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301dbc55-8a76-4ac3-bf06-0dce0527ce00

中国如何整改科技巨头?

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一改往日低调,调查阿里巴巴、美团,并要求另外 30 多家科技公司也进行整改,其突发行动引起了不安

今年年初,随着中国反垄断官员开始正式调查阿里巴巴(Alibaba),这家科技巨头的内部公告板上满是员工的提问。

但该公司高管对其中许多问题都没有答案,中国科技行业从未经历过竞争法被严格执行的情形。

员工表示,监管机构与他们进行了谈话,并下载了阿里巴巴内部沟通平台上的聊天记录。这些官员有权拿走他们想要的任何数据,甚至可以突击搜查——这种行动可能导致企业业务停止运转。随着调查的展开,高管们告诉员工,他们研究了欧盟(EU)和美国的反垄断案件,以便做好准备。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Market Regulation)的突发行动令科技行业倍感不安。

自去年 12 月遭受调查以来,阿里巴巴的股价下跌约 18%,即使监管机构以罚款 28 亿美元结束了首起调查,该公司股价也没有大幅反弹。自 4 月底第二个成为正式调查目标以来,送餐公司美团(Meituan)的股价已下跌约 5%。

还有另外 30 多家科技公司也被要求进行「自检自查」,并向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提供信息。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也是其中之一,这给该公司计划在美国进行的重磅首次公开发行(IPO)增加了不确定性。

风投公司 B Capital 北京办公室负责人蔡薇(Daisy Cai)说:「这种 180 度大转弯的速度令所有人感到惊讶:在中国,监管机构可以非常迅速地采取行动。事实上,中国正在追赶美国和欧盟的监管规范——方向是正确的。」

公众不满是背后推动因素

律师和科技业内人士表示,这轮反垄断行动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回应公众对一些科技公司拥有巨大权力的不满,比如在线生鲜平台和送餐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这些平台成了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机构,但却没有与超额工作的送货司机分享收益。

北京方面的目标似乎还包括约束马云(Jack Ma)等最受瞩目的科技行业亿万富翁,并让企业重新专注于报效社会和服务于政府的雄心。马云是阿里巴巴创始人,向来直言不讳,他的蚂蚁集团(Ant Group)去年被叫停 IPO。

大成律师事务所(Dentons)的律师魏士廪说:「无论是反垄断法还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对政府而言这些(法律)都是社会治理的工具。它们都是为了制定行为标准,什么最有效用什么。」

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 Plenum 的 Guo Shan 表示,由于当局正在密切关注金融科技领域和员工待遇,执行竞争法不仅仅是为了改善市场状况。她说:「反垄断可以成为约束这些科技巨头的有用工具。」

今年 3 月,全国政协委员李守镇向官方媒体表示,中国正在从允许科技巨头自由发展的「包容审慎监管」,向「科学创新监管」转变,强调对消费者、科技初创企业的保护。

北京方面还希望本国科技公司开展基础性研究,以在与美国的长期科技脱钩中帮助政府,而不仅仅专注于尽可能多地将消费者吸引到自己的平台上。

监管机构缺乏资源

但在许多方面,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的配置都赶不上科技公司。截至今年 3 月,据中国国务院反垄断咨询委员会委员黄勇表示,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仅有约 50 名工作人员。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Linklaters)中国反垄断业务负责人周越(Fay Zhou)表示,该局没有独立的经济学家团队分析案件,有时会委托私人咨询公司或学术界人士。与此同时,科技公司一直忙着聘请律师和政府公关人员,试图保护自己。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法学教授、著有《中国反垄断例外主义》(Chinese Antitrust Exceptionalism)的张湖月(Angela Zhang)预测,目前的反垄断行动可能有助于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扩大自身规模。

「中国各级政府部门都在努力争夺政策控制权,」她表示,「反垄断监管机构必然将当前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行动视为其重返聚光灯下的绝佳机会,使得这个不大的部门可以要求获得更多预算和人员。」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拥有的最锐利的武器是反垄断法,该法允许的罚款额最高可达一家公司境内年营收的 10%,与欧盟的《数字市场法》(Digital Markets Act)的罚款比例相当。

但魏士廪表示,根据这项法律进行的调查可能会很慢,其主要目的是威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在调查科技公司的多项反竞争行为,包括迫使商家在平台间进行「二选一」(阿里巴巴被处罚的主要原因)、在以折扣吸引顾客后进行价格欺诈,以及向不同的顾客提供不同的价格。

但律师表示,许多此类行为难以界定和举证,而且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缺乏人力物力去追究所有涉嫌此类行为的公司。

科技公司开始打磨公共形象

相反,监管机构聚焦于那些行为引发公众强烈不满的公司。「企业需要留意来自消费者、客户和媒体的投诉,」周越说,「当一家公司的行为上升至引发公众不满的程度时,遭监管机构调查、甚至干预的风险就会很高。」

引起监管机构注意的公司,在调查可能被公布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与监管机构私下磋商和沟通。

作为对监管压力的回应,中国的科技公司创始人通过更多地承诺将致力于改善社会来争取公众舆论。今年 4 月,腾讯表示将在社会和环境倡议方面投入 500 亿元人民币(合 77 亿美元)。腾讯创始人马化腾(Pony Ma)还承诺向慈善机构捐赠价值 20 亿美元的股份。

有的科技公司高管选择离开聚光灯,包括拼多多(Pinduoduo)的黄峥(Colin Huang)和字节跳动(ByteDance)的张一鸣。黄峥表示自己想做科研,张一鸣则谈到「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最大的打击将来自收紧数据规则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规则的执行将对中国的科技公司造成多大冲击。在宣布遭反垄断处罚后,阿里巴巴表示,预计年营收将增长 30%,至 9300 亿元人民币。美团首席执行官向投资者保证,该公司有望留住商户,且并未改变任何增长目标。

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教授芮萌(Oliver Rui)警告称,针对数据收集收紧控制将是这些公司面临的最大风险——正如苹果(Apple)收紧对追踪的控制影响到全球广告业一样。

投资者仍对支持当前的行业领军者充满信心。风险投资家蔡薇说道:「这些公司之所以成为领导者,是因为他们建成了深深的护城河。他们的平台仍具有强大的集中化权力,他们将继续是领导者。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