。

2018 年,拼多多赴美 IPO,引发国内对上市资源外流的讨论,监管也计划将境外上市纳入审批,2020 年,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后,监管境外上市被提上日程,但至今并无相关政策出台。从目前的法律法规看,中国证监会目前不具有任何行政职能可以对境外上市进行审核。

虽然境外上市本身不需要中国证监会的前置审批,但是作为一家在境内运营的公司,在红筹架构搭建的时候要按照商务部 10 号文和外管局 37 号文进行沟通备案。

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向财新记者指出,根据《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一般情况下应由企业主动申请进行审查,但目前来看,同时遭遇网络审查的运满满(YMM)、货车帮和 BOSS 直聘(BZ)这几家企业并不是主动申请。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理解为上市前与相关部门沟通不充分。

PCAOB 僵局

赴美上市的中概股还面临 PCAOB 要求会计底稿审查问题,但是目前这一问题已陷入僵局,中国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已被纽交所摘牌。

承载了大量「人」和「货」数据的滴滴此时赴美闯关,市场普遍认为不是好的时点。上述资深投行人士认为,这些数据与国家经济数据安全密切相关,如果 10% 以上的股东有查询数据的权利或者滴滴迫于经济利益向 PCAOB 等相关部门提供数据,的确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是 2002 年美国《萨班斯法案》签署之后同时创设的机构,负责监督会计师事务所及其相关行为。对于美国上市的国外公司,会计和财务信息则涉及到主权和国家安全问题。上述资深投行人士认为,PCAOB 坚持独立审计中概股的要求从法律上来讲,没有道理,因为这些「红筹」公司运营实体是在中国的外商投资企业,是受到中国境内会计准则框架约束的,而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是一家注册在开曼公司,PCAOB 审查的应该是注册在开曼这家公司的会计底稿,可是开曼这家公司只有分红,没有具体会计数据。「会计底稿的问题已经吵了十几年了,如果美国真的认为这是个很大的问题,那就不要接受这种嵌套架构,拒绝公司采用这样的方式上市即可,现在反而演变成了一种政治手段。」

中方对于 PCAOB 的会计底稿审计一直抱有积极的态度。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 2020 年 6 月在接受财新专访时表示,「中方从未禁止或阻止相关会计事务所向境外监管机构提供审计工作底稿。我们理解,中国法律法规要求的实质是,审计工作底稿这类信息应通过监管合作渠道来交换,并符合安全保密的相关规定。这也是符合国际惯例的通行做法。」。

之后,证监会先后推出多个方案,希望能够与 PCAOB 合作解决问题,但一直未获美方回复。PCAOB 于 5 月 13 日就《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中如何确定「不能有效实施会计监管」的认定细则征求意见,这意味着主要针对中概股的监管政策,已经全部起草完毕,即将进入实质性执行阶段。

柳青:滴滴走向国际的灵魂人物

2019 年,一名滴滴出行(Didi)司机在湖南省被乘客杀害后,这款中国网约车应用的总裁柳青(Jean Liu)亲自飞赴当地看望他的家人。

后来,柳青在微博上承认,此行曾让她觉得「懦弱和恐惧」,并写道:「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破茧成蝶。」

作为滴滴的救火队长和全球交易撮合者,这名 43 岁女性的角色在上周结出果实:该公司在美国上市,这是自阿里巴巴(Alibaba) 2014 年首次公开发行(IPO)以来,中资公司在华尔街最大规模的上市交易。

滴滴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程维行事低调,而柳青长期是滴滴的公共大使。她经常是全球科技会议讨论小组中唯一的女性,并经常就中国科技行业以及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议题发表讲话。

在滴滴成为「真正的全球科技公司」的努力中,她扮演着核心角色。这一目标与北京方面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科技冠军企业的愿望相吻合

去年 11 月,柳青在一个亚太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称,滴滴不会采取像「烤饼干的刀」一样的策略进入新国家,使自己与全球网约车同行区分开来。她说:「很多西方企业做事情是一刀切。」

在中国,她在微博上有逾 1000 万粉丝,经常与司机见面,并亲自回应对该公司的投诉。她那种坦诚而人性化的语气帮助滴滴挺过了最严重的国内丑闻,即 2018 年和 2019 年发生的一连串涉及司机和女乘客的谋杀和安全丑闻。

该公司在中国网约车领域的主导地位使其特别容易受到监管打击。有关部门经常就安全问题对其发出警告,并警告要针对价格操纵和司机薪酬不公平等问题对其展开反垄断调查。

从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学位后,她加入高盛(Goldman Sachs),在香港工作 10 多年,其间快速晋升,最终领导该行的区域业务。

2014 年,她决定辞去高盛亚洲区负责人的职务,加入滴滴。当时滴滴面临着一场代价高昂的消耗战,对手是优步(Uber)和国内同行快的打车(Kuaidi Dache)。

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柳青描述了她最初是如何认识程维和滴滴的。那是高盛投资中国下一代科技初创企业的努力的一部分,但从未达成交易。

相反,程维接受了她在晚餐时开玩笑提出的一个提议:如果她不能投资滴滴,那么她还不如跳槽到该公司。

但在 2015 年 9 月,柳青向全公司发送一封电子邮件,称她接受了乳腺癌手术,术后感觉良好。对许多员工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她患病。

一年后,她在滴滴的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那个时候的心情就像「刚刚找到了跑道,准备要起飞的时候,突然间被一道雷劈下来了」。

柳青曾谈到,她选择加入滴滴,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她的父亲、联想集团(Lenovo Group)创始人柳传志的鼓舞。联想集团现在是世界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商,该集团在 2005 年收购 IBM 的笔记本电脑部门,推动其占据全球主导地位。

她还不是柳家这一代人中唯一在中国科技行业留下印记的人。在滴滴与优步之间的烧钱价格战最激烈的时候,柳青不得不与她的堂妹柳甄较劲,后者曾是硅谷律师,当时是优步中国(Uber China)的战略主管。

这场对峙的结局是滴滴买下优步的中国业务,代价是给予优步 12.8% 的滴滴股份,并让优步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获得滴滴的一个董事会席位。

可以说,堂姐妹俩都没有输。离开优步中国后,柳甄加入字节跳动(ByteDance)担任中国区高级副总裁,帮助另一位说话温和、行事低调的科技公司创始人张一鸣将他的公司打造成中国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

柳青为滴滴扮演了类似的角色。在该公司担任首席运营官的第一年期间,她帮助滴滴从腾讯(Tencent)、软银(SoftBank)、阿里巴巴和苹果(Apple)争取到 70 亿元人民币(合 11 亿美元)的投资。

作为交易撮合的一部分,她在北京接待了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她提出两家公司很般配,因为滴滴的控股公司小桔快智(Xiaoju Kuaizhi)的名字里有「小桔子」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