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d5e09db3-549e-4a0b-8dbf-e499d0606df4

华尔街对中国的新恋情

有人认为各国各自为政的疫苗接种工作将会战胜全球疫情。这种想法是愚蠢的。抗疫是一场全球战争,富国应抓住机会打赢这场战争

当拜登(Biden)政府上周二宣布,对武汉爆发新冠疫情的起源展开新调查时,中国的反应迅速而激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责美国搞「政治操弄」,「抹黑攻击」中国——这种常态化的争执已促使越来越多人把现在与冷战做对比。

但就在一天前,另一则公告体现出这两个世界领先大国关系的另一重故事。高盛(Goldman Sachs)——在全球占主导地位的美国金融产业的标志——宣布与中国国有的中国工商银行(ICBC)合资组建理财公司。这一合作将让这家华尔街银行得以开发中国工商银行数亿中国客户的储蓄。

在这个越来越以地缘政治竞争和推进经济「脱钩」来定义的时代,美国金融业与中国财富的关系密切程度却前所未有。

中国拥有未开发的储蓄池和不断增长的资产管理市场,后者去年的规模估计达到 121.6 万亿元人民币(合 18.9 万亿美元),这吸引那些华尔街最负盛名的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深入地扎进中国。

除了高盛,贝莱德(BlackRock)本月早些时候也表示,它已获批与中国建设银行(CCB)合资组建理财公司,而摩根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在 3 月宣布,计划向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的理财子公司投资 4.15 亿美元。欧洲方面,东方汇理(Amundi)和施罗德(Schroders)已获批在中国组建合资理财公司并持有多数股份。

「在高盛内部,我们从上到下都很兴奋。」高盛资产管理公司亚太区(不包括日本)客户业务主管 Tuan Lam 表示,「我们显然已经考虑中国很久了,随着近期监管规定改变和市场改变,我们对这一机会有非常坚定的信念。」

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向外国公司打开大门。一项数据显示,其现在拥有的亿万富翁多于美国。在过去两年内,中国放开了其严格管控的金融系统的一些方面,给予美国和欧洲企业更大准入。尽管中国政府仍对给外国机构太重要的角色持谨慎态度,但它热切希望利用外国机构的专业经验,来帮助建立储蓄基础设施,以帮助管理由老龄化人口推动的、正在逼近的人口危机。

在此背景下,一些投资者表示,最大的风险不是足够快地进入中国,而是任何中国大淘金行动都附带着挑战。与经济的其他关键领域一样,金融终究受支配于 1949 年以来一直执政的、绝对权威的共产党。

这也和地缘政治背景格格不入。中国与西方之间因各种问题发生紧张,从新冠疫情到科技,从新疆到台湾。美国国内政治也比以往更受中国驱动,乔・拜登(Joe Biden)总统今年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去年发表于《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的文章中总结了这种新情绪:「为什么……帮高盛打开中国金融系统应该是美国的谈判优先事项?」

Goldman Sachs’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The group’s new venture with ICBC, in which it will have a majority stake, aims to add more savings products

改变投资文化

深圳一家证券公司的 29 岁分析师 Jarvis Li 目前还买不起房。他希望把储蓄投入股市、基金和理财产品能让他至少跑赢通胀。

他说:「我喜欢更安全的产品。」但又补充说市场上有「太多选择」。

高盛与中国工商银行的新合资企业——高盛将持有多数股份——的目标是增加更多选择。其储蓄产品将首先瞄准高净值储户,未来可能会提供给 Jarvis Li 这样的人。

最近出现的新储蓄产品热潮,是中国不断扩大投资选择努力的一部分。在中国,大量储蓄过去要么存在银行,要么追逐房地产市场的投机回报。高盛预计,2020 年,60% 的中国家庭资产是房地产,还有 24% 是现金和存款。

「中国是一个储蓄大国,但储蓄主要以现金和房地产的形式存在。」贝莱德亚太区主管陈蕙兰(Susan Chan)说,「资本市场、基础设施以及他们看待资产管理的方式,仍然相对年轻。」贝莱德已获批与中国建设银行和新加坡政府基金淡马锡(Temasek)组建一家合资理财公司。

对高盛和贝莱德等公司而言,与中国各银行的理财合作将提供巨大的分销网络,使之能迅速将投资产品销售给中国储户——尤其是那些具有高净值的储户。中国工商银行拥有 6.8 亿零售客户,是美国总人口的逾两倍。

以资产计全球最大的中国国有银行体系,多年来一直向客户提供「理财」产品,通常是作为存款的替代品。但这个行业因争议——尤其是关于其在影子金融中的角色以及向客户提供隐性担保的承诺——而分裂,并在 2018 年进行了重大改革,为更多外资参与铺平了道路。

高盛等公司在中国已有很长的历史,但最近席卷整个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将使它们得以进一步扩张。

欧洲资产管理公司东方汇理大中华区主席钟小锋说:「政府认为,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和外国银行可以代表一种新型机构投资者,一种拥有最佳实践、成熟流程和良好标准的新参与者。」去年,东方汇理获批成立了中国首家外资控股合资理财公司。他表示,该公司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的合资理财公司已推出逾 20 种产品,并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施罗德全球分销主管李定邦(Lieven Debruyne)说:「合资理财公司真正吸引我们的地方是,它首次让资产管理公司更直接地利用中国各大型银行多年积累起来的庞大理财储蓄池。」施罗德 2 月获批与交通银行(Bank of Communications)成立合资理财公司。

在中国,理财行业只是储蓄行动拼图的一部分,另外还有公募基金的扩张——去年起摩根大通(JPMorgan)等外国公司可以全资控股公募基金——以及养老金体系的演变。

本月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录得几十年来最低人口增速。如今,65 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 13.5%,而 2010 年这一比例为 8.9%。

贝莱德的陈蕙兰说:「中国的退休危机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要严重。」她补充称,中国迫切需要帮助其民众养成「我需要为未来攒钱」的投资思维。

「控制谬误」

对国际投行而言,中国是全球最显而易见的机遇。尽管上涨的市场在短期内提振了它们的盈利,但它们在高度成熟的欧美市场面临深刻的结构性挑战。

安永(EY)财富和资产管理合伙人理查德・格雷(Richard Gray)说:「从根本上讲,中国就是增长所在。」

但他也表示,尽管中国监管机构和西方公司迄今一直在务实的基础上行事,但最大的风险在于政治环境的变化。格雷表示,如果外国公司与中国监管机构发生冲突,它们最终可能「被迫出售曾经参与创造的东西」,或者在汇回利润时遇到问题。

「进入一个不同的市场,你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当地监管机构的摆布。」他说,「如果你不是俱乐部的一员,就没有政治保护让你免受监管机构比对一些当地企业更严格的监管。」

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环境变化得有多快。去年 11 月,曾被视为中国金融科技领军企业的蚂蚁集团(Ant Group)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在最后一刻被叫停。

「中国市场太大了,难以忽视,但你内心深处会想,『哪里会出问题?』」晨星(Morningstar)驻美国高级股票分析师格雷戈里・沃伦(Greggory Warren)说,「在中国,规则和态度可能一夜之间改变。」

总部位于上海的资产管理咨询公司泽奔咨询(Z-Ben Advisors)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指出,外国企业与中国的银行合作时,存在他所谓的「控制谬误」。他认为,一些外国企业急于获得分销网络时,受「短视思维」的驱使。

就外国资产管理公司而言,它们往往强调长期转变。配额制度意味着从中国流出的资金受到严格控制,但企业希望拥有更大的灵活性,将中国的储蓄带到全球市场。高盛计划向客户提供「跨境」产品,摩根大通也提到了自己的「全球能力」。高盛预计,到 2030 年,中国家庭的可投资资产将达到 70 万亿美元。

摩根资产管理公司中国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王琼慧(Desiree Wang)说:「中国投资者对全球离岸市场处于低配。」

政治风险

尽管符合商业逻辑,但华尔街进军中国的举动与两国的政治氛围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华盛顿,对美国金融业与中国联盟的审视正在升级。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上周表示,华尔街「与中国的融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他还表示,在「谁将决定 21 世纪进程」的对抗中,「脱钩」是「我们国家的最大弱点」之一。

前几届美国政府一直在推动美国企业在华获得更大准入,这在去年两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有所体现。但目前仍不清楚新一届拜登政府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尤其是考虑到他对「以劳动者为中心」的贸易政策的关注。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金融专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认为,西方企业现在对在中国做生意「不那么憧憬了」,尽管它们仍然「渴望」日益富裕的中国民众。

他说:「这些公司将不得不采取各种变通措施,以免陷入交火。」他补充称,尽管他们仍然拥有「强大的游说机器」,但「他们对于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力已经受到了当前政治气候的高度限制」。

这种情绪在上周四的国会听证会上体现了出来,当时金融业高管被问及与中国的关系。高盛首席执行官苏德巍(David Solomon)表示,美中关系「极其复杂」。

「在某些方面我们显然是合作的,在某些方面我们是对抗的。」他说,「我们试着用适当的方式处理。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